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民临风 / 金皇帝 / 金朝第九任皇帝哀宗完颜守绪简介资料

0 0

   

金朝第九任皇帝哀宗完颜守绪简介资料

2019-09-11  庶民临风

  天兴三年 (1234)正月初十日清晨,蔡州 (今河南汝城)城里正在举行典礼,金哀宗传帝位给金朝皇族、东面元帅承麟。典礼还没结束,蒙宋联军已破城而入,一场激烈的鏖战在蔡州城中展开。金兵节节败退,蒙军步步进逼,眼看败局已定,金哀宗在绝望中自缢身亡,终于还是成为金的末代皇帝,没有能够把亡国之君的罪名禅让掉。

  一、受命危难 并力抗蒙

  哀宗原名完颜守礼,小名宁甲速。他是宣宗的第三个儿子,章宗承安三年(1198)八月廿三日生。他的母亲明惠皇后王氏(后赐姓温敦氏),是仁圣皇后的姐姐。王氏姊妹是中都 (北京) 人,在宣宗还为翼王时,同收为王妃,妹妹是元妃,姐姐为淑妃。宣宗即位后,将元妃立为后,即仁圣皇后。仁圣皇后无子,将守礼收为养子。卫绍王泰和年间,守礼被授金紫光禄大夫,宣宗登极之后,晋封为遂王,并任秘书监,后改为枢密使,总揽全国军政。守礼性情宽和、仁慈,喜好读书,学识也很渊博,古今治乱战争之事,谈起来滔滔不绝。他才华横溢,写得一手好文章,因而深得宣宗的偏爱,在皇太子守忠和太孙完颜铿相继夭折后,守礼便被立为皇太子,并赐名为守绪。

  元光二年 (1223) 十二月的一天,宣宗病危。入夜时分,近臣们都纷纷退去,隆德殿内只有前朝资明夫人郑氏在宣宗身边伺候。郑氏年老,比较可靠,宣宗感到自己已经不行了,便把郑氏招到身旁,用微弱的声音断断续续地说: “赶快去将太子叫来主持后事。”说完便溘然长逝了。当天夜里,皇后和庞贵妃到皇帝的寝室问安。这庞氏为人阴险狡诈,她的儿子守纯比守绪年长,但没被立为太子,庞氏因此积怨在心,常常闷闷不乐。郑氏深知此情,怕她趁宣宗崩逝的时机策动变乱,便说:“皇帝正在更衣,请皇后贵妃先到那边房间去稍事休息吧。”后、妃二人不知是计,信以为真,等他们走进房间,郑氏赶忙将房门反锁上,并立即召集大臣传达皇上遗诏立太子为皇帝。当太子守绪入宫的时候,英王守纯早已赶到,他对守绪继位很不服气。隆德殿上,剑拔弩张,气氛相当紧张。这时太子当机立断,命令枢密院官及东宫亲卫军三万人屯于东华门街,另派四名护卫人员将守纯监禁在近侍局中。一切安排妥后,这才打开房门将后、妃二人放出来为宣宗发丧。太子便在宣宗的棂柩前奉遗诏即皇帝位,改年号为正大。

  守绪即位的时候,正是金国的多事之秋。北边,蒙古成吉思汗的铁骑早已踏遍太行山,饮马黄河。南边,重开与南宋的战事,又遇到南宋军民的顽强抵抗。金朝陷入了宋蒙南北夹击的困境之中。在金国内部,各地反抗金朝统治的起义不断发生。真是内外交困,四面楚歌。

  哀宗衰世临朝,却没有因此消沉怯懦,坐等灭亡,而是励精图治,企图挽救金朝于垂危之中。他首先从整顿纲纪入手,即位后,立即下诏,大赦天下,强调严明法纪,要求各级官吏按国家定制秉公办事,对那些有法不依,循私情而破坏法纪、使无辜之人妄遭刑罚的贪官酷吏,将以故意陷害他人的罪名严加追究。有一次,内族人王家努无辜杀死鲜于主簿,哀宗得知此事后非常气愤,他说:“英王是我哥哥,他无故鞭打哪一个人了吗? 我作为一国之君,敢随便杀害一个无罪之人了吗? 现在正值国家衰弱的时刻,能有多少生灵啊!而你却依仗皇家权势随便杀死一个主簿,真是无法无天了!”他下令将王家努斩首。哀宗认为,要治理好国家,除严明法纪之外,还必须广开言路,鼓励官民为国家大事献计献策。他在诏令中说:“上自文武官吏,下至黎民百姓,允许你们对国家军政大事的利弊发表意见,只管直言不讳,不必有任何顾虑,哪怕是讥讽当朝、一无可取之处也不要紧,决不会因此定罪的。”

