撼龙风水洪国珍 / 待分类 / 地理《雪心赋》

0 0

   

地理《雪心赋》

2019-07-30  撼龙风水...


撼龙风水洪国珍敬录(6931字)


《雪心赋》系唐朝卜应天所著。卜氏字则巍,号昆仑子,又称濮都监。卜应天世居赣州,荐太史不就而入道门,为黄冠师。因自许“心地雪亮,透彻地理”,因而将其著作取名《雪心赋》。《雪心赋》是中国堪舆学中的名篇名著,是形势法(峦头法)风水的经典作品。明代地理家徐试可(字之镆)曾说:“地理诸书,世传充栋,求其术臻神妙者,而《葬书》为最;理极深悉者,而《发微》为优;欲知作法之详活,无如杨公之《倒杖》;欲识星形之异态,无如廖氏之《九变》。至若星垣贵贱,妙在《催官》;理气生克,妙在《玉尺》,数者备而峦头、天星尽是矣!《雪心赋》词理明快,便后学之观览,引人渐人佳境。”


雪心赋全文如下:


一、论山川理气

盖闻天开地辟,山峙川流;二气妙运于其间,一理并行而不悖。

气当观其融结,理必达于精微;由智士之讲求,岂愚夫之臆度。

体赋于人者,有百骸九窍;形着于地者,有万水千山;自本自根,或隐或显。

胎息孕育,神变化之无穷;生旺休囚,机运行而不息。

地灵人杰,气化形生;孰云微妙而难明,谁谓茫昧而不信。


二、论地理要略

古人卜宅,有其义而无其辞;后哲着书,传于家而行于世。

葬乘生气,脉认来龙;穴总三停,山分八卦。

存乎人者,莫良于眸子;昧于理者,孰造于玄微。

惟阴阳顺逆之难明,抑鬼神情状之莫察。

布八方之八卦,审四势之四维;有去有来,有动有静。

迢迢山发迹,由祖宗而生子生孙;泪泪水长流,自本根而分支分派。

入山寻水口,登穴看明堂;岳渎钟星宿之灵,宾主尽东南之美;立向贵迎官而就禄,作穴须趋吉以避凶。

必援古以证今,贵升高而望远;辞楼下殿,不远千里而来;问祖寻宗,岂可半途而止。

祖宗耸拔者,子孙必贵;宾主趋迎者,情意相孚。

右必伏,左必降,精神百倍;前者呼,后者应,气象万千。

辨山脉者,则有同干异枝;论水法者,则有三叉九曲。

卜云其吉,终焉允臧;吉地乃神之所司,善人乃天之克相;将相公侯婿此焉出,荣华富贵何莫不由。

知之者不如好之者,毋忽斯言;得于斯必深造于斯,盖有妙理。


三、论分合向背倒杖卦例

要明分合之势,须审向背之宜;散则乱,合则从;群以分,类以聚;是以潜藏须细察,来止要详明。

山聚处水或倾斜,谓之不善;水曲处山或散乱,谓之无情。

取小醇而遗大疵,是谓管中窥豹;就众凶而寻一吉,殆犹缘木求鱼。

诀以言传,妙由心悟;既明倒杖之法,方知卦例之非。

辨真伪于造次之间,度顺逆于性情之外;未知真诀,枉误世人。


四、论五星

细看八国之周流,详察五星之变化;星以剥换为贵,形以特达为尊。

土不土而金不金,参形杂势;木不木而火不火,眩目惑心;盖土之小巧者类金,木之尖乱者似火。

金清土浊,火燥水柔;木之妙无过于东方,北受生而西受克;火之炎独尊于南位,北受克而东受生。

先破后成,多是水来生木;始荣终滞,只因火去克金。

木为祖,火为孙,富而好礼;金是母,木是子,后必有灾。

水在坎宫,凤池身贵;金居兑位,乌府名高;土旺牛田,木生文士。

水星多在平地,妙处难言;火星多出高山,贵而无敌;木须有节,金贵连珠。

所贵者活龙活蛇,所贱者死鳅死鳝;虽低小不宜瘦削,虽屈曲不要欹斜。

德不孤,必有邻,看他侍从;眼不明,徒费力,到底模糊。

五星依此类推,万变难以枚举。


五、论水法

论山可也,于水何如?

