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古言堂 / 东方历史 / 赵匡胤为何能轻易夺后周的江山?

0 0

   

赵匡胤为何能轻易夺后周的江山?

原创
2019-12-09  今古言堂

    与曹丕、刘裕等“篡位同行”不同,赵匡胤在此之前,资望还远远没到足以篡位的程度。

    可是,他的篡位却看起来是最轻易的:连拥立傀儡皇帝的过渡阶段都没有,直接就夺权称帝,而且居然还就把位置坐稳了。

    赵匡胤之所以能“轻易”篡位,在于他洞察到了深藏于表面平衡背后的深刻矛盾。

    柴荣的布局

    959年,正当柴荣意气风发地进取幽州时,突然病重。

    回到开封的柴荣意识到自己时日无多,开始紧急安排后事。

    1、去除隐患,赵匡胤上位

    在权力交接中,禁军的忠诚至关重要。当时,禁军的主要力量有两支:殿前诸班和侍卫亲军。由于侍卫亲军曾是唯一的禁军主力,权力过大,自郭威建国以来,一直在创建、加强殿前诸班,削弱侍卫亲军。到柴荣时期,更是大力选拔精兵良将加强殿前诸班。因此,此时的殿前诸班,已是禁军中最精锐的部分。

    早先,柴荣在查阅四方“点检做天子”,曾得到一块三尺木,题曰:点检做天子。

    当时柴荣身体还好,又值盛年,只是“异之”,没有过分在意。

    但到病重时,柴荣就不得不审视这个“风闻”了。

    此时的殿前都点检是郭威的女婿——张永德,此人既是郭威的至亲,又颇有军攻、资望,确实不能不防。柴荣明升暗降,一堆荣誉头衔授予张永德,把殿前都点检之职给了资望较浅的赵匡胤。如此,禁军的格局是:殿前军的老领导、郭威的外甥李重进掌管实力稍弱的侍卫亲军;资历尚浅的赵匡胤掌管实力较强的殿前诸班。

    这样,禁军彻底稳了。

    2、相互制衡

    在掌握禁军平衡后,柴荣又开始控制朝廷中枢系统的平衡。

    王溥、范质、魏仁浦等文官为骨干,掌枢密使,混合文武,同掌国政。

    枢密使有调兵之权,却无领军之权;禁军将领有领禁军之权,却无调兵之权。

    在柴荣的安排下,相互制衡的权力体系建立了起来。

    3、总体军权平衡

    柴荣死后,周恭帝即位,进一步进行了平衡。侍卫亲军兵马副指挥韩通兼天平节度使,防御开封东北面;殿前都点检赵匡胤兼归德节度使,防御开封东面;向拱为西京留守,防御开封西面。

    侍卫亲军李重进兼淮南节度使,防备南唐。(看来,柴荣最戒备的,还是郭威的亲戚们

    考虑到周恭帝当时才7岁,这些举措应当出自是柴荣的安排。

    如此,力量进一步平衡,谁也大不了。

    表面平衡背后的深刻矛盾

    柴荣留下的权力体系,表面上保持了权力制衡,却也留下了两个难以解决的矛盾。

    1、主少国疑与人心不安的矛盾

    历来少主即位而能平稳过渡者,背后无不有一个强权人物默默支持。

    这个人或是孝庄这样的“垂帘听政”者,或是周公这样的强势宗亲,或是诸葛亮这样有威望、有才具的命世之才。

    柴荣留下的权力体系中,中枢的王溥、范质才具、威望都有限,难以有效调度各方武将。一个不能服众的中枢,加上几个手握兵权的武将,这是绝不可能长久的。一旦有变,往往是血流成河。

    因此,上自中枢大臣,下至平民百姓,人心不安。

    在赵匡胤出兵前,开封流传“策点检做天子”的“谣言”,开封“士民恐怖,争为逃匿计”便是明证。

    2、静态平衡与人才思功的矛盾

    柴荣时期,大刀阔斧地进行了改革。劣才被黜,良才得升。

    同时,由于柴荣的努力建设,后周军力强大,对外征战屡战屡胜,立功求富贵已经成为常态。

    一时间,有才之士,骁勇之兵,莫不脱颖而出,后周满朝欣欣向荣之气。

    可是,在这种静态平衡中,事权不一、相互制衡。论功封赏时,“是谁的人”比实际功勋更为重要。如此,才能、功劳,未必可求得富贵。

    陈桥兵变时,将士们首先提出的理由便是:

    “主上幼弱,未能亲征。今我辈出死力,为国家破贼,谁则知之?不如先立点检为天子,然后北征,未为晚也。”

