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是而之焉 / 股权投资 / 硅谷风险投资进化史

0 0

   

硅谷风险投资进化史

2020-03-31  由是而之焉

面对创业者的融资新需求,创业投资新时代已经来临,它颠覆了我们传统认知上的风险投资模式。


过去的风险投资定义一度非常明确。许多现在家喻户晓的大型科技巨头,如Facebook、Twitter和LinkedIn,最初都是通过红杉资本、Accel Partners和标杆资本这类老牌风险投资机构获得的融资。

 
风投机构会在“超级融资轮”(即西方投融界中融资金额排名前10%的融资事件)投资数百万美元,换取一定的股份,并期望在10年之内企业能够实现IPO,那么风投机构就可以收获最高达1000倍的收益。表现优越的风投基金组合通过这种方式能获得一到三次的巨大成功,也顺势将基金的投资收益率抬高到投资者预期水平。创业潮爆发后,风险投资就是通过这种模式一步步演化到今天。



过去十年的创业爆炸式增长让风险投资者聚集在了硅谷。一方面,Airbnb、Lyft和Uber这样的公司仍然能够不时爆出大额交易,另一方面,全世界范围的初创公司数量正在大幅增长,创业公司尤其偏爱旧金山和硅谷地区,因为这里汇集了大量风险投资者。
 
在这十年,创业者在其他地方碰到的投资人通常还没有理解风险投资,是一些风险规避型的投资者,他们更青睐于高收益且高度避险的创业投资项目,对他们来说,这样的投资项目更容易被衡量和评估。人们普遍认为,不管是在纽约、伦敦还是欧洲,投融资状况都远不如加州,在很多地方,照搬硅谷那套模式几乎无法获得任何融资。直到今天,人们对风险投资的认知仍停留于此,都源于加州和其他地区差异巨大的融资现象。
 

风险投资的黄金年代


今天的旧金山已然成为初创公司和风险投资者的温床。一方面,许多风险投资者不仅在硅谷“风投之路”沙山路设立总部,还在旧金山市区另外设办公室。另一方面,旧金山还有很多科技企业总部,Twitter、Uber和Lyft等公司没有追随Facebook和Google将大楼迁移到硅谷。越来越多的初创公司不断从世界各地向旧金山聚集,科技岗位飙升,新的风投基金蜂拥而至,加入资本斗争,风投模式带动旧金山这座城市一起,开始产生变革。

对初创公司来说,资金的获取更容易了。资本供给充沛,千万的新晋投资者参与其中,横跨加速器、孵化器、天使投资、傻钱、资本大亨,还有众多风险投资者,助力新型科技和产品服务的提升。
 
初创企业的融资机制有了飞跃的提升,很多公司都获得了在别处很难获得的融资。这一时期,北加州初创公司的背景调查相比靠近西海岸或南加州来说就不是那么严苛,很多时候,一份演讲稿,一份商业计划书,一项创新的技术,一位经验丰富的创始人或者一个出色的投资人就能够获得一轮百万美元的种子轮融资。
 

第一代演变



创投界的喧嚷下,风险投资模式开始呈现不同面貌。股权众筹平台Angelist和在线金融对接平台FundersClub就抢抓机遇,在风险基金体系的风口顺势而上。
 
通常一支基金由投资者和普通合伙人组成,为了完成一项投资,普通合伙人在募集资金的同时还要做好对初创企业的尽调。而这类平台在风投基金创建之前就已经把各类天使投资人集合起来,大大简化了基金创建过程,也由此形成了第一代在线股权融资平台。
 
初期没有许可权的线上募股融资是违法的。众筹网站Kickstarter通过一些礼物性的回馈(比如签名产品、文创产品等)为创意性项目募资,在不涉及任何股权交易的情况下,为自己杀出一条血路。

