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友书屋 / 阅读 ... / 【文庙】西宁孔庙:史昭创建,餐娱齐欢(...

0 0

   

【文庙】西宁孔庙:史昭创建,餐娱齐欢(下)

2020-01-17  真友书屋
棂星门之后有第二进院落,该院落在东西两侧各有厢房三间,而第三进院落则被马步芳的军队作为修械所来使用,他们对房屋进行了扩建。修械所停办后,这里被改建成了展室,邓靖声在文中称:“著名国画家张大千曾在这里展出过敦煌石窟佛像的临摹作品及甘青写生画展。此外国内知名画家赵望云、陆其清、沈逸千的许多作品也在这里展出过;兰州青年画家曹陇丁、伉丽艺术函授学校校长李丁陇及夫人郑墨军等也在这里举办个人画展;对画虎颇有造诣的西宁人赵永鑑也在这里举办‘虎展’,还有知名艺术家李朴园集许多漫画家的作品及板画,在这里举办抗日漫画展,记不清的画展,还有多次。”

更为难得的是,在第三进院落的西廊房还曾经作为图书馆来使用,有意思的是,该图书馆只藏书版未藏图书:“西廊房即图书馆内并无书,储藏着《西宁府新志》的木刻版,一垛垛整齐地堆放其中,每垛高约一米左右,这些木刻版,可能是在1951年青海省图书馆大火又重建之后,移交图书馆的,幸免罹难。”

门牌号

虽然这些都无法再现,但我到西宁还是前往该地一探究竟。2017年3月6日,我乘火车从兰州来到了西宁,安排好住宿后前去探看西宁孔庙。从资料上查得该孔庙就位于文庙街,而我查得的很多相关资料都说那里叫孔庙,可是它为什么又处在文庙街上,这一点我始终未能弄明白。

酒吧餐饮一条街呈U字形

文庙街的宽度不算窄,两侧全是近些年所建的宿舍楼,走在此街上,边走边探看,但完全看不到老建筑的痕迹,以至于让我怀疑那座仅余的大成殿是否也荡然无存了。走到该街的中段时,我看到了一条酒吧街,这条街有下沉广场,故能看到后面的情形,站在街口上,看到此街顶头的位置有一座古建,直觉告诉我,那就是孔庙的大成殿。

新的建筑均为四层

然而从文庙街前往大成殿并无可通之路,必须要穿行酒吧街,于是边走边看,发现这个下沉广场两侧所建之屋均为四层建筑,下面的三层均为酒吧及餐馆,而我在穿行的过程中还看到了“魔指足浴”的灯牌,看来这里的营业各类颇为齐全。站在中厅望过去,最上一层的阳台上挂着一些衣物,想来这是酒吧和餐馆的员工宿舍。按照资料上的描绘,这条酒吧街全部是处在孔庙的范围内,只是当时的孔庙不太可能有这样的下沉广场,否则必遭水涝,难道建酒吧街时把孔庙的院落都作了深挖?这个疑惑不知向谁请教,但深挖之处形成的中厅却成为了这些营业场所的停车场。

反义的告示

整体感觉这组颇为宏大的酒吧餐馆建筑与后来矗立的大成殿让人有视觉错乱之感,好在这些酒吧的前廊用的是仿古栏杆,感觉栏杆的材质像是大理石,只是当时忘了抠下一块来看看里面是否是水泥。酒吧街的外墙大多涂成了红色,这一点倒是与大成殿有颜色上的相近,只是某个楼梯侧面写的告示语“到垃及发款”,五个字错仨儿,似乎在奖励人们前来倾倒,这倒颇符合民国年间所印的一些出版物上的告示语“翻印此书,功德无量”,只是在孔圣人面前写告示语都这么不认真,也许这正是孔庙大部分被拆的结果。

大成殿处在酒吧街的末端

匾额

大成殿处在一处高台之上,前面的月台用青砖漫地,正中立着高高的香炉,邓靖声在其文中讲到了当年的状况:“高台分两部分。由南向北,先有一块高约1.3米、25米见方的台。台的正南为一宽约2米的滑坡,呈30度斜面由院子的地坪通向台的平面。滑坡中心,有杏黄色的陶质琉璃面的瓦,砌就一条盘龙,龙首在中心处上扬。坡面四角有绿色琉璃瓦砌成的图案。台的东西各有7级台阶通向台上。此台之北紧连着一块比它约高20厘米、约30米见方的高台,大成殿即建造在这一高台上。两个高台四周以条形花岗岩砌边,青砖围砌四周。大成殿是孔庙中最雄巍的建筑,正面五楹,四周均为深檐。”

