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aker736 / 伊朗 / 【冯站长看天下】点亮伊朗高原的文明之光...

0 0

   

【冯站长看天下】点亮伊朗高原的文明之光——伊朗亲历记(18)

2020-02-04  Zaker736

原创:牧野

(2020年刚开年,伊朗和美国这对传统冤家就剑拔弩张,使得本就脆弱的中东局势更趋紧张,伊朗这个国家的一举一动再次牵动着这个世界的神经。对于伊朗这个国家,人们有着太多的好奇、不解和误解,就在2个月前,我曾经随团在伊朗旅行16天,现将我在伊朗的亲身经历分享给大家。)

苏萨Susa是一座历史极其悠久的古城,公元前7000年,该地就有人类聚集居住的迹象,根据发掘出土的彩陶文化定年,可以上溯至公元前5000年。历史上,苏萨最早是埃兰王国的都城,后被亚述人所毁。公元前538年,居鲁士大帝夺取了苏萨,此后成了阿契美尼德王朝的四大都城之一。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灭亡了波斯第一帝国后,苏萨逐渐凋落。

恰高占比尔神庙的前世今生

古代的埃兰王国位于如今的伊朗国家的南部,埃兰人的文化从公元前2000年起,一直得到不断的发展。恰高占比尔Tchogha Zanbil建筑群位于苏萨古城东南方向约30公里,大约在公元前1250年由埃兰国王翁塔希纳毗日沙主持修建,主要是为了供奉埃兰主神因舒希纳克。尽管现在只似一座高大的黄土丘,仍是现今世界上保护最好的古代埃兰神殿遗址,更是美索不达米亚以外仅见的巴比伦塔庙式建筑

埃兰建造的恰高占比尔神殿遗址

在篮子山下的遗迹

“Tchogha Zanbil”的词意为“倒扣的篮子”,因为原先此处是一座形状如此的黄土山包。1940年法国人来此勘探石油,一位建筑师在无意中发现了这处遗址,经过了考古人员数十年的清理和维护,才显现出如今的模样。

公元前1250年建造的恰高占比尔神殿遗址

这处建筑群是一个城廓的建制,有内外两道城墙。考古学家从发掘的文物判断,当时的埃兰国王翁塔希·纳毗日沙是在尝试建造一个新的宗教中心。虽然工程因为这位国王的去世戛然而止,但这座城廓并没有被遗弃,而是继续被人使用,直到亚述国王亚述巴尼拔于公元前640年攻占并摧毁此处。整个建筑群从此渐渐荒芜,直到被黄沙所掩埋。

恰高·占比尔神殿遗址鸟瞰图(伊朗导游供图)

型奇特的塔庙

根据法国考古学家罗马·吉舍曼团队1951~1961年的工作报告,恰高占比尔神庙边长105米,剩余的遗迹高度是25米,推测其建成后的高度在53米左右。

恰高占比尔神殿遗址现状

与其它的古巴比伦塔庙结构有所不同,此地的五层塔庙并不是逐层叠加,而是每层都从地面自起基础建造,以四面留有的通道相连。当时的埃兰人已经掌握了高超的数学知识和建筑水平,从考古学家绘制的神庙复原图,可以看出原有的规模和大致的结构。

恰高占比尔神殿复原图(伊朗导游供图)

具史料价值的楔形文字

在塔庙的东北、西北和西南方各设有一个圆形祭坛,而南边的这个有点特别,在与人齐高的位置,有一排砖上刻有楔形文字。两河流域的文明,在几千年前大都是用楔形文字拼写成的,其中就包括了古埃兰语。正是有了这些古老文献的陆续发现,两河流域的文明发展历程才能逐渐展现在世人的面前。

刻有楔形文字的祭坛

元1250年前的玻璃镶嵌

在恰高占比尔神殿遗址中,出土了迄今发现的人类历史上发明并使用玻璃镶嵌装饰窗户的最早实例。就凭着这一点,眼前的这座遗址在我的心目中又被赋予了另外一份神圣,古人的智慧与创造力真是太让人佩服了!