交锁织结,四字分明;穿割箭射,四凶合避。

撞城者荡业破家,背城者抅性强心;发福悠长,定是水缠玄武;为官富厚,必然水绕青龙。

所贵者五户闭藏,所爱者三门宽阔;垣局虽贵,三门逼窄不须观;形穴虽奇,五户不关何足取。

元辰当心直出,未可言凶;外面转首横拦,得以反吉;以之界脉则脉自止,以之藏风则风不吹。

水绕过穴而反跳,一文不值;水若入怀而反抱,一发便休。

水口则爱其紧若葫芦喉,抱身则贵其弯如牛角样;交牙截水者最宜耸拔,当面潴水者惟爱澄凝;耸拔者如赳赳武夫之捍城,澄凝者若肃肃贤臣之拱位。

水口之沙,最关利害;此特举其大略,当自察其细微。


六、论龙脉

水固切于观流,山尤难于认脉;或隐显于茫茫迥野,或潜藏于淼淼平湖。

星散孤村,秀气全无半点;云蒸贵地,精光略露一斑。

耸于后必应于前,有诸内必形诸外;欲求真的,远朝不如近朝;要识生成,顺势无过逆势。

多是爱远大而嫌近小,谁知迎近是而贪远非;会之于心,应之于目。

三吉六秀,何用强求;正穴真形,自然默合。

死绝处有生成气局,旺相中审休废踪由;弃甲曳兵,过水重新营寨;排鎗列阵,穿珠别换门墙。

游龟不顾而参差,是息肩而传舍;连珠不止而散乱,似假道于他邦。

滚浪桃花,随风柳絮;皆是无蒂无根,未必有形有气。

若见土牛隐伏,水缠便是山缠;或如鸥鸟浮沉,脉好自然穴好;水外要四山来会,平中得一突为奇。

细寻朝对之分明,的要左右之交固;堂宽无物,理合辨于周围;水乱无情,义合求于环聚。

当生不生者,势孤援寡;见死不死者,子弱母强。

鹤膝蜂腰,恐鬼劫之去来未定;蛛丝马迹,无龙神落泊以难明;彷佛高低,依稀绕抱。

求吾所大欲,无非逆水之龙;使我快于心,必得入怀之案。

蜂屯蚁聚,但要圆净低回;虎伏龙蟠,不拘远近大小。

脉尽处须防气绝,地卑处切忌泉流。

来则有止,止则或孤,须求护托;一不能生,生物必两,要合阴阳。

有雌有雄,有贵有贱;其或雌雄交度,不得水为失度;倘如龙虎护胎,不过穴则为漏胎。

可喜者龙虎身上生峰,可恶者泥水地边寻穴;出身处要列屏列障,结穴处要带褥带裀。

当求隐显之亲疏,仍审怪奇之趋舍;犀角虎牙之脱漏,名为告诉之星;骊珠玉几之端圆,即是贡陈之相。

亦有穴居水底,奇脉异踪;更有穴在石间,剥龙换骨;水底必须道眼,石间贵得明师。

岂知地理自有神,谁识桑田能变海。


七、论龙虎

骨脉固宜剥换,龙虎须要详明;或龙去虎回,或龙回虎去;回者不宜迫穴,去者须要回头;荡然直去不关拦,必定逃移并败绝。

或有龙无虎,或有虎无龙;无龙要水绕左边,无虎要水缠右畔。

莫把水为定格,但求穴里藏风;到此着眼须高,更要回心详审;或龙强虎弱,或龙弱虎强;虎强切忌昂头,龙强尤防嫉主。

两宫齐到,忌当面之倾流;一穴居中,防两边之尖射。

东宫窜过西宫,长房败绝;右臂尖射左臂,小子贫穷。

最宜消息,无自昏迷。


八、论穴法

相山亦似相人,点穴犹如点艾;一亳千里,一指万山。

若有生成之龙,必有生成之穴;不拘单向双向,但看有情无情。

若有曲流之水,定有曲转之山;何用九星八卦,只须顾内回头。

莫向无中寻有,须于有中寻无;或前人着眼之未工,或造化留心以福善。

左掌右臂,缓急若冰炭之殊;尊指无名,咫尺有云泥之异。

傍城借主者,取权于生气;脱龙就局者,受制于朝迎。

大向小扦,小向大扦,不宜杂乱;横来直受,直来横受,更看护缠。

须知移步换形,但取朝山证穴;全凭眼力,斟酌高低;细用心机,参详向背。

内直外钩,仅堪裁剪;内钩外直,枉费心机。

勿谓造化难明,观其动静可测;山本静,势求动处;水本动,妙在静中;静者池沼之停留,动者龙脉之退卸。