  正大元年 (1224) 正月的一天,文武百官集于隆德殿内,正在举行盛大的典礼和宴会,哀宗尊养母皇后温敦氏为仁圣皇太后,尊生母温敦氏为慈圣皇太后,百官集于隆德殿为之庆贺。突然,殿外刮起了大风,将端门上的瓦都掀下几片。门外有一男子,身穿麻布,望着承天门大笑一阵,又大哭一场。有人问他为什么又哭又笑,他说: “我笑,是笑朝中将相无人,我哭,是哭金国行将灭亡了!”禁卫听了,当场将这人拿下,上奏皇帝,请求处置。隆德殿上群臣义愤,有人主张将这人处死,有人主张处重刑,哀宗坚持说:“不能这样做。最近朕诏告于天下,令草泽百姓直言军国利害,虽然是讥讪之辞,也不坐罢。若有什么话,让他说完,若没有话,就放他走了吧。”法司无奈,便将那人训了一番,赶走了事。这件事情一传开,人们看到皇上说话算数,真正不以言论治罪,上书议国事、提建议的人日益多起来,使皇帝 “圣听”渐明。

  宣宗朝中有两个大奸臣,一个是蒲察合住,他是秘书监。权吏部侍郎,执掌官吏考核升迁之大权。还有一个是左司员外郎泥庞古华山。这两个人为政苛虐,利用手中的权力营私舞弊,敲诈勒索,专横跋扈,朝野一片怨恨,哀宗早有耳闻。哀宗想:“为君之道,首要的就是用人,这等奸臣不除,贤士就难以出头,贤士不得,我朝就无复兴之日。”他决意整顿吏治,首先将这两个奸佞之臣赶出京城,将蒲察合住改派恒州为刺史,泥庞古华山为同知桢州军州事。不久,又将蒲察处死。消息传出,士大夫弹冠相贺,百姓无不称快。

  哀宗的哥哥完颜守纯身居平章政事的高位,但才能平庸,心胸狭窄,嫉妒贤能。哀宗也罢免了他的相位。哀宗熟读史书,深知只有得贤臣辅佐,才能治理好天下。哀宗即位前与邠州节度使移剌术纳阿卜很有交情,纳阿卜知道哀宗特别喜欢白兔,哀宗即位后,他便贡献白兔一对,以示祝贺。哀宗说:“能得贤臣辅佐,年年五谷丰登,这才是最吉祥的事,胜过贡献白兔。”说罢,他便派人将白兔送回原地放掉,并让礼部把他的这种想法告知天下四方,使世人都明白皇上的意愿。哀宗求贤若渴的心情可见一斑。

  哀宗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他一面斥退一批贪官污吏、无用之辈,一面任用一批抗蒙有功的将帅,分掌军政。他任用原枢密副使完颜赛不为平章政事,赤盛合喜为枢密副使,负责全国军政;延安帅臣完颜合达也因战御有功,授金虎符、为参知政事;致仕张行信善谋略,力主抗蒙,哀宗任用他为尚书左丞。这些人都成为前期朝廷中抗蒙的主要领导人。同时,哀宗也注意动员一切抗蒙的力量,争取每一个对抗蒙斗争有用的人才。武仙是宣宗时的一员大将,封恒山公。他在一次对蒙古的战斗中,因寡不敌众吃了败仗,被迫降蒙,与史天倪一起为蒙古国镇守真定(今河北正定)。宣宗生前曾招降武仙未成。哀宗即位后,武仙想回金朝,又怕金朝难以容他。哀宗得知此情,马上派人设法通知武仙,表示无论何时都欢迎他回来。武仙得到诏谕,深为哀宗能理解自己而感动,便毅然杀掉史天倪回归金国。哀宗仍封他为恒山公。在1227年进攻山西的战斗中,武仙率军攻太原,力斩蒙古大将攸兴哥,收复太原,立下大功。

  哀宗清楚地看到,刚刚崛起的蒙古汗国是金国最危险的敌人,为了救亡图存,必须集中全力抗蒙。然而,自宣宗重开与南宋之间的战争后,金朝陷入了腹背受敌的不利境地。为了改变这种局面,哀宗决定立即停止侵宋的战争。正大元年六月,他派人到光州(今河南潢川)一带,四处张贴告示,告谕宋界军民,今后不再征伐南宋了。后来他又下诏禁止宋金边境巡边的官兵擅杀过淮的红袄军。金军停止侵宋,有利于集中兵力抗御蒙古。

  西夏这时名义上还是臣属金国的。但长期以来,两国间也常发生小规模的战争。此时西夏和金一样,也遭到蒙古军队的侵优,便遣使到金国修好。哀宗认为有必要同西夏联合起来,以加强与蒙古抗衡的力量。于是,他派使臣与西夏谈判。正大二年(1225)九月,双方议和: 西夏对金称弟,不再称臣,不用金国年号,只要双方相安无事、互不侵扰就行了。谏官完颜素兰、陈规等不满,认为这有损于金国的尊严,哀宗对他们说:“西夏从来是臣属于我们金朝的,但双方常常刀兵相见,现在称弟议和,我不以此为耻辱。如果真能从此和好,使我人民得到安宁,还用对他们用兵吗?你们应当明白我的用意。”调整好外交格局以后,哀宗先后派兵与蒙古军队作战。正大三年(1226),他派兵进攻山西,经过一年的战斗,先后收复平阳、太原等重镇,斩蒙古守将多人,取得一定的胜利。哀宗下令为在抗蒙战斗中牺牲的将士建造褒忠庙,以示纪念。

