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香阁居士丽人 / 权谋智慧 / 胡雪岩的经商之道

0 0

   

胡雪岩的经商之道

2019-10-20  逸香阁居...

听说过胡雪岩这个名字,却一直没有好好研究他,于是买来林学武的《胡雪岩全传》一读。方知“古有先秦陶朱公,近有晚清胡雪岩”,“从政要学曾国藩,经商要学胡雪岩”,被近代商界奉为楷模。胡雪岩的官商勾结、行贿官员、贪图女色、参与政治帮派斗争等行为,无疑是严重的错误,是清末官场腐败的产物,是糟粕必须剔除和警示。但是,他经商之所以能够如此成功,也必定有值得学习借鉴之处。根据此书中的故事,我总结了以下几点胡雪岩的经商之道:

诀窍一:

与人为善,积累福报和人脉

胡雪岩15岁的时候就拾金不昧,失主是杂粮行的蒋老板,为了感谢他,让他到粮行学徒。后来他去了杭州,经蒋老板介绍到信和钱庄学徒,他表现突出,很快成为钱庄的骨干。有一次他奉命去向欠债的“徐疯子”讨债,眼看着“徐疯子”被其他债主逼得投河自尽,他同情怜悯这个读书人,就买了寿衣和棺材,安葬了“徐疯子”。因此结识了一位讲义气的漕帮小爷,这位小爷给了他一块玉佩,是漕帮的信物,让他以后如果需要用到漕帮之处就亮出来。

后来他偶然结识了想花钱捐官但当时很穷困的王有龄,和他结拜为兄弟。胡雪岩把自己讨“死债”讨回来的500两银票借给了王有龄,让他去打点,王有龄果然当上了海运局坐办。可是自己却因为私自借款这件事,被信和钱庄开除了。当了官有了钱的王有龄没有忘记胡雪岩,想去钱庄把钱还上后,顺便为胡雪岩出口恶气,胡雪岩却劝他说:“您可以去还钱,但是我不能和您一起去,那样他们会很难堪。还要麻烦兄台千万不要有愤愤之词,就当没见到我一样,而且多多美言他们的张掌盘几句,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胡雪岩如此宅心仁厚,让王有龄不禁赞叹。

后来胡雪岩去海运局给王有龄当幕僚,帮助王有龄完成了一个艰巨的任务:短时间内筹集大批军粮运送到京城。这中间最关键的环节就是利用钱庄在中间做现金周转,当初王有龄要去信和钱庄替胡雪岩出气的时候,胡雪岩就体现出了化敌为友的宽大胸怀,正好给眼下这个关键时刻留了一条路

但是军粮向来都是走漕运的,如果改走海运,侵害了漕帮的利益,他们肯定不同意,恰巧之前结交的那个漕帮小爷给他的玉佩信物发挥了作用。通过信物,胡雪岩结交了漕帮青帮的头目尤老五,从此以后到各码头,胡雪岩都可以堂而皇之地打青帮旗号了。

多年以后,胡雪岩做军火生意,购买了千余支洋枪从上海运到浙江境内的乌岭山时,被当地的帮会劫持了。他想起了青帮的尤老五,尤老五打听到了劫持他军火的土匪头子,并帮忙从中斡旋。最后胡雪岩出了一笔钱,不仅要回了武器,还顺势帮官府把这帮土匪招安了。这件事让胡雪岩在江湖上的名气一下子大震,插上了红黑两面旗帜,他的军火生意也越做越顺。

诀窍二:

敢于冒风险

当初胡雪岩借给王有龄500两银票时,是在赌博,而且赌注下得很大,他赌的不仅是这500两银子,还有他那份得来不易的工作。对此,胡雪岩是经过认真考虑仔细分析的,经商不可能没有风险,而且风险越大,回报越高,关键在于投资者的眼光和对风险的把握。

王有龄拿着这笔钱到了京城,运气很好,遇到了小时候一起读书的何桂清,何桂清此时已经成为户部侍郎。何桂清颇念旧情,推荐他去找浙江巡抚黄宗汉,这样王有龄顺利地当上了海运局坐办。这也就意味着胡雪岩当时的筹码押对人了。

胡雪岩曾说过:“商人图利,只要有利可图,刀口上的血也要去舔,风险总有人肯背的,要紧的是一定要有担保”。

诀窍三:

聪明敏锐,商机意识强烈

在钱庄学徒期间,他和人喝茶聊天时,都会竖起耳朵,收集对自己有用的信息,眼光锐利,用心观察,看透对方隐藏的想法,听出别人讲话的重点。

王有龄接到运送漕粮的任务,从筹粮到漕运,时间上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胡雪岩思路开阔并且反应快速,给王有龄出了个主意:不用费时间在浙江筹粮,带钱去上海,在上海当地买现货粮,走海运到京城。胡雪岩打听到上海的粮价比浙江要便宜,海运的速度也比漕运快多了,这样不仅节省时间按时完成任务,还能从中赚一大笔差价。王有龄听了连连点头,不得不佩服胡雪岩精明的生意头脑。

这件任务圆满完成,胡雪岩帮助王有龄从粮食差价中赚取了几万两白银。王有龄告诉他,朝廷拨下来的70万两饷银可以在他手中有半年的周转时间,胡雪岩立刻想到了可以利用这个时间差开办钱庄,再次体现了他敏锐的商机意识。

