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偷闲 / 考古中国 / 虞国无名昏君的黄昏:借道只因贪名马 国灭...

0 0

   

虞国无名昏君的黄昏:借道只因贪名马 国灭方知唇齿寒

2019-08-18  浮生偷闲
☝虞侯政壶.西周晚期
通高:41厘米
口长:17.3厘米
宽:12.6厘米
1980年山西文物商店征集
山西博物院藏

盛水或盛酒器。长方口,平沿,下腹外鼓,高圈足。肩部两侧有兽首衔环。颈部饰凤鸟纹,腹部为十字条带纹,圈足饰波曲纹,口内铸4行24字铭文。

1980年3月的一天,在太原市五一路俗称“红楼”的小楼一层,隶属于山西省文物局的山西文物商店里客人稀少,经理范春生和工作人员曾广亮乘闲整理账目。

门口人影一闪,一个人走了进来。范春生抬头一看,认识,是附近颇为知名的一家国有饭店里一位姓李的厨师。平时没事,他经常过文物商店来聊天,一来二去,就熟起来。

这一天,李厨师不是像往常一样来闲聊的,他带来一个消息:长治老家有人来太原,说在长治一户人家看到一个奇怪的铜家伙,“上面还有花纹和字,像是你们要的那种文物。”

有花纹和字的铜家伙?范春生和曾广亮心中一动。向上级汇报后,文物商店立即派人到长治,赫然发现这是一件西周时期的青铜壶,便将这件东西征集回来。

因为当时省文物商店是全额事业单位,职工工资由国家财政负责,所以征集回的文物,除了经批准出口创汇的外,全部转交博物馆收藏。于是,这件“铜家伙”便移交给当时的山西省博物馆。
西周虞侯政壶铭文:“唯王二月初吉壬戌,虞侯政作宝壶,其万年子子孙孙永宝用”。

专家进一步对这件青铜壶研究发现,壶口内铸有4行24个字的铭文:“唯王二月初吉壬戌,虞侯政作宝壶,其万年子子孙孙永宝用”。

“虞侯政”是谁?一番考证,一个石破天惊的结论出现了:这个叫“政”的人,是西周时的虞国国君。

这个虞国,就是成语“假虞灭虢”中,被晋国灭掉的虞国!

因为在诸多历史事件中的可悲可叹,以及后世相同的一幕屡屡上演,“假虞灭虢”和“唇亡齿寒”这两个成语,可谓尽人皆知,“假虞灭虢”也成为军事家推崇备至的三十六计之一。

然而,虞国、虢国在接踵被灭后,虢国国君的墓地在上世纪五十年代被发现,虞国国君墓地却湮没不闻至今不知,其国君的具体名字,甚至连史籍中都基本是一片空白。

山西文物总店征集回的虞国青铜重器上的“虞侯政”,是目前所知唯一的虞君的名字。

但更多的疑问随之而来:

虞国国君墓地到底在何处?

虞国在晋南地区的平陆县,虞国国君拥有的“虞侯政壶”为何却在晋东南的长治出现?

平陆张店镇古城村,虞国故地,距运城市区仅半小时车程。

这个以虞国都城遗址为中心的小村,位于中条山脉最低平最开阔之处。古城静穆,城墙一层层夯叠,如同一部历尽沧桑的线装书。

虞国都城有三面城墙,东边因为濒临山谷,形成天然屏障。此时正是暮春,烂漫的桃花早已开过,苹果已经挂上青涩的果子,绿到发亮的麦苗正在努力抽穗,城内城外,村民们无声地忙碌着,田野上一片宁静。

这是古虞国的春天,古虞国人同样感受过的春天。
平静的虞国古城遗址☞
据清乾隆版《平陆县志》记载,古城遗址南北长2.5公里,东西宽2.2公里,现残存城外郭南墙300余米,墙基宽15—20米,夯层厚6—8厘米。1996年1月12日,古城遗址成为山西省文物保护单位,2013年5月被授予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虞国,西周初年分封的一个诸侯国。周武王灭商后,封王室宗亲周仲为虞公,封地就在古城村周围。

与不远处黄河对岸的虢国相比,虞国是个小国;与远在今翼城一带,后来成为庞然大物的晋国相比,虞国更显弱小。

虞国夹在虢国和晋国之间,且南面十几公里处就是黄河中游的著名古渡茅津渡,扼守在晋国通往中原的主要通道上,在地缘政治上,劣势尽显,在攻伐不绝的春秋年代,其命运可想而知。
☝晋、虞、虢三国地缘形势图

如果懂合纵连横之术,有养民习军之能,依靠中条和黄河天险,并有中间地带的戎狄之族作为缓冲,虞国未必不能保全乃至壮大,但不识大势,加上国君短视贪财,不听劝谏,终于上演了一幕国破人亡的悲剧。

虞国和虢国,遇到了同一个“天敌”!

