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历史本尊 / 最爱历史 / 战国第一名师:四大弟子纵横天下,影响中...

0 0

   

战国第一名师:四大弟子纵横天下,影响中国两千年

原创
2019-09-25  最爱历史...

    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天下熄。(《孟子·滕文公下》)

      鬼谷门人

    如今,解读《鬼谷子》的书籍铺天盖地,摆满各地书店和地摊,鬼谷子其人却依旧神秘。

    名师出高徒,高徒也会成就名师。鬼谷子之所以成为战国“网红”名师,甚至发展成一个两千年大IP,与他学生们把天下闹了个天翻地覆不无关系。

    最爱君想起《西游记》第二回,孙猴子学成下山前,心情也跟现在大学生毕业一样,对未来充满迷茫,满眼含泪地对菩提祖师感恩戴德,万般不舍。

    菩提祖师一听连连摆手,说:“哪里甚么恩义?你只是不惹祸不牵带我就罢了。”

    当老师的,哪里知道学生毕业后多能闹腾。

    纵横家的代表人物苏秦、张仪是最早加V认证的鬼谷子学生。

    司马迁在《史记·苏秦列传》写道:

    苏秦者,东周雒阳人也。东事师於齐,而习之於鬼谷先生。

    《张仪列传》又说:

    张仪者,魏人也。始尝与苏秦俱事鬼谷先生,学术,苏秦自以不及张仪。

    尽管叙述简略,太史公还是根据当时所能掌握的史料,认为苏秦和张仪是同门师兄弟,出自鬼谷子门下

    后来,在苏秦、张仪成名之前活跃于魏、齐两国战争的兵家代表孙膑庞涓,也被归入这一师徒“天团”。

    《史记·孙子吴起列传》仅记载“孙膑与庞涓俱学兵法”,并没有提及其老师是鬼谷子。

    孙膑、庞涓向鬼谷子学兵法的说法,最早出自唐代编修的《道藏》记载,鬼谷先生“初以传孙子、庞公”

    这一说法逐渐深入人心。到了宋代,洪迈的哥哥洪适进行考证,在《汉四种兵书序》写道:“赵括之徒读父书,卒召长平之败。庞涓之浅尝鬼谷,遂致马陵之祸。可不鉴哉。”他以马陵之战作为反面教材,认为庞涓在鬼谷子门下学艺不精,才酿成惨败。

    洪适与欧阳修、赵明诚并称为宋代金石三大家,擅长以金石所记考订史实,所言有一定根据。

    历史学者朱绍侯先生赞同这一说法,解释说:“在孙膑所处的时代,私人传授兵法的除鬼谷子之外,不见有其他记载,所以说孙膑、庞涓师事鬼谷子是可信的。”

    如果孙膑、庞涓、苏秦、张仪同出自鬼谷子门下的说法靠谱,就可以大概推算鬼谷子生活的年代。此处引用研究鬼谷子多年的许富宏教授的说法:

    根据钱穆先生的《先秦诸子系年》,孙膑约前380年至320年在世。

    古人“十五志于学”,假如孙膑、庞涓向鬼谷子学习时正当少年,大约为前365年。若以鬼谷子时年30岁计算,那么鬼谷子生年不晚于前395年。

    张仪师从鬼谷子,出山后历经挫折,相秦时已经是秦惠文君十年(前328年)

    综合来看,鬼谷子大约活在前400至前320年之间。

    孙膑、庞涓是鬼谷子早期的学生,苏秦、张仪是其晚年弟子。

    ▲明代《三才图会》对鬼谷子的描写。

      孙庞斗智

    孙膑、庞涓出山时,七国中最强盛的是魏国

    三家分晋后,魏国在战国七雄中最早变法图强。别人还是4G网络,魏国已经在用5G。

    魏文侯在位期间,任用李悝为相,手下更有吴起、乐羊、西门豹等贤臣名将。他厉行改革,富国强兵,开辟疆土,连败秦、齐、楚各国,一跃成为中原霸主,魏武卒之名威震天下。

    东边的老牌大国齐国也不得不依赖魏国的威望。

    田氏代齐时,齐相田和将最后一任姜齐君主齐康公流放到海岛上,想自立为齐国国君,于是向当时的中原老大、魏文侯之子魏武侯求助。田和与魏武侯相会于浊泽,问一声大哥,我想当诸侯,中不中?

    魏武侯当即就给田和搭把手,派使者告知周天子和天下诸侯,我田和老弟要当国君,谁赞成,谁反对?

