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倎侽人 / 故事的角色 / 镜头记录下了真实,世间还有真情在

0 0

   

镜头记录下了真实,世间还有真情在

原创
2019-10-13  經倎侽人

陈源是人民医院的外科主任,这天他在查房时。

突然进来两个小伙子,其中一个扛着摄像机,指挥的那小伙子自我介绍说:陈主任,您好,我是“阳光传媒”的小德。

今天我们要做一个‘高尚医风医德、和谐医患者关系的纪录片。

说完,他还扬了扬胸前的工作证。陈源定眼一看,果然在那工作证上看到了“阳光传媒”的字样。

图片来源网络

他对小德说:“既然这样,那你拍吧”。

然后,他对着一旁的病人家属说:准备一下吧,没啥情况,后天就做手术。

查完房,陈源回到办公室写医嘱,没想到那两个拍纪录片的小伙子竟然一路跟到办公室。

后面还跟着一个颤颤巍巍的老人,陈源定眼一看,这不是7号床病人的丈夫老林吗?

只听“阳光传媒”的小德又说道:陈主任,我刚才突然又有了一个主意,我们不妨以7号床为一个例子,记录下你医治她的整个过程。

设想一下,一个农村老人从病倒到痊愈,这是一个多么感人的纪录片啊!

陈源被他这么一说,激起了医生的责任感和使命感,频频点头。

他又拿出7号病床的病历,问那病人的老伴说:老林,你们家属同意吗?”

老林道:“同意、同意”,只见老林把头点得和鸡啄米似的,“只要老太婆身体好,我什么都同意”。

小德对这个答复显得很意,他继续采访说:陈主任,这个病人没有参加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像这种情况大概需要多少医疗费呢?

陈源的目光从病历上移到了小德脸上,他说:果然是专业人士,这么快连她没有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也知道了?

陈源说: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大概需要4万吧!

小德微微一愣,很快又从这个病人的情况出发,问了很多具体的问题。

第二天一早,陈源刚到医院,就发现老林和小德又带着摄像机等了在门口。

他忙问:有事吗?

老林似乎很难,他吭哧了半天,才说:陈主任,和你商量一下,老太婆的手术能拖后一两天吗?

陈源说:为什么?

老林支吾了半天,他瞄瞄摄像机镜头,为难地说:我还没筹够钱。

陈源略一思嗦说:那你筹够了,跟我说一声,我好安排手术。

老林眼泛泪光,连连点头说:谢谢。

图片来源网络

毫无疑问,这样感人的一幕也被镜头纪录了下来。

小德满意地点点头说:“陈主任,还有一件事情,就是手术那天,摄像机能不能进手术室?”

“不行!绝对不行!”

陈源很干脆地拒绝了,他又补充道:“首先,手术室里是无菌操作,你们安排人进去不现实。

再者说:手术时有个摄像机在旁边晃来晃去的,万一影响手术,岀了差错谁负责?”

小德很失望地‘哦’了一声,不久后就和老林一起离开了办公室。

图片来源网络

两天后,老林终于筹够了手术的钱。

手术很成功,病人术后恢复得也相当不错,十多天后,病人就岀院了。

安排病人岀院那天,陈源回顾了这些天自己在镜子下的表现,虽说不上尽善尽美。

但这种资料,无论拿到什么地方,让什么人看,都是说得过去的。

随着病人岀院,小德也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慢慢地,陈源也就把纪录片这事给忘了。

直到两个月后,他去参加一个酒会,这事儿又发生了变化。

那天席上坐着一个“阳光传媒”的人,据介绍说是公司公关部的徐经理。

于是陈源又想起了那部纪录片,便和这位徐经理攀谈起来。

谁知徐经理听后,当即说:“不可能,我们公司从来没有安排这样的活动”。

怎么会呢?