晋国在虢国、虞国之北,周惠王时,晋国国君为晋献公。

其时,引发晋国67年内乱、同宗相残的“曲沃代翼”刚刚落下帷幕,被封于曲沃(今山西闻喜县)的小宗历经祖孙三代,完全灭掉盘踞都城(今山西翼城东南)的晋国大宗,直接成为了晋国的新主人(输入数字38,可阅读“羊舌上的晋国:67年内战爱恨情仇”)。
☝晋献公(?—前651年)

姬姓,名诡诸,晋武公之子,在位26年。因其父活捉戎狄首领诡诸而得名。即位后用士蒍之计,尽灭曲沃桓公、庄伯子孙,巩固君位。奉行尊王政策,提高声望。攻灭骊戎、耿、霍、魏等国,击败狄戎,复采纳荀息假道伐虢之计,消灭强敌虞、虢,史称其“并国十七,服国三十八”。

晋献公的父亲晋武公傲然成为67年战争的获胜者。

但隐患随着胜利同时而来,晋献公接位后,同属一宗的桓庄之族们,因为在“曲沃代翼”中屡立功勋,多有分封,有样学样,想再演一出“曲沃代翼”的历史剧。

桓、庄后裔众多,晋献公深为忧虑,于是与大司空士蒍谋划。前669年,士蒍唆使群公子尽杀游氏全族,又受命在今绛县南城车厢城建城,集桓、庄群公子居之。同年冬,献公发兵血洗车厢城,桓、庄之族多被杀,少数残存者外逃。

他们逃到哪里?虢国。
☝虢国博物馆

位于河南省三门峡市区北部的上村岭,北依黄河,南望崤山,是建立在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西周虢国贵族墓地遗址上的一座专题性博物馆。
☝虢国贵族墓地

是一处规模宏大、等级齐全、排列有序且保存完好的大型邦国公墓,总面积约32.45平方米。己探明各类遗迹800余处,发掘252座墓葬、7座车马坑和3座马坑,出土文物近3万件。
☝虢国墓地M2001玉器出土现场

从上世纪五十年代至今,先后经过四次钻探和两次大规模的发掘。第二次发掘的2001号虢季墓和2009号虢仲墓,分别被评为1990年、1991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虢国和虞国一样,都是西周初年分封的诸侯国,而且是弟兄两同时被封为虢公。

两个受封者是周文王的弟弟,一个叫虢叔,封地在荥阳,史称东虢,后于春秋初年被郑国所灭;另一个叫虢仲,封地原在陕西宝鸡,后迁至与山西平陆一河之隔的河南三门峡,史称西虢。

西周时期,西虢历代国君均为周王室的重臣,甚至还与晋国的晋文侯一起,杀掉与周平王争位的携王,佐平王即位,并随平王东迁,有勤王之功。西周末年,遇犬戎之乱,虢公石父殉难,其子虢翰袭爵,虢翰不尊周平王,周、虢关系紧张。翰卒,其子忌父嗣位,入朝臣服,尽释前嫌。从忌父起,虢公又与周王室友好相处。
☝金带饰.西周
圆环外径:3.7-4.35
兽面高:2厘米
河南三门峡虢国墓地出土
虢国博物馆藏
☝虢季列鼎.西周
高:25.4-39厘米
虢国博物馆藏
☝虢季列簋.西周
通高:约23.2厘米

按照顾炎武《日知录》的说法,因刚刚从长期内乱中走出来,晋国当时并不算强大。所以推测,虢国的实力在其时并不亚于晋国,它的疆域北至黄河以北的下阳城(今平陆县南部),西达今河南陕县、卢氏,南达今嵩县北部,东至今渑池县境,其都城为上阳城(今三门峡市区李家窑村一带)。

也正是自身的强大,以及和周王室的亲密关系,虢国在“曲沃代翼”战争中,曾经奉周王室命令介入过晋国大宗和小宗的争斗,这次又无所顾忌地收留了被晋献公欲赶尽杀绝的桓庄子弟。

逃脱的桓、庄公族余孽逃到虢国,请求虢国替他们报仇,虢公不识时务地扛起义旗,屡屡兴兵扰晋。
☝☟虢国墓地出土的素面玉壁

对晋献公而言,趁机灭杀虢国的机会来了。

晋献公的理想,并不仅仅是登上晋国的王位,他有着更大的雄心:成就霸业。

在此前后,晋献公已经在频频对外用兵,兼并或控制了邻近数十个小国和狄、戎部落,并把目光投向更南的地域。而欲渡河南下中原开疆拓土,虞国和虢国就成为绕不开的目标、必须搬掉的石头。