AngelList将它们的第一个线上投资工具称作“在线投资”,并开发了Syndicates产品(专业投资人可以把自己要投资的项目放到网上,其他投资者可以跟投,跟投的方式是参与领投人的专项基金。也就是说每一个投资项目都是一个单独的基金,而领投人以赚分成的形式获利),与传统风险投资者相比,参与Syndicates基金的投资者数量激增。

这是一个巨大的突破,几乎所有人都可以参与投资,业余投资人和散户投资人都可以组建投资者联盟,带来更多的交易,创业投资也更趋向民主化发展。


图片出处:piqsels


2019年, AngelList管理的资产接近18亿美元,同主要风险投资基金旗鼓相当,风险投资环境也和过去截然不同。虽然AngelList和其他股权众筹平台在投资流程上比起最初的平台更简单,本质还是大体相同——投资者需要退出来实现收益,这又为新一轮的,不论是Nano VC还是Micro VC规模的创业投融资敞开了大门,这类形式下的创业热情不断上升。


同一时间,许多创业者还是采用传统风投模式,但如果他们的公司无法在短时间内快速成长,就会开始被投资者遗忘。因为风险投资者往往会关注投资组合金字塔顶端的那1%,这1%的公司可以为他们带来超额收益。而初创公司为了不被资本遗忘,还没来得及完善基础架构,就被迫快速扩张,这种情况下一旦失足就容易跌入万丈深渊。为了不被资本胁迫,创业公司们也开始了变革。
 

变革伊始



这场变革开始得缓慢又悄无声息,投资的变革来源于创业者。很多创业者最初因为创投环境优良搬到了旧金山,但眼见创业泡沫消失,以往的光景不复,他们有些离开了这座城市,有些怠倦了传统风投模式。这些企业家发现,自己早期募集的资金很快就以无法控制的速度被消耗干净。正是这股逼迫企业快速发展的推力彻底葬送了企业。
 
一些创始人开始在其他地方重新创业。一部分人搭建投资模型来帮助创业者;一部分人将目光转向虚拟货币和ICO;有些人甚至启动了一些小而美、收入稳定的项目。在旧金山,这类商业模式直到最近才被认可。因为传统意义上获得风投才能代表事业的成功,这些怎么能算创业成功呢?。
 
旧金山街区渐渐产生“创业者友好”的倡议。著名创业孵化器Y-Combinator和创业加速器500 Startups开发了一种新型可转换票据用于早期投资,致力于为创业者提供更好的创业条件。在线支付服务商Stripe创立了Stripe Atlas平台,帮助创业者处理创业过程中遇到的法律和财务问题。各类金融机构也在想办法为有盈利能力的创业公司给予更多帮助。
 
变革就此开始。
 
在旧金山内外,许多想要成功的科技型创业者对融资有了更高的要求,开始拒绝传统风险投资。他们追求稳健的收入,想要保障自己在公司的主导权,而不是在种子轮就为了融资放弃四分之一的股份;他们想要拥有收购认购的自主权,而不是为了得到10亿美元,被迫出售公司或者IPO上市。他们最想要的是灵活性和公平性。
 
这类公司的理念逐渐传播开来,床垫公司Tuft & Needle就是典型代表,虽然它一度考虑过风险投资,但最终还是选择打造一家有着良好经营模式并盈利的企业。最终Tuft & Needle的创始人在仍然持有公司大部分股份的情况下,以约4.5亿美元的价格出售。Buffer是另一个零融资公司,它在员工达到82人时就实现了全面盈利,面向75000名用户提供服务。
 
其他的创业公司注意到了这一趋势,投资人也是,投资人也开始了变革。
 

投资人也在创新



拥有著名独角兽logo标识的Indie.vc是新型风投模式开辟者之一。Indie.vc通过三种不同投资模式的测试来运营基金。目前发展为一个为期一年的项目,旨在为创业者提供支持。它通过投资十万到百万美金不等,来换取部分股权,同时还要从营收额中进行分红。Indie.vc的创始人Bryce Roberts把这一模式称为“无门槛创业”。贯彻这一模式的背后,是Roberts对 “初创公司需要爆发式扩张”的反对,他坚持认为,对于初创公司来说,拥有经营性强,可持续盈利的优势才是重中之重。
 
