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老枪 / 古今人物 / 说历史:也谈刘琨和祖逖

0 0

   

说历史:也谈刘琨和祖逖

2019-08-24  铁血老枪

好久没更新日志了,历史还是一直在读,但是感受彷佛和一年前的不同:一年前喜欢读《明朝那些事儿》,但历史多读一些就会明白当年明月写的更像小说;一年前看到铁铉、于谦、岳飞……会伤心地流泪,而现在更多地会反思。事物永远在向前发展,每个人对历史的理解也会有变化,也许大约的确“所有的历史都是当代史”吧。

       这次续写“让我流泪的那些人那些事儿”,希望大家能有所感悟。

【刘琨、祖逖篇】

       提起刘琨和祖逖两个人,可能十个人中有九个人不曾听过,但是相信大多数人都听过“闻鸡起舞”“中流击楫”这些成语,这些成语就出自刘琨和祖逖身上。

   很多人和我说过西晋以后到隋统一之前这300年的历史很混乱搞不清楚,之前的秦汉三国有数不清的文学影视作品,之后的隋唐更是不少,但惟独这三百年是一个真空,思来想去也就一部电影《花木兰》打了点擦边球,而且漏洞百出。之所以影视文学作品不会问津这段历史,我想大概是因为这段历史中汉民族不断被蹂躏和践踏,又从没有诞生出一个完美而强有力的英雄吧。真的这样吗?乱世本应该是一个英雄辈出的年代啊,即使最后失败的南宋,也出现了著名的岳飞,文天祥,明末出现了袁崇焕,晋代作为一个汉人的王朝,真实的历史中也应该有类似的英雄吧。

       刘琨和祖逖可以称得上这样的英雄。

1.魏晋风度

       刘琨和祖逖都出生在西晋初年,祖逖年长五岁,当时司马炎刚刚登基不久,社会刚刚经历了三国的乱世,正处于一个逐渐恢复元气的阶段,不过由于司马氏得国不正,百姓对朝廷的忠诚度远没有达到汉代的水平,而且司马炎本人才能也只算中等,没有严格约束群臣,贾充这种品行低下的人成为朝中重臣(贾充指使成纪弑杀了曹魏皇帝曹髦,相信熟悉《三国演义》的朋友会有印象),王恺和石崇那场著名的斗富,司马炎也在其中推波助澜。

  上梁不正下梁歪,西晋初年社会高层弥漫一种物质上穷奢极欲,精神上奉玄学、尚清谈的虚浮之风,许多所谓的名士只会夸夸其谈,或者做出一些出人意料的举动来博得美名。当时很多名士以饮酒为荣,常常以曹植这样的的酒鬼作为偶像予以效法,而又得其行失其神。比如“竹林七贤”中山涛的儿子山简做荆州刺史,整天不务正事,只知道喝酒,山简常常醉倒在马上,也留下许多诸如“醉倒山公”“山公倒载”之类的成语。后来的名士王澄更加的荒诞,他出任荆州刺史的时候,朝中很多人前来送行,就在众人寒暄正酣、依依惜别之时,王澄看到路边的大树上有一个鹊巢,在众目睽睽之下,他竟然脱掉衣服,爬上树梢,探手喜鹊窝,取出小喜鹊或者喜鹊蛋,拿着玩弄不止,视旁人如无物,看得大家大眼瞪小眼。这些所谓名士的所作所为放在盛世,可以说无伤大雅,但是放在乱世,将是有百害而无一利。后来号称清谈界领袖的名士王衍做到宰辅级别的高官,但是整天只谋求家族自保和谈论一些诸如世界本源之类玄而又玄的东西,最后国破身死,被羯族人石勒用石墙砸死,而西晋也在王衍等人的“空谈误国”中寿终正寝。

2.闻鸡起舞

      刘琨出身名门,是中山靖王之后,年轻时自然也沾染上士族阶层的通病,和他哥哥一起加入了一个贵族的文化俱乐部——号称金谷二十四友,这里面为首的就是那个拿蜡烛当柴烧的京城首富石崇,刘琨和他的狐朋狗友整日过着奢华的公子哥的生活。祖逖出身也不弱,父亲是上谷太守,几个哥哥在当地都很有名望,不过祖逖从小轻财好施,每当到田庄上去,往往佯称兄长意旨,散发一些谷帛接济生活困苦的乡亲,因此博得宗族乡里的敬重。