  从山西退兵之后,成吉思汗集中力量进攻西夏,西夏危在旦夕。哀宗深感与西夏毗邻的陕西边地面临着危机,急召陕西行省、总帅等人到汴京商议军事。他语重心长地叮嘱大家: “倘若边境告急,内地也会不得安宁。一旦发生什么事情,你们可随机应变,不必事事上奏。如果不能当机立断、及早采取措施,就要受害的。”他再三叮咛将士们要竭心尽力,以保金朝社稷平安。

  成吉思汗夺取西夏都城中兴府 (今宁夏银川市) 之后,即挥戈南下。正大四年(1227) 四月,成吉思汗攻取德顺州 (今甘肃静宁)。五月,进攻临洮。临洮府总管胡土门战败被俘,见蒙古军帅不跪,蒙军用刀砍他的膝胫,他始终不屈,被杀。哀宗得知此情,深深为之感动,亲自下令为胡土门塑像,供在褒忠庙里,以此来表彰抗蒙图强、英勇不屈的精神。

  这年六月,西夏灭亡。蒙军解除了后顾之忧,便长驱入陕,关中大震。哀宗在汴京加紧签民为军,扩充实力,安抚百姓,准备抗击蒙军。

  面对蒙军的大规模进攻,驻泾、邠、陇三州节度使杨沃衍镇定自若。他深得哀宗的赏识和重用,立志以身许国,他说:“为人不为国家社稷献身,而为私家小事去死,不算大丈夫。”他来往于泾、邠、陇三州之间,鼓舞士气,安定民心,指挥作战,并亲自带领主力军迎战,多次战胜蒙古军,使蒙古军队不能前进。

  正在这时,成吉思汗在甘肃清水县军中病逝,蒙古军队被迫撤退,汴京的危机暂时算是解除了。

  二、将士喋血 白撒误国

  成吉思汗病逝以后,由他的幼子拖雷监国。正大五年 (1228) 夏天,拖雷继续对金朝进行战争。蒙军经泾州进入大昌原(今甘肃宁县东南),哀宗用平章政事完颜合达为平凉行省,负责西北边境的防务。一天,合达问军中诸将,“今日出兵迎战蒙军于大昌原,谁愿为先锋?”一员将军起身道,“末将愿往。”此人是忠孝军提控完颜陈和尚。这陈和尚确是一员骁将,宣宗时他曾率军抗蒙,在一次战斗中被蒙军俘虏,押在狱中。夜间,风高月黑,他趁机杀掉蒙古监卒,渡河逃回金朝,后来在他哥哥斜烈在任的寿泗元帅府充当宣差提控。有一次因处理军中官吏殴斗的事情,反被人诉讼入狱。后来,哀宗念边事正紧,国家急需将帅之才,便亲自下令释放陈和尚,任用他为忠孝军提控,他所统帅的忠孝军是一支由汉、回、女真等不同民族的士兵组成的军队。由于陈和尚统帅有方,军纪严明,战斗力很强。这次陈和尚请命为先锋,打算与蒙古军决一死战,报效国家,也报哀宗大敕知遇之恩。出征前,陈和尚沐浴更衣,表示自己不取胜不欲生还的决心。然后他擐甲上马,头也不回,急出抗敌。他以四百骑兵,疾如风雷,大破蒙古军八千之众,取得了大昌原之战的重大胜利。这是金蒙开战以来金军取得的第一次大捷,金朝多年来未曾有过。捷报传来,满朝为之振奋。哀宗更是为之自豪,特别传谕嘉奖忠孝军全体将士,提升陈和尚为定远大将军、平凉府判官,率领他的忠孝军驻防邠州、镇守北方边境。

  正大六年 (1229) 八月,成吉思汗的三儿子窝阔台继承蒙古汗位后,进一步加紧了对金朝的侵略掠夺。金朝抗蒙斗争的形势更加艰苦了。

  这年十月,蒙古军进到庆阳 (今甘肃庆阳) 一带。为了争取时间集结力量,哀宗用缓兵之计,遣使带上羊酒币帛到蒙古军中求和,蒙古信以为真,也派使臣到陕西行省来招降。哀宗秘密地派遣枢密院判官白华去邠州,告谕军队作好准备,等到明年初春进攻庆阳。十二月,哀宗下诏,命令移剌蒲阿等将领率军开赴庆阳作战。正大七月 (1230)正月,金军与蒙古军再战于大昌原,蒙古军败退,解了庆阳之围。

