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荷聽雨 / 第一奇書舘 / 刘玉林:手检目验三十载 历数版本谱华篇

分享

   

刘玉林:手检目验三十载 历数版本谱华篇

2020-02-12  殘荷聽雨


评王汝梅教授《〈金瓶梅〉版本史》


    2015年是“金学”研究收获颇丰的一年,这一年,8月份召开了第十一届国际《金瓶梅》学术研讨会,时隔三十年,重回首届全国《金瓶梅》学术讨论会的举办地——江苏徐州,意义非凡;
10月份,则在长春吉林大学举办了“《金瓶梅》文化高端论坛”及《金瓶梅》版本文献展览,重点展示了改革开放以来《金瓶梅》版本整理成果,也陈列了《金瓶梅》明清时期的重要版本及相关文献,特色鲜明。
更值得金学研究界瞩目的,则是这两次学术会议上发布的两本金学研究力作——吴敢先生的《金瓶梅研究史》和王汝梅教授的《<金瓶梅>版本史》,被诸多学者誉为2015年“金学”研究成果的“双璧”!
吴敢先生的《金瓶梅研究史》已由中州古籍出版社的张弦生编审撰写书评,在此,作为《<金瓶梅>版本史》的责任编辑,笔者介绍一下这部颇具分量的金学著作的情况。


王汝梅教授从事金学研究始于三十多年前,1981年,王汝梅第一篇金学研究的论文《评张竹坡的<金瓶梅>评论》提交中国古代文学理论学会第二届年会,这是国内首篇系统地对张评本进行理论分析研究的文章,后刊载在《文艺理论研究》(1981年第2期),在古典文学研究界引起强烈反响。
1985年,他与北京大学侯忠义教授合编出版了《金瓶梅资料汇编》。
1986年春,他发起成立吉林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金瓶梅研究室。
1987年,他参与整理的张评本由齐鲁书社出版,使张评本首次校点出版。
1988年,在王利器先生的指导下,他与刘辉、张远芬先生等学者共同编著出版了《金瓶梅词典》。
1989年,他参与整理的崇祯本会校足本先由齐鲁书社出版,后由香港三联书店重印,在国际上产生了巨大影响。
1990年,《<金瓶梅>探索》一书由吉林大学出版社出版。
1991年,编辑出版了《<金瓶梅>艺术世界》。
1994年,主编的《<金瓶梅>女性世界》一书由北方妇女儿童出版社出版。
1994年,他校注的《皋鹤堂批评第一奇书金瓶梅》由吉林大学出版社出版。
2003年,《<金瓶梅>与艳情小说研究》一书由时代文艺出版社出版。
2007年,《王汝梅解读<金瓶梅>》一书由时代文艺出版社出版。


由上可见,王汝梅教授从20世纪80年代初研究张竹坡小说评点,整理校注张评本、崇祯本开始,经过了跨世纪的研究历程,他主要研究的对象就是明代四大奇书之首的《金瓶梅》。
1981年在华东师范大学图书馆馆藏的张评本《金瓶梅》开始,三十多年来,王汝梅教授手检目验上百个《金瓶梅》版本,结合自己深厚的金学研究功底,最终写就这部《<金瓶梅>版本史》,可谓水到渠成。
众所周知,版本文献目录学是“坐冷板凳”研究出来“学问”,往往给人一种呆板的感觉。王汝梅教授所著的《<金瓶梅>版本史》却并不枯燥,恰好相反,它十分生动。
<金瓶梅>版本史》不单纯是学术资料文献的忠实记录,它渗透了王汝梅教授的金学思想的精华,既有对《金瓶梅》社会意义的肯定,也有艺术价值方面的探索;既有对于各种版本的评价,也有作者问题的考证;既有前期艳情小说的影响研究,也有多种续书的细致评说;既有满文译本、外文译本的全面介绍,也有绘画《金瓶梅》的品评赏析。
可以说,它是一部血肉丰满、充满学术激情的金学力作。
第一,它以扎实的文献作为支撑,客观描述版本特征,介绍了各种版本的面貌及其流变情况。
书中对《金瓶梅》抄本《金瓶梅传》的认定,以及对三大刊本系统的版式特征、传播流变、字词细节予以重点论述,使读者清晰明了地掌握《金瓶梅》不同版本的特点。
在涉及影印整理刊本的内容时,王汝梅教授客观公允地做出评判,正如他在该书《例言》中所说:“对勘比较,去伪存真,忠实地反映《金瓶梅》明清时期版本的本来面貌,清除现代制作的某些影印本因‘修整’或假托而造成的误解。”
书中指出台北联经出版事业公司出版的《金瓶梅词话》描抄朱墨改处时未能忠实于原版的情况,“版式虽为双色,但正文虚浮湮漶,朱文有移位、变形、错写之失”,便是目光如炬的“去伪存真”。
书中附录《<金瓶梅>不同版本书名一览》约百种,权威可靠,浸透了作者手检目验的心血,方便读者总览各种版本。

第二,它以审慎谨严的学术态度,梳理了诸多金学公案,通过不同版本的比对,结合相关历史文献,对作者、评改者、绘图者予以身份上的认定或推测。
《金瓶梅》的作者之谜,是金学研究的“哥德巴赫猜想”。
王汝梅教授却情有独钟,尤为关注崇祯本的评改者,他通过《金瓶梅跋》载于《小草斋文集》卷二四的这一线索,参照同时代文献资料,结合评改的语言特色,批驳了李渔是评改者的论点,认为评改者应是谢肇淛。
王汝梅教授高度评价崇祯本评改者在《金瓶梅》版本史上的重要地位:“评改者是加工修改者,也是兰陵笑笑生身后的合作者,为《金瓶梅》的定型与传播做出了重大贡献,说他是《金瓶梅》第二作者也当之无愧。”

第三,它用出版实例说话,以乐观的态度为《金瓶梅》正名,高度肯定《金瓶梅》的艺术价值和学术价值。全书载录了改革开放新时期以来正式出版的十余种《金瓶梅》整理本,比较优长,客观评价,既见证了《金瓶梅》研究基础文献的不断积累,又展望了金学研究的发展远景。
王汝梅教授亲历了改革开放以来《金瓶梅》出版的艰辛历程,从事了《金瓶梅》三大版本系统——词话本、崇祯本和张评本中两部的整理工作,既有万众瞩目、蜚声海外的足本,也有用“开天窗”方式删除淫秽内容的洁本。
他对分散于全书二十五个回目的一万两千多字的性描写有独特的认识:
“《金瓶梅》不是单纯孤立地写性,它描写欲望和生命的真实,批判虚伪,批判纵欲,探索人性,把性描写与广阔的社会生活、刻画人物性格、探索人性联系起来。”


第四,它以开放的态度介绍了诸多外文译本,打开了《金瓶梅》走向世界之门。
1939年,老舍先生在英国伦敦大学指导埃杰顿翻译《金瓶梅》,成为《金瓶梅》传播史上的一段佳话。
除了英文外,诸如德、法、俄、日、韩、越等译本在书中都有介绍,足以证明《金瓶梅》已经跻身世界文学之林,是一部属于全人类的文学巨著。
正如王汝梅教授在书中所言:“《金瓶梅》已阔步走向世界,成为中外文化广泛交流的对话热点。”
而今年5月刚刚去世的美国汉学家芮效卫教授,花费三十年时间翻译的《金瓶梅词话》英译全本,则成为《<金瓶梅>版本史》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第五,它以学术普及为指归,使文献性与欣赏性、学术性相结合,雅俗共赏,图文并茂,既可随时阅读品赏,又适合永久珍藏。
全书近百幅精美的插图与珍贵版本书影,颇具古典版刻图书的韵味,将《金瓶梅》全景式地展现在读者面前,令读者眼界大开。
而朴实无华的文字、深入浅出的介绍和娓娓道来的知识,则更令读者爱不释手。如“影松轩本‘替身’出版”一章,文笔生动有趣,交代了《金瓶梅》影印出版过程中的一则趣事的同时,普及了版本校勘的常识。
王汝梅教授在原著校注、资料汇录、绣像本研究、张竹坡研究、作者研究、人物与主题研究、语言研究等几乎所有金学领域都有取得了不俗的成绩,《<金瓶梅>版本史》是他三十多年金学研究成果的结晶。
他曾说自己金学研究取得丰硕成果的经验是“实证、考辩与理论分析相结合,多拜名师,多参加学术交流,多跑图书馆”,他在书中后记如数家珍地介绍了西北大学图书馆、韩国梨花女子大学图书馆、中央民族大学图书馆、台北故宫博物院、大连图书馆、南京图书馆、上海图书馆、北京大学图书馆、天津图书馆……并谦虚地说是他“行万里路,脚底板走出来的”。
我想,正是由于王汝梅教授的孜孜不倦、勤奋治学,《<金瓶梅>版本史》才会成为金学研究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部力作!
“手检目验三十载,历数版本谱华篇”,衷心地希望王汝梅教授能够在金学研究的领域取得更大的成就!

作者单位:齐鲁书社
本文由中国《金瓶梅究会(筹)授权刊发,转发请钟鸣出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