  祖逖二十六岁时出任司州主簿,和一同为官的刘琨相识并一见如故。史籍记载祖逖和刘琨晚上睡在一张床上,半夜听到鸡叫,祖逖就用脚把刘琨踢醒,说:“这不是恶声(公鸡打鸣一般在早晨,半夜里啼叫的鸡被称为“荒鸡”,当时被认为是不祥之兆),是催促我们起床练武的命令。”他们就一块儿起了床,拿上宝剑,到院子里练习武艺,这就是千古流传的“闻鸡起舞”的故事。

  也许是年长几岁的缘故,他们在一起时祖逖表现的更有野心,当时司马炎刚刚死去,即位的新皇帝传说是个白痴,祖逖就对刘坤说“如果海内鼎沸,豪杰并起,我们两个在中原,要彼此避开。”这里祖逖展现出了自己的野心和抱负。其实在这时,刘琨可以说还是一个纨绔子弟,祖逖则是一个蠢蠢欲动的好乱者,他没从不曾想过脚下这片华夏土地要沦陷胡虏几百年,也不曾想过他们两个以后都割据一方,将要行不可行之事,欲挽大厦于将倾,也不曾想到,此后两人一南一北,再无相见之时。

3.八王之乱

   八王之乱拉开了乱世的帷幕,刘琨和祖逖都不同程度地卷入其中。祖逖加入了八王中长沙王司马乂的队伍,不过由于资历尚浅难以在诸王的纷争中起到决定性的作用,祖逖本人在一次作战失利中很没骨气地逃跑了;而刘坤和他哥哥加入了东海王司马越的队伍,为司马越的最终获胜起到了关键性作用,司马越作为八王之乱的最终胜利者,得到的仅仅是是一个残破不堪的神州大地,匈奴族的后裔刘渊在并州(山西)建立了刘汉帝国,乱民王弥在青州(山东)造反,奴隶出身的羯族人石勒带兵在幽州(河北)、徐州、荆州一带流动作案,巴氐人李特割据了四川,后来建立了成汉帝国,荆州扬州也都出现势力不小的农民暴乱(起义?),这其中对西晋帝国首都洛阳威胁最大的当属匈奴刘渊在并州建立的刘汉帝国,在这种情况下,光熙元年(306年)司马越命令刘琨出任并州刺史,36岁的刘琨可能没有想到,他此后的人生将彻底改变,而他再也不能做回那个整日与诗酒女人为伴的富家公子了。

4.刘琨入并州

   司马越实际上是给了刘琨很多物资的,刘琨用这些钱和布匹招募了千余人,辗转前往并州首府晋阳(太原),但是没想到晋阳已经荒废,府寺建筑早就被全部焚毁,城市内荆棘遍布,豺狼在大街上行走,僵卧的尸体覆盖了地面。看到这样的景象,刘琨一行人失望透顶,刘琨所作《扶风歌》里面“资粮既乏尽,薇蕨安可食。”可以想象当时的窘境。此时整个并州不断受到匈奴人的抢劫,郡县没有自卫能力,仅仅残留不满两万户人家,而又遍地盗匪,路断人绝。不过刘琨还是很迅速地开始了重建工作,立即组织赈济灾民,整修道路,建设府舍,剪除荆棘,掩埋尸体,招徕饥民。一股一股的强盗不时前来骚扰,刘琨的部队无力出门迎战,只能坚守在晋阳的城门与敌厮杀,而百姓则在城外拿着盾牌耕作,处境异常艰险。由于并州的饥馑,刘琨派人去离石刘渊的大本营说服同样饥饿困顿的流民,致使本来投靠刘渊的杂胡一万余落前来投降。虽然刘琨身上奢靡本性使他很难与军民做到同甘共苦,也有不少难民理他而去,但是总的来说,刘琨逐渐在并州站稳了脚跟,开始了和匈奴帝国旷日持久的对抗。 

