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读红楼 / 待分类 / 香菱的一生:甄英莲的开局,呆香菱的人生...

分享

   

香菱的一生:甄英莲的开局,呆香菱的人生,悲秋菱的结局

2020-02-11  少读红楼

红楼儿女们,在那个繁杂的小社会中,透过自己的视角,看着身边迥异的世界,小心翼翼地经营各自的人生。香菱的存在在这样一个小社会中相当奇特,她的命运有着浓墨重彩的悲伤,比黛玉更加令人心疼,然而无论何时何地,她都秉持着如阳光般天真和善良,依旧追求着她心中的诗和远方。 

01 悲剧开始,从小被拐

初见香菱,忍不住要惊艳一番。虽然那时的她还是个贪玩的短发小丫头,但她在梨香院门前的台阶上一站,眉心一点胭脂红,俨然一个粉雕玉琢的小佳人。

香菱原名甄英莲,姑苏人氏,出身虽非贵族,却也是备受宠爱的独生小姐。父亲甄士隐,秉性恬淡,不以功名为念,母亲则性情贤淑,深明礼义。书中评论香菱家的话是“家中虽不甚富贵,然本地便也推他为望族了”。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命运给她的剧本里已早注明,她只能是一个“有命无运,累及爹娘”的苦命丫头。元宵节这天,仆人带着英莲去看灯,因仆人疏忽英莲被拐子拐走了,这年她四岁,从此过着“风刀霜剑严相逼”的生活。

此后不久,家中接连遭难,发生巨变,家人遍寻无果,她自此一生,不知家在何方。

英莲再次出场,已是十二三岁时候。可怜的香菱一路走来,就没遇见过几个好人。一如她的名字,像极了一朵离了根茎,四处飘零的菱花。

第一次是拐子带她租房时,房东门子恰是当年她家隔壁葫芦庙里的小沙弥,小时候天天逗她玩,故一眼认出了她,但他也只是问问,满足一下好奇心,无意伸手解救她。

第二次是当地乡绅之子冯渊对她一见倾心,非她不娶。她也自叹:“我今日罪孽可满了。”不想拐子又将她卖给了薛蟠,冯渊被他活活打死,她被掳走。

第三次是她离回家最近的一次。案宗放在贾雨村案上,贾雨村受过他父亲的大恩,理应救了她还他父亲的恩德,但为了巴结四大家族,贾雨村愣是忘恩负义,胡乱判案,任她自生自灭。

02 所遇非人,无处安身

跟着薛家进入贾府后,宝钗将她的名字改为香菱,薛姨妈和宝钗都待她不差,但嫁于薛蟠为妾的香菱,生活却如履薄冰。薛蟠是个典型的败家子,粗鄙浪荡,毫无文化,庸俗不堪,连贾琏都叹息香菱那么个齐整模样,“薛大傻子真玷辱了她”。

香菱看似平静的生活下永远有暗流在涌动,喜新厌旧的薛蟠不会真正怜惜她,在薛蟠的霸道和侮辱下,香菱从未失去女儿秀慧的本色,一直保持着善良的本心。

薛蟠要迎娶夏金桂时,宝玉担心她的处境,香菱反而比谁都高兴,一厢情愿认为夏金桂是个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诗社又添一个作诗之人,殊不知她日思夜盼来的夏金桂是个“外具花柳之姿,内秉风雷之性”的恶婆娘。

夏金桂一嫁给薛蟠,才貌俱全的香菱便成了她眼中钉,欲拔之而后快。可怜香菱“小姐出身丫鬟命”,一生连遭变故且性格柔弱,一边要承受丈夫的打骂,一边还要承受夏金桂想方设法的诬陷和摧残。

她真正遭遇了命里的克星,夏金桂步步紧逼,多次使计陷害香菱,还将香菱改名为秋菱,让她挨了不少薛蟠的棍棒,回目说是“美香菱屈受贪夫棒”,一个如此柔弱的女子,被丈夫拿着一根门闩一顿棒打,她没有还手之力,只有一味讨好奉承,企盼对方给她一点容身之地,却不知这是在与虎谋皮。