  庆阳战败的消息传到蒙古,窝阔台大怒。他与弟弟拖雷、侄子蒙哥亲自统率大军,向金朝发起了更大规模的进攻。蒙军先取山西,攻下天成堡(今山西天镇县),经西京(今山西大同市)、破雁门关、代州 (今山西代县)、石州 (今山西离石)、潞州 (今山西长治市)。金将武仙领兵打败进占潞州的蒙古军,夺回潞州。窝阔台再遣万户宴只吉台与塔思等攻潞州,武仙退守卫州(今河南汲县),蒙古真定万户史天泽等率河北蒙、汉军围攻卫州,哀宗调遣完颜合达、移剌蒲阿领兵十万救卫州。完颜合达等先派遣完颜陈和尚率忠孝军及亲卫军三千人作先锋出击,蒙古兵败退,卫州解围了。陈和尚的忠孝军又立了一大功,哀宗为之亲自登城慰劳将士们,以移剌蒲阿为权参知政事,调兵遣将,加强对潼关等地的防守。

  正大八年(1231)五月,窝阔台在官山九十九泉召集蒙古诸王将领商议灭金的战略,决定兵分三路,分别由窝阔台、斡陈那颜和拖雷率领,计划在次年春季三路大军合围汴京灭金。九日,蒙古军三路齐发,窝阔台率中军兵临河中府(今山西运城蒲州镇),拖雷军过凤翔(今陕西凤翔)南下。哀宗急忙召集诸将商议抗蒙救亡的对策。枢密判官白华主张调陕西兵守河中。他说: “与其到汉水去防御,不如直接往河中,黄河一日可渡。倘作战顺利,蒙古军去襄、汉的军马必当迟疑不进,我们可以利用北方作战机会,使南方掣时。”完颜合达自陕西上奏,也主张如此。可是移剌蒲阿却有不同的看法,他以为“如果金军北渡,蒙古兵必将放我们过河,然后断我归路与我决战,这样对我们是十分不利的。”哀宗不能决断,再与合达商议,合达表示不敢自信,所议无结果。合过、蒲阿两军仍住陕西,只派出一支军马出冷水谷 (今陕西临潼东) 声援河中府。

  不久,窝阔台果然猛攻河中府,守城金兵及援军拼死守城,血战数月,十二月初终于力尽城破。

  这时,拖雷率领的右路军四万人马,破宝鸡、大散关(今陕西宝鸡西南),进入宋朝的境内,攻入饶峰关 (今山西石泉西),由金州东下,直指汴京 (今河南开封市)。邓州(今河南邓县)告急。哀宗急诏合达、蒲阿移兵屯邓州,陈和尚随行。到十二月初,杨沃衍、武仙也率军前来邓州会师,屯驻于顺阳 (今河南旧淅川东北)。不久,蒙古军约四万人渡汉江到达禹山。完颜合达在邓州两隘间设下伏兵二十余万,与蒲阿军分别占据高山地势,步兵列阵山前,骑兵屯于山后,计划夹击蒙古军。拖雷得到情报,知其形势不利,接受速不台的计策,留下大军辎重,只派少数轻骑前往,多次挑战,合达列阵以待。蒙古军突击攻阵,不久退走。拖雷留下一支军队牵制金军,其余军队分散行进,向汴京迂回前进。完颜合达、移剌蒲阿发现了蒙军的动向,于正大九年 (1232) 正月初二日,率骑兵二万、步兵十三万自邓州出发,赶赴汴京。张惠、高英、陈和尚等随行,又在途中与杨沃衍、武仙军会合。金军一路作战不断遭到蒙军的邀击,不得休息,军粮也不足,行至黄榆店 (今河南禹县西南) 时,遇上大雪不能前进,就地扎营。这时,合达又接到哀宗的制旨,令两省军全部赴京师,然后出战,合达、蒲阿立即启行。蒙古军且战且退,至三峰山,天又下起了大雪,金军沿途作战,极度疲劳,甚至三日未食。天寒地冻,军士披甲胄僵立雪中,枪槊结冻如椽。蒙古军却是燃薪煮肉,轮番休息,有意放开一条去钧州 (今河南禹县) 的路,放金军北走,然后出伏兵夹击,金军大败。张惠、樊泽、高英等将领战死,武仙率三十骑逃入竹林,移刺蒲阿率军北走,被蒙军追上俘获,后来,押送到官山,蒙古军多次劝降,蒲阿说“我是金国大臣,只当为金国一死”,不屈被杀。

  完颜合达与陈和尚率领部分残兵败于钧州,被蒙古军团团围住,合达战死,陈和尚被擒,拒不跪拜,蒙古军用刀砍断他膝胫,他仍从容地说:“我就是忠孝军总领完颜陈和尚。大昌原战胜你们的是我,卫州战胜你们的是我,倒回谷战胜你们的也是我。今天我死也要死个明明白白。”蒙古兵又砍下他的足胫,割他的嘴,直到耳边,陈和尚宁死不屈,英勇就义。

  杨沃衍的部下呆刘胜降蒙后,被派遣来劝降杨沃衍。杨沃衍愤怒地说:“我出身卑微,蒙皇上之大恩,今天你要来玷污我吗?”说着,他拔剑杀死呆刘胜,然后向汴京方向哭拜,说: “皇上大恩,无以图报,今日战败,无面目再见朝廷,只有一死报之了。”说完拔剑自刎,壮烈殉国。