5.劫富济贫

  刘琨的事情先告一段落,再来看看祖逖君,天下分崩,北方大乱之后,汉族人口开始大量的向南流徙,祖逖率领着自己的族人、乡党和宾客也加入其中,祖逖天生的领袖气质发挥了作用,他逐渐成为了流民的一个带头大哥。由于祖家是一个大户很有名望,才在健康(南京)站稳脚跟的琅琊王司马睿(后来西晋灭亡后即位为东晋元帝)允许祖逖带人驻守在京口(镇江)。我们知道“京口瓜洲一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京口离健康是很近的,而当时京口很贫穷,祖逖为了养活自己的部队,经常去健康打劫一些南下的大族,也可以简单称作“劫富济贫”。一天,祖逖的家里焕然一新,有人就问他怎么得来的这些钱物,祖逖只是淡然一笑“昨天夜里去秦淮河南,干了一票。”这里可以看到祖逖和刘琨完全是不同的性格,刘琨好声名,喜欢音乐、诗词等等高雅的东西,所以名声在外,但是当人们靠近他的时候,却发现和刘琨很难相处,他身上的富贵、傲慢、奢华有时让人难以容忍;而祖逖完全不同,他是一个肯于和士兵同甘共苦的人,也是一个更加务实的人,什么理想主义说教在祖逖这里完全没有市场,他比刘琨更清楚要得到军人的拥戴,除了拿民族大义感染他们之外,还需要能够满足他们的欲望。我祖逖志在收复丢掉的半壁山河,打家劫舍算什么?与远大的抱负相比,这些小节完全可以忽略。

6.一曲胡笳救孤城

     再看看刘琨,此时的并州,南有匈奴,北有鲜卑拓跋部,东面虽然是属西晋管辖的幽州,但是此时的幽州刺史王浚早有不臣之心,和刘琨摩擦不断,甚至由于人口和土地的争执发展到兵戎相见,已经不可能成为刘琨对抗匈奴的盟友,刘琨只好结好北方的鲜卑拓跋氏,送钱,送地,送女人,谦卑的无以复加,为的只是换来鲜卑人的一些军事援助。再看307-316年在并州10年的对匈作战,很遗憾,我们的英雄刘琨胜少负多,也许,刘琨本不是一个善于打仗的人,也许当时的局势把张良韩信叫过来也难以挽回,也许刘琨已经做得足够好了。

     这其中不得不提的一个亮点就是,一次晋阳城被匈奴重重包围,城中窘迫无计,是夜,刘琨乘月登楼清啸,城外的人听见,都不禁凄然长叹。月过中天,刘琨吹奏胡笳,悲凉激越的音乐中,胡人骑士们开始流泪,乃至低声啜泣,每个人心头,都泛起故乡大漠的风光。等到天将黎明,刘琨再次吹起胡笳时,他们都忘了战争,纷纷拨转马头,绝尘而去。
  这一段出现在《晋书·刘琨传》中,却没有被收入《资治通鉴》。也许,司马光他不能相信会有如此传奇性的事件发生。

7.中流击楫

  313年西晋最后一个皇帝晋愍帝在刚刚收复的长安即位,向天下发出勤王诏书,当时健康的的司马睿还是左丞相,名义上也要做出一些勤王的姿态,祖逖趁机上书,要求带兵北伐,但是怀有私心的司马睿非常矛盾,从司马睿来说,虽然国土沦丧,他仍不失为偏安之主;如果北伐成功,这皇帝的宝座还不知究竟属谁呢?但面对祖逖大义凛然的请求,他又不愿落下阻止北伐的恶名,于是,便消极对待此事。为了敷衍天下人耳目,司马睿乃任命祖逖为奋威将军、豫州刺史、前锋都督出师北伐,只拨给他一千人的粮饷,三千匹布,不给铠甲兵器,而不给一兵一卒,让他自募士众,自制刀枪。 如果朋友们对于这个数字没有概念,那么我再列出几年前西晋朝廷给刘琨的物资:粮食500万斛、绢500万匹、绵500万斤,可以看出司马睿的刻薄。
  司马睿的冷漠态度并没有动摇祖逖北伐中原的决心,他率领跟随自己南下的流人队伍百余家,毅然从京口渡江北上。船到中流,祖逖眼望面前滚滚东去的江水,感慨万千,想到山河破碎和百姓涂炭的情景,想到困难的处境和壮志难伸的愤懑,豪气干云,热血涌动,于是敲着船楫朗声发誓:“祖逖我不能扫清中原,驱逐敌寇,决不再渡过此江,将如这涛涛江水,一去不返!”,部属为之慨叹。

