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DLF888 / 随笔 /

分享

   

2020-04-14  QDLF888

  我穿梭于车水马龙的闹市,走过四下无人的街角,路过蜿蜒崎岖的羊肠小道,只为回到那个最初的地方,那里有和煦温暖的阳光,有亘古长明的灯塔,也有如天地般宽阔的肩膀。每当我感觉到累的时候总想回家,想吃几口母亲亲手做的饭菜,想靠一靠父亲的肩膀