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庆wcqjs / 科技 / 祝总骧教授是怎样破解经络之谜的?用三种...

0 0

   

祝总骧教授是怎样破解经络之谜的?用三种方式证明经络真的存在

2020-03-26  长庆wcqjs

经络真的存在吗?这个问题已经困扰了无数现代人,怀疑不存在的要否定,相信存在的要努力去证明。在六十年代的时候还有个影响世界的经络发现故事。1960年代,朝鲜有一个名为金凤汉的科学家,宣称找到了经络,并将之命名为“凤汉管”,这个发现轰动了世界医学界,也引发了各国对经络研究的兴趣,日本随即组织了大批的科学家进行经络的研究,扬言在十五年内解开经络之谜。当然视中医为祖先遗产的中国也很紧张地组织了大批的科学家到朝鲜去实地学习,并加紧研究,深怕这个祖先遗产的谜由其它国家先解开来。接下来的几年,全球科学家不断要求朝鲜公布研究成果,朝鲜却始终拿不出具体的证据,最终金凤汉由于拿不出具体的证据而跳楼自杀,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这件事之后使得从事这项研究的科学家们非常尴尬,许多人放弃了研究,更有偏激的人根本否定了经络的存在,经络成为迷信的一部份。此时的中国医界,分成了两派,一派人认为没有经络只有穴位,否则不能解释针刺麻醉的现象,另一派人还是坚持经络的存在,但是提不出具体的证据,这些讨论也就愈来愈低调。

祝总骧教授是怎样破解经络之谜的?用三种方式证明经络真的存在

经络真的存在吗?

经络研究的转机是从1972年开始的。这一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周恩来总理陪同他参观了中国的“针刺麻醉”。当时尼克松看到的场景是这样的:一根细长的银针轻轻地捻入病人的手部,然后接通电流就可以给病人起到麻醉作用,医生就能够给病人做甲状腺切除手术,而在整个手术过程中病人没有一点痛苦的表现。这个手术现场震惊了美国总统,面对神奇的中医尼克松是大惑不解。现场医生告诉他,那是银针扎在“合谷穴”上,循经感传到头颈部位,可以起到麻醉作用。“针刺麻醉”已经用于甲状腺切除术和拔牙等几十类手术中,针灸麻醉在中国古代医书中早有记载和应用。

尼克松从没有听说过经络,于是他便问那位医生:“什么是经络?它有什么功能和特点?”那位医生和他的同事面面相觑却无法准确地回答尼克松的问题。周总理看在眼里,急在心上,表情凝重,心里压着一块大石头。

在尼克松访华结束后不久,周总理就迅速召集在京的医学院校、中国科学院、北京大学等有关单位的专家、学者就尼克松提出的问题展开讨论,最后周总理向与会的专家们庄重提出要求:一定要尽快将经络的实质搞清楚,中医的经络理论,不要墙内开花墙外结果。此后国家科委(后来改为科技部)将“经络研究”列为国家重点科技研究项目,组织大量的人员进行深入细致的研究。

祝总骧教授是怎样破解经络之谜的?用三种方式证明经络真的存在

祝总骧教授

祝总骧教授就是在响应周总理的号召下进行经络研究的科学家并成为这千古之谜的“破译者”的。他自1976年首次发现人类存在隐性循经感传线(祝氏命名而为国际公认称为LPSC线)。这一发现是人类第一次揭示了人体体表普遍(人群中95%以上)存在十四条和古典经脉线相吻合的、连续而均一的、能够重复而确切定位的、高度敏感的线,其宽度仅为1~3毫米,其位置稳定不变。1987年9月下旬,祝总骧教授应英国针灸学会之邀,出席了在伦敦举行的国际经络生物物理报告会。当他通过录相带和幻灯片等大量的图像资料,用流畅的英语形象地作了关于经络客观存在的长达3个多小时的经络学术报告后,与会的世界各国的专家、学者报以雷鸣般的掌声。闻名世界的中国古代科学史专家、英国剑桥大学名誉校长李约瑟博士兴奋地说:“我曾预言,经络之谜,终将由中国人自己揭开,有幸言中,实是我余生之幸!”

过去,人们一直以经络看不见摸不着来否定经络的客观存在。在祝总骧的实验室里,他们摸到了经络的脉搏。在经络线上扎一根针,有了得气的感觉后,把手放在这条敏感线上,就摸得出来它在活动,它和脉搏的频率不一样,有时快,有时慢。后与中日医院针灸科合作,祝总骧测出一条经脉线来,扎上针,然后让针灸科的同志摸。一摸,不但穴位,整条线都有微小的搏动。有搏动就会有声波,声音也是一种振动。那么经络会不会有声音呢?

