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志于学者少 / 百战 / 第四十一战:得陇望蜀(8)天下一统

分享

   

第四十一战:得陇望蜀(8)天下一统

2019-11-01  十五志于...

岑彭死后,太中大夫监军郑兴暂时统领全军,等待伐蜀二把手吴汉的到来。

与此同时,当初岑彭留在平曲的臧宫在东部取得了大突破。

臧宫统率东部兵马与降卒5万多人与延岑军对峙,在兵多粮少即将断粮之际扣下了刘秀派往岑彭处的七百骑兵,随后命令部队星夜进兵,多张旗帜,登山击鼓,大造声势。

右路步兵,左路骑兵,中间水军,三兵种两栖作战编队呼声震动山谷的向延岑军突击。

延岑大败。

延岑自从被冯异撵出关中开始,被耿弇,岑彭,臧宫等各路云台将各种虐,这次所部被杀和溺水者一万多人,江水为之变浊。

延岑率残部逃奔成都,汉军乘胜北追,尽获蜀军的兵马辎重,投降汉军的蜀军达十多万人。

臧宫军至阳乡(三台县西北),当年隗嚣大将王元见大势已去也终于举众降汉。

公孙述的东部防线被汉军解锁。

35年十二月,吴汉自夷陵率3万大军沿江进武阳接手岑彭。

36年正月,吴汉军与蜀将魏党、公孙永交战于鱼涪津(四川乐山北),将蜀军击破,进军至武阳。

刘秀命令吴汉径直夺取广都,占据敌人心腹。

吴汉于是进军广都,击破史兴的五千援军占领该地,又派遣轻骑烧毁成都桥示威。

成都南部防线也被突破。

36年七月,冯骏在一年多的围攻下终于拿下巴郡第一重镇,川水汇聚地的江州,生擒田戎,这一路也开始参与成都的最终包围战。

此时此刻,外围全部被扫清的公孙述败像大现。

公孙述的将帅班子十分恐惧,日夜逃离叛变,武阳以东诸城皆已降汉。

在这个时刻,刘秀再一次下诏公孙述:“不要因来歙、岑彭两个人被害的事而害怕,现在投降仍然不晚,家族仍可保全,这是我最后的恩赐了,我的诏书和亲笔不是总能得到的。”

“朕不食言!”

刘秀真的是古往今来罕见的,“勿谓言之而不预也”到极致的厚道皇帝,刘秀平灭每个势力,基本上都要给三次机会。

打之前给一次,打中间给一次,最后灭你前给一次。

但打算整个蜀地给他陪葬的公孙述看信长叹:“废兴命也,岂有降天子哉!

公孙述死硬不降后,刘秀做出了成都围攻战的战前部署,刘秀特地下诏告诫吴汉:“成都还有十多万人,困兽犹斗,不可轻敌,你要坚守广都,等他打你,他要是不来,你就一点点的推进阵线,直到给他拖垮了,再最后总攻。

对于兵仙领导的谆谆告诫,吴汉继围困隗嚣后,再一次没当回事。

吴汉觉得我到哪哪投降,成都已经是瓮中之鳖了,我不过是去受降而已,命副将刘尚率万余人屯驻于江南,自率兵马两万多人进逼成都,在距成都10余里的江北扎营,架设浮桥,这就准备打成都了。

消息传回来,刘秀火速派令官传旨:“说不让你轻敌冒进你不听,既然冒进了为何还分兵扎营!如果蜀军缠住你,再以重兵猛击刘尚,刘尚败后再回师收拾你,你军心早就垮了!赶紧给我引军回广都!