  钧州三峰山一战,金国主要将领大部牺牲,金军主力溃败,金朝大势已去。

  蒙古军则乘胜进军汴京,汴京危急。这时,哀宗召完颜白撒还朝,任平章政事,主持军政大事。这白撒贪怯无能,刚愎自用。当蒙古兵长驱汴京时,他不组织抗战,却派人率众万余开短堤,决河水阻挡敌兵。结果蒙古兵赶到,大加杀戮,修河丁壮逃回不足二、三百人。

  汴京被围困,城中十分空虚,只有不足四万兵力。哀宗责成白撒召集在京的军官和防城有功者万余人领兵守城,并迁来义军四万,募集丁壮六万,分守四城,又征募京师军民二十万,分隶诸帅。哀宗一面加紧战备,一面加紧向蒙古求和。蒙古军派使者持国书前来招降,哀宗无奈,封荆王守纯的儿子讹可为曹王,到蒙古军营作人质。蒙古军留下三万人,由速不台指挥继续围攻汴京,其余的撤军北还。汴京城外蒙军沿城壕设列木栅,用薪草填壕。白撒等主帅以正在议和为由,不准出兵。城中军民义愤填膺,要求出兵,在城中喧呼。哀宗亲自出端门安慰军士,有士兵五、六十人一齐跪在哀宗面前,对哀宗说:“蒙古军背土填壕已过一半了,平章不准放一箭,说怕坏了和议,如此下去汴京将难保,请与蒙军决一死战。”哀宗说: “等曹王到北国,蒙古兵若仍不退,你们再死战也不迟。”众人伏地哭泣说:“事情已经万分紧迫,皇帝不要只盼望讲和。”千户刘寿拽住哀宗的马缰,说: “皇帝不要相信贼臣呀,只有将贼臣剪除干净,才能退敌兵。”卫士们听了要打刘寿,哀宗制止,说: “他喝醉了酒,不要理他。”

  经过一番充分的准备,蒙古军向汴京城发动了猛烈的进攻。哀宗命大臣分守四城,军民们人人激昂,奋勇抵抗。他们制造了圆球石炮弹,每一城角置炮弹百余枚。还有一种叫做“震天雷”火炮,是用铁罐盛药,炮起火发,可以穿透铁甲。此外还有飞火炮,注入火药,点火后火焰喷射可达到十余步远,这在当时是先进武器。攻城的蒙古兵最害怕遇上这几种武器。汴京军民与蒙古兵奋战十六昼夜,保卫了汴京城。哀宗又派人去蒙古军营求和,速不台见此城久攻不能下,便说: “既然已在讲和,还互相攻击什么呢?”然后领兵退去。哀宗亲自登端门赏赐军士,并改年号开兴为 “天兴”。

  白撒不战误国,军民议论纷纷,都请求罢免白撒,军士们声言非杀他不可。哀宗自知任错了人,罢去了白撒平章政事的职务。

  经过蒙军长期围困,汴京城里迁入大批避难者,粮食已成为城中军民生存的最大问题。如何解决军粮问题呢?御史大夫完颜合周献策,建议设置括粟局,向城中居民强行征粮。哀宗同意他的主张,并任用合周为权参知政事,负责括粟之事。合周在城中各坊设括粟官,这些括粟官多以酷吏充任,他们对城中居民说:“如果一旦粮尽,拿你们的妻子儿女作军粮,你们还能吝惜吗?”合周下令每家自报存粮,壮年每人许存一石三斗,幼年减半。各家把自报的存粮数写在门口,如有隐匿,即按隐匿的升斗数治罪。有一位寡妇交出六斗豆子,里面搀了三升蓬草子,被括粟官发现了,不问青红皂白,便将那寡妇捉去示众。寡妇哭着说:“我丈夫战争中死去了,姑婆年老,不能奉养,所以在粮食中搀杂了蓬秕充饥。这本来是我们自己吃的,不是故意用来充军粮的。而且这三升蓬子是*在六斗豆子之外多余的。”严酷的括粟官那里容她解释,当众将她活活杖死。京城的居民为之战栗,更愤愤不平。他们宁可将多余的粮食扔掉,倒入粪土中,也不肯交出。经过括粟之后,城中更是家无余粮,饿死者甚多,甚至发生了人吃人的惨剧。哀宗只好拿出些太仓的粮来作粥救济,并允许人们出城寻找生路。

  汴京已成为内无粮草、外无救兵的一座孤城,又失去宝贵的民心,实在难以维持了。

三、哀宗出奔 汴京陷落

  天兴元年 (1232)七月,蒙古再派使臣唐庆前来招降,要求哀宗去帝号称臣,守城军士一怒之下杀掉了唐庆一行,蒙、金之间的和议局面彻底破产了。

  十二月,哀宗急召群臣商议对策。左司郎中白华献计: “现在耕地已废,粮食将尽,四外援兵也没有指望。圣主可出就外兵,留皇兄荆王守纯在汴京监国,由他裁处。圣主既出,遣使告语蒙古,说我外出不是收整军马,只因军卒擅杀唐庆,和议断绝,现在把京师交付荆王,我只求一、二州养老而已。这样,皇后皇族可以保存,圣主可以宽心了。”哀宗听了觉得在理,遂决定出奔。