要说经络有声音,根据是什么呢?在古今文献中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论述,振动一下经络,它就会发出一种声音。到祝总骧这里来进修的一位大夫有一种想法,他觉得经络很像是淋巴。他设想把药注射到穴位里,他希望药力能沿着经络线走。要注射药,得先把这条经络线找到。祝总骧敲出一条经脉线后,进修大夫在这条经脉线上的一个穴位扎上针注射药,针头还没拔出来的时候,祝总骧还在敲,他要把这条线的全过程都测出来。每当他敲到经络线时,针就振动。受到这偶然发现的启发,祝总骧在这条经络线上先扎上针,然后用小叩诊锤儿敲,出现振动!但是不好精确记录,也不能同时扎好多针,于是祝总骧想出一个简单的办法,就是把听诊器放到经络线上听,用小叩诊锤儿沿古典经络线的垂直线上叩击,叩击到经络线时,从听诊器里传出了高昂洪亮的声调,如即击在空洞地方的那种‘空空’声。祝总骧叫它高振动声点,这些高振动声点连成一条线后这条线会与低电阻点连成的线互相重合。经络原来也会发声,经络是听得见的!

16年来,祝总骧在对经络生物物理学研究方面取得了十大突破性的进展。在我们采访祝总骧教授的时候,这位83岁高龄的老人以他对探索人体经络科学的执著,终于找到了经络存在的证据,并为我们用他的三种方法做了证实。

三种方式证明经络的存在

第一种方式是用电激发的机械探测法:隐性循经感传线(LPSC)在受试者的古典经脉线的井穴(脚指趾端的第一个穴位)上放置一个小电极(剌激电极),再把另一个大电极放在对侧小腿的脚踝部。通上微弱的脉冲电,受试者在井穴处就有麻的感觉.这时用尖头的小橡皮锤在受试者的皮肤上沿古典经脉垂直方向叩击,当受试者有酸麻胀的感觉,说明这是一个高敏感点。我们用红笔在这些点上做上标记,如此反复实验,当把这些点连接起来后,我们发现,它正好与古典经络图上的经络的分布相吻合。这条敏感线就命名为“隐性循经感传线”(LPSC)。这条线在98%的人身上都能被测定出来。

祝总骧教授是怎样破解经络之谜的?用三种方式证明经络真的存在

第二种方式是皮肤电阻抗测试法:经络的低电阻特性——循经低阻线(LIP)

使用电阻测定仪,测试电源为低频脉冲电源。电源的两个电极是控测电极和参考电极。参考电极拿在受试者手上,我们用探测电极对古典经脉线沿垂直方向进行扫描。于是发现当探测电极触及受试者的经脉线时,电阻会突然下降,这是一个低电阻点,称为循经低阻点(LIP),在受试者身上我们用绿点表示。当把所有低电阻点连成一条线时,它正好和古典经脉线一致,并且和电激发机械探测法测出的红点连线重合在一起。

祝总骧教授是怎样破解经络之谜的?用三种方式证明经络真的存在

第三种方式是叩击声音探测法:经络的高振动声特性——循经高振动线(PAP)。

使用尖头小橡皮锤和医用听诊器,在受试者身上沿古典经脉线进行垂直叩击,叩击的力量要均匀。你会发现每当小锤叩击到经脉线上时,就会听到一个音量加大、高亢洪亮、如叩击在空洞地方那种“空空”的声音,我们把它叫做经络的高振动声,把这些点叫做高振动声点,并用蓝点标记。待把所有蓝色振动点连成一线时,恰好又和前面的红色、绿色的测试线重合在一起。

经脉线的这三种生物物理特性(LPSC、LIP、PAP)互相重合,宽度均在1毫米范围以内,其位置终身相对不变。这种特性不分人种、年龄、性别在十四条经脉普遍存在,并和古典经络图谱,如宋代针灸铜人呈惊人的吻合。可以说,中国古代发现的经络系统已经被现代科学定位和证实。此后的实验又进一步证明,经脉线不仅在人类而且在动物身上也可以用PAP和LIP法定位。