众山止处是真穴,众水聚处是明堂;堂中最喜聚窝,穴后须防仰瓦;更看前官后鬼,方知结实虚花。

山外拱而内逼者穴宜高,山势粗而形急者穴宜缓;高则群凶降伏,缓则四势和平。

山有恶形,当面来朝者祸速;水如急势,登穴不见者祸迟;趋吉避凶,移湿就燥。

重重包裹红莲瓣,穴在花心;纷纷拱卫紫薇垣,尊居帝座。

前案若离杂,但求积水之池;后山若嵯峨,必作挂灯之穴。

截气脉于断未断之际,验祸福于正不正之间;若见藏牙缩爪,机不可测,妙不可言;更有穴怪形,我之所取,人之所弃。

石骨过江河,无形无影;平地起培塿,一东一西;当如沙里拣金,定要水来界脉。

平洋穴须斟酌,不宜掘地及泉;峻峭山要消详,务要登高作穴。

穴里风须回避,莫教割耳吹胸;面前水要之玄,最怕冲心射胁。

土山石穴,温润为奇;土穴石山,嵯峨不吉。

单山亦可取用,四面定要关拦;若还独立无依,切忌当头下穴。

风吹水劫,是谓不知其所裁;左旷右空,非徒以益而有损。

石骨入相,不怕崎岖;土脉连行,何妨断绝;但嫌粗恶,贵得方圆。

过峡若值风摇,作穴定知力浅。

穴前折水,依法循绳;图上观形,随机应变。

穴太高而易发,花先发而早凋;高低得宜,福祚立见。

虽曰山好则脉好,岂知形真则穴真。

枕龙鼻者,恐伤于唇;点龟肩者,恐伤于壳。

出草蛇以耳听蛉,出峡龟以眼顾儿;举一隅而反三隅,触一类而长万类。


九、论克择

虽然穴吉,犹忌葬凶;立向辨方,的以子午针为正;作当依法,须求年月日之良。

山川有小节之疵,不减真龙之厚福;年月有一端之失,反为吉地之深殃。

多是信异说而昧正言,所以生新凶而消已福;不然山吉水吉而穴吉,因何多灾;岂知年凶月凶而日凶,犯之罔觉。

过则勿惮改,当求明师;择焉而不精,误于管见;谓凶为吉,指吉为凶。

拟富贵于茫茫指掌之间,认祸福于局局星辰之内;岂知大富大贵,而大者受用;小吉小福,而小者宜当;偶中其言,自神其术。

苟一朝之财贿,当如后患何;谬千里于亳厘,请事斯语矣。


十、论古格宜看

追寻仙迹,看格尤胜看书;奉劝世人,信耳不如信眼。

山峻石粗流水急,岂有真龙;左回右抱主宾迎,定生贤佐。

取象者必须形合,入眼者定是有情;但看富贵之祖坟,必得山川之正气。

何年兴何年废,鉴彼成规;某山吉某山凶,了然在目。

水之祸福立见,山之应验稍迟。

地虽吉而葬多凶,终无一发;穴尚隐而寻未见,留待后人。

毋执己见,而拟精微;须看后龙,而分贵贱。

三吉钟于何地,则取前进后退之步量;劫害出于何方,则取三合四冲之年应;遇吉则发,遇凶则灾。

山大水小者,要堂局之宽平;水大山小者,贵祖宗之高厚。

一起一伏断了断,到头定有奇踪;九曲九弯回复回,下手便寻水口。

山外山稠叠,补缺障空;水外水横拦,弓圆弩满;紧拱者富不旋踵,宽平者福必悠深。

修竹茂林,可验盛衰之气象;天关地轴,可验富贵之速迟。

牛畏直绳,虎防暗箭。

玄武不宜吐舌,朱雀切忌破头。

穴前忌见深坑,臂上怕行交路。

上不正而下参差者无用,左空缺而右重拘者徒劳。

外貌不足而内相有余,谁能辨此;大象可观而小节可略,智者能知。

何精神显露者反不祥?何形势隐拙者反为吉?盖隐拙者却有奇踪异迹,显拙者多是花穴假形。

胶柱鼓瑟者何知,按图索骥者何晓。


十一、论罗城水口

城上星峰卓卓,真如插戟护垣;面前墩阜累累,唤作排衙唱诺。

华表捍门居水口,楼台鼓角列罗城;若非立郡迁都,定主为官近帝。

众山辐辏者,富而且贵;百川同归者,清而又长。

山称水,水称山,不宜偏胜;虎让龙,龙让虎,只要比和。

八门缺,八风吹,朱门饿殍;四水归,四兽聚,白屋公卿。

突中之窟须扞,窟中之突莫弃。

穷源千仞,不如平地一堆;外耸千里,不若眠弓一案。

