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图书馆一角 / 我的最新原创 / 这对夫妻的爱情,惊天地泣鬼神

分享

   

征文这对夫妻的爱情,惊天地泣鬼神

2020-03-25  我的图书...

本文参加了【个图“好书”用心读】有奖征文活动

夫妻间有真爱吗,夫妻间真正的爱情到底是什么样子?答案是肯定的,一对小小平民百姓的纯真爱情,就表现在他们所处的那个时代贫苦生活中,他们的至诚大爱就是说成惊天地泣鬼神也不为过。这本书就是清朝时代沈复写的自传体随笔《浮生六记》,被称为中国文学史上的一支奇葩。作者善于把平常的生活营造出高雅情调、发现独特趣味,身处贫贱,屡经坎坷,心态乐观,将夫妻的至诚真爱糅合在作品中,使平凡的人生充满了艺术的感觉。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它一直受到广大读者的追捧和喜爱。

全书共有卷一 《闺房记乐》、卷二 《闲情记趣》、卷三 《坎坷记愁》、卷四 《浪游记快》、册封琉球国记略(《海国记》)、附录一《记事珠·浮生六记》、附录二:序、跋、题记、附录三:伪作二卷等内容。

在中国文学史上,描写情爱的书籍很多,但大多或写宫廷艳史,或写权势礼法淫威下的爱情悲剧,或写风尘知己及少男少女之间的缠绵,很少涉及夫妻之情。而《浮生六记》一书在其题材和描写对象上富有创造性。以简练、生动的笔调描述了作者和妻子陈芸情投意合,想要过一种布衣蔬食而从事艺术的生活,由于封建礼教的压迫与贫困生活的煎熬,终至理想破灭。《浮生六记》是一部水平极高影响颇大的自传体随笔,在清代笔记体文学中占有相当重要的位置。该书的特点在于真纯率真,独抒性灵,不拘格套,富有创造性。本书文字清新真率,无雕琢藻饰痕迹,情节则伉俪情深,至死不复;始于欢乐,终于忧患,漂零他乡,悲切动人。

爱是互相的,任何打击是不能动摇的。卷三《坎坷记愁》芸娘先是因婆婆不愿意让她代写家书,被公公误解;后又因帮助公公娶小妾而得罪了婆婆。此后误会接踵而至,以至于到了父亲命沈复休妻的地步。好在沈复顶住了压力,没有就范。但两人被迫离开了家,过上了流浪飘泊的生活,“同欢乐”并不难,“共患难”却绝不容易,二人患难与共的真挚感情,足以让如今“一言不合就分手”的新时代新新人类们汗颜!。

即便是以现代的眼光来看,沈复和芸娘的爱情保鲜之道,也是很值得我们学习的。他们有共同的语言和共同的兴趣,既可以一起谈诗论词,也可以一起插花制作盆景;他们总是为对方着想,他常常带她一起出游赏玩,她则为他拔钗沽酒;他们愿意为了对方改变自己,她因他出痘而吃斋数年,他因她而爱上了吃之前厌恶的“臭腐乳”;他们总是感恩于对方的付出,却并不计较谁付出的更多一点…… 

最好的爱情,并不是因为他们做了什么特别高大上的事情,而是因为他们把很多特别小的地方都做到了。所以,芸娘临终前才会那么不舍;所以,哪怕过了很多年,沈复依然心痛芸娘的离去。

在文字上,本书虽是文言文所著,但是并不艰涩,多读两遍,基本都能看懂了。

例如卷一闺房记乐开头一小段原文:余生乾隆癸未冬十一月二十有二日[1],正值太平盛世,且在衣冠之家[2],居苏州沧浪亭畔。天之厚我,可谓至矣。东坡云:“事如春梦了无痕”,苟不记之笔墨,未免有辜彼苍之厚。因思《关雎》冠三百篇之首[3],故列夫妇于首卷,余以次递及焉。所愧少年失学,稍识“之无”[4],不过记其实情实事而已。若必考订其文法,是责明于垢鉴矣[5]。 