祝总骧教授是如何破解经络之谜的

祝总骧,中国著名经络学专家。1973年以来,在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所与合作者经过20年长期艰苦攻关,发表论文110篇。1989年写成专著《针灸经络生物物理学——中国第一大发明的科学验证》(北京出版社,1989年)。30年来,运用电子学、生物化学、声学和形态及动植物等多种学科检测和独特的实验法,准确地揭示人体经络线的分析位置,证实了古典经络图谱的高度科学性和客观存在。以后又提出“经络是多层次、多功能、多形态立体结构的调控系统”的理论;这一研究成果运用于临床,取得了神奇效果。因此获得国家科委颁发的首届“星火杯”创造发明特等奖。此外还10次荣获国家卫生部、市科委等颁发的科学进步奖。祝总骧现任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所和北京经络研究中心主任教授、中国管理科学院终身教授,并被美国国际针灸医学院聘为教授。他先后10次出国防问,10次被授予荣誉勋章、会员、科学博士、教授、顾问等。祝总骧现在承担国家科委攀登计划经络的研究项目,被聘为专家委员。

祝教授提出的“锻炼经络,人人百岁健康”,是把经络学说运用到人类保健理论的新发展。他提出深入研究和广泛应用经络学说这一既古老又先进的理论和实践。

祝总骧教授是怎样破解经络之谜的?用三种方式证明经络真的存在

我是在40年代北平中国大学化学系毕业,毕业后从事石油工业的研究,是在石油工业中具体做科研工作。我做了几年的石油化学研究,为以后的科学研究打了个基础,在做化学研究工作的时候,做来做去,我就觉得太单调,不符合我的兴趣,那时我就自己完全从个人兴趣出发,我希望能够做复杂的科研工作。于是在40年代后期就不搞化学研究了,转到医学研究上了,因为医学是研究生命的科学,生命科学的研究比化学研究复杂的多,更符合我的兴趣。在1948年左右我就到北京大学医学院从事生理学研究,一边在做研究,一边在学习西方医学,学着学着,我也挺感兴趣,从40年代一直到70年代将近30年,我搞西方医学的生理学的教学和研究工作,很有兴趣,很能够深入。但是做了一段时间后我就要问一下,我们做出来的结果到底有什么价值?当时我的想法就是,兴趣是有,对生理学的研究也有一些贡献,可是呢,究竟我们搞的这个研究有什么实际作用呢?比如我研究的这个高血压、心脏病,我就觉得我们研究了半天,这个高血压的病还是离不开终身吃药,就是到今天为止,这个高血压的病还是在终身吃药,所以我就感觉到这个研究高血压和心脏病生理学也能深入也有价值,但是却不能解决实际问题。

在我没有研究经络之前,当时我的想法,也认为中医讲的经络系统不是客观存在的、不是科学的,原因就是谁也看不见人身上十四条经脉任何一条,也看不见,也不能解剖出来,当时我和现在西方医学的观点一样。后来一件事情就改变了我的想法。就在这时,是在70年代,我们敬爱的周总理在接待外宾,很多国家的医学专家和国家领导人到中国来,都要向周总理提出来能不能参观一下针刺麻醉,因为针刺麻醉在60~70年代在全世界很轰动,简单的说就用一根针扎到经络的穴位上以后,人的痛觉就消失了,完全可以做手术,特别是一般的上体颈部的手术、胸部的手术,完全都可以,不用打麻药就能够做。而手术做完了以后,病人他自己就能走回病床,还一边坐着还能说话。所以这些现象都让外宾看到,特别是尼克松对这些现象特别感兴趣,就问我们周总理,这到底是什么道理,总理就回答说,这个事情是我们祖先传下来的,针刺吗,就靠这根针扎进去以后,这个人就能够镇痛,有疼痛的时候扎了这针他就可以不疼,现在没有疼痛,就给正常的人扎一根针,它就能够去掉了它有关经络的这一些脏器的疼痛,他说这是一个新的发展,什么道理我们正在研究,就跟外宾这么讲。可是等他们外宾走了以后,总理就很重视这个事情,他说你们这些搞科研工作的,能不能把咱们老祖先发现的经络,用科学的办法来说明一下,为什么扎了针以后就能镇痛,扎了针以后就能够治病。所以我当时就从西方的医学转了,我想这个问题值得我们研究,所以那时候我从协和就到了中国科学院。我就响应了周总理的号召,我们就在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所,成立了这么一个经络的课题小组。这个小组的目的就是专门研究我们祖先留下的经络图,具体也就是说在针灸铜人上刻的十四条经络到底是真的是假的。也就是说它是不是科学的,客观存在的。