山秀水响者,终为绝穴;水急山粗者,多是神坛。

不论平地高山,总宜深穴;若是穷源僻坞,岂有真龙。

远着脚头,高抬眼力。



十二、论沙水吉凶

根大则枝盛,源远则流长;要龙真而穴正,要水秀以沙明。

登山见一水之斜流,退官失职;入穴见众山之背去,失井离乡。

若见文笔孤单,砚池污浊;枉凿匡衡之壁,徒关孙敬之门。

财山被流水之返牵,花蜂酿蜜;怀抱有圆峰之秀异,蜾蠃负螟。

一岁九迁,定是水流九曲;十年不调,盖因山不十全。

水若屈曲有情,不合星辰亦吉;山若欹斜破碎,纵合卦例何为。

覆宗绝嗣,多因水尽山穷;灭族亡家,总是山飞水走;不问何方,允为凶兆。


十三、论真龙贵气应验

论官品之高下,以龙法而推求。

天以太乙侵云霄,位居台谏;禽星兽星居水口,身处翰林。

数峰插天外,积世公卿;九曲入明堂,当朝宰相。

左旗右鼓,武将兵权;前障后屏,文臣宰辅。

犀牛望月,青衫出自天衢;丹凤卸书,紫诏颁于帝阙。

文笔联于诰轴,一举登科;席帽近于御屏,东宫侍读。

衙刀交剑,名持帅阃之兵;鼓角梅花,身领知州之职。

银瓶盏注,富比石崇;玉带金鱼,贵如裴度。

三千粉黛,牵公子之魂销;八百烟花,惹王孙之肠断。

峨眉山现,女作宫妃;金诰花开,男婚公主。

鱼袋若居兑位,卿相可期;天马若在南方,公侯必至。

顿笔多生文士,卓旗定出将军;内台外阃,文武不同;某郡某州,分野可断。

御座御屏,入内台而掌翰;顿鎗顿鼓,镇外阃以持权。

带仓带库,陶朱之富可期;生曜生官,王谢之名可望。

文星低而夭颜回,天柱高而寿彭祖。

印浮水面,焕乎其有文章;水聚天心,孰不知其富贵。

巧凭眼力,妙在心思。


十四、论穴形异同及沙水凶形应验

物以类聚,穴由形取。

虎与狮猊相似,雁与凤凰不殊;一或少差,指鹿为马;浑然无别,认蚓为蛇。

或取斜曲为钗,四围不抱;或求横直为剑,两畔不包。

文笔画笔,二者何分;衙刀杀刀,两般无异;若座山秀丽,杀刀化作衙刀;或本主贱微,文笔变为画笔。

尖鎗本凶具,遇武士以为奇;浮尸固不祥,逢群鸦而反吉。

鼓笛非神仙不取,无道器则出伶官;印剑非天师不持,有香炉则为巫祝。

葫芦山现,术士医流;木杓形连,瘟痨孤寡。

或是胡僧礼佛,错认拜相铺毡;或是尸山落头,误为谢恩领职。

形如囚狱,与祥云捧月何殊;势耸旛花,与风吹罗带何异。

出阵旗见劫山为劫盗,判死笔遇杀水为杀伤。

一坯土居正穴之前,未可断为患眼;一小山傍大山之下,未可指为堕胎;或作蟠龙戏珠,或作灵猫捕鼠;贵通活法,莫泥陈言。

卷帘水现,入舍填房;珥笔山尖,教唆词讼。

儿孙忤逆,面前八字水流;男女淫奔,案外抱头山现。

玉印形如破碎,非瞽目则主伤胎;金箱头若高低,非烟包则为灰袋。

探头侧面,代有穿窬;拭泪捶胸,家遭丧祸。

尸山居水口,路死扛尸;肿脚出坟前,瘟痨浮肿。

出林虎无以啖之则伤人,伏草蛇无以制之则损己;蜈蚣钳里,眠犬怀中;凡此恶形,扞之有法。

嘶马必闻风于他处,惊蛇还畏物于坡中。

取舟楫于前滩,贵游鱼于水上。

荷叶不可重载,瓜藤仅可小裁。

泊岸浮牌岂畏风,平沙落雁偏宜水。

鱼贯而进,馨香在于卷阿;雁阵而低,消息求于迥野。

人形葬于脐腹,却要窝藏;禽形妙在翼阿,不拘左右。

不可一途而取,岂容一例而言;盖黏倚撞,细认穴情;吞吐浮沉,务依葬法。

唇脐目尾颡腹,三吉三凶;角耳鼻胁腰足,四凶二吉。

形似乱衣,妻必淫,女必妒;势如流水,家必败,人必亡。

或遇提箩之山,定生乞丐;若见擎拳之势,定出凶徒。

水破太阴,云雨巫山之辈;山欹文曲,风流洛浦之人。

头开两指似羊蹄,出人忤逆;脑生数折如牛胁,犯法徒刑。

文笔若坐悬针,切宜谨畏;孝帽若临大墓,勿谓无凶。