    既得利益者人心不安,有才能战之士恐功劳得不到封赏,如果赵匡胤能对此提出解决方案,是有条件成功上位的。

    黄袍加身

    在柴荣的布局中,赵匡胤获利最大,一举获得殿前都点检的职务,掌握了最精锐的禁军,使他获得了进一步夺权的力量基础。

    另一方面,或许因为柴荣自己只是郭威的养子,他最戒备的,是郭威的亲戚、宿将,赵匡胤并不是“主要防范对象”,他只是其中的制衡力量,这就给了赵匡胤此后隐秘操作的空间。

    赵匡胤很快就开始了隐秘操作。

    960年正月初一,镇、定二州来报:辽、北汉来侵,请朝廷调兵来援。

    范质、王溥立刻派赵匡胤领军出征。

    其实,当时开封城内就有“策点检为天子”的谣传,居民甚至出现了骚动,但枢密使大人们似乎并未在意。

    还是那句话:在他们眼里,赵匡胤资历太浅,只是牵制权力过重者的工具。

    他们忘了一件事:赵匡胤虽然资历浅,但也亲自参加过当年郭威的“黄袍加身”。

    当年是个群众演员,现在,赵匡胤要当主角了。

    1、激发军队焦虑情绪

    首先,他们找到了下面的亲信将领来制造“牢骚”。

    马仁瑀、李汉超、王升彦等人鼓噪道:天子年幼,你们拼死拼活地立功,谁能知道呢?我们看,不如先立点检做了天子,再去北伐。

    2、赵普的“金口良言”,促成了起事

    前面的话,可以理解成将士们的牢骚。

    赵普的话,把牢骚直接转化成了行动:

    (1)不造反,你们岂只是白白立功,大家都很危险。

    朝廷依赖的,正是我们。我们离开京城以后,四方节度使一定蠢蠢欲动。到时候,国内有变,我们就都成反贼了,还富贵个鸟。

    (2)我们要干的,不只是“保全富贵”,还能“安定天下”

    朝廷一直就是以禁军压制四方。

    我们现在杀回去,保持纪律,秋毫无犯,人心自然会安定!四方自然会服从。

    为什么必须造反,应该怎么造反,都清清楚楚说好了。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大伙一起进去给老赵“黄袍加身”,“逼迫”赵匡胤造反了。

    攻回开封,轻松夺位

    前面说了,开封城不只是赵匡胤一支禁军,还有其他力量,赵匡胤怎么能轻松攻入开封呢?

    首先,赵匡胤照顾了方方面面的利益,尽可能获取支持,瓦解抵抗。

    1、笼络班底

    赵匡胤在“黄袍加身”时,承诺:事定,当厚赏如。如此,赵匡胤稳固了自己篡位的基本力量。

    2、安定后周皇室、官僚人心

    赵匡胤对军队约法三章:少帝及太后,我皆北面事之,公卿大臣,皆我比肩之人也,汝等毋得辄加凌暴。

    如此,安定了后周皇室、官僚集团的人心。

    3、安定百姓,展现仁主之象

    赵匡胤严肃军纪,禁止入城劫掠。

    其次,赵匡胤早已留下先手,使抵抗力量来不及组织。

    赵匡胤哪里是临时“被逼”造反的,他早有准备了。

    赵匡胤联络了城内的心腹殿前指挥使石守信、殿前都虞侯王审琦,令他们在内配合。

    随后,一举入城。

    此时,后周朝堂还在开早朝,听说赵匡胤杀了进来,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那支本来要与赵匡胤相制衡的侍卫亲军呢?

    老大李重进正在淮南。

    侍卫亲军马步军副都指挥使韩通“忠于职守”,逃出宫殿,准备去找他的部队来抵抗。可是,韩通一上街,就被盯上了,一顿追杀,扑街!

    此后,开封城中再没有抵抗者,赵匡胤迅速控制局势。

    轻松平定地方反抗者

    赵匡胤欺孤儿寡母夺权,下面的节度使中当然会有不满者。

    由于赵匡胤照顾到了方方面面的利益,因此,这些抵抗者没有得到广泛的支持。

    昭义节度使李筠,就认为他是宿将,与禁军将领都很熟,他认为他起兵,一定会得到响应。因此,他没有凭险而守,直接率军南下作战。

    结果,并没有人响应他!在石守信、高怀德的攻击下,迅速失败。

    侍卫亲军大老大、首任殿前都点检、淮南节度使李重进呢?他起事时,连他自己都信不过自己手下的将领。

    结果,李重进也被迅速平定了。

    看来,比起对“欺孤儿寡母”的不耻,思安、思功,才是人心的主流。

    经过晚唐、五代十国的大动乱,天下急切期待一个稳定、强有力的政权。而赵匡胤,对此提出了自己的解决方案,满足了各方的利益。

    因此,尽管“欺孤儿寡母”于德有亏,上来就称帝过于直接,但他依然赢得了人心,“轻易”夺取了后周政权。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