    周天子只好同意,前386年,田和立为诸侯,建立田氏齐国。

    到魏文侯的孙子魏惠王即位时(前370年),魏国正处于鼎盛时期。如果在当时拉个路人问谁最有可能灭六国,得到的答案可能是——魏国。

    商鞅曾对秦孝公说,以一秦敌大魏,恐不如

    ▲魏惠王将一手好牌打得稀烂(剧照)。

    庞涓出师后,来到魏惠王旗下,成为魏国将军,本来前途光明。用现在话说就是鬼谷子优秀毕业生,一出校门就进世界500强当高管。

    可庞涓心理扭曲,对自己的同学孙膑念念不忘,嫉妒孙同学成绩比自己好,心想如果他也事业有成,肯定会对自己不利。

    庞涓暗地里把孙膑请来,老同学俩找机会叙叙旧。孙膑一来魏国,就成了阶下囚,庞涓找个罪名对他处以膑刑、黥刑(在脸上刺字,以示惩处),囚困在魏国。

    孙膑所受膑刑,并非一些小说所说的挖去膝盖骨,而是砍断双足。

    胡三省在注《资治通鉴》时有说明:“夏有膑刑,挖其膝骨,周改刖刑,即砍两足,孙膑所受正刖足”。司马迁也有庞涓“以法刑断其两足”、“乃如左丘无目,孙子断足,终不可用”等描述。

    无论如何,孙膑都要写个大写的“惨”字。本来以为是其乐融融的同窗聚会,结果成了人间惨案,难道还要感谢同学不杀之恩不成?

    如果不是之后齐国使者恰好出使魏国,与孙膑见面,发现其惊世才华,偷偷将他带回齐国,孙膑可能将一辈子活在屈辱之中。

    孙膑到齐国后,先是被将军田忌奉为上宾。

    一天,田忌与齐国众公子赛马,孙膑发现,田忌与诸位公子的马脚力相差不是很远,可大致分为上、中、下三等,就私下跟田忌说:“我有办法让您获胜。”

    田忌对孙膑信任有加,听罢,便与在场的齐威王和诸公子立下千金赌注。

    孙膑接着对田忌说:“您先用下等马对付公子们的上等马,再用上等马与他们的中等马比试,最后他们只有下等马可用,您再派上中等马。”孙膑这招,是经典的博弈论。

    田忌依计而行,结果两胜一负,轻松将千金尽收囊中。比赛结束后,田忌也没亏待孙膑,直接将他引荐给齐威王。

    孙膑的复仇大业就此展开。

    ▲庞涓与孙膑(剧照)。

    前354年,自命不凡的魏惠王命庞涓率军八万出兵围攻赵国都城邯郸。赵国举目四望,敢跟魏国叫板的估计也就齐国,赶紧向齐威王求救。

    齐威王听从大臣段干朋“不救不义,且不利”的主张,同意发兵救援,但要等待魏军攻下邯郸,疲惫不堪的最佳时机才发兵。

    邯郸虽被称为四战之地,却异常顽强,魏国围攻近一年,费尽周折才艰难攻克。

    齐威王见时机已到,派出大军救赵,他本想以孙膑为将。孙膑再三辞谢,说:“我不过是一个受刑之人,不可为将。”齐威王只好让田忌为主将,孙膑为军师,随军出征,出谋划策。

    田忌缺心眼,领着大军就想北上救赵。孙膑及时劝阻,提出“批亢捣虚”之计,认为不用北上救援赵国,只需直捣魏国都城大梁,自然迎刃而解,这就是所谓的“围魏救赵”

    孙膑建议田忌先派出两支疑兵,进攻魏国的军事重镇平陵(今山东西南部)。平陵是根硬骨头,地处宋、卫之间,行军途中容易被魏军切断粮道,正常进军绝不会轻易攻打。

    齐国的两支疑兵还未到平陵就被击溃,大败而归。庞涓以为田忌不懂兵法,自然更加轻敌。

    在麻痹魏军之后,田忌、孙膑再派另一支疑兵直扑大梁,一路打到魏国都城脚下。魏惠王这下慌了,赶紧叫庞涓回师救驾。

    庞涓刚刚在邯郸取胜,早已飘飘然,竟然抛弃辎重,率领魏军主力星夜兼程回救大梁,想一战击溃齐军。

    魏军途径桂陵,早已埋伏在此的齐军精锐一齐杀出,庞涓毫无防备,魏军主力一败涂地(“孙子弗息而击之桂陵,而擒庞涓” 

    桂陵之战为魏国敲响了走下坡的警钟。当魏国与齐、赵纠缠时,秦国在元里(今陕西澄城县南)大败魏军,楚国也出兵攻打魏国睢水、浍水之间的地区,魏国正从巅峰悄然滑落。

    孙膑没杀庞涓,也没以牙还牙。此战后,庞涓被送回魏国,二人的仇恨并未就此完结。

    ▲孙膑画像。

    前342年,魏惠王再次以庞涓为将,出兵伐韩。齐国接到韩国求援后,派田忌和孙膑等人率军攻魏。

    这次魏国没再上当,果断放弃韩国。魏惠王以公子申为上将军,庞涓为将军,迎击齐军。

    孙膑向田忌献上诱敌深入的“减灶之计”,并分析说:“彼三晋之兵素悍勇而轻齐,齐号为怯,善战者因其势而利导之。”