  祖逖渡江后,由于没有兵器,祖逖在淮阴居住下来,一方面开冶铸兵器,一方面继续招募义士,祖逖在淮阴应该居住了很长时间,也是因为司马睿的掣肘,使得祖逖的北伐行动,整整晚了将近2、3年,直到315年,祖逖才得以率领二千余人,继续北上,攻陷了谯县(安徽省亳州市),并以此作为以后和后赵石勒对抗的大本营。

8.痛失并州

  刘琨知道了祖逖北伐的消息,在晋阳危城中给祖逖写信,“吾枕戈待旦,立志消灭胡虏,常恐落到祖生后面啊。”每每读到这里,我心中就涌起一丝感慨,因为此时刘琨的处境已经每况愈下,甚至都城晋阳也是刚刚才在拓拔鲜卑的帮助下失而复得,而拓拔鲜卑表示不愿与匈奴人消耗太甚,已经开始和刘琨渐渐疏远。

  时间转到316年,刘琨驻守十年的并州终于被胡人蚕食殆尽。当然这里刘琨也不是没有责任,羯族人石勒军意图吞并幽州王浚,此时刘琨本可以帮助王浚抵御石勒,不过前面提到刘琨和王浚交恶,危急关头选择了沉默,王浚被杀,幽州大部落入胡人之手,刘琨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被胡人政权包围,就像汪洋大海中的一叶扁舟,随时都有倾覆的可能。事实上,石勒处理了王浚,就将矛头对准了刘琨,刘琨此时的实力,不说要同时对抗匈奴刘聪和羯族石勒,即使对抗其中一支也已经力不能及。

  无奈之下,刘琨只得选择离开战斗多年的并州,来到另一只亲近晋王朝的鲜卑段氏控制下的北部幽州,不过,没有军队的刘琨,从此也就失去了资本,或者说此时刘琨的悲剧命运就已经注定。

9.祖逖北伐

  刘琨朝不保夕的同时,祖逖的北伐却显示出截然不同的气象,315年开始,祖逖以谯县为大本营,开始了与石勒长久的拉锯战。

  当时的中原地带(特指淮河以北,黄河流域)并没有被石勒和刘汉完全控制,这其中有很多大大小小的坞堡,可以看做当地没有渡江南下的汉人的一种自卫方式,这些坞堡平日种地,流寇来时就躲进坞堡进行自卫,也有一些坞堡有很强的力量,当初四川成汉帝国李特就是依靠争取到了一些比较有实力的坞堡支持,才得以度过难关。所以争取这些坞堡主的支持就成了祖逖的当务之急。

  北伐刚刚开始的时候,看来祖逖并不太善于和这些坞堡主打交道。由于交际不善引发的战斗持续了几乎两年,还有一个本来倾向于东晋的坞主因此倒向了石勒。这时祖逖调整了策略。尽管无法确切的知道他使用了什么方法,但他确实使几股颇具实力的半割据力量愿意接受他的指挥。对于黄河南岸那些较弱小的坞主,祖逖则显得态度开明。由于他们往往已经把儿子送到石勒那里作为人质,所以祖逖听任他们同时归附晋赵双方,又不时派出游击部队伪装抄掠他们,以向后赵方面表示他们和自己没什么交情。
  这种富于人情味的做法让这些坞主感恩戴德,从此,他们就成了祖逖在石勒那里的眼线,情报战上的先手,使祖逖在战场上可以接连获胜。