  哀宗决计出逃,但是究竟逃到什么地方,一时拿不准。于是又召群臣商议,大臣们有的说归德 (今河南商丘市南) 四面环水,可以自保,主张去归德。有的说应沿西山入邓。有的说速不台的蒙军在汝州(今河南临汝),不如取道陈、蔡路转往邓州。哀宗问白华如何主张,白华说:“我看应当直赴汝州进行决战,这样做,外可以激三军之气,内可以慰都人之心,如果只是为了逃避迁移,恐怕人们顾恋家业,未必肯从行。”哀宗基本同意白华的主张,匆匆安排了扈从和留守汴京的人员,次日,哀宗亲临端门,拿出府库及两府的器皿、宫中的衣服赏赐给军士。众位将领知哀宗决意外迁,联名上书奏曰:“圣主不可亲出,只可命将佐效死以保国家。”此时汴京民间也在盛传,“皇帝将要去归德,而将军士家属留在汴京,眼看现在粮草皆无,岂不要坐视城中饿死?纵然到达归德,军马所费又能维持多少日子呢?”看到朝野人心浮动,哀宗心情十分沉重,他甚至想放弃出逃的打算,命将士死守汴京。参政完颜讹可、丞相赛不、讹出、合周等力主出奔,哀宗也只好同意了。他命赛不发布宣言,说“前些天关于巡狩之事已经改变了,现在是要到汝州去向速不台蒙军挑战。”

  十二月二十五日,哀宗与皇太后、皇后、诸妃告别,彼此十分伤心,后妃们哭得死去活来。此时一别不知今生能否相见,真可谓生离死别呀。当军队行至公主苑时,太后手捧米肉一一犒赏军士。留守汴京的军士也都纷纷要求出城去汝州大战一场。哀宗深情地对他们说:“你们不要以为不让你们进军汝州就没有功劳了,社稷宗庙都在这里,你们要保护好不出差错,此功非小,将来军赏岂能在参战将士之下?”军士们听了,纷纷落下泪来。

  这天,正当皇上一行准备西行汝州的时候,巩昌元帅呼沙呼自金昌赶到,对皇帝说:“京西三百里之间无井灶,不可前往。”哀宗便又决定东行,不几日,到达黄陵冈。

  哀宗召集群臣议于黄陵冈,白撒仍主张去归德,哀宗也表示同意,元帅蒲察官奴又来奏报,说卫州有粮,可以屯驻。哀宗遂放弃归德之策,决计攻取卫州。天兴二年(1233)正月,哀宗命军士乘三万艘运粮船渡河北上攻卫州。哀宗及其随从军士正在渡河的时候,突然北风大作,后面的军队无法渡河,蒙古军队追击于南岸,元帅完颜珠尔、贺德希战死。哀宗在北岸听到这一消息十分震惊,他亲自为珠尔等设祭、赠官,并录用了他们的子孙。

  正月初四日,哀宗仍命白撒督军攻卫州,右丞相完颜仲德拽住哀宗的马缰,苦谏道:“存亡在此一举,卫州决不可攻。”哀宗听不进去,仍命白撒督军向卫州进发,无奈卫州城池坚固,金军缺少攻城器械,围攻三日不下。此时蒙古援兵赶到,金兵闻讯撤退,蒙古兵紧追不舍,在卫州城东的白公庙展开一场激战,金兵大败。白撒弃军逃跑,元帅刘益、上党公张开在逃跑的途中被民家所杀,另一部分军队投降蒙古。白撒逃到蒲城东三十里的魏楼村,找到哀宗,告诉哀宗卫州溃败的消息,请哀宗赶快去归德。哀宗在深夜四更匆忙乘船逃往归德,连侍卫都还不知道。第二天,金军得知哀宗已逃走,纷纷溃散,白撒收得残兵败将二万人到归德。哀宗将此次攻卫州失败的罪责归于白撒,将其下狱,七日不食而亡。时人元遗山有感卫州事,写诗叹曰: “神龙失水困蜉蝣; 一舸仓皇入宋州。紫气已沈牛斗夜,白云空望帝乡秋。…… 。”

  卫州战败的消息传到汴京,引起一片骚动。此时的汴京城内外交困,老百姓没有粮食吃,很多人饿死了,有的人甚至以自己的老婆孩子为食。速不台的蒙军又不断来攻。卫州兵败,人们更失去信心,看到金朝行将灭亡,更加不安。留守汴京的西面元帅崔立在其党羽韩铎、药安国等人的协助下乘机发动政变,将他的私党都封以重要官职。他们杀掉留守汴京的参知政事兼副枢密使完颜奴申、完颜斜念阿不二相及其他官员,然后据汴京城,投降蒙古。接着。速不台进兵汴京。四月,速不台杀掉荆王守纯、梁王从恪,将后妃们送回蒙古。后来,崔立被其仇敌李琦、伯渊等人设计杀死。天兴二年 (1233) 正月,蒙古军进克汴京,汴京陷落,金朝失去了国都,抗蒙斗争的形势更加严峻了。