我没有这样的幸运,无法看到文中描绘的景况,我注意到大成殿四面的回廊用的全是红色圆柱,上面并无雕龙。大成殿的门紧闭着,透过窗户也看不清里面的情形,邓靖声在文中描绘说:“殿内西北东三面均置通间的神龛,一层置受祀‘贤’‘儒’木主,一层设供器。正中为高约2米之孔子牌位,上书‘大成至圣先师孔子之位’,两旁有面向孔子牌位两侧的‘复圣颜子’、‘述圣子思子’、‘宗圣曾子’、‘亚圣孟子’的木主;东西两楹中设闵子、冉子(有两个冉子),宋朝的朱子等12‘哲人’的木主。靠边两楹中,设有‘先圣’、‘先儒’南宫适、周敦颐、邵雍、张载、谷梁赤、王守仁、左邱明、韩愈、范仲淹、诸葛亮、陆九渊等124人木主,位在东边的面向西,位在西的面向东,每边各62人。”

右侧碑廊

看来里面原本只是一些牌位并无塑像,然其文中又写道:“大成殿中原无孔子塑像。抗日战争末期,由时任财政厅长陈显荣之父,从外地订购木质雕像1尊捐献于孔庙。像高约1.2米左右。身着黄袍,束发鞨巾。腰佩长剑而双手合于胸前,面部造形与当时教科书上的画像相似。”

字迹看不清的石碑

不知这尊孔子像是否还摆放在大成殿内,既然无法看清里面的情形,故只能绕着此殿四处探看。大成殿的两侧为碑廊,从上面的字迹看,有些碑跟孔庙并没有关系,对于这里所藏之碑,魏明章在《西宁文庙暨庙内收藏的碑刻解读》一文中有着简要的解读,该文亦称此庙为史昭所创建,同时他也提到了文庙遗址的演变过程:“建国后,文庙被工人文化宫占用,所有古建筑,均被次第拆毁,仅存年久失修的大成殿。青海省人民委员会,1957年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改革开放后,为了招商引资,将文庙遗址大成殿周围,改建成仿古建筑,命名为文庙街,招商营业。”

魏明章在文中以时代为序,讲述了孔庙所藏之碑,其将这些碑分为明碑、清碑和民国碑三部分,最后他将1980年西宁市人民政府立的文保牌也一并叙述之,而这些碑石中与文庙有关者乃是《西宁卫学重修记》。魏明章在按语中写道:“明洪武五年(1372年)改元西宁州为西宁卫。西宁卫学位于今文化街路北,管辖西宁及海东等地区教育事宜。”可惜他未曾在文中录出碑文。

从大成殿望过去


清碑中有意思的一块碑乃是《西宁镇署新建石狮序碑》,魏明章在按语中说:“西宁镇署,俗称大衙门,位于西大街路北,门前有白榆三株。清顺治十五年移临巩总兵官驻北,称西宁镇署,民国初为甘边宁海镇守便署,民国十八年(1929年)清海建省后,一直为青海省政府驻地,建国后,省人民政府西移,此地改建为家属区。”而后其提及:“西宁镇署门前,原有双狮一对,雄街壮严。为清光绪十四年(1884年)任西宁镇总兵官郑连拔创建。”

墙体的土坯已经破损

透气孔

为两个石狮子也要写一篇碑记,这是何等奇怪之事,而魏明章在文中还录出了该碑原文:

西宁镇署头门,旧有双狮,不知建立何年,现均缺坯不堪,殊不足以坐镇而壮观瞻。连拔权斯镇篆,不致任其废隧,爰与防经常各旗兵勇,取□□成双狮。俾观者凛然于此之森严。然沿□□希望诸君,加以保护,与金汤并固焉。

换两个石狮子为什么要刻一篇碑记呢?这的确猜不透古人的心思,而关于狮子的下落,此文中又写道:“石狮在一九五八年,修建西宁烈士陵园时,移建于陵园门前两旁,‘文革’中不知去向。”

民国碑

民国碑整体

民国墓碑

虽然狮子不见了,至少在这里还能看到这块奇特的碑记。我一路看下去,感觉这些石碑磨泐情况都很严重,不知是否是石质所致。我边看边观察大成殿侧面的状况,感觉此殿的墙体用的是土坯,这么简陋的大成殿在他处难以见到。我转到大成殿的另一侧时,看到旁边的某间酒吧的门牌号为“文化街18-60”,看来这里已经改了街名。此时在大成殿旁坐着几位老人在那里聊天,我想向他们请教大成殿的演变过程以及何时改了街名等问题,但他们听到我的问话之后只是瞥了一眼不作任何回答,我不知道是听不懂还是没兴趣回答我的问题。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