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与写作 / 待分类 / 有着如此奇葩的父母,难怪徐霞客会拥有如...

0 0

   

有着如此奇葩的父母,难怪徐霞客会拥有如此传奇的一生

原创
2019-09-03  行走与写作

  徐霞客是世上“玩”出最高境界的千古奇人,尊称东方游圣,他那洋洋洒洒60多万字的《徐霞客游记》,堪称千古奇书,在科学界和文学界都放射着夺目的异彩。纵观徐霞客传奇的一生,原来源于他有着如此奇葩的父母,对他全方位的认可支持和鼓励。

不管别人怎么说,你都是最好的

   当别人都做着一举成名光宗耀祖的美梦,在科举考试这座通往仕途的独木桥上苦苦奋斗时,徐霞客却不想读书不想考试不想做官,一心只想游山玩水,而他那很奇葩的父母,竟然不加反对,而且还大力支持多加鼓励。

徐霞客自小就很聪明,看过的书能过目不忘,倒背如流,但他的志向却与别人格格不入,小时候私塾里读书时,同读的学生都在为参加科举考试走上仕途的理想而刻苦准备,唯有他的理想却是“玩”——游山玩水,他写下自己的理想是:“州有九,涉其八;岳有五,登其四。”意思是说,有九州土地,要跋涉八州;有五座大山,要攀登四座。豪情满怀地说“大丈夫当朝碧海而暮苍梧”,意思是说,一个有志气的人,应该早上观碧海,傍晚登苍山。这与别人格格不入的理想,加上他不好好听课,常常在《论语》等课本下藏着《水经注》等地理知识方面的书籍,偷偷地看,被老师认为:聪明不用在正道,朽木不可雕也。

徐霞客的理想是游历天下,对求取功名不屑一顾,对科举考试也很不上心,学习自然也很差,在他15岁时,参加童子试都通不过。童子试是科举考试的第一步,通过了就是秀才,以后才可以考举人通往仕途之路,连童子试都通不过,就与仕途无缘,可算是实实在在的差生。

在老师的眼中,徐霞客的劣迹太多,当老师把徐霞客朽木不可雕也的种种劣迹告诉他父亲让其严加管教时,没想到这位奇葩的父亲却不以为然,并乐呵呵地说:人各有志,不能勉强 。这无疑向徐霞客宣称,无论别人怎么说,在我的眼里,你都是最好的。

徐霞客的父亲徐有勉一生不愿为官,也不愿意和权势交往,喜欢到处游览山水,对孩子们的教育也“不屑于功名之教,不拘于圣人之言。”,鼓励孩子做自己想做的事,只要不犯法就行。有一次,徐霞客出去玩,天黑了还不归家,家里仆人焦急地四处寻找而不得,到他回家时父亲不但不生气,反而还高兴地说:真有乃父风格,越来越像我了。这种豁达的教育理念,该羡煞如今多少应试教育高压下的莘莘学子。

徐霞客应该很幸运自己有这样一位奇葩的父亲,不但不强求他一定要求取功名,还认同他的理想,鼓励他博览群书增长学识,不拘泥于科举方面的书,这让徐霞客很是高兴,如饥似渴地学到了很多地理水利方面的知识,为游历天下的理想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遗憾的是,在徐霞客19岁,还没有开始践行他游历天下的理想时,父亲就去世了。

 去做你喜欢的事,不必在意别人怎么说

徐霞客还应该庆幸自己有一位很特别的母亲,支持他“不务正业”四处游玩。

徐霞客的父亲去世后,换做别的母亲,都巴不得儿子陪在身边,也巴不得儿子能求取功名光宗耀祖,而徐霞客的母亲不但不逼他求取功名,还百分之百地支持他“不务正业”四处游玩。

徐霞客为父亲守孝满3年后,想践行自己游历天下的理想,但又拘泥于“父母在,不远游”的礼教而左右为难,他那很奇葩的母亲却竭力鼓励他,去做自己喜欢的事,不必在意别人怎么说,还亲自为他制作远游冠,并告诉他,一定要遍览名山大川,回来给我讲旅途见闻,彻底打消徐霞客的顾虑

22岁起,走出家门,开启践行用脚步丈量山川河流的理想。

当左右邻居嘲笑和打击徐霞客远游的做法时,他的母亲王孺人却帮他:志在四方,男子事也……岂令儿以藩中雉,辕下驹坐困为?意思是说,好男儿志在四方,难道要让他像鸡、马一样困在家里当妈宝吗?

徐霞客的母亲不但在精神上鼓励他,还在家组织人员织布赚钱供他游资,的布又密又细又平整,轻薄如蝉翼,称为徐家布市者能辨识之,很是畅销,给予他经济上的极大支持

                            “玩”出最高的境界

放眼天下,还真是没有人能像明代地理学家、旅行家和文学家徐霞客一样,能将“玩”变得如此的高大上。他游历天下时,每天不管多累都要写出日记,详细记录当天的所见所闻,游历路线和心得。

22岁时开始出游到他54岁逝世前一年,三十多年中,徐霞客2千次出游,两次遇盗三次绝粮,历经种种磨难足迹遍及今21个省、市、自治区,真像他说的一样:“达人所之未达,探人所之未知”,所到之处,探幽寻秘,记录各种象、人文、地理、动植物等状况最后汇集成天下奇书《徐霞客游记》,玩成了东方游圣,并玩出一个中国旅游日5月19日——《徐霞客游记》开篇之日。

这部《徐霞客游记》在上个世纪90年代被评为“中国最有影响力的20部著作之一”。

也许,成功就是:用一生的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并将自己喜欢的事情做到极致。

但成功无捷径,徐霞客用一生的时光,不畏艰险地去做了一件他想做的事情。弥留之际有人问他:值得吗?后悔吗?

他答:张骞凿空,未睹昆仑;唐玄奘衔人主之命,乃得西游。吾以老布衣,孤筇双屦,穷河沙,上昆仑,历西域,题名绝国,死不恨矣。

意思是说,张骞、唐玄奘都是受国命之托西游。我就靠自己一身老布衣、一根手杖、一双麻鞋,走遍河沙、昆仑、西域,这一生没有遗憾。

是呀,人生没有值不值得,只有愿不愿意。沿着自己选定的路去走,就不存在后悔和遗憾。

看来,不读一读《徐霞客游记》,不读一读徐霞客,还真不好意思说自己喜欢旅游。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