吴汉与刘秀此时相隔数千里,但自打吴汉入川刘秀就一直频繁的对战局进行沟通指导。

这说明了一个问题:

他对于这位云台第二将的军事能力是不放心的。

他对于岑彭、冯异、寇恂这种帅才,是从不进行具体军事指导的,每次都是交印大撒把。

我下指令就是束缚,肯定没有你们的临场感觉好。

对于吴汉、邓禹、盖延这种将才,则往往耐心指导,多方点播,革命小信使一趟趟的穿梭往来。

你们确实还差些火候。

识将如此,得天下仅仅是开挂的运气吗?

如战神所料,诏书还没到,他所预料的就都发生了,公孙述命大司徒谢丰、执金吾袁吉率成都的最后10万大军分为20多营向吴汉接连猛攻,同时,另命1万多人缠住了刘尚军。

蜀、汉两军大战一日,吴汉兵少势孤,退入营垒坚守,谢丰重兵包围了吴汉军。

吴汉看到自己就要现眼了,召开战前演讲:

“我与诸君共历艰难险阻,转战千里,节节胜利。现已深入敌人腹地,兵至成都城下,如今被敌人分割包围于两地,形势危急,现在我们要打出这包围圈与刘尚合军于江南!摆脱险地,成败在此一举!愿与诸君战后同富贵!

动员完,吴团长就洗洗睡了。

吴汉在危急时刻,想起了老战友岑彭在汉水赚秦丰的那招虚张声势,并没有跟他说的那样玩命冲出去,在演讲后就歇了,闭营三天休养士卒。

蜀军在得到探报后则提心吊胆了好几天。

三天后夜里,吴汉留下一部兵力守卫营垒,然后亲率大部兵马一路小跑成功逃离谢丰包围,然后衔枚渡江与二十里外的刘尚军会合。

谢丰在被吴汉放了三天鸽子后放松了警惕,没有发觉吴汉的溜号,天亮后,决定放弃黑嘴的吴汉,以部分兵力继续围困吴汉营垒,自率主力进攻薄弱的刘尚。

结果到了刘尚营垒前才发现吴汉也在,两军再次大战一天,这次汉军斩杀了谢丰、袁吉,歼灭其军五千余人,吴汉成功撤回广都,留刘尚继续固守江南营垒。

将吴汉围在江北,是公孙述的最后一次机会,随后吴汉战蜀军八战八捷,终于将战线推到了成都城下。

36年秋,臧宫拿下了成都北部重镇绵竹,随后破涪城(四川绵阳),成都北门洞开,臧宫部迅速推进,与吴汉军会师成都城下。

最后挣扎的公孙述拿出最后家底儿招募了五千人的敢死队,由延岑率领最后冲击吴汉军。

延岑在成都桥前伪树旌旗,鸣鼓挑战,随后率敢死队遛到吴汉军后突然袭击。

吴汉被偷袭,大败,自己堕入江中,拽着马尾巴才逃上岸。

咱也不知是咋拽的,马咋没踢死他。

仗打到这份上,双方都是强弩之末了,公孙述已近油尽灯枯,吴汉也快没粮了。

汉军仅剩七日之粮。

吴汉准备撤军了,开始暗中命人准备船只,蜀郡太守张堪听说后急驰往吴汉军营,大呼不可!此次撤军后,再打回来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了!我们应该示弱引公孙述出战,最后再搏一次!

吴汉采纳了张堪的建议。

36年十一月十八,最终大战开打,臧宫率军攻打成都的成阳门。

公孙述最后一次做了一次占卜,卦象显示“虏死城下”

公孙述大喜御驾亲征。

事已至此,可叹你依旧不知谁是“虏”,谁为“君”。

延岑爆发了最后的小宇宙,三战三捷成功挡住了臧宫。

公孙述带着最后亲卫兵团与吴汉交战,自天明战至日中,公孙述军兵疲乏食。

兵战者,以正合,出奇(预备队)胜。

吴汉放出了最后的预备队。

护军高午、唐邯率最后的汉军精锐加入战场。

生力军突然出现向蜀军猛烈冲击,公孙述军阵大乱。

高午乱军中乘势冲入蜀军阵内将匪首公孙述刺于马下!

