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尼中医院华华 / 中医 / 体质虚的人,如果治错了,会产生13种虚证

分享

   

体质虚的人,如果治错了,会产生13种虚证

2019-11-09  卓尼中医...

(一)下后复汗——里虚表不和致冒

原文:太阳病,先下而不愈,因复发汗,以此表里俱虚,其人因致冒。冒家汗出自愈,所以然者,汗出表和故也。里未知,然后复下之。(93)

解释:表兼里实,原则应先汗后下,若先下后汗,使里气先虚,表邪亦未必净尽,本条的冒,就是这样促成的。

冒是由于微邪怫郁在表,已虚的阳气,与之抗拒,邪正相持,正不胜邪,所以病人自觉头目昏冒,这种现象也就是战汗的轻型。若得阳复而正胜邪却,则汗出而愈。

“里未和,然后复下之”,是说本证虽然已经用过下法,若下之未尽,可于汗出表和后,复与下法,以和其里,但病系已下未尽,故再下时,只能用调胃承气汤。

体质虚的人,如果治错了,会产生13种虚证

(二)下后复汗——内外俱虚证

原文:下之后,复发汗,必振寒,脉微细,所以然者,以内外俱虚故也。(60)

解释:本条是因先下以虚其内,复汗又虚其外而形成的表里俱虚证。表虚故振栗怕冷,里虚故脉微细。

脉微而振寒,是少阴的脉证,为太阳误治而成,这说明太阳以少阴为根基,及二经相为表里的关系。

——内外俱虚的治法

原文:发汗病不解,反恶寒者,虚故也,芍药甘草附子汤主之。(68)

(三)下后复汗——阳虚烦躁

原文:下之后,复发汗,昼日烦躁不得眠,夜而安静。不呕不渴,无表证,脉沉微,身无大热者,干姜附子汤主之。(61)

解释:卫气昼行于阳,夜行于阴,如果下后复汗使阳气虚,白天卫阳欲行外而力量不足,故烦躁;夜行于阴则相安无事,故安静,以干姜附子汤温补阳气,使阳气振作,即可痊愈。

本证的烦躁,以昼不得眠夜而安静为特点,但必须与不呕不渴无大热脉沉微合看,因为呕渴而烦躁的,应考虑为热邪入里;身大热烦躁的,应考虑为太阳表证或阳明经证。今脉沉微,沉为在里,微为阳虚,且不呕不渴,故诊断为阳虚烦躁。

体质虚的人,如果治错了,会产生13种虚证

(四)或汗或下——阴阳两虚烦躁

原文:发汗,若下之,病仍不解,烦躁者,茯苓四逆汤主之。(69)

解释:本条的烦躁,与上条不同,上条是白天烦躁,本条是昼夜俱烦躁。仅是昼日烦躁的,是阳虚外行勉强,昼夜烦躁的,除阳虚外,当卫气夜行于阴时,阴虚不耐阳扰,夜间亦烦躁,故本证为或汗或下后的阴阳俱虚证,因治以阴阳双补的茯苓四逆汤。

(五)汗——伤心阳

原文:发汗过多,其人叉手自冒心,心下悸欲得按者,桂枝甘草汤主之。(64)

解释:《内经》云:“心部于表”,故发汗过多,能伤心阳使心无所主而动悸不安。心动悸的原因虽多,但叉手自按即得安者为虚悸,故以桂枝甘草汤主之。

(六)汗——伤心阳之重者——能致耳聋

原文:未持脉时,病人叉手自冒心,师因教试令咳,而不咳者,此必两耳聋无闻也,所以然者,以重发汗,虚故如此。发汗后,饮水多必喘,以水灌之亦喘。(75)

体质虚的人,如果治错了,会产生13种虚证

解释:汗后叉手冒心,已说明为心阳受伤而心动悸,若再兼见两耳失聪,轰轰作响,听不到谈话的声音,则心悸的程度再为严重,此种变证,多由峻汗所致,治法可参考上条(编者按:即桂枝甘草汤)。

肺主皮毛,汗后毛孔开张肺气必虚,若饮水过多,或用水浇灌,如沐浴或向病者喷水退热等,亦能伤肺作喘,此即《内经》所谓形寒饮冷则伤肺。

(七)汗——伤心阳——肾水上凌欲作奔豚

原文:发汗后,其人脐下悸者,欲作奔豚,茯苓桂枝甘草大枣汤主之。(65)