另一个拥有相似模式的是线上小额贷款服务平台Earnest Capital,该公司创建了“共享收入协议”,称为SEA或SEAL,它是一种基于股权和年费支付组合的风投模式。EarnestCapital的创始人Tyler Tringa解释说:“在所有利益相关者(包括创始人)都收到报酬之后,投资人才能获得一部分利润,或者更准确的说是创业者收入。
 

TinySeed介于Earnest Capital和Indie.vc之间,它标榜自己为“第一家自驱的创业公司加速器”。TinySeed的项目为期一年,远程加速10-15家企业。它的条款套用了一家叫SparkToro的软件公司在寻求风投时创建的模式:10-12%的股权并削减股息。TinySeed对第一位创业者投资了12万美元,对而后的每位创业者都投资了6万美元。

图片出处:svgsilh


新型风投模式风靡世界各地,它们在国际环境下拥有更强的影响力,最典型的案例之一就是澳大利亚的Pick & Shovel Ventures,它们和创业者制定了一个预设系数,在为期12个月的无回报期后,开始抽取月常规收入(MRR)的5%,创业者后续会通过营收或退出来偿还风险投资的资金。
 
“企业看中的就是这份选择权,”Pick & Shovel Ventures的创始人Matt Allen认为,“我们的商业模式适用于有利润的公司。我由衷希望创业者能做自己认为对的事,并愿意从各方面支援他们。”
 
这些新型风险投资形式背后的考量是,他们可以吸引拥有有趣的技术、新奇的产品、有盈利能力的创业公司,而这些公司的创始人通常希望在保持所有权的同时更好地发展公司。
 
这不代表这类创业公司在硅谷资本眼中无法成为一个独角兽,只是新的风投模式不强制创业公司兼顾到所有相关者的投资收益,这些投资模式仍处于试水阶段。
 
另一个进行创新尝试的开创者是人工智能领域投资公司CircleUp。CircleUp面向消费型初创公司,使用特定算法评估并识别是否可以向其提供股权投资和流动资金贷款,具体面向收入达100万美元到1500万美元的公司。
 
Corl也是一家利用人工智能进行投资的代表,他们针对数字经济领域企业并分享其未来的收入。他们认为:30%的企业没有足够的资产撬动融资杠杆,98%的企业不满足股权融资的风险要求,这就产生了约3万亿美元的全球性融资缺口。Corl使用的模型是RBF或基于收入的融资。
 
基于收入融资的公司正在大量出现,给初创公司提供其他非(股权)稀释的融资选择。这类公司多致力于从企业收入中赚取佣金,所以他们投资的初创公司最低年收入需要在十万美元到千万美元之间,通过企业SaaS业务中的年度经常性收入(ARR)来预测。但是这类模式无法适用大部分场景,只对一部分服务水平一般的创业公司适用,它仅仅是供创业者选择的众多方案之一。

未来可期



新型风投模式正在蓬勃发展,2020年会是其扩张的一年。新方法和新模式不断被创造,新的创始人与投资人关系也比过去更具同理心,更稳定和更健康。
 

随着模式的演化,投资业务也从不同角度展开。我们要认识到,创业者对企业扩张速度的目标都不相同,有高速发展的闪电式扩张(blitzscaling),有小而美的缓慢成长,还有想蓄势待发成为大企业,初创公司可能属于其中任何一类。创始人和投资者只有达成能够支持双方真正思想、文化价值观和使命的合作才能互相成就。 


部分内容摘自:Entrepreneur「The Rise of Alternative Venture Capital」 

原作者:Tristan Pollock | 500 Startups常驻企业家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