  下面的故事这可能是祖逖北伐的故事中最著名的片段,以其戏剧性而为人所津津乐道。

  祖逖的军队和和石勒手下的将军桃豹在蓬陂坞对峙。两军驻扎在同一个大城的两个堡垒里,相持四十多天,双方都已经筋疲力尽,并且,粮食都快吃完了。于是祖逖用布囊盛土,调集一千多人往高台上运送,就好像是运米的样子。另外,单独有几个人停在道边休息,只有他们的担子里,装的是真正的白米。不出所料,桃豹的士兵袭击了落单者。那几担白米让他们误以为祖逖军粮充足,所以失去了战斗下去的勇气。然后,祖逖又成功劫获了对方补给上来的粮食,于是桃豹只有带人在夜幕掩护下逃走。     

  到320年,祖逖几乎收复了黄河下游南岸的全部地区。迫于压力,石勒停止了在河南的军事活动,转而主动进行一些外交上的示好,于是这里的生产,终于得到了一点恢复。

10.刘琨之死

  可惜刘琨没有能够看到太兴三年(320年)祖逖所取得的北伐以来最大胜利。公元318年,刘琨已经遇害。

  说起刘琨之死,不得不提起另一个人——段匹磾,这个人大约也不能算作一个坏人,他作为段氏鲜卑的一个头领,一直以晋臣子自居,在刘琨走投无路的时候主动写信邀请刘琨来自己的地盘,希望以刘琨崇高的威望给自己带来更多汉人的支持。不过,这个鲜卑头领显然把事情考虑简单了,刘琨当时的职务是朝廷司空,都督并、冀、幽三州诸军事,而段匹磾仅仅有一个幽州刺史的名号,他接来刘琨,等于接来一个上司,虽然刘琨很能摆正自己的位置,表示愿意辅助段匹磾,不过段匹磾逐渐发现手下的人越来越尊崇刘琨,这个没有太多文化的鲜卑人感受到了莫大的威胁。

  终于,在与段氏另一个亲近石勒的头领段末波的斗争中失利的段匹磾,中了石勒的离间之计,软禁了刘琨。当然这个鲜卑人还没有傻到认为刘琨会和石勒里应外合,他完全明白刘琨是无辜的,不过段匹磾的另一个弟弟段叔军暗暗说道:“我们是胡人,之所以能让晋人服从,只是因为他们屈从于我们人多。如今,我们骨肉相残,正是晋人人心思动之时。如果现在有人站出来,奉刘琨为主,那么,我们就全完了。”于是段匹磾先将刘琨软禁,次年借口刘琨谋反,将其勒死。

  一代英雄、一代诗人、一代忠臣,在这样一个乱世当中,就这样被冤杀掉了。可悲的是刘琨死后,江南政权为了拉拢段匹磾,并没有对刘琨任何褒赠,他们每一个人的心里其实都知道刘琨不可能犯上作乱,也都知道段匹磾的借口是多么的苍白,但是,没有一个人为这位蒙受不白之冤的孤忠之人说上一句公道话。

  刘琨死前,连夜作了一首绝笔诗,现全文抄录于下:

      《赠卢谌》

   握中有悬璧,本是荆山璆。
   惟彼太公望,昔是渭滨叟。
   邓生何感激,千里来相求。
   白登幸曲逆,鸿门赖留侯。
   重耳凭五贤,小白相射钩。
   能隆二伯主,安问党与仇!
   中夜抚枕叹,想与数子游。
   吾衰久矣夫,何其不梦周?
   谁云圣达节,知命故无忧。
   宣尼悲获麟,西狩泣孔丘。
   功业未及建,夕阳忽西流。
   时哉不我与,去矣如云浮。
   朱实陨劲风,繁英落素秋。
   狭路颂华盖,骇驷摧双辀。
   何意百炼刚,化为绕指柔。

  这首诗细细读来,令人扼腕叹息,慷慨激昂的韵调中透出无限凄凉的意绪,尤其是最后几句在几千年来更被反复传唱。然而当时它却并没有打动获赠者。卢谌本是刘琨的一个下属,他诚惶诚恐的回答说:“这诗里有帝王的大志,不是做臣子的所该说的话”。卢谌是个庸人,刘琨应该也是知道的,大概是这个时候他太想找人倾诉,但却实在找不到人了吧。