虢国收留政治敌人,屡屡侵晋,而且在之前的“曲沃代翼”中,虢国曾两次出兵帮助晋侯攻打过曲沃,旧仇新恨,更坚定了晋献公灭掉虢国的决心。
☝☟虢国墓地出土的玉佩饰

晋献公是一个老谋深算的政治家,他知道,不灭虞国,兼并虢国是纸上谈兵。而欲灭虞国,虢国必然出兵相助,晋国必将损兵折将,无功而返。

这时,大臣荀息向献公献上三计,并开始实施。

一为美人计,选晋国美女献给虢公,虢公纳受了美女,日听淫声,夜接美色,怠弃政事。

二是离间计,献公重贿犬戎,挑拨犬戎与虢国的关系,于是犬戎与虢国开始连年的战争。

第三计,便是假途之计。

☝晋国“假虞灭虢”路线

黄线为借道攻击路线,可穿过中条山直接出击虢国。紫线需要绕过中条山长途跋涉。

☝晋国借道卫星图示

左侧蓝色区域为位于今运城市的巨大盐湖,是上古华夏族的重要食盐来源。红线为晋国借道的虞坂古道。

被三条计弄得七晕八素的虢国国君,名字叫“丑”。

亡国之君,就连名字都这么矬。但相较虢国,为人利用反被顺路灭掉的虞国更加悲催:除了初封国君,在各种史籍中,历代国君包括亡国之君,连名字都没留下一个,由此观之,1980年初在山西长治发现的“虞侯政壶”,弥足珍贵。

“假途灭虢”开始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其实整个过程,历时4年,分两个阶段进行,晋国分别向虞国借了两次道。
古盐道也是兵道
古道之深深踏痕

专家考证,晋“假虞伐虢”所假之“虞道”,主指“虞坂——虞城——颠軨”路段。

其中的虞坂即盐坂,即今日所称青石槽,北起今运城市盐湖区东郭镇磨河村,南至今平陆县张店镇卸牛坪村,全程7公里多。

虞坂路开凿于春秋以前,至战国时,已是一条盐运通衢大道。它向北延伸是运城的盐池,向南延伸则是黄河岸边的茅津渡口,全部路段都镶嵌在中条山的沟坡上、悬崖边,十分险要。“伯乐相马”的故事也发生在此处。
☝虞坂古道中途的锁阳关曾是虞国的门户

这条古道之险,曾有亲身体验。

2012年1月,随“发现中国”文化考察队穿越荆棘山石间的整条虞坂路,一路慨叹古人运盐中原之坚韧不拔,晋国军队伐虢之苦心孤诣和独辟蹊径;

2013年夏,与一名同伴再次前往,探古道的另一条岔路时,在萧萧山风中被困高耸的荒山野岭至夜晚,好不容易才脱险,至今想起,犹自心惊。
☝随“发现中国”文化考察队在虞坂道考察

晋国的第一次借道,发生在前658年。据《左传》记载,晋献侯派荀息向虞国国君贿送上了“屈产之乘”与“垂棘之璧”,借道攻打虢国。

据后世考证,“屈产”和“垂棘”都是古地名,“屈产”在今吕梁石楼县境内,产良马;“垂棘”在今长治的潞城市北,以出美玉著称。

有意思的是,当荀息提出拿这两种宝物行贿虞国国君时,晋献侯竟然还有些舍不得,“是吾宝也。”

荀息对曰:“若得道于虞,犹外府也”,意思是,如果向虞国借到了路,东西放在虞国,就像放在晋国的外库里一样。

晋献侯对虞国颇为知名的大夫宫之奇有些担心,说:“宫之奇还在呢。”

荀息说:“宫之奇之为人也,懦而不能强谏,且少长于君,君昵之,虽谏,将不听。”

荀息的判断是对的,荀息把两样宝物奉上,虞国国君很痛快地答应借路,宫之奇果然也进谏,说万万不可,但虞国国君不听。

当年夏天,晋过大夫里克、荀息率领军队一路南下,攻下虢国在黄河北岸的重塞下阳(今山西平陆县张村乡窑头村)。因虢国都城上阳在黄河南岸,即今三门峡市,晋国军队未准备好渡河器具,故而返回。
☝龙纹玉环.西周
直径:15.6厘米
孔径:6.8厘米
1993年曲沃北赵晋侯墓地63号墓出土
山西博物院藏

三年后的晋献公二十二年(前655年),晋献侯再一次向虞国提出:俺还要借道伐虢,

这次,宫之奇是真急了:“一之谓甚,其可再乎?”