    之后几天内,齐军连连后撤,第一天准备供十万人吃饭的灶,第二天减为五万,第三天又减为三万。

    庞涓紧追不舍,看到三天来齐军灶数变化,大喜过望,说:“我固知齐军怯,入吾地三日,士卒亡者过半矣。”于是亲自率轻锐部队加快步伐追赶,将大部队落在后面。

    孙膑埋的坑,就等着庞涓往里跳。

    日落时,庞涓追至马陵道。马陵一带沟壑纵横,道路狭隘,齐军主力早已埋伏在此,还特意选了一课大树,写上一行大字“庞涓死于此树之下”。

    齐军选出善射者万人,夹道埋伏,下令:“入夜后,看到敌军举火就放箭!”

    庞涓到树下后,一行字刚读完,齐军万箭齐发,魏军大乱,自相践踏。庞涓自知必败,拔剑自刎,死前怒骂孙膑:“遂成竖子之名!”

    马陵之战,魏国军队主力尽失,从此一蹶不振。孙膑与庞涓之争,随着时局的惊天变化而结束,同门师兄弟自相残杀,以悲剧开场,终以悲剧完结。

    齐国终结了魏国的霸业,却没有取代其成为新的霸主,继而崛起的是西边的秦国,而鬼谷子的另外两名得意门生恰在此时出山。

      合纵连横

    司马迁将先秦诸子百家总结为“九流十家”,其中“纵横家者流”奔走于战国七雄之间,游说各国诸侯,动摇天下大势。

    合众弱而攻一强,是为“合纵”,以苏秦为代表;事一强以攻众弱,称为“连横”,以张仪为代表。他们在乱世大显身手,操纵各国局势数十年。

    在《史记》、《战国策》等旧史中,苏秦是张仪的师兄,苏秦合纵在先,张仪才以连横破其合纵。

    苏秦的经历相当励志,刚出山时,事业屡屡受挫,几次求职都空手而归。他的家人就笑话他:“按照周人旧俗,要么务农为生,要么从事工商。如今你逞口舌之利,舍本逐末,不合适吧。”

    苏秦一事无成,深感惭愧,但没有自暴自弃,怨天尤人,而是用坚毅的眼神回应那些轻蔑的言语。从此,苏秦闭门不出,埋头苦读,每当熬夜读书昏昏欲睡时,就以锥刺股,强打精神。

    他立下志向:“游说君主的人,岂能不受赏金玉锦绣、官拜卿相呢?”

    当屡屡遭受质疑时,不该“玻璃心”,当能力撑不起野心时,就该静下心来学习,苏秦正是如此。苦学一年,他终于整出一套纵横之术,自称:“此可以说当世之君矣!”

    苏秦先后游说于周天子与秦、赵、燕、韩、魏、齐、楚等国君主,促使关东六国一度形成合纵联盟,压制日益崛起的秦国,苏秦被推为从约长,佩六国相印

    成功男人的生活并非枯燥且乏味。

    当苏秦衣锦还乡时,昔日对他不屑一顾的家人态度180度转变。他的父母出城30里迎接,他的妻子不敢抬头正视他,只敢侧着耳朵听他说话,他的嫂子伏在地上,一再请罪。

    苏秦笑着说:“嫂子为何这样前倨后恭呀?”

    他嫂子恭敬地答道:“现在你位高金多啊。”

    苏秦轻叹一声,说出那句千古名言:

    贫穷则父母不子,富贵则亲戚畏惧。人生世上,势位富厚,盖可忽乎哉!

    之后,苏秦慷慨地散发千金赏赐给那些曾经看不起自己的亲戚朋友。

    ▲苏秦(剧照)。

    苏秦事业起飞时,他的师弟张仪也以游说诸侯为业,受的挫折一点儿不比苏秦少。

    一次,张仪在楚国游说,与楚国令尹饮酒。楚国令尹刚好丢了块玉璧,有人就跟他进谗言:“张仪人穷,品行还差,一定是他偷的。”他们把张仪抓起来,鞭笞了数百下才放回去。

    张仪的老婆比苏秦的家人有人情味儿,心疼地说:“唉,你要是不读书游说,怎会受此大辱。”

    张仪对妻子说:“看我舌头还在不?”

