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1338 / 海军 / 北洋铁甲舰曾经的荣光

分享

   

北洋铁甲舰曾经的荣光

2020-03-10  q1338
北洋铁甲舰曾经的荣光

从1885年开始服役起,定远舰、镇远舰就是中国海军的骄傲。对于几无海防观念,且财政捉襟见肘的中国而言,这两艘铁甲舰来之不易。

鸦片战争以来,当冒着黑烟、有两个大轱辘的英国明轮船,把几十艘中国帆船冲得七零八落时,中国人突然发现自己已被世界落下很远很远。洋务运动开始后,清政府内部围绕购买铁甲舰展开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大讨论。

买大船还是买小船,买回来由谁来开,怎么保养,各种争论莫衷一是。十几年过去了,铁甲舰仍杳如黄鹤。

心急如焚的南洋通商大臣沈葆桢,临终前痛心疾首地上疏朝廷说:“臣所每饭不忘者,在购买铁舰船一事,至今无及矣。而恳恳之愚,总以为铁甲船不可不办,倭人万不可轻视。”

沈葆桢一语中的,当时清政府得知,日本向英国订购的铁甲舰扶桑号已经下水了。1874年,刚刚明治维新的日本,就攒了一支歪歪扭扭的船队侵入台湾。彼时,日本国力尚弱,但已敢于向海外扩展,如今有了铁甲舰,岂不更加嚣张?一直拖沓扯皮的清政府这才火急火燎地派人前往西方,办理买船事宜。

北洋铁甲舰曾经的荣光

起初,李鸿章相上了英国造的“柏尔来”和“奥利恩”舰。可英国人趁机大敲竹杠,“忽允忽翻”,把价格一路哄抬到200万两白银,最后竟干脆找个借口不卖了。

在英国碰了一鼻子灰的李鸿章,派深谙洋务的李凤苞到德国考察。当时,德国已在普法战争中取胜,一跃成为欧陆第一军事强国。可它强的是陆军,不是海军,没人认为德国也能造出大军舰。急于向世人证明海上实力的德国人对李凤苞殷勤备至,又是拉他到家里做客,又是请他参加新舰下水仪式。德国人的努力没有白费,1880年,他们终于拿到了中国的订单。

此时,得知中国与德国签了造舰合同,英国悔之晚矣,并感叹道:“年轻的中国外交官已在国际交往的实践和学习西方近代科技知识的过程中,逐渐成熟起来。”德国人似乎也要借这第一笔跨国订单,打响自己的名牌,铆足了劲给中国军舰用上最好的材料和技术。4个月后,中国又向德国订了一艘同样型号的铁甲舰。

身在德国的近代中国科学家徐建寅,在日记中写道:“现在中国拟造之船,议仿‘英弗莱息白’及‘萨克森’之制,集二者之长,去二者之弊……似可列于当今遍地球第一等铁甲船。”

北洋铁甲舰曾经的荣光

1885年,装饰着龙纹图案的定远舰、镇远舰二舰驶出德国基尔军港,乘风破浪开往中国。陈悦告诉记者,定远舰、镇远舰在当时引起的轰动,绝不亚于今天人们谈到航母。二舰仍在海上,国内的《点石斋画报》就做了长篇报道,甚至连定远舰的结构图也登出来了。

定远舰标准排水量7220吨,舰长94.5米、宽18米、吃水6米,功率6200匹马力,航速14.5节。姊妹舰镇远功率7200匹马力,航速15.4节,在当时均属庞然大物。

对野心勃勃的日本而言,定远舰、镇远舰不啻为当头棒喝。1886年8月,当丁汝昌率二舰到日本长崎进行保养时,小山一样的铁甲舰震动了日本朝野。愤懑、惊惧、羡慕……一时间,诸般情绪弥漫于日本社会,上岸休整的中国水兵竟然因此遭到日本警察和市民的攻击,伤亡达50余人。

另一个被反复引用的故事是,日本军官东乡平八郎登上定远舰参观后,称其并不可怕,理由是中国水兵把衣裤晾晒在炮管和甲板上,火炮炮管里布满灰尘。这个故事每每被用来证明北洋舰队管理混乱,士气低落。但陈悦告诉记者,因为没有烘干设备,甲板上晾衣本是19世纪各国海军的常例,日本亦不能免俗。而从东乡平八郎的渲染中,不难品出他的“酸葡萄”心理。

北洋铁甲舰曾经的荣光

不管怎么说,定远舰和镇远舰的出现,大大抑制了日本对外扩张的野心,使他们将近十年不敢在东亚造次。同时,定远舰、镇远舰也刺激了日本发展军力的决心。为了对付中国的两艘巨舰,日本在国内发行海军公债,设计建造了专门克制定远舰、镇远舰的松岛、桥立和严岛三舰,甚至连日本小孩子都在玩一个叫“炸沉定远舰”的游戏。

就在日本疯狂扩张军备时,中国的海军建设却陷入了停顿。光绪大婚,慈禧庆寿,修颐和园……似乎所有事儿都有理由挤占北洋海军的经费。就在世界海军一日千里大发展时,定远舰、镇远舰却显出了老态。

“经费匮乏,疏于保养,弹药短缺,定远舰和镇远舰就像是整个北洋海军的缩影。”陈悦感慨道。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来自: q1338 > 《海军》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