香菱是一个诗意的女孩。虽然她的天空一直乌云密布,时而暴雨倾盆,但她的眼睛一直都是干净的。她没有因生活的丑陋与亏待,而让自己的心灵陷入泥沼。因为她明白,生命除了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香菱终归和那些被命运折磨的人不同,她承受了种种磨难,心中却依然保有自我。

03 学习写诗,绝处逢生

香菱学诗,是她人生里一场短暂的幸福时光。在书中,对于学诗,香菱最为积极主动。这其实是挺奇怪的,毕竟连王熙凤打小都不识字,绝大多数丫鬟都是文盲,香菱不但识字,还对诗歌感兴趣,很大程度上,许是原生家庭留给她的记忆使然。

在诗的世界里,再卑微的生命,都可以变得有光泽。

宝钗不教,她就找黛玉,黛玉很仗义地一口答应下来,笑道:“既要作诗,你就拜我作师。我虽不通,大略也还教得起你。”香菱无比珍惜这个机会,一心专注于学诗,到了废寝忘食夜以继日的地步,连做梦都在写。

黛玉以“月”为题的考察香菱的学诗成果,香菱暗地里不断打磨斟酌,多次向黛玉和众人请教,终出佳句:

精华欲掩料应难,影自娟娟魄自寒。

一片砧敲千里白,半轮鸡唱五更残。

绿蓑江上秋闻笛,红袖楼头夜倚栏。

博得嫦娥应自问,何缘不使永团圆!

众人看了后评价:“这首不但好,而且新巧有意趣。可知俗语说‘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这首诗确实用语典雅、格律工稳,字字句句之中是一片真情流露,而且也暗示了香菱的身世归宿。

后来在探春的邀请下,香菱加入了海棠诗社。终究没有白学,芦雪庵联诗,香菱也能跟着黛玉她们掺和一句半句了,甚至“红香圃射覆”难度这么高的文学游戏,也渐渐上手,到后来都能引经据典地驳倒湘云了。

人们都叹香菱遭遇,不懂这苦命的女子学诗有什么用,但诗于香菱,除了慰藉,更是进一步的人生追求,绝不是要单纯地附庸风雅。

即便学诗丝毫不能改变香菱的命运,也能守护她被生活蹂躏的自尊,疗愈她在磨砺中坚守的纯粹。她读过的诗句、感受过的诗意,在某些时刻给她以支援和希望,使她能够于泥淖里,看见满天星辰。

04 香消玉殒,魂归故里

第八十回里,香菱被病魔缠身,原文说:她“本来怯弱,虽在薛蟠房中几年,皆由血分中有病,是以并无胎孕。今复加以气怒伤感,内外折挫不堪,竟酿成干血之症,日渐羸瘦作烧,饮食懒进,请医诊视服药亦不效验。

最后,香菱在极端悲苦,绝望之中病倒了,且这病吃药不见好转,结局就昭然若揭了。

一如曹公写给香菱的判词:“根并荷花一茎香,平生遭际实堪伤。自从两地生孤木,致使香魂返故乡。”熟读《红楼梦》的人皆知,“两地生孤木”暗寓“桂”字,自从夏金桂进门,香菱每况愈下,藕枯荷败,直至香魂陨逝。

香菱的一生像是随波漂浮的浮萍,人生从未圆满,让人无限心疼和感叹。

她是红楼梦里第一个出场的女子,却也是红楼梦里命运最为悲惨的女子,最令人扼腕叹息的女子。香菱虽红颜薄命,但也曾经因为对生活的美好向往,诗意地追求,短暂的在大观园中绚烂过。

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一个人的生活,如果全部被眼前的苟且占满,那是悲哀的。自然界中的花草树木,也懂得努力向阳生长,拼尽全力地想要繁盛一季,绽放出生如夏花的绚烂。

愿我们心向暖阳,无谓悲伤。真正的诗和远方,从来不独立于生活之外,也从来不排斥眼前的苟且,而是源于内心对生活的高度热爱。

作者:

作者:千思引,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