当时我的想法是这样,你要想解决针刺为什么能够治病、能够麻醉、能够镇痛,那你就必须要解决中医的根本的道理。根本的道理就是经络,因为在中医的《黄帝内经》也好,以后所有针灸的书上说,都是说所有的穴位都在经络上。也就是说我们中医很早就承认人身上有14条经脉,那我作为西方医学的一个工作者,看不到,你说有,你拿不出来呀!所以我们自己就感觉的我们有责任进行研究,祖先留下的这十四条经脉到底是真的假的,所以我就决心专门从事这项工作。

开始的时候我们首先就想经络这个现象,你要研究经络这个现象到底存在不存在,这个经络的现象实际上在古书上,在《黄帝内经》上也有,在咱们许多临床的医生在做针灸的时候都能够发现这个现象。就是有少数的人你给他扎了针以后,他自己就能说出来,有一种感觉沿着身体的一定的路线在走,这条路线刚好是和我们祖先留下的那条路线是相仿的,整个的这项工作我们就是从这开始的。

就研究这种现象,先是在少数人,在100人里边也没有一个,我们就去调查,开始调查在人群里有多少人有这种敏感的现象,我们得的结果是千分之一到百分之一,也就是100个里边可能碰到一个,1000个人里边准能碰到几个,做了这个调查研究以后,全国各个医学院校和针灸大夫都配合调查,那时卫生部特别重视这个工作,全面配合调查,调查了20多万人,调查得出的结论和我们得出的结论是接近的,也就是千分之一左右。

这样的话,我们就说现象是真实的,不是少数人随便说的,可是人家还有意见,西方医学的专家就说这不行,怎么不行,你要说人身上有经络那么100个人里边为什么只有一个人有,这不符合,难道说那90多人就没有经络吗?所以我就接着这个题目就做下来,我想查查到底剩下的90%的人有没有经络。

于是我就和北京中医院针灸科合作,和他们合作查病人,查来查去我们就发现了这一现象,你在查敏感人的时候,你也得给他个刺激,可是说当你通电刺激的时候一般人说不出这条线,一般人说没有的,这个机械的刺激,你在敲打它,敲打的结果是当你敲打点碰上这条经脉线的时候,这个时候这个人就说他就这个地方特别麻,我们从经络敏感人找到了另外一种现象,叫做隐性的经络传感现象。可不是百分之一了,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有,这样便和针灸科的医生成立了一个小组,北京市的经络研究组。这百分九十九的人都有都能查出来,一边通上线的时候,一边再做机械的刺激,所有的人都有经络线,从那时实际上我们就开始正式投入了经络课题的研究。

那么出现了这种现象以后,人人都有这种敏感的线,照理说让我们来说已经很满意了。可是西方的科学家还不满意,他说你这种感觉他可以说也可以不说,你怎么证明他是真有这种感觉,你也钻不到他的脑子里去,所以脑子里边你找不出这种感觉呀!他说的是不是可靠呢?我们后来就又接着这个题目做下去。

既然人人都有这条线,那么能不能用客观的办法把它显示出来,显示出来的头一个实验就是你刚才看的那个实验电的实验。用电的实验我在沿着这条经脉线扫描的时候,用电的实验就能够找出这样一条低电阻的线,这个时间大概是在1978年的时候。我们发现的集体经络敏感人,90%以上的敏感人都能够用电的办法找出这条敏感线,人人都一样,所以头一个办法是用电的办法,可是电的办法有时候不好接受,实际上是有一定的刺激性,所以一般人还不容易接受。后来我们就想除了这种办法还有没有其他办法,当时大家心情都很高,连夜再查这个病人,结果比较幸运的我们发现用小锤在敲打这个经脉的时候,不但是他自己能够说出来有一种酸麻胀的感觉,而且声音能听得到,用听诊器就能听的到。

就是说确确实实这条经脉线不但有低电阻的特性,还有声音的特性。70年代~80年代,我们一直在做这项工作。到了80年代末我们就写了一本书《针灸经络生物物理学——中国第一大发明的科学验证》。而且我们认为这件事情让更多的人认识经络。在这本书我们是用生物物理学的办法证明经络的存在。我们用声音的办法、电的办法,还有感觉,还有同位素还有其他的方法。总的来说,祖先发现的这十四条经脉线全都能用客观的办法加以验证。

那么当时我们就觉得很高兴,人们都说这经络,你要到西方医学专家这人家都不相信,他们到现在还不相信。但我们通过我们的这几种方法已经能够正视。所以我们认为,我们祖先的发现是正确的,也就是说经络是真实客观存在的和非常科学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