解释:汗后心阳不足,不能制水,肾水乘虚上逆,即成奔豚病。

本条悸在脐下,是水气将动,欲作奔豚尚未发作的征象,故用茯苓桂枝甘草大枣汤以扶阳镇水,防其发作。

(八)汗——伤脾胃之阳——导致吐泻病变

原文:发汗后,水药不得入口为逆;若更发汗,必吐下不止。(76上)

解释:胃主纳脾主运,故汗后水药不得入口,入口即吐,或吐泻不止,都是汗后中焦脾胃阳虚所致。

按:水药不得入口,即29条吐逆者甘草干姜汤证;吐下不止,即重发汗的四逆汤证。

体质虚的人,如果治错了,会产生13种虚证

(九)汗——后脾虚不运

原文:发汗后,腹胀满者,厚朴生姜半夏甘草人参汤主之。(66)

解释:腹胀满有虚实的不同,本证的腹胀满,出现于发汗以后,说明由于发汗阳气外泄,使脾气转虚运化失职所致,故治以补中行滞的厚朴生姜半夏甘草人参汤。

(十)吐下——伤脾阳而水饮内停

原文:伤寒,若吐,若下后,心下逆满,气上冲胸,起则头眩,脉沉紧,发汗则动经,身为振振摇者,茯苓桂枝白术甘草汤主之。(67)

解释:饮入于胃,赖脾气散精,始能水精四布。伤寒若吐若下使脾气伤,以致水气不散,停聚心下而逆满,水饮凌而气上冲胸,阻碍清阳上升,故起则头眩,脉沉为水停里,脉紧为寒,亦为水饮内停之脉。本证应用苓桂术甘汤健脾行水,不可再发其汗,因为脾已不运,水谷入胃,不能化生精微,既不能淫气于筋,又不能淫精于脉,强发其汗则水精不给,必扰动其筋脉而出现振振动摇的变证。

(十一)发汗后——肾阳虚有水气

原文:太阳病,发汗,汗出不解,其人仍发热,心下悸,头眩,身瞤动,振振欲擗地者,真武汤主之。(82)

解释:心悸头眩身瞤动,都是水气上凌的特征,此因发汗伤及肾阳,失去封藏的作用,不能制水所致,其发热为虚阳上泛,不能认为是太阳表证,故治以扶阳镇水的真武汤。

本条和上条都是阳虚水饮内动,但上条重在脾,本条重在肾所以在治疗上本条温肾制水,上条健脾散水。从症状上看,上条是起则头眩,本条是起卧皆眩;上条的身为振振摇,是汗后经脉精气虚,本条的身动振振欲辞地,是由阳虚严重的头眩所影响。

(十二)下后——里虚协热下利

原文:太阳病,外证未除,而数下之,遂协热而利,利下不止,心下痞鞭,表里不解者,桂枝人参汤主之。(163)

解释:太阳病屡次攻下伤其脾胃,以致脾虚不摄,阴寒结聚而下利不止,心下痞鞭,此时本当温补中焦,但因兼表证不解,故以桂枝人参汤表里两解。

体质虚的人,如果治错了,会产生13种虚证

(十三)下利不止——属于下焦的辨证

原文:伤寒服汤药,下利不止,心下痞鞭,服泻心汤已,复以他药下之,利不止;医以理中与之,利益甚;理中者,理中焦,此利在下焦,赤石脂禹余粮汤主之;复利不止者,当利其小便。(159)

解释:伤寒服汤药后,引起下利不止,心下痞硬,根据上条所述的治法,凡协表热的,当治以桂枝人参汤,不协表热的,治以理中汤。但医者未用理中反治以泻心汤,药不对证,故利不止痞不除。后又以它药泻下,下利仍不止,医如治以理中汤,药虽对证,但已迟一步,因为连续误下,已有下焦滑脱的可能,理中汤虽能消中焦之痞,却不能止下焦之利。故服药后利仍不止的,即可确诊为利在下焦,当以固涩大肠为主,用赤石脂禹余粮汤。如果服后仍下利不止,非药不对证,乃是清浊不分,水不归膀胱所致,可以利其小便。

本条的治疗经过比较曲折复杂,其中“服汤药”“他药下之”是误治,“服泻心汤”是药不对证,至于“以理中与之”,是说痞虽治愈,但治下利已迟一步,其他如“赤石脂禹余粮汤主之”“当利其小便”等,都是辨证求因,并非以药试病。


⊙文章内容仅供临床思路参考,非中医专业人员请勿试药。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