羲皇上人同故人 / 文章 / 千古奇文《鵩鸟赋》,用道家思想窥破生死...

0 0

   

千古奇文《鵩鸟赋》,用道家思想窥破生死,看透人生!

2019-08-24  羲皇上人...

千古奇文《鵩鸟赋》,用道家思想窥破生死,看透人生!

《鵩鸟赋》是汉代文学家贾谊的赋作,为贾谊谪居长沙时所作。此赋借与鵩鸟问答以抒发了自己忧愤不平的情绪,。全赋情理交融,文笔潇洒,格调深沉。作者因物兴感,有感生理,由理见情;且笔力劲健,一气呵成。

千古奇文《鵩鸟赋》,用道家思想窥破生死,看透人生!

《鵩鸟赋》作于贾谊任长沙王太傅三年时。赋前小序说明写作《鵩鸟赋》的缘由。根据《史记·屈原贾生列传》和《汉书·贾谊传》所载:有一天有鵩鸟(俗称猫头鹰)飞到贾谊的屋子里,他认为猫头鹰是不祥之鸟,本来被贬就心情不好,又不适应长沙潮热的气候,觉得自己命不久矣,于是写下这篇《鵩鸟赋》以自遣。

千古奇文《鵩鸟赋》,用道家思想窥破生死,看透人生!

【鵩鸟赋(并序)】

谊为长沙王傅三年,有鵩飞入谊舍。鵩似鸮,不祥鸟也。谊即以谪居长沙,长沙卑湿,谊自伤悼,以为寿不得长,乃为赋以自广也。其辞曰:

单阏之岁兮⑴,四月孟夏,庚子日斜兮,鵩集予舍。止于坐隅兮,貌甚闲暇。异物来萃兮,私怪其故。发书占之兮,谶言其度⑵,曰:“野鸟入室兮,主人将去。”请问于鵩兮:“予去何之?吉乎告我,凶言其灾。淹速之度兮⑶,语予其期。”鵩乃叹息,举首奋翼;口不能言,请对以臆:

千古奇文《鵩鸟赋》,用道家思想窥破生死,看透人生!

“万物变化兮,固无休息。斡流而迁兮⑷,或推而还。形气转续兮,变化而蟺。沕穆无穷兮⑸,胡可胜言!祸兮福所依,福兮祸所伏;忧喜聚门兮,吉凶同域。彼吴强大兮,夫差以败;越栖会稽兮,勾践霸世。斯游遂成兮,卒被五刑;傅说胥靡兮,乃相武丁。夫祸之与福兮,何异纠纆⑹;命不可说兮,孰知其极!水激则旱兮,矢激则远;万物回薄兮,振荡相转。云蒸雨降兮,纠错相纷;大钧播物兮,坱圠无垠。天不与虑兮,道不可与谋;迟速有命兮,焉识其时!

千古奇文《鵩鸟赋》,用道家思想窥破生死,看透人生!

且夫天地为炉兮,造化为工;阴阳为炭兮,万物为铜。合散消息兮⑺,安有常则?千变万化兮,未始有极!忽然为人兮,何足控抟;化为异物兮⑻,又何足患!小智自私兮,贱彼贵我;达人大观兮,物无不可。贪夫殉财兮,烈士殉名。夸者死权兮⑼,品庶每生。怵迫之徒兮⑽,或趋西东;大人不曲兮,意变齐同。愚士系俗兮,僒若囚拘;至人遗物兮⑾,独与道俱。众人惑惑兮,好恶积亿;真人恬漠兮⑿,独与道息。释智遗形兮,超然自丧;寥廓忽荒兮,与道翱翔。乘流则逝兮,得坻则止;纵躯委命兮,不私与己。其生兮若浮,其死兮若休;澹乎若深渊之静,泛乎若不系之舟。不以生故自宝兮,养空而浮;德人无累兮,知命不忧。细故蒂芥,何足以疑!”

千古奇文《鵩鸟赋》,用道家思想窥破生死,看透人生!

【注释】

⑴单(chán)阏(è):卯年的别称。这是古代太岁纪年法。

⑵谶(chèn):预示吉凶的话。

⑶淹速:指寿命的长短。

⑷斡(wò)流:运转。

⑸沕(wù)穆:精微深远貌。

⑹纠纆(mò):二、三股捻成的绳子。这里比喻祸福纠缠在一起。

⑺合散:指生死。

⑻异物:指死亡。

⑼夸者:指贪求虚名的人。

⑽怵迫:怵指为利益所诱,迫指为贫贱所迫。

⑾至人:指至德之人。

⑿真人:指得道之人。

千古奇文《鵩鸟赋》,用道家思想窥破生死,看透人生!

【译文】

贾谊在长沙做了三年太傅,有只鵩鸟飞进他的住所。鵩鸟长得很像猫头鹰,是不祥的鸟。贾谊因为被贬到长沙,长沙气候很潮湿,此时看到猫头鹰,认为自己寿命已不长了,于是写了一篇赋来自我安慰。赋文说:

汉文帝六年,丁丑年,四月孟夏时节。四月里的一天太阳西斜时,有一支鵩鸟停在我的屋子上。它停在座位的一角,形态非常从容不惊。有怪物停栖于此,我心中暗中怀疑它飞来的缘故。打开书本占卜它,预示说到它吉凶的定数:“有野鸟进入我的房屋,主人即将离去。”我请求向鵩鸟发问:“我将要到哪里去呢?如果有吉事,你就告诉我,即使有凶事,也请你把什么灾祸说明。死生迟速的吉凶定数啊,请告诉我它的期限吧。”鵩鸟就叹息着,昂起头张开翅膀,口却不能说话,而请用胸中所想的来对答:

“时间万物的变化,本来就没有停止。运转迁移,或推移回还,万物变化运转,反复无定。形与气互相移转连续变迁蜕化,精微深远,没有穷尽。福是祸的诱因,祸是福的根源。忧与喜聚集在一门之中,吉与凶同在一个区域。吴国很强大,夫差却失败了,越国栖息于会稽山,但勾践却称霸于世。李斯游于秦国,身登相位,达到成功,最终却身受五刑而死。傅说在傅岩操服劳役,殷高宗武丁以为他是贤人,用他为相。福祸相互依附纠缠,如同绳索绞合在一起,天命不可解说,谁知道他的究竟?水流矢飞,为外物所激,则或悍或远,发生变化,万物往返相激,震荡转化,人事也有时因祸而至于福,互相影响,反复无常。云因势而上升为雨,雨因冷而下降为云,事物的变化复杂纷纭。自然界造化推动万物,使之运行变化是无边无际的。天和道,其理深远,不可预为思虑谋度,死生迟速有命,哪能预知它的期限!

千古奇文《鵩鸟赋》,用道家思想窥破生死,看透人生!

天地像一个冶金之匠炉,造化像一个冶金之匠,阴阳所以铸化为物故喻为炭,物由阴阳铸化而成故喻为铜。聚散灭生怎么会有一定的法则?千变万化未必有终极。偶然为人,哪里值得贪恋珍惜,而死亡又有什么值得忧患的呢?智慧浅小的人,只顾自身,以他物为贱,以自己为贵。在达人看来,自己和万物可以相互适应,故没有一物不合适。贪婪的人为财而死,刚烈之士为名誉而死。贪求虚名的人,死于权势,一般人贪求生命。为权力所诱为贫贱所迫的人,东奔西走,趋利避害;与天地合其德的伟人不为物欲所趋,对亿万变化的事物都等量齐观,一视同仁。愚笨的人为俗界所牵连,困窘得如罪人之受拘束;有至德的人遗弃物累,独和大道同行。众人惑乱之甚,所爱所憎,积聚甚多;得天地之道的人安然宁静,独和大道相处。放弃智虑,遗弃形体,超脱于万物之外自忘其身,深远空阔,与道浮游。人生如木浮水,行止随流;把自己的身躯完全托付给命运,任凭自然,不私爱身躯把它归于自己作为私物,活着仿佛随波逐流,死去好像休憩长眠。深邃得好像深渊潭水般幽然,漂浮得好像没有羁绊的小舟般自在,涵养空虚之性而浮游,德人不被万物牵累,知天命而不忧愁。因此像鵩鸟飞入舍内这种琐细小事,又有什么值得疑虑的啊!”

【《鵩鸟赋》十句经典名言】

一、真人淡漠兮。独与道息。

【译文】有真德的人恬淡无为,独和大道同生息。

二、祸兮福所简,福兮祸所伏;忧喜聚门兮,吉凶同域。

【译文】祸当中傍倚着福,福当中也埋藏着祸。忧和喜同聚一起,吉和凶同在一个领域。

三、且夫天地为炉兮,造化为工;阴阳为炭兮,万物为铜。

【译文】何况天地为巨炉,自然本为司炉工。阴阳运转是炉炭,世间万物皆为铜。

四、合散消息兮,安有常则;千变万化兮,未始有极。

【译文】其中聚散或生灭,哪有常规可寻踪?错综复杂多变化,未曾见过有极终。

五、忽然为人兮,何足控抟;化为异物兮,又何足患!

【译文】成为一个人是偶然的事,命运不能控制。纵然死去化异物,又何足忧虑心胆惊!

六、小知自私兮,贱彼贵我;通人大观兮,物无不可。

【译文】小智之人顾自己啊,鄙薄外物重己身。通人达观何大度啊,死生祸福无不宜。

七、贪夫彻财兮,烈士彻名;夸者死权兮,品庶冯生。

【译文】贪夫为财赔性命,烈士为名忘死生。喜好虚名者为权势而死,平民百姓又怕死贪生。

八、怵迫之徒兮,戴趋西东;大人不曲兮,亿变齐同。

【译文】被名利所诱惑、被贫贱所逼迫的人,为了钻营而奔走西东。而道德修养极高的人,不被物欲所屈服,对千百万化的事物等量齐观。

九、德人无累兮,知命不忧。细故前兮,何足以疑!

【译文】至德之人无俗累,乐天知命复何忧!鸡毛蒜皮区区小事,哪里值得忧虑生疑!

十、众人惑惑兮,好恶积亿。

【译文】众人惑乱之甚,所爱所憎,积聚甚多

【作者】

贾谊(前200~前168),西汉初年文学家。又称贾太傅、贾长沙、贾生。洛阳(今河南洛阳市东)人。汉文帝时,由洛阳郡守吴公推荐,召至朝廷,一年中被破格提为太中大夫。因遭群臣忌恨,出为长沙王太傅。后被召回长安,为梁怀王太傅。梁怀王坠马而死后,贾谊深自歉疚,忧伤而死。赋以《鵩鸟赋》《吊屈原赋》为最有名。其政论散文堪称文采斐然,最为人称道的政论作品是《过秦论》《陈政事疏》(一称《治安策》)和《论积贮疏》。后人辑其文为《贾长沙集》,另有《新书》十卷。

千古奇文《鵩鸟赋》,用道家思想窥破生死,看透人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