小人中君子,鹤立鸡群;君子中小人,蓬生麻内。

珉中玉表,多生庶出之儿;狐假虎威,必主过房之子。

为人无嗣,只因水破天心;有子出家,定是水冲城脚。

亦有虚拱,无情似乎有情;多见前朝,如揖却非真揖。

顶虽尖圆而可爱,脚必走窜而顾他;纵有吉穴可扞,不过虚花而已。

万状千形咸在目,三才八卦本诸心;好地只在方寸间,秘术不出文字外。


十五、统论山水吉凶

土崩陷而神鬼不安,木凋落而旺气将衰。

源泉混混出明堂,气随飘散;白石磷磷张虎口,必主刑伤。

更防东屈西伸,最怕左牵右拽。

危楼寺观,忌闻钟鼓之声;古木坛场,惊见雷霆之击。

怪石若居前案,必有凶灾;吉星既坐后龙,岂无厚福。

忽睹山裂者,横事必生;常闻水泣者,丧祸频见。

其或声响如环佩,进禄进财;若然滴漏注铜壶,守州守郡;冬冬洞洞,响而亮者为贵;凄凄切切,悲而泣者为灾。

然而有声不如无声,明拱不如暗拱。

一来一去,有福有灾;一急一缓,有利有害;留心四顾,缓步重登。

二十四山,山名太杂;三十六穴,穴法何迂。

宗庙之水法误人,五行之山运有准。

逆水来朝,不许内堂之泄气;翻身作穴,切须外从之回头;所贵关藏,最嫌空缺。

隔水为护者,何妨列似屏风;就身生案者,须要回如肘臂。

毋友不如己者,当求特异之朝山;同气然后求之,何必十分之厚垄。

尖山秀出,只消一峰两峰;曲水来朝,不论大涧小涧。

众水顺流而散漫,不用劳神;四山壁立而粗雄,何须着眼。

山无朝移夕改之势,水有陵迁谷变之时。

水不乱湾,湾则气全;山不乱聚,聚则形止。

浅薄则出人浅薄,宽平则出人宽平。

只只山尖射,岂子之所欲哉;源源水斜流,其余不足观也。

后山不宜壁立,去水最怕直流;更嫌来短去长,切忌左倾右泻。

流神峻急,虽屈曲而骤发骤衰;水口关拦,不重叠而易成易败。

其或势如浪涌,何须卓立之峰;脉若带连,何必高昂之阜;带连者贵接续而不断,浪涌者须重叠以为奇。

脉有同干异枝,枝嫌延蔓;势有回龙顾祖,祖不厌高;察其老嫩精粗,审其生旺休废。


十六、论阳宅

若言阳宅,何异阴宫;最要地势宽平,不宜堂局逼窄。

若居山谷,最怕凹风;若在平洋,先须得水。

土有余当辟则辟,山不足当培则培。

先宅后坟,坟必兴而宅必败;先坟后宅,宅既盛而坟自衰。

明堂平旷,万象森罗;众水归朝,诸山聚会;草盛木繁,水深土厚。

墙垣篱堑,俱要回环;水圳池塘,总宜朝揖。

与夫铁炉油榨,水榷牛车;立必辨方,作当依法。

水最关于祸福,山宜合于图经。

所忌者水尾源头,所戒者神前佛后;坛庙必居水口,罗星忌见当堂。

形局小者,不宜伤残,寸土惜如寸玉;垣局阔者,何妨充广,千家任住千年。

一山一水有情,小人所止;大势大形入局,君子攸居。

泰山支麓水交流,孔林最茂;龙虎山中风不动,仙圃长春。

因往推来,准今酌古。


十七、勉学劝善并终序着赋之意

牧堂之论深于理,醇正无疵;景纯之术几于神,玄妙莫测。

法度固难尽述,机关须自变通;既造玄微,自忘寝食。

亟称水何取于水,谁会孔圣之心;尽信书不如无书,还要离娄之目。

赋禀虽云天定,祸福多自己求。

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是之取尔;天之生人,地之生穴,夫岂偶然。

欲求滕公之佳城,须积叔敖之阴德;积德必获吉扞,积恶还招凶地。

莫损人而利己,勿丧善以欺天;穴本天成,福由心造。

发明古诀,以雪吾心;地理精粗,包括殆尽;切记宝而藏之,非人勿示;慎传后之学者,永世无穷!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