在运送粮食的船上,他又听到有人说起运送生丝,他马上想起罗老汉和翠环老家是湖州的,就去翠环那里打听,结果翠环和她母亲对生丝加工工艺非常在行。他又了解到,湖州南浔有百余家丝商,产出的“辑里丝”驰名中外。当地上好的生丝,时价每担不过2两银子,洋商把生丝出口到英伦三岛,每担价格竟然高达11两白银,利润十分惊人。恰恰湖州又在王有龄的管辖范围内,胡雪岩迅速动起了投资做生丝生意的念头。于是投资了1000两白银,让老罗汉和翠环经营。

恰值小刀会在上海闹事,隔断了与租界的联系,封锁了杭嘉湖通道,上海市场的蚕丝供应顿时紧张起来,胡雪岩马上意识到洋人买不到蚕丝,蚕丝价格必定上涨,于是决定囤积一批生丝,然后在价格高点出手,大赚了一笔。

有一次有人到他的钱庄取钱,数目非常巨大,他不得不盘问清楚缘由,那人才只好偷偷告诉他这是给太平军护送洋军火的“敢死队”的安家费。胡雪岩马上意识到洋军火的价值,动起了倒卖洋军火的念头。但是倒卖军火是非法的,只能向官方获得许可,他向王有龄打听官府举办团练对抗太平军,有没有经费支持?王有龄告诉他,正在头疼此事,上边的拨款少,但是办团练花费又高,实在困难。胡雪岩当机决定拿钱投资官府,举办团练。从此获得了官方许可,从官府向洋人采购军火的经费中谋取高额利润。

后来他攀结上了左宗棠,杭州平定之后,左宗棠任命他为杭州善后局总办,处理战后赈济事宜。战争之后必有疫情,胡雪岩就立刻开办了药局和制药厂。他的药货真价实,药效良好,给曾国藩、左宗棠的军队送去了大量的随军药品,起到了很大的收效。他在杭州创办的“胡庆余堂”直到现在还在经营。

诀窍四:

善于周全考虑并满足各方利益

在帮助王有龄运送军粮这件事中,涉及了多方利益体,胡雪岩都帮他们想好了关键利益点,最终达成共赢。

钱庄的要务是拥有足够的本金,而吸纳官银、沾上官府和国库这样的专用款项,是最有效的融通手段。胡雪岩在帮助王有龄运送军粮的同时,也给信和钱庄注入了浙江漕银这样一股活水,丁掌柜自然心中大悦,所以后来的过程中信和钱庄一直积极配合胡雪岩。

军粮向来都是走漕运的,所以民间都称为“漕粮”,如果改走海运,侵害了漕帮的利益,他们肯定不同意。于是胡雪岩以粮食和王有龄为担保,让信和钱庄给漕帮贷款,还不收利息。这样漕帮就无话可说了。

任务完成后,胡雪岩还偷偷地给王有龄的上司黄宗汉的父亲寄了一万两银票。王有龄并不知情,结果黄宗汉相当高兴,私下跟王有龄提起,并暗示以后适当时机一定提携。王有龄一头雾水,他哪里汇钱给过黄父,猜想这事一定是胡雪岩干的,就去质问胡雪岩:万一黄宗汉不是贪官,出了事怎么办?胡雪岩答道:“之所以不让你知道,是因为万一出现问题,正好我一人承担,让你撇清干系,而我并非官场中人,也不能拿我怎样”。

由此可见,胡雪岩的头脑多么精明缜密!他连任何环节都没有疏漏。

诀窍五:

先舍得投入,才能有回报

胡雪岩的“阜康钱庄”开起来了,他先制作了17张存折,每个户头白送20两银子,让手下送给官太太或者富商太太。王有龄对此甚为不解,说:“钱庄刚开业就白白送出去几百两银子,岂不是纯赔老本?”

胡雪岩回答道:“你那几十万两军饷,我最多只能用半年,还回去钱庄就没钱了,所以必须孤注一掷,集万家之财,然后再想法放贷出去。一个存折户头上只有20两,这些官太太、有钱人家不会只放这20两在户头上,有余钱必定先考虑存在我们阜康。还有,钱庄要是和官府富商有了往来,知名度就会大大提高,牌子就响了。”

果然,开业不久,官太太和富商们就都来阜康钱庄存款,他顺势还开发了珠宝首饰的估价典当业务,人气大旺。正所谓“将欲取之,必先予之”,投桃才能报李。

诀窍六:

经商要符合国家和政府的总体利益

商人容易见利忘义唯利是图,尤其涉及国家和政府总体利益的情况,必须有底线,这一点上胡雪岩把握的还是相当不错的,这也是他为什么能走好“官商路线”的最基本原则。

比如投资帮助官府兴办团练;帮助官方采购军火而不是帮助太平军;在太平军攻打杭州期间冒死出城筹集军粮;战后赈济过程中开办药局和制药厂,给官兵和百姓免费提供了大量药品;为左宗棠的西征及时筹粮筹饷,提供西洋新式枪械和军事装备,向洋人借款,进行后勤支援……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就是黄宗汉的一个部下,辞官经商,结果做的是帮助太平军的生意,遭到官方的打击,还给黄宗汉带来了很大麻烦。这就是典型的违背了基本政治原则的奸商。

人物结局

又做官又经商,而且黑红两道通吃,越做越大,必定遭受妒忌。加上他自己也日益膨胀,贪图享乐,潜在的危机四伏。最终致命的是他在左宗棠与李鸿章的政治斗争中站错了队,最终被李鸿章整了下去,治了罪抄了家,一命呜呼。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