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角望 / 非虚 / 尝得山野一口鲜 | 金毅

0 0

   

尝得山野一口鲜 | 金毅

2020-04-10  圆角望

第一缕春风吹过,山就醒了。

山不偷懒,就像她养育出的山民也从不偷懒。掀开覆盖在身上由落叶、枯草缝制的金黄的被子,山犹自睡眼惺忪,意态朦胧,一场春雨及时赶来,劈头盖脸地给她冲了个冷水浴,山就打了个激灵,彻底清醒了。嫩绿的小苗儿纷纷破土而出,树的枝头也钻出许多雀舌似的新芽,都是鲜艳欲滴的极可爱样子,娇弱地展示着生命的初始,同时也给山披上了一件崭新鲜亮的衣裳。

“我们上山挖野菜去。”妹妹提议。我成天闲得跟没头苍蝇似的在院子里转来转去,把她都看烦了。我和妻子当然举双手赞成——山野春光正好,集健身与劳动于一体的意见,是没有理由否决的。我已经三十多年没有在乡下过春节了,如果不是被这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羁留,也早已归队,能够重走童年路,再做少年事,当然喜出望外。妻子出生在大城市,不认识野菜,更没有挖过野菜,对山珍野味农作物的认识基本来自菜市场,现在不用手机就能到“天然超市”去免费“淘宝”,新鲜之中带着几分期待,更是欢欣鼓舞。

村子对面的山头,名叫“山地岗”,是一道山的脊梁,据说荠菜、婆婆丁和鼠曲草长得很是热闹,却没人理睬,无人采摘,听上去正被大家暴殄天物。野菜在城市人眼里是稀罕物,当作春天慷慨且珍贵的馈赠,好这一口的还专门到菜市场寻找。而在村民们的眼里,若无特殊客人或者节日需要,平日大都不受待见,觉得这些到处乱长的东西当不得正经蔬飧,如果长到地里来还相当讨厌,对待的态度也是简单粗暴,一伸手便当杂草拔去,扔出一二丈远。不像在困难时期,大伙饥肠辘辘,面黄肌瘦,食无可食,野菜成为救命的宝贝。现如今衣食无忧,地里种的菜都吃不完,谁肯为挖野菜而搭上半天工夫。

妹妹掌握的情报准确无误,我们惊喜地发现,岗上仿佛是野菜的聚居地,田间地头、坡上树下,甚至山道石级的缝隙中,都成了它们安身的场所,肆意伸茎展叶,有的叶子上还挂着晶亮的露珠;长得密集的地方,像一个兴旺的家族团圆在一起,丛丛簇簇,郁郁葱葱,欣欣向荣,你如蹲下去挖,半天站不起身来。野菜的分布很奇怪,有的地方遍寻不着,无影无踪;有的地方找到一棵就会在周边发现两棵、三棵,甚至集中成一大片,这是由于它在撒播种子的时候,没有被风吹远的缘故。这也符合植物的生存规律,即“适者生存”,看中了一块土壤便扎根下来,把旺盛的生命力发挥到极致,繁衍生息,从此牛羊吃不光,镰刀割不完,野火烧不尽。

让我难以理解的是,山地岗这地方,土质含沙量高,下场雨不一会便踪迹全无,像个漏斗,涵不住水的田绝非良田,庄稼产量要比别的地方低,比较遭农民冷眼。可这野菜反倒选择在此安身立命,传宗接代,子子孙孙无穷尽也,真是匪夷所思。也许,这正是野菜的聪明处,既然进不了人们的主菜单,想得到人类的悉心呵护是不可能的,那就让出肥沃之地,把家族转移到蔬菜庄稼的后方去,想咋长就咋长,既提高了生命的安全度,还落得个自由自在,无拘无束。近年来,国人的餐桌上风云突变,荠菜、婆婆丁等咸鱼翻身,身价飞涨,一些农民把握商机,开始人工种植。不过,生活在风霜难侵的塑料大棚里,娇生惯养,野菜不野,似菜非菜,似乎少了原汁原味。

妹妹细心地教我们如何识别这些山野珍馐,以免把兔子的美食也拾掇到篮中来。数量长得最多的是荠菜,也容易辨认,长在空旷处的荠菜全身贴地,颜色青中泛黄,叶子呈锯齿状,向四周舒适地铺展,像四仰八叉地摊着手脚晒太阳。这种荠菜往往有点老,纤维粗粝,干涩紧硬,口感稍差。那些长在树下或者潮湿处的荠菜,才是我们要找的上品,它们挺着茎往上蹿,碧绿绿水灵灵嫩生生的,如豆蔻年华的少女婀娜站立在旷野里,煞是可爱迷人。这样的荠菜鲜嫩多汁,无论用来凉拌、素炒,还是包大馄饨、炒年糕,都是盘中佳味。

袁枚在《随园食单》里说:“捣青草为汁,和粉作团,色如碧玉。”他说的这种“草”,大概指的是鼠曲草。这种草喜阴凉潮湿的环境,往往长在庄稼或者茶树底下,能借树乘凉并揩点肥水。它在我家乡俗名叫“年青”,取其鲜嫩碧绿的意思。利用年青做食品的过程比较复杂,大抵有两种传统做法,一种是洗净后放进笼屉里蒸熟,用石磨碾成粉汁,要吃时与米粉和在一起,拌好肉丁、竹笋、豆腐等馅,包成包子,叫“青团”,是咸味儿的;如果馅儿采用红糖芝麻、红豆、枣泥等,就包成团后压进木制印模,“嘭”的一声敲出来,因其形状又圆又扁,故名“青饼”,是甜味儿的。另一种做法是洗净后直接与糯米粉放进石臼里捣,直到两者充分粘合在一起,然后再做成青团或者青饼。两种做法殊途同归,味道也大致相同,而且都是力气活,推石磨与捣石臼,人出的汗不比草出的汁少。

刚出笼的青团与青饼,热气腾腾,仿佛是乡下春天里的一对“龙凤双娇”,看上去绿盈盈,吃起来香喷喷,还带着粘粘的口感,让你的舌尖上盘旋着一股山野的清香,鲜美得没有话说。作为新春的美食,它还担负着一项特殊使命,清明节扫墓祭祖,盘子里摆放的便是这碧玉般的珍馐。能够在诸多美味佳肴中脱颖而出,献给列位祖宗品尝,我想是其回味绵长的特性,最能体现乡间的五谷丰登,最能承载家人的思亲情感,最能表达对祖辈的崇敬与感恩。

看看日薄西山,我们也挖了满满几竹篮,够做几笼青团青饼,让一大家子吃上好几天——今年山野这口鲜是尝定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