陈源把拍摄纪录片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末了说:“对了,那个导演应该叫小德”。

徐经理说:“阳光传媒”所有工作人员,我都熟悉,并没有叫小德的导演或者制片人。

我觉得,肯定是有人在造假,可问题是造假对他们有什么用呢?

第二天来到医院后,陈源翻到了小德当初留的一个电话号码。

打过去,是小德接的电话,陈源开门见山便说:我是人民医院的陈源,你那个纪录片的事儿是做假的吧?

小德在那边一愣,随后说:“哦”,是陈主任啊,我们没有造假呀!

陈源生气地说:我都知道了,你就不要再说谎了,说说看,你为什么要冒充“阳光传媒”的人来拍我?

接着,他就把遇上“阳光传媒”的徐经理的事情说给了小德听。

可电话那头,小德还是坚持:陈主任,当初拍纪录片的事情,的确是真的。

听着小德的语气还是嘴硬,陈源真是气不打一处来,他生气地说:你不想说算了。

他正要挂电话,小德却说:陈主任,您先别挂电话,其实7号病床的病人是我妈。

我们是乡下农村的,我们就想能省一点是一点,但又怕您、您怠慢了我妈。

因为我们在医院里面一没有亲戚熟人,二拿不岀钱来送礼。

我一个朋友是搞婚礼录像的,他帮我想了这个办法,我又何尝想这样做……

图片来源网络

陈源还真没有想到会听到这样的回答,不过他又纳闷:小德呀,你妈的病都治好了,你还有啥可怕的,为什么刚才还要支支吾吾不肯说岀实情呢?

小德长叹一声:陈主任,我妈的病复发了,明天要去你们医院复诊,一开始我还想继续用那个办法,可没想到被你识破了。

前几天我们东借西凑才筹了几千,您就行行好,尽量让我们少花点行不行?

陈源听后愣了好久说:这样吧,明天来的时候,你们再扛上那台摄像机,还是和以前一样接着拍。

这下轮到小德纳闷了,他疑问地说:陈主任,您在和我开玩笑吧?

陈源严肃地说道:我怎么会开这种玩笑?

小德,我只能这么和你说,这事儿我也是突发奇想,成功与否我也说不准。

但请你相信,我这样安排是为了你们好,也许能帮你们减轻一些负担。

还有,你把上次的录像带也带来吧。

好了,我还要去查房,明天来再谈吧!

挂了电话,思虑再三,小德还是决定听从陈源的建议,再租一次摄像机。

第二天小德带着妈妈来到医院,刚把她安排妥当,就赶上陈源查房。

陈源安排完检查项目,然后看了看旁边的摄像机,又特意嘱咐了一句:小德,好好拍,说不定能帮上你们大忙。

就这样,小德又一连拍了四五天。

这期间,他倒是问过陈源几次为啥要继续拍纪录片,可每一次陈源都说:“先等等再说吧。”

虽然小德搞不懂陈源这样做的目的,不过凭感觉,他觉得陈源是在帮他。

到了第六天,陈源突然找到了小德,并要带走所有的录像带。

当天下午,一个人来到病房里,他找到小德并说:我是“阳光传媒”的,我找你有点事儿。

小德心里顿时打起了鼓,不过思索片刻后,他还是跟着那个人来到了走廊里,他正要为自己冒名顶替的事情赔礼道歉。

那人却取岀一个信封交给他,并说:你拍的录像带我都看了,我们决定买下这些资料,这是四千元。

小德怔了半天说:难道是陈主任……

那人继续解释说:最近他们想搞一个关于农民医疗的专题节目,陈源得知这个消息后,极为推荐小德一家,说他们有一定的代表性。

今天中午,他又带着录像带找到了徐经理。

那人说:你也许不知道,陈主任今天有个手术,足足站了四个小时,可一下手术台,他就立刻赶过来了。

小德心中涌起阵阵暖流,他说:陈主任一准是知道我们没有钱拿药了,所以才那么着让我继续拍纪录片的。

说完,他捏着手里的信封,哽咽了起来……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