蜀军大败,公孙述被其部下抬入城内,将后事托付延岑后当夜即死去。

次日,延岑投降。

十一月二十一日,吴汉诛灭公孙氏宗族,长幼不留,并将从开始抵抗到最后的延岑灭族,然后焚烧宫室,纵兵大肆掳掠。

你公孙述君王死社稷足够爷们,贵族精神也好,自私透顶也罢,孰对孰错在此不做评价。

但以岑彭之“感三军而怀敌人”,本可避免你子孙灭门遭戮;

以岑彭之“军无所掳民无扰”,本可免除蜀中百姓这无妄之灾!

你杀了这天竺神僧,世上却也再无第二人能解你这情花之毒。

呜呼哀哉,可悲可叹。

中华十三州的最后一州,至此终于平定。

刘秀以落魄皇族的身份,在如此纷乱的汉末大势中,以一路几乎不可能的传奇经历,从头开挂到尾,一路神灵护佑的从一个南阳的小豪族,最终成为继续大汉天命的天选之子。

这其中,除了他的命和运全部爆棚的因素外,还有着这个时代的永恒关键点。

他御人有方,待人有术的成为了几乎每一个地区豪族势力的代言人。

王莽作为豪族势力的最大得利者,在篡汉后,却妄图革掉自己阶层的命,结果一系列昏招频出,最终天怒人怨,成为了现世现报何待来生的一世而亡。

刘秀则在大哥刘伯升死后,先是成为了东北豪族的代表,再后来又兼任了南阳老家的豪族代表,随后在四年定关东中成为关东豪族的大区代表,再后来又囊括了西北豪族的势力,最终成为全国豪族代表大会推举出来的总代表。

地盘越来越大,各地豪族们对刘秀也越来越有口皆碑。

因为跟这个人干有奔头,有承诺,这个人连敌人都给至少三次免死金牌,更何况兄弟们。

他的所有功臣,只要是不作死的,就全都不会死,高官厚禄,善始善终。

36年夏四月,吴汉军至洛阳,刘秀大赏三军,再调封邑,功臣增封者三百六十五人,外戚加恩者四十五人,亡者将门加封于子孙,无嫡嗣者改封其宗族旁支。

刘秀以瑞士银行的承诺操守,将奋斗的果实兑现给了每一个不忘初心的百战余生和每一个方得始终的在天之灵。

这份尊贵到极致的贵族精神,其实在两千年前的华夏土地上,曾经那样的光彩夺目!那样的为世作则!

这位天选之子从一而终的对得起了每一个跟他风雨相随的老弟兄们。

不仅现在对得起,而且未来更加对得起。

可同甘苦却不可同富贵的兔死狗烹,大抵不过两种可能:

要么龙被屠尽了,屠龙刀变成了龙。

要么屠龙勇士变成了龙。

这位洞悉万事万物的天选之子,随后再次用他的手腕和见识,成全了这段中国史上可贵罕见的君臣两相宜。

灭蜀后,邓禹、贾复两位贴身心腹率先交出军权,刘秀批准。

随后功臣们明白内涵,纷纷交抢挂印,回到了革命分红的封邑家乡。

刘秀杯酒释兵权后,依然一如既往的厚待当年出生入死,绝境渡河的老兄弟们,小过不追究,大过轻敲打,远方进贡珍品,必先赐老兄弟们,终光武一朝,诸将“皆保其福禄,无诛谴者”