  四、官奴之乱 宋蒙克蔡

  天兴二年 (1233)春正月,哀宗来到归德,河北溃败的军队也相继来附。归德军队多粮食少,归德知府兼总帅石盏女鲁欢请求令河北溃军到徐(今江苏徐州)、宿(今安徽宿县北)、陈(今河南淮阳)三州,不久又请将亲卫军出城就食。哀宗很不高兴,又没有别的办法,只好答应了。可他的心里非常不安,便私下告谕元帅蒲察官奴,说:“女鲁欢把军队都遣散了,甚至连我的亲卫军也赶到城外去了,你要时时小心。”这时只有官奴率领的忠孝军四百五十人和马用的军队七百人留在府中。马用原来是山西人,从前是个低级军官,到归德以后,才被提升为元帅,皇上曾召见他参与谋略,与官奴不合,官奴一度想杀掉马用。

  当时,蒙古将军特默岱率军来攻归德,官奴建议哀宗到海州(今江苏连云港),哀宗不从。后来官奴又请率军北渡,被女鲁欢阻止,哀宗也不赞成,从此,官奴产生二心。官奴放任他的军队四出剽掠,不加禁止,为此,左丞李蹊、左右司郎中张天纲、近侍局副使李大节等人都说官奴有谋反的迹象,哀宗不信,仍让大家放心不要多疑,说:“官奴起于卑微,朕如此提拔信用于他,想必他不会辜负我的。”但,哀宗也多少有些担心,便私下里派人暗中监视官奴。这件事被官奴知道后,更加速了他的叛离活动。

  三月的一天,哀宗考虑到官奴与马用不合,恐怕他们相互攻击造成内乱,便设下酒宴为二人劝和。马用撤走了自己的亲卫,不一会儿,官奴乘机率军攻击马用,马用败走,最后被官奴杀掉。接着,官奴派五十名士兵包围行宫,将所有的朝中大臣都聚集在都水摩和纳的住宅,派兵监管起来。又将参政女鲁欢赶回家中,搜尽他所有的金银财宝,然后将其杀死。接着,官奴又派都尉马实披甲执刃到皇帝面前,劫杀皇帝的侍卫直长把纳申,哀宗见马实进来,将手中的宝剑掷于地下,对马实说:“去告诉元帅,我左右只剩下把纳申一人了,就留下他侍候我吧。”马实无奈,只得退出。官奴杀朝官李蹊等三百余人,乱杀军民达三千有余,还有的大臣在变乱中投水自尽。

  日暮时分,官奴带兵进宫见哀宗,反诬说,女鲁欢谋反,被他杀掉了。哀宗无奈,只好答应,下诏授官奴为枢密副使兼参知政事,总揽军政大权。官奴将哀宗软禁于照碧堂,不准他见朝臣。哀宗思前想后,不禁悲从中来,哀叹道:“自古没有不亡之国,不死之君,只恨我用人不当,反被这奴才所囚禁。”说完,泪如雨下。

  后来,哀宗召见官奴,说准备到蔡州去,官奴不答应,愤愤而出,甚至扼腕顿足。哀宗见此情景,心想:“官奴根本不把我放在眼中,心怀叵测,若不及早除掉他,恐怕还要受他的害。”哀宗决心要寻机杀掉官奴。内侍局令宋齐诺、纽祜禄温卓等人早对官奴变乱不满,也在密谋除掉官奴。

  六月的一天,哀宗与宋齐诺设下计谋,派人召宰相议事,令温卓埋伏在照碧堂门间,伺机刺杀官奴。一会儿,官奴入见。哀宗见他走进门来,便起身招呼一声“参政”,官奴刚要应声,说时迟那时快,温卓从门边闪出,一刀刺进官奴的肋间,哀宗顺势拔出宝剑,向官奴砍来,官奴受了重伤,慌忙夺路跳下台阶,正欲逃走,两名内侍紧紧追上,将其杀死。

  官奴伏诛,哀宗又下令杀掉官奴的几个亲信,敕免了忠孝军,并下诏按月发给官奴的母亲和妻子粮食。接着,哀宗决计迁蔡,留元帅王壁守归德。六月十八日哀宗从归德出发去蔡州,正遇上连日大雨,平地水深数尺,大家在泥水中行走,又没有粮食,只好捡一些青枣为粮充饥,扈从们腿脚都已肿了。经过数日艰苦的行程,二十六日终于进入蔡州 (今河南汝南)。

