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携手 / 宋代 / 岳飞《满江红·怒发冲冠》审美赏析 (...

分享

   

岳飞《满江红·怒发冲冠》审美赏析 (修改稿)

2019-08-28  江山携手

岳飞《满江红·怒发冲冠》审美赏析 <wbr>(修改稿)

岳飞,字鹏举,汤阴(今属河南)人,南宋初期抗金名将。他不以词闻名,但这首《满江红》却发出了抗金侵略的最强音。这首《满江红·怒发冲冠》作于绍兴三年(1133),是赠送当时的相知祝允哲的词作。在《满江红·怒发冲冠》中,诗人情绪激昂,意气风发,表现出诗人抗击金朝侵略、收复河山的爱国情感和英雄气概。“满江红”词牌名。全词如下: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 “怒发冲冠”形容愤怒至极。“潇潇”即风雨声。这三句的意思是说,我怒发冲冠,独自登高凭栏,萧瑟的风雨渐渐停歇。词的开篇首先就突出了诗人“怒发冲冠”的情感。这种情感是诗人内心积聚已久突然爆发的情绪。一个“怒”字,不但贯穿全词的始终,成为全篇的主旋律,而且表现出诗人对金国的猖狂侵略,愤怒至极,以及对宋朝的疲弱无能,投降逃跑派无心抗战,以及其赵构、秦桧等君臣的屈辱求和,苟且妥协的不满和谴责。

接着“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抬望眼”即抬头放眼远望。“仰天长啸”即仰望天空,长声呼啸叹息。这三句的意思是说,抬头远望,我仰天长啸,胸中的壮志豪情更加猛烈。这里诗人凭栏眺望,面对山河,表现出踌躇满志,气吞山河的雄心壮志。”长啸“既蕴含着诗人感慨激愤,也是诗人情感无法抑制的外在表现。一个“仰天”修饰“长啸”,淋漓尽致地描绘出诗人的外在形态,更为重要的是诗人那种长时压抑于心中的郁闷,此时在“仰天长啸”中释放出来。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这里的“功名尘与土”是说功名犹如尘土,指报国壮志未能实现。“三十”指征战时间漫长。“八千里路云和月”是说从军以来,转战南北、“八千”表示征战路程的艰辛和漫长。“云和月”喻指披星戴月,日夜兼程。其中“八千”与前句中的“三十”这都不是实指,而是虚指。这里,诗人回顾了自己南征北战的戎马生涯。这两句很是整齐,并形成对偶句,上句突出了时间,下句突出了空间。这样,在时空结合中,既写出了诗人为国效力的时间久长,也预示着收复失地的漫长,同时也使得整首词的审美境界得到提高。其中所蕴含的主要是诗人在收复中原的艰难大业中,虽有一些功名,但自己视如尘与土,从而表现出诗人不计个人的功名利禄与得失,一心“精忠报国”的崇高爱国主义品质。

接下来收复未成而产生的叹息:“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等闲”即轻易,寻常,随便。意思是说,面对这破碎的山河,不要等闲度日,让少年消磨成白头,到时也只好空悲切。这里与曹操“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其中,“莫等闲”是对自己的勉励,也是对激励抗金爱国之士的号角——及时奋起,实现驱逐胡虏,报效国家,恢复河山。所以,陈廷焯在《白雨斋词话》中说:“莫等闲一、二语,当为千古箴铭。”

下片开头“靖康耻,犹未雪”,“雪”即洗刷掉。这里指雪洗耻辱。 “靖康”即指宋钦宗赵桓年号。“耻”指靖康元年,金兵攻陷汴京,次年,俘虏了徽宗赵佶、钦宗赵桓北去,北宋灭亡。诗人承上而来,抓住最为激励人们的历史事件,形象而生动地警醒人民,并激励人民灭掉金兵,洗雪国家耻辱。

面对这样的历史,“臣子恨,何时灭。”意思是说,臣子的愤恨,何时才能泯灭。是的,一个忠心爱国的臣子的,要尽忠尽职,绝不能忘记这亡国屈辱的仇恨。现在唯一的办法或者希望,就是“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长车”即战车。“贺兰山”在今宁夏西,当时为西夏统治区。此处借指金人所在地。“缺”指险隘的关口。这一句的意思是说,我(诗人)要驾着战车踏平敌人的巢穴。这里,诗人不但具体地表明了自己决心收复中原,而且表现出诗人为国报仇雪耻的豪情壮志。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胡虏”即指秦汉时称匈奴为胡虏。后世借用为与中原敌对的北方部族之古称。“匈奴”是古代蒙古戈壁草原的游牧民族,后世借用为与中原敌对的北方部族之古称。这两句的意思是说,悲壮地战斗中,饥饿就吃敌人的肉,乐观笑谈时,渴了就喝敌人的血。诗人在对偶中兼用了夸张手法中,在看似“野蛮”行为中,既强烈地表达了诗人对凶残敌人的愤恨之情,与之不共戴天,也表现出了诗人大无畏的、对强敌蔑视的乐观精神,同时也表现出诗人豪迈的情怀。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天阙”指宫门。“朝天阙”即指朝见皇帝。这几句是说,等到重新收复了旧日的山河,再回报朝廷。作者希望通过大无畏而又不妥协的英勇抗战,收复破碎的山河。一句“朝天阙”蕴含极为丰富,不但表达了对收复河山的胜利充满信心,而且也含蓄地表现了诗人对国家的忠心耿耿。

   总之,这是一首气壮山河、传颂千古的名篇。整首词表现了诗人“精忠报国”、及其大无畏的英雄气概。词的格调高昂,情感激越,所以,陈廷焯在《白雨斋词话》中说:“何等气概,何等志向!千载之下读之,凛凛然有生气焉。”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