  刘琨死时年仅48岁。

11.祖逖之死

  一对兄弟,虽然性格不同,但是结局是那么的相似。

  先来看看祖逖北伐的进程:时间推进到320年,祖逖的北伐事业欣欣向荣,史称,在祖逖到来之前,河南郡的太守赵固、司马越的前部将上官巳、司州刺史李矩(驻守新郑)、颍川郡太守郭默(驻守怀县),经常内斗不已,祖逖派出使者进行调解,说得大家都心悦诚服,都表示愿意接受祖逖的统一指挥。

  祖逖本人性格十分平易近人,对待新归附的部众,不论贵贱,都一视同仁,他严于律己,不畜私产,自己的子弟和战士一样参加农业生产,砍柴负薪。有一次,祖逖摆下酒宴,请老百姓做客,一些老人热泪纵横,将祖逖比作再生父母,在座上歌曰:“幸哉遗黎免俘虏,三辰既朗遇慈父。玄酒忘劳甘瓠脯,何以咏恩歌且舞。”

  不过321年7月,在健康称帝的元帝司马睿派来了心腹大臣戴渊接管祖逖的军队,意为用于震慑荆州的王敦,看到元帝无意北伐收复失地,而是忙于内斗,祖逖忧郁成疾。321年9月,壮志未酬的祖逖病死在他驻守的防地雍丘,终年56岁。豫州的老百姓闻听祖豫州逝世的消息,无不如丧父母,痛哭失声,谯郡、梁国的百姓纷纷自发地为他们敬爱的祖逖建立祠堂祭祀,司马睿追赠祖逖为车骑将军,并以祖逖的同母弟弟祖约为平西将军、豫州刺史,代领祖逖之众。可惜祖约无才,不久就丢掉了淮北的土地,退守盱眙,祖逖多年北伐之功毁于一旦。

12.尾声

  前面主要为大家陈述了二人的事迹,虽然有些枯燥,但是应该还不难读下去。

  刘琨在我心中是一个回头的浪子形象,是书上称其“俊朗”,后世野心家桓温曾经寻得刘琨的一个女侍从,那女侍从已经变成老太婆了,从她颤颤巍巍的描述中,桓温知道自己自己外貌才能都不如刘琨,还愤懑了很久,刘琨的形象像极了《天龙八部》里面的段誉。而祖逖年长有度,为朋友两肋插刀,又像极了萧峰,碰巧这两人也是兄弟,可能这样的性格互相比较有吸引力吧。

  刘琨更有艺术家的气质,入并州万般艰难的情况下他还能做出《扶风歌》这样的诗篇,临死前可以写出荡气回肠的绝笔诗,完全是一个具有极佳的浪漫主义情怀的风流才子形象;而祖逖从来不拘小节,为了兄弟的生活他容许手下做打家劫舍的营生,后来和石勒的对峙,他甚至允许(默许)界内的百姓和石勒通商,这些如果放在南宋的一些卫道士眼中,肯定是和秦桧一样的卖国大罪了,这样看来祖逖更具有大侠的境界,而且祖逖真正做到了为国为民,称得上一代大侠。

  当然,在那个豺狼横行的年月,刘琨和祖逖也许还有着更多的故事,也许他们还经历过更多,不过在1700年后的今天,我们这些现代人也仅仅能从稀缺的史料中搜寻品味甚至幻想他们曾经经历过的刀枪箭雨了。在那个北方人民沦落异族魔爪,时刻朝不保夕的年月,他们就是北方汉人的两面旗帜,他们某种程度上寄托了北方人民对故国王师的思念,他们是当之无愧的民族英雄!

  也许,他们在生命最后的时刻,刘琨在被处死前,祖逖躺在病榻上的时候,都还会想起多年前的那个夜晚——洛阳城外的月光下,荒野的鸡鸣声中,两个青年翩翩舞剑的情景,这时祖逖二十六岁,刘琨二十一岁。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