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兴鹏 / 待分类 / 放 牛 娃

0 0

   

放 牛 娃

原创
2020-02-19  马兴鹏


从前,在德根部落的比西地方,有一个给地主放牛的少年,他为人憨厚,富于同情心。一天,他看见别人在河里钓到一条鱼,便央求说:“把这条鱼给我吧”,鱼人听了便把鱼给了他。他把鱼拿在手里,见鱼活蹦乱跳,眼里还流着泪,十分可怜,不忍拿回家煮来吃,便又把鱼放回河里。渔人看到自己钧到的鱼又被放回河里,认为是在捉弄他,十分生气,就把放牛娃打了一顿。

原来,这条放回河里的鱼是水精灵布鲁最小的儿子达娃。达娃见到自己的救命恩人被打,十分同情,决心要好好报答他,就派青蛙请他到家里来。但放牛娃见河里有危险,不敢前往。达娃又派水獭去请,他还是不到河里去。第三次派水鸭去请,水鸭让放牛娃藏在自己的翅膀下,水就进不来了。放牛娃就这样来到了布鲁家。正巧在那里碰到他过去被水淹死的姐姐。姐姐告诉他达娃送他东西时,什么也不要,只要那只鸡就成了,他把姐姐的话记在心上。他到达娃家之后,受到热情接待,达娃送给他许多宝贵的东西,他都不要,唯独要那只鸡,达娃答应了,随后带着鸡走出河里,回到了家。第二天,他外出放牛回来,发现家里的饭菜都煮好了。放牛娃想,我没有父母,也没有兄弟姐妹,谁把饭给煮好的呢?他觉得奇怪,便假装外出放斗,藏在屋顶里看个究竟,大约到该做饭的时候了,他发现从布鲁那里带回的那只鸡从寓里飞出来,把身上的羽毛一下子揭掉,霎时就变成一个美丽的姑娘,接着就去舂米做饭,忙个不停。放牛娃见了,立即从屋顶上跳下来,把她抱住。姑娘见到忙推开说:“不要这样,让外人看见了多不好!”放牛娃见姑娘拒绝,灵机一动,就把她揭掉的羽毛抛到火塘里烧掉了,她再也变不成鸡了。

放牛娃家里有个美丽姑娘这件事。很快就传到了主人的耳朵里,主人对放牛娃说:“你是我的奴隶,这个姑娘不能归你所有,应该归我,如果你不同意,我们比赛一下,先倒两筐大米在地上,每人捡一筐,一粒一粒的捡,看谁先捡完,这个姑娘就归谁。”放牛娃无奈,不知如何是好,踌躇地回到家里,把主人比赛的话告诉那位姑娘,姑娘指点他说:“你可以到我们出来的那各河边,拍一下手掌,叫一声‘鸽子’,一只鸽子就会飞出来,你把它带回来,跟主人比赛。”放牛娃按照姑娘的吩咐去做,河里果然飞出来一只鸽子,他带着鸽子去和主人比赛,主人把大米一倒,就放出—群鸡来吃。暗想:他连个鸡都没有,怎能比赛得赢?放牛娃见主人放鸡,他也放鸽子出来吃米,不一会儿,就把那筐大米吃完了,主人的鸡还没有吃完一半。主人见了,不得不认输。主人沉思,他家只有一只鸽子,什么东西也没有。又对放牛娃说:“我们比赛看谁的鸡多,谁赢了,那姑娘就归谁。”

放牛娃听了主人的话,便回家同姑娘商量,姑娘再次告诉他:“你到前次的地方拍一下手掌,叫一声‘水鸭子’,就有一只水鸭子出来,你把她带回来,去和主人比赛。”放牛娃不敢怠慢,按姑娘的吩咐去做,果然从河里出来一只水鸭子。他就带着去和主人比赛。主人见他只有一只鸭子。煞有介事地自喜着,这一回我一定赢了。便把家里所有的鸡放出来。放牛娃见主人放鸡,他也把水鸭子放出来,谁知水鸭子翅膀下竟飞出无数的鸡来,把主人全部的鸡压倒在底下,连半个鸡的影子都看不见,主人目击现场只好认输。主人虽然认输,但不服气,便又想到自己随从、奴隶多,放牛娃只有一个人,谁会帮助他?又想了一个方法对放牛娃说:我们这次比赛打仗,谁打赢了。谁就得到这位姑娘。

放牛娃想到自己只有一个人,怎能打赢,回到家里又同姑娘商量。姑娘告诉说:还是到以前去的地方拍一下手掌,叫一声木箱,一个木箱就出来了,你把那个木箱背回来,同主人去比赛。放牛娃又按照姑娘的话去做,果然从水里浮起一只箱子,他就背着箱子到了主人那里去。主人见他来了,便问你准备跟我比赛吗?放牛娃说:“是啊!”主人见他只有一只箱子,没有一个帮助打仗的人,正是动手的好机会,便立即下令叫带着刀枪弓箭的随从、奴隶冲出来,想一下子把放牛娃杀掉。放牛娃见对方冲出很多人,就急忙打开箱子,箱子里冲出无数带刀枪弓箭的人来,把主人的许多随从和奴隶都杀掉了。主人眼看又输了,他还是不服气,死了随从和奴隶不要紧,还有许多猪、羊,可以请巫师祈祷。便对放牛娃说:“我们比赛跳滚烫的油锅,谁能平安地爬出来,谁就可得到站娘。”

放牛娃听了,十分忧虑,家里没有猪羊,没法请巫师祈祷,求乌佑保护自己,跳进油锅,一定白白烫死,但又没有别的办法,只得闷闷不乐地回家。姑娘见到他愁容满脸,问他为什么这样,放牛娃把前后经过的情况述说了一遍,姑娘劝他不必发愁,只要到河边再拍一下手掌,叫一声‘药’,一包东西便浮出水面来,你把它带回家就成。放牛娃按照姑娘的指点,在河边拍了一下手掌,叫一声‘药’,一包东西果然浮出水面。他便把药带回家,那姑娘就在放牛娃的浑身上下擦了这种药,然后叫他放心去比赛。放牛娃独自来到主人家,但见油锅早已烧的上下翻滚,两边排列着巫师正在喃喃祈祷,杀鸡宰牛,并请乌佑保护。主人见放牛娃来了,心里惴度着,他这样单独跟我比赛跳油锅,一个巫师也不请,也没有乌佑保护,非烫死不可。我这次必定能得到这位姑娘了。他越想越高兴,连过去多次失败的教训也都忘了。相反还想看看放牛娃怎样在油锅烫死。便笑着对放牛娃说:“过去几次比赛总是我先行动,如今要轮流,这次该你先下去了。”放牛娃暗想,前几次得到姑娘的帮助取胜了,怕什么,先下去也没关系。于是纵身一跳,扑通一声潜入油锅底,由于姑娘在他身上全涂了药,虽在滚烫的油锅里还竟有点凉意,主人看到他跳下去后,久不浮起,大声叫道:“他死了,他死了,姑娘归我了!”话刚说完,只见放牛娃从容地从油锅里钻出来,身上没有烧伤的痕迹,深感惊奇。但主人又想,放牛娃没有请乌佑保护,也没有被烫伤,我杀了那么多鸡、猪和牛,该请的乌佑都请来了,还怕什么,也学着放牛娃的样子跳进油锅里,不经片刻,皮肉被炸焦了,连骨头也炸成金黄色,主人就这样死掉了。

从此以后,没有人敢同放牛娃争夺那漂亮的姑娘,主人的全部财产也归他们所有,他们过着辛福的生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