  蔡州地处淮水支脉汝水上,与宋朝接壤。当初,哀宗听说蔡州城池坚固,兵众粮广,才决意到这里来。可实情并非如此,蔡州无险可守,又面临着宋朝的威胁,形势非常不利。

  哀宗入蔡以后,任用完颜仲德主持军政,仲德亲自整顿兵马,修缮器甲,整顿军纪,严明赏罚,企图重振军威。哀宗看到蔡州守御困难,打算休整一番之后,率军西征,向宋朝的四川扩展地盘。但是,此时的宋朝已与蒙古商定,联合灭金。八月,宋军围攻唐州的战斗就已打响了。

  唐州的战斗打得十分艰苦,金守将乌古论黑汉一面坚守,一面派使求援,但援兵被宋军打败逃回,城中又没有粮食,黑汉及军士只得杀妻子作军粮。部下经不起熬煎,打开西门降宋,黑汉率众与宋军展开激烈巷战,最后战败被俘,不屈就死。

  哀宗见宋朝助蒙古攻金,且已攻下唐州,深感形势不妙,便急忙派遣皇族阿古岱去宋朝修好借粮。他让阿古岱对宋朝人说:“我自即位以后,立即下令边将不准犯南界。每当边臣生事,我都责罚他们。得自南宋的州县,也都随即交还给宋朝,秋毫无犯。今天宋朝乘我疲敝,侵我寿州、邓州,又攻我唐州,他们的谋略也未免太短浅了。蒙古人灭国四十,接着就进攻西夏; 西夏灭亡了接着就来攻我金朝; 一旦我金朝灭亡了,必然立即进攻宋朝。唇亡齿寒,这是自然之理。宋朝若能与我联合抗蒙,既有利于金朝,也有利于宋朝。”但是,宋朝仍拒绝和议。

  蒙宋继续夹击金朝,蒙军由塔察儿率领,宋军由孟珙率领分道向蔡州攻来。九月,兵临蔡州城下,蔡州危急。

  九月九重阳之日,哀宗拜天,告谕群臣:“国家自开创以来,涵养你们一百多年。你们或因先世立功,或因自己有功被起用,披坚执锐,已很多年了。当今国家处在危难之中,你们与我同患难,可谓忠矣。现在蒙古兵将到,正是你们立功报国的好机会,纵为国家社稷而死,不失为忠孝之鬼。以前你们常常为朝廷不了解你们而焦虑,今日临敌,我可是亲眼看着,你们努力吧。”说完,哀宗将一杯杯酒浆亲手赐予群臣诸将。大家满含着热泪接过酒浆,一饮而尽。正在这时,有人飞马来报,“敌人数百骑兵已到城下。”金军将士踊跃请战,哀宗许之。接着,分军防守四面及子城。蒙古兵攻城不下,筑起长围,准备长期围困蔡州。

  十一月,宋将江海、孟珙率兵万人及粮食三十万石助元攻蔡。宋、蒙会师,力量更加强大。孟珙从俘虏那里得知,蔡州城中粮尽,哀宗曾放城内饥民老弱出城,又给饥民以船到城壕采水草充饥。便加紧围城,防止金军突围;又派人决开柴潭,将水放入汝水。这柴潭在城南三里,是蔡州城的一个天然屏障,宋兵决潭放水后,用薪草加土填平,从潭上行军攻城。蒙古兵也决了練江。宋兵从南面进攻,蒙古军肖乃台、史天泽部从北面进攻,东、西两面由蒙古兵包围,不断发起进攻。十九日,蒙军攻破西城,金将完颜仲德在城中筑栅竣壕,阻挡蒙兵前进,又选三百精锐,昼夜抗御。哀宗自知蔡州将不守,国运已去,他对身边的侍卫说: “我为金紫十年,太子十年,人主十年,自知无大过恶,死而无恨。只恨祖宗传国百年至我而绝,与那些荒淫暴乱之主同为亡国之君,这是唯一令人遗憾的。”又说:“自古以来,没有不亡之国,亡国之君往往被人囚执,在阶下受辱,朕必不至于此,你们等着看吧。”二十四日晚,哀宗扮作平民百姓,趁夜色夹杂在数百兵士中,出东城企图逃跑,逃到城东栅界附近,与蒙军遭遇,战不能胜,被迫退回。

  蔡州被围三个月,城中粮尽。哀宗杀上厩马五十匹、官马一百五十匹,赏给将士食用。又将自己用的器皿赐予将士们。

  天兴三年 (1234) 正月元旦,蒙军在城外会饮鼓吹,哀宗命近侍分守四城,各级官吏都出供军役。初九日,蒙军在西城凿通五门,大军涌入城中,完颜仲德督军展开激烈巷战,直到傍晚,蒙古兵暂退。夜晚,哀宗召集百官,传帝位给皇族承麟。第二天早晨,承麟受诏即皇帝位。正在行礼,宋蒙联军已经攻进城来,君臣只得草草收场,出去迎战。不一会儿,宋军攻下南城,蒙军攻破西城,激烈的巷战从黎明一直持续到近午。哀宗见败局已定,便在幽兰轩中自缢而死。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