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的猴H / 待分类 / 一生多舛,被苏东坡嘲笑是“寒号鸟”,他...

0 0

   

一生多舛,被苏东坡嘲笑是“寒号鸟”,他真的太难了!

2019-10-10  四月的猴H

    苦难如孟郊者,整部文学史中也不多见。

    有穷者孟郊,受材实雄骜。……酸寒溧阳尉,五十几何耄。孜孜营甘旨,辛苦久所冒。……

    ——韩愈《荐士》节选

    韩愈不愧是孟郊的毕生知己,用一个“穷”字,道尽了孟郊的一生。

    图源:菊斋高清书画库

    跟很多著名的唐代诗人不同,孟郊并没有显赫的家世。他父亲孟庭玢只是个小小的昆山尉,在孟郊兄弟三人出生后早早就去世了,孟郊是被寡母裴氏一手拉扯大的。可想而知,身为长子的孟郊承担着家庭什么样的期望。

    已经很难推断孟郊初入长安应进士试的时间,但是当他踏进繁华的长安,一定也跟所有的举子一样,怀抱着最天真、最宏伟的梦想。

    孟生江海士,古貌又古心。尝读古人书,谓言古犹今。作诗三百首,窅默咸池音。骑驴到京国,欲和熏风琴。……

    ——韩愈《孟生诗》节选

    他知道自己写得一手好诗,然而唐朝虽以诗赋取士,却也不是单凭文采就能考得中的。

    唐朝科举惯例,考卷并不糊名,考官阅卷时可以看到考生信息。更重要的是,进士的取录标准,不仅取决于举子的试卷成绩,主考官往往还会考虑举子平日的名声,以及各方名人的推荐。出生名门、善于交际的举子,考中的可能性自然就大些。而孟郊这样“谅非轩冕族,应对多差参”的寒士,在考场中的待遇也就可想而知了。

    拔心草不死,去根柳亦荣。独有失意人,恍然无力行。

    昔为连理枝,今为断弦声。连理时所重,断弦今所轻。

    吾欲进孤舟,三峡水不平。吾欲载车马,太行路峥嵘。

    万物根一气,如何互相倾。

    ——孟郊《感兴》

    不过他当然不会就此放弃。他家里还有多病的老母,年幼的弟弟,他争取的不是自己的前途,而是家族的生计。

    第二年他再一次走进考场,然后是第三次,第四次。

    一夕九起嗟,梦短不到家。两度长安陌,空将泪见花。

    ——孟郊《再下第》

    晓月难为光,愁人难为肠。谁言春物荣,独见叶上霜。

    雕鹗失势病,鹪鹩假翼翔。弃置复弃置,情如刀剑伤。

    ——孟郊《落第》

    自念西上身,忽随东归风。长安日下影,又落江湖中。

    离娄岂不明,子野岂不聪。至宝非眼别,至音非耳通。

    因缄俗外词,仰寄高天鸿。

    ——孟郊《失意归吴因寄东台刘复侍御》

    关于孟郊共应试几次说法不一,最多的说他曾落第六次。

    难以想象,一次次的希望和失望,一次次被读书人唯一能证明自己的朝堂拒之门外,是怎样的屈辱和折磨。

    不考自然也是可以的。

    回家去,面对母亲和弟弟眼中的失落,面对困窘的家境和黯淡的前途,面对自己毕生才学白白浪费的结局。

    图源:菊斋高清书画库

    孟郊选择再考。

    然而就像白居易初入长安时面对的调侃所说,“长安米贵,居大不易”,路费、食宿、还有必不可少的为了增加知名度而进行的干谒和交际,这些都需要钱。他不得不把生存的需求压到最低,甚至到了衣食不继的地步。

    所幸的是,贞元十二年,他终于考中了。

    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孟郊《登科后》

    后人说这是孟郊“生平第一快诗”。

    有人讥讽:

    “年五十始得一第,而放荡无涯,哦诗夸咏,非能自持者,其不至远大,宜哉。”

    然而孟郊又有什么错?他被压抑得太久了,在得意忘形的背后,是一个怀才不遇的贫寒书生半生的悲苦。

    登第后,他被任命为溧阳尉。虽然只是一个小官,但也可以衣食无忧了。他把母亲接到溧阳,在迎接的路上写了那首著名的《游子吟》: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孟郊《游子吟》

    寸草如能出头,也算是报了三春晖。

    孟郊的母亲在几年后去世。能看到儿子前途有望,她应当是含笑而逝的。

    也许应当庆幸她去世得早,没有看到孙子们一个个夭折。

    厄运总是在孟郊身边徘徊。他有三个儿子,先是十岁的大儿子去世,接着两个小儿子先后撒手人寰。对一个年老的父亲来说,这该是怎样摧心裂胆的痛苦。

    一闭黄蒿门,不闻白日事。生气散成风,枯骸化为地。

    负我十年恩,欠尔千行泪。洒之北原上,不待秋风至。

    ——孟郊《悼幼子》

    元和九年,孟郊结束了他苦难的一生,年六十四。

    他一生的悲哀都在他的诗里,饥寒交迫的处境,怀才不遇的愤怒,痛失亲人的悲伤,一字一句都是血泪铸成的。

    难怪一生乐观豁达的苏轼嘲笑他的诗像“寒虫号”。

    然而谁说诗就不能“寒”?孟郊的坎坷人生磨砺了他的诗才,造就了他“埋泉断剑,卧壑寒松”般的诗歌品格。他用自己的血肉打磨苦难,在琳琅满目的唐诗宝库中增加了一颗光彩夺目的珍珠。

    孟郊的终身好友韩愈说过:

    “夫和平之音淡薄,而愁思之声要妙,欢娱之辞难工,而穷苦之言易好也。”

    也许上天给孟郊以苦难的命运,就是为了证明苦难的价值。

    作者:殊春

    本文来自投稿,为菊斋原创文章。

    图片来源已标注。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