一面在出,一面在入,云台将荣归故里后,刘秀又拉进了最晚投诚,根子最浅,路远山高不能放回去的河西豪族。

作为搬离河西走廊的交换条件,窦融、梁统纷纷入朝进入重要岗位。

也因此,云台诸将未逝之人中,并非全部解甲归田,铁杆三心腹的邓禹、贾复、朱祜仍然留在朝中参与高级决策。

帝王之术,大抵不过平衡。

自公元8年12月王莽篡汉开始胡搞,到36年11月吴汉攻破成都,整整28年后,天下再次重新归于平静。

这大乱的二十八年,华夏大地生灵涂炭,黄河改道泛滥,蝗灾人祸不断,天下割据起义蜂起,人口从汉末的七千万下降到了三千万不到,始作俑者是王莽,终结乱世的是刘秀。

自8年末王莽篡汉到绿林出山,14年的时间中,平静的天下被搅得一塌糊涂。

没有王莽这位“德之贼”,天下不会乱到这个程度。

自刘秀23年昆阳大战震惊天下,到吴汉蜀地暴虐收官,也是用了14年的时间,光武大帝再此将纷乱的天下缝合在了一起。

没有刘秀这位“德之主”,天下不会如此快的又归为一统。

两个14年,多么的对称。

两个“德之极致”,多么的对称。

前汉后汉各十二帝,两汉各二百年,也是如此的对称。

当年高祖芒砀斩白蛇的一刀两断,很多事情,难说是否真是巧合。

全国级别人口规模减半的天下大乱,中国历史出现过五次:

东汉末年分三国,大乱了一百年。

西晋永嘉之乱,大乱了三百年。

唐末藩镇遍布,黄巢祸乱天下,又大乱了近百年。

蒙古人鞭笞世界,那就不提了,人家全世界逮谁灭谁,全世界人口都在断崖式下跌。

只有西汉末年的王莽之祸,最终并没有蔓延开来。

东汉的人口,经济,文化等等都在大乱后迅速得到了恢复,老百姓们并没有遇到那种望不到头的乱世灾年。

无论他在中国历史的排位榜上多么的不明显!

无论他在中国历史的存在感上多么的欠发掘!

永远无法掩盖的是:

他是当世文治第一人;

他是当世武功第一人;

他所建立的功业和他所弥平的灾难,综合来看,堪称古代国史第一人。

岑彭、冯异、寇恂、耿弇、邓禹、吴汉、来歙、祭遵、盖延、贾复,这一颗颗将星璀璨···

赤眉、邓奉、彭宠、隗嚣、公孙述、王朗、张步、秦丰、绿林、更始、刘永、董宪,这一方方俊杰雄才···

这轰轰烈烈的群雄并起;

这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四方叛乱;

这拳打脚踢四面八方的将星云集骤降;

这横扫六合八荒宽恕仇敌的恩泽天下万邦。

随着这滚滚向前的时代车轮,最终在轰轰烈烈后,通通化为了历史的尘埃。

天下大势,浩浩汤汤;

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历史的胜利者。

最终升华凝练为本季开篇的前四个字。

豪族登场!

再回梦开始的地方:

公元前6年十二月甲子夜,一男婴生于济阳县。

当夜赤光照于屋内。

其父济阳县令刘钦找来卜者王长占卜。

王长屏去左右,对刘钦言:此子贵不可言。

当年济阳有嘉禾生,一茎九穗,此子故得名“秀”。

秀生转年,方士进言哀帝,云汉家气数历运衰竭,应重授天命,哀帝于是改年号为“太初元年”,取意“其气广大,能为万物之始本”。

天命确有重授,秀降世即后汉之“太初”。

后王莽篡汉,因钱币为金刀暗合刘姓,故改“刀币”为“货泉”,“货泉”字文为“白水真人”。

同年,白水乡人刘秀研学赴长安。

后望气者苏伯阿为王莽特使行至南阳,遥望舂陵白水乡道:'气佳哉!郁郁葱葱然。'

及光武宛城举兵,时年二十八岁(四七之际),将兵还舂陵会兄长伯升,远望家舍,火光赫然冲天,过久方不见。

狼烟蜂起,群雄逐鹿。

四方皆称己为真命之主。

然天命有授,祚由天裁。

真龙乘时而御九天之运,非人力所能及哉!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