他的分析是,“虢,虞之表也。虢亡,虞必从之……谚所谓‘辅车相依,唇亡齿寒’者,其虞、虢之谓也。”

他劝谏虞国国君:“对晋国是不可以借路给它的。借路给它的话将会趁机灭亡虞国。”

虞国国君说:“晋国和我国同姓,是不会攻伐我国的。”

宫之奇说:“虢国与晋国的血缘比虞国与晋国的血缘要近,现在晋国连虢国都要灭掉,还会对虞国有什么爱怜之心呢?况且虞国同晋君的血亲关系能够超过桓叔、庄伯家族吗?近亲而受宠的人威胁到自己时,尚且还要加害于他们,更何况对一个国家呢?”

昏聩的虞公不听从宫之奇的劝告,答应了晋国使者借路的要求。宫之奇立即带着全族的人离开了虞国:“虞国过不了今年的腊祭了。灭虞就在这一次,晋国不必再发兵了。”
☝宫之奇,平陆县人,生卒年不详。他明于料事,富有远见,春秋时著名政治家。
公元前655年农历八月十六日,晋献公亲率大军于包围虢都上阳城(今河南三门峡市植物园)。

当时,虢公丑与犬戎正大战于桑田(今灵宝境内),闻下阳失守,急回师相救,犬戎却追袭于后,虢军大败。虢公丑回到上阳守御,晋军围上阳五个月,城中粮柴俱绝,士卒疲惫,百姓日夜号哭,城池岌岌可危。虢公丑带公族突围,逃到东周的都城,上阳城遂破,虢国灭亡。

晋国军队回师途中,在虞国安营驻扎,突然发动进攻,灭掉了虞国,活捉了虞公和他的大夫井伯。

晋献公没想到的是,这位井伯,后来却成了大名鼎鼎的人物。被俘后,在秦晋之好中,他作为秦穆公夫人秦穆姬的陪嫁奴隶被带到秦国,后逃回楚国牧牛,又被秦穆公用五张黑公羊皮换回,成为一代贤臣。

他的另一个名字,叫百里奚。

回过头来再说虢国国君丑,他灭国后逃至周王处,周王竟不敢为他讨个公道,默认了晋国对虢国的吞并。

有意思的是,《吕氏春秋》等书都讲了一个情节——晋灭虞后,荀息将贿送给虞国的宝玉和宝马还给晋献公,当年舍不得送东西的晋献公还感慨了一句:“璧则犹是也,而马齿加长矣”。

晋献公灭虢虞两国后,领土大为扩张,疆域包含整个汾水领水流域,并将势力范围延伸到黄河以南,为以后儿子晋文公重耳称霸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在随后的岁月里,除了留下两个引人深思的成语,虞国就被掩埋在历史深处了,虞国国君的名字也寂寂无闻,直至1980年,山西文物商店从长治征集回刻着“虞侯政”名字的青铜壶。

位于晋南的虞国“虞侯政壶”,怎么会出现在晋东南的长治?

这也是晋国称霸后的另一个故事中的内容,它见证了走向强大的晋国和曾经横行一时的戎狄之族的爱恨情仇。

时光流逝到晋文公的孙子晋景公时期,除了与楚国争霸,与周边戎狄的或战或和,最终达到擒服攻灭的目的,是他当政的一大使命。在这一交织中,晋景公的姐姐嫁给了活动在今长治潞城的赤狄潞氏首领潞子婴儿。

据信,就是这次政治联姻,一直在晋国的灭虞战利品“虞侯政壶”,被晋景公的姐姐作为陪嫁带到了赤狄潞氏的领地,今天的长治潞城。

公元前594年,赤狄潞氏的执政者酆舒杀害了晋景公的姐姐,并且刺瞎潞子婴儿的一只眼睛。晋景公便起兵征伐酆舒,最后干脆灭掉了赤狄潞氏。
☞晋国和狄人进行过旷日持久的战争,最后以获胜告终。

见证了虞国灭亡的“虞侯政壶”,又见证了崇尚红衣的赤狄潞氏的灭亡。

专家推测,在灭赤狄的战争过后,这件青铜器便随晋景公的姐姐埋入地下,并于2500年后的1979年,在潞城潞河村出土后流失,随后一位厨师传递信息,被山西省文物商店在1980年征集。

令人感叹的是,出自潞城的美玉,曾经作为礼物贿赂虞国国君,虞国亡;虞国国君的青铜重器,最后又辗转来到潞城,赤狄潞氏亡。

——这样的巧合,莫不是冥冥中自有注定?

图片:山西博物院 虢国博物馆 华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