    其妻说,还在啊。

    张仪说,这就足够了。

    张仪打听到苏秦飞黄腾达,便前去拜访,请兄弟拉自己一把。

    苏秦可比庞涓讲义气多了。他当时已有促成六国合纵的计划,便有意引张仪前往秦国,以成就各自事业,故意对远道而来的张仪不理不睬。

    苏秦让张仪坐于堂下,命人给他端来奴仆的食物,还对他说,以你的才能,竟然沦落到这种地步,不值得我收留。说完就把张仪打发走了。

    张仪在苏秦那儿受了奇耻大辱,一气之下去了秦国。

    苏秦这才对左右亲信说:“张仪是天下贤士,我不如他。如今我有幸先得各国重用,但能利用秦国权柄的,只有张仪一人。他如今贫困不得志,我担心他只会贪图蝇头小利,故而当众羞辱他,以激发他的志向。”

    苏秦派人暗中资助张仪,让他得以拜见秦惠文王嬴驷,由此受到重用。秦惠文君十年(前328年),张仪拜为秦相,之后为秦国游说列国,推行“连横”之策。

    自秦惠文王时起,秦国逐步瓦解各国联合,为后来秦始皇灭六国统一天下,积累了雄厚基础,张仪的战略着实功不可没。

    苏秦合纵六国,以一人之力制约强秦;张仪叱咤风云,以连横之计削弱六国。二人出山,正应了《鬼谷子》那一句:“古之善用天下者,必量天下之权,而揣诸侯之情。”

    ▲张仪(剧照)。

      走上神坛

    近几十年来,随着马王堆汉墓帛书等新史料的出土,苏秦、张仪的故事有了全新版本。

    有些学者认为,苏秦的年代晚于张仪,应该是张仪的师弟,甚至二人并无联系。在张仪推行连横时与之比肩,提倡合纵的纵横家应该是犀首公孙衍

    苏秦、张仪二人的年辈问题仍是史学界的一桩公案,至今难成定论。

    我们不可厚今薄古,毕竟太史公特意留了一手,《史记》中说:“世言苏秦多异,异时事有类之者皆附之苏秦。”司马迁应该也知道,传闻中苏秦的一些事迹实际上是其兄弟苏厉、苏代,乃至其他纵横家所为。

    苏秦的结局并不美满,他没有功成身退,而是被处以车裂之刑。

    现实,有时比神话残酷,而有的人就爱看神话。

    鬼谷弟子各自的精彩人生结束后,他们的老师鬼谷子在后世的造神运动逐渐走上神坛。

    传说中的鬼谷子,身兼纵横家、兵法家、谋略家、道教大师等多个头衔,还有“露齿结喉”、 额前四颗肉痣的奇异相貌,“自轩辕之代历于商周,随老君西化流沙,洎周末复还中国”,造过指南车,精通术数命相之学,俨然一个神话人物。

    鬼谷先生姓甚名谁,鬼谷究竟位于何处,众说纷纭。

    有人说,鬼谷子姓王,叫做王诩,或王禅。最早提出此说的,是晚唐诗人陆龟蒙,记载于宋元之际马端临所编的《文献通考》中:“陆龟蒙诗谓:'鬼谷先生,名诩’。”

    有人说,鬼谷子叫刘务滋。这是宋代人的说法,清末姚振宗在《隋书经籍志考证》中质疑道:“宋人伪《子华子》谓鬼谷子姓刘名务滋……不知其何所据。”

    现存的两汉和先秦史料中,并没有言及鬼谷子的姓名,大量牵强附会的神鬼传说,也出自魏晋以后的记载,无从考证。

    至于网上一些所谓“《鬼谷子》被禁千年”的说法,最爱君没有找到出处。但近年来备受推崇的《鬼谷子》一书,确实曾长期淹没在历史之中。

    ▲鬼谷子画像,带有浓厚的神话色彩。

    相传为鬼谷子所撰的《鬼谷子》,是一本实用的谋略方法论著作。鬼谷子的实用主义既不像儒家那样以礼法纲纪规范人心,也不像道家那样讲消极处世、清静无为,自然不受某些人待见。

    孟子喊出“民贵君轻”等仁政口号,却不赞同鬼谷学说。

    与其同时代的景春,曾在与孟子辩论时说:“公孙衍、张仪这些纵横家,难道不是大丈夫吗?他们一发怒,诸侯就担惊受怕,他们一安定,天下就太平无事。”

    孟子坚决反对,说,这些人哪能算是大丈夫呢?

    汉代时,有人问学者扬雄,苏秦、张仪向鬼谷子学习纵横之术,使中原各国各自相安十余年,有没有这回事?

    扬雄回答说:“诈人也,圣人恶诸。”扬雄认为,鬼谷门人擅长的都是阴谋诡计,儒家圣人不屑为之。

    古代的“圣人”们当然不希望鬼谷之学这样的实用理论大行其道。世间若是多几个孙膑、庞涓、苏秦、张仪,岂不是唯恐天下不乱吗?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