恰高占比尔神殿遗址

鉴于恰高占比尔神殿遗址重要的历史地位和文物价值,1979年就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埃兰人建造的恰高占比尔神殿遗址

波斯帝国曾经的都城阿帕达纳宫遗址

公元前538年,居鲁士大帝夺取了苏萨这座要邑,他的儿子冈比西斯二世继任后,将阿契美尼德王朝的首都迁到了苏萨,而继任者大流士一世统治时更是在城内大建宫殿。著名的苏萨阿帕达纳宫Apadana Palace就是这一时期建造的王宫,但空旷的台基地上仅剩一些断石残柱,对普通游客而言,这里的观赏价值已经不大。

阿帕达纳宫遗址

名的《汉谟拉比法典》出土之地

最轰动世界的考古发现,莫过于公元1901年12月在此出土的《汉谟拉比法典》。原文共3500行、282条,刻在一段高2.25米,上周长1.65米,底部周长1.90米的黑色玄武岩石柱上。我们曾经在法国卢浮宫看到过这块石碑,它是中东地区的古巴比伦国王汉谟拉比(约公元前1792~前1750年在位)颁布的法律汇编,是最具代表性的楔形文字法典,也是世界上现存的第一部比较完备的成文法典。

《汉谟拉比法典》

我迫不及待地想知道汉摩拉比法典的出土地点,但导游的回答令人大跌眼镜。他说没有任何标注,似乎就在那棵长着绿树的地方。其实精确的位置不重要,关键是在这座宫殿遗址出土的,它反映了波斯第一帝国在历史上曾经是多么的强大,否则就不可能在2000多年前将这块沉重的巴比伦法典给搬到这里来。

阿帕达纳宫遗址

人心碎的废墟

当时的波斯帝国共有四个都城:巴比伦、苏萨、波斯波利斯和埃克巴坦那。除巴比伦位于现伊拉克外,其余三个都位于现在的伊朗境内。整个阿帕达纳宫遗址占地400公顷,曾是波斯帝国的王宫。它建立在由人工堆造的台地上,背靠迪兹富尔河岸,比河岸高出30多米,曾是一座十分坚固的皇城。

阿帕达纳宫遗址

大流士号称伟大的王,波斯的王,万王之王。当年前来苏萨朝觐的各国使者络绎不绝,场面相当壮观,所以王宫的规模非常宏伟壮观,阿帕达纳宫便是其中最壮观的建筑。

阿帕达纳宫破碎的柱础

历史之父希罗多德有句名言:谁要是占有苏萨的财富,谁就可以和宙斯斗富。但眼前所见令人十分心碎,除了似棋子般存在的断柱和破碎的柱础,空荡荡的不见任何残存的建筑物。苏萨在1259年经历了蒙古帝国的屠杀和毁坏后,这座古老的都市便消亡了,曾经的宫廷化为了瓦砾,掩埋在了黄土之下。

阿帕达纳宫遗址收集的断石残柱

在网上看到一张阿帕达纳宫的平面图和局部复原图,下载于此与大家一起分享,以便能对昔日的帝王之城有一个直观的了解。

阿帕达纳宫平面布置图与局部复原图

落的遗址石刻

回程经过阿帕达纳宫遗址旁的博物馆时,发现庭院中有几件出土的石刻和建筑残件。可千万别小瞧它们,这些可都是深具文物价值的原件。最后再补充说一下,阿帕达纳宫遗址在2015年也入选了世界文化遗产之列。博物馆已经下班,虽然体量很小,但据说珍藏有不少从遗迹内挖掘出来的好东西,如精美的弓箭手檐壁和柱头等,与卢浮宫内的展品别无二致。

阿帕达纳宫遗址出土的建筑石刻

国考古队居住的城堡

苏萨遗址最初的考古发掘进行于1884~1886年间,由法国考古学家德约拉夫妇主持。1897年,法国学者德莫尔冈重启了苏萨遗址的发掘,一直持续到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期间收获颇丰,著名的汉谟拉比法典石碑、纳拉姆辛胜利石碑都是在这次考古中发现的。当年的法方考古工作队,就在阿帕达纳宫遗址对面的高地上建造了一座西式城堡当作考古基地。不知道底细的,还以为是一座有历史年头的建筑呢!

为法国考古队建造的城堡

导游告诉我们,当时的伊法联合考古是签有协议的,但挖掘出来大部分文物都被法方“骗”走收藏到了卢浮宫里,有好几件还成了镇馆之宝。落后就要受欺,这就是硬道理呀!

夕阳下的法国考古工作队城堡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