这小段主要意思是:我生于乾隆癸壬(1763年)未冬十一月二十二日。当时正值太平盛世,而且生在衣冠世家,居住于苏州沧浪亭畔。苍天对我的厚爱真可谓应有尽至啊!苏东坡曾云:“事如春梦了无痕”,对自己的经历如果不记之以笔墨,未免有辜负于苍天的厚恩。如今,思考《关雎》是描写青年男女互相倾恋之诗篇,而且冠《诗经》三百篇之首,所以特意将本人夫妻生活的“闺房记乐”列于首卷,其余篇目则以次递及下去。所惭愧的是自己少年失学,稍有学识而无深知,以下描写不过是纪录一些实情实事而已。若必考究文法修辞,则要借助明亮于污垢的镜子了。

卷一闺房记乐第五小段原文:是夜,送亲城外,返已漏三下[15],腹饥索饵,婢妪以枣脯进,余嫌其甜。芸暗牵余袖,随至其室,见藏有暖粥并小菜焉,余欣然举箸。忽闻芸堂兄玉衡呼曰:“淑妹速来!”芸急闭门曰:“已疲乏,将卧矣。”玉衡挤身而入,见余将吃粥,乃笑睨芸曰[16]:“顷我索粥[17],汝曰‘尽矣’,乃藏此专待汝婿耶?”芸大窘避去,上下哗笑之。余亦负气,挈老仆先归。

从这一小段可以看出芸娘对夫君关怀之深至切。主要意思是:当夜我送亲戚出城外,返回时已是更漏三声了,饥肠辘辘急于找东西吃。女婢女仆拿出枣脯让我吃,我嫌它太甜不吃。芸则暗中牵着我的衣袖,让我跟随走进她的卧室内。进去一看,里面竟藏有热粥和和小菜呢!我高兴地举起了筷子准备吃,忽然,听到芸的堂哥玉衡在外边大声叫着:“淑妹芸快来!”芸急忙关闭房门说:“我已经很疲惫了,要卧床睡觉啦!” 堂哥玉衡连忙挤身而入,看见我在吃粥,便斜着眼笑着说:“呵,刚才我来索要粥饭,你却说吃完了,原来是藏了粥菜,专门来招待女婿呀!” 芸非常害羞,红着脸躲避开了。一瞬间,屋里上下老少都哈哈大笑起来。我也赌气,不肯屈居人下,拉着老仆的手回去了。

卷三坎坷记愁第三小段原文:乾隆乙巳[1],随侍吾父于海宁官舍。芸于吾家书中附寄小函,吾父曰:“媳妇既能笔墨,汝母家信付彼司之[2]。”后家庭偶有闲言,吾母疑其述事不当,乃不令代笔。吾父见信非芸手笔,询余曰:“汝妇病耶?”余即作札问之,亦不答。久之,吾父怒曰:“想汝妇不屑代笔耳!”迨余归,探知委曲,欲为婉剖[3],芸急止之曰:“宁受责于翁[4],勿失欢于姑也[5]。”竟不自白。

从这一小段可以看出芸娘对公婆的忍耐是常人难以做到的。主要意思是:乾隆乙巳(1785年),我随从服侍父亲到了海宁县馆舍。家里寄来的家书中,芸都附夹着她的小信函来。我父亲说:“你媳妇既然能动笔墨,以后你母亲的来信,可以吩咐她为其代笔。”可是后来家庭偶尔出现了些闲言碎语,我母亲即怀疑是芸在信上叙述不当,因此就不再让她代笔了。不久,父亲见信上不是她的笔迹,则对我问:“你媳妇是不是生病了?”我便去信询问情况,可也没有得到芸回答。日子久了,我父亲便发怒说:“我看你媳妇是不值得代笔啦!” 等我回到家探问情况之后,才知道芸受了委屈。我本想用宛转的语言为她申辩,可是芸急忙说:“我宁可遭受公公的责备,也不愿与婆婆失欢。”因此,此事终究没有自我表白,也没把事情始末解释清楚。

这只是几小段例子,全书中夫妻互相包容的事比比皆是。如果你不相信这世上有纯粹的爱情,那么,请你看看这本书。如果你心里向往着美好的爱情,那么,你更应该看看这本书。因为,这本书讲述的,就是爱情最好的样子。

图片来自网络

2020年3月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