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谋图书馆 / 历史 / 在七夕,向织女乞巧但不守信用的后果很严重

0 0

   

在七夕,向织女乞巧但不守信用的后果很严重

2020-02-15  品谋图书馆

首先祝女孩子们

七夕节快乐


七夕又称为「乞巧节」、「女儿节」,妇女的乞巧是最重要的活动。东晋葛洪的《西京杂记》有“汉彩女常以七月七日穿七孔针于开襟楼,人俱习之”的记载。

在七夕,向织女乞巧但不守信用的后果很严重

到七夕晚上,妇女用彩线穿七孔针,在庭院中设香案供桌,摆上瓜果、鲜花、酒、针线等,向织女乞巧,在宋代还会摆上一种手捏的小泥人儿「磨喝乐」供奉神灵。

在七夕,向织女乞巧但不守信用的后果很严重
在七夕,向织女乞巧但不守信用的后果很严重

今天讲的是一个唐代的姑娘在七夕乞巧时真的遇到了织女,然而却因没有遵守许愿的信用,最终导致了严重后果的故事。

在七夕,向织女乞巧但不守信用的后果很严重
在七夕,向织女乞巧但不守信用的后果很严重

唐肃宗时,有一任润州刺史姓郑,他的哥哥叫郑偘,嫂子姓张。

哥嫂有个十六岁的女儿,名叫采娘,可爱又美丽。

七月初七的夜晚,采娘摆上香案,和往年七夕一样,向织女祈求好手艺,以期获得刺绣界的高阶成果。

当天夜里,她梦见仙人乘坐云车而来,用羽毛装饰的豪华车盖遮蔽了整个天空。

车子走到采娘身边停下来,车内人对采娘说:“我是织女,你想得到什么福分?”

采娘见到织女本尊虽然很激动,但也没有语无伦次,立刻报告说:“我想获得高超的针线活技艺。”

于是织女送给采娘一根金针。针长一寸多,缀在纸上,放在采娘的裙带里,并说:“只要你三天不说话,你就会变得特别巧,但是,如果没有在三天内保持闭嘴,就会变成男人。”

采娘欢天喜地的答应了。

开始的两天,采娘还坚持闭嘴。但内心的激动让采娘快憋死了。她终于忍不住把这件事告诉了母亲张氏。

张氏感到很奇怪,说想看看那根针,结果打开包着金针的纸,却没有金针了,只有针孔还在。

采娘没有遵守她的承诺,导致了金针不知所踪。可这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自此之后,采娘得了重病,病到无法说话。原本只要三天不说话就好了,还能获得超群的技术。就因为没管住嘴,不但没获得技术,而且不只是三天不能说话了,是往后一直不能说。

采娘得了那么重的病,对她母亲张氏是非常大的打击。

因为张氏虽然生育过几个儿女,但除了采娘,其他的都已经先后死了。

采娘病重之后,张氏突然又有了身孕。但是接二连三的打击让张氏心灰意冷。她叹息说:“男女五个孩子,都没有养大,我还要孩子干什么?”就搞了药要打掉胎儿。

当她端起药碗正要喝下去的时候,昏迷数天、无法说话的采娘,突然大喊起来,说杀人啦。

张氏慌忙放下药碗去看采娘。看到采娘清醒了过来,急忙问采娘为什么喊杀人。

采娘说:“因为我没有信守与织女的承诺。不仅不能获得织女授予的技艺,还只能化身成男子了。如今我的女身马上就要死去,你怀着的就是我要转成的男身。我知道母亲马上就要服药,情急之下,就那样喊了。”

张氏感到奇怪,但联合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就不得不信了。于是就不再吃药了。

采娘不久就死了。张氏十分悲痛,非常想念她。就把她平常玩耍的物品收拾好保存起来。

采娘死后不到一个月,张氏果然生下一个男孩。

这个男孩对采娘留下的东西十分喜欢,只要有人动那些东西,男孩就哭。

每逢张氏思念女儿忍不住哭泣时,男孩也跟着哭。张氏不哭了,男孩也跟着不哭了。

到了男孩能说话的时候,经常翻看采娘原来玩过的东西。

后来这男孩官做到柱史。


如果信守祈福承诺就能做拥有高超刺绣技艺的女孩子,如果不守承诺,不仅痛失高超技艺,而且连女孩子都做不成,只能做男孩子。

古代神仙的视角都如此珍视女性,肯定女性的创造能力。看看现在那么多人在堕女胎求男胎,真是无言以对。

连满清都亡了那么多年了,现在很多人接受了科学和民主的教育,竟然还能拥有连古人都不如的思维,真令人齿寒。

瞧唐代的采娘在乞巧的时候,向织女提的要求是提高自己专业技能,多么睿智。女孩子们,加油啊,期待每个女孩子都能拥有自己喜爱的技能,过上自己喜欢的生活。

文中插图是明代仇英绘制的《乞巧图》。全幅以白描为主,描绘七夕时宫中的各种祈祝、乞巧活动,此卷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下面就将此卷的剩余部分也贴出来,供大家观赏。

在七夕,向织女乞巧但不守信用的后果很严重
在七夕,向织女乞巧但不守信用的后果很严重
在七夕,向织女乞巧但不守信用的后果很严重
在七夕,向织女乞巧但不守信用的后果很严重
在七夕,向织女乞巧但不守信用的后果很严重
在七夕,向织女乞巧但不守信用的后果很严重
在七夕,向织女乞巧但不守信用的后果很严重
原文出自《史遗》:郑氏肃宗时为润州刺史,兄偘,嫂张氏。女年十六,名采娘。淑慎有仪。七夕夜,陈香筵,祈于织女。是夜,梦云舆羽盖蔽空,驻车命采娘曰:“吾织女,汝求何福?”曰:“愿工巧耳。”乃遗一金针,长寸余,缀于纸上,置裙带中。令三日勿语,汝当奇巧。不尔,化成男子。经二日,以告其母。母异而观之,则空纸矣(“矣”原作“以”,据明抄本改),其针迹犹在。张数女皆卒,采娘忽病而不言。张氏有娠,叹曰:“男女五人矣,皆夭(“夭”原作“幼”,据明抄本改),复怀何为?”将服药以损之,药至将服,采娘昏奄之内,忽称杀人。母惊而问之,曰:“某之身终,当为男子,母之所怀是也。闻药至情急,是以呼耳。”母异之,乃不服药。采娘寻卒,既葬,母悲念,乃收常所戏之物而匿之。未逾月,遂生一男。人有动所匿之物,儿啼哭。张氏哭女,其儿亦哭。罢即止。及能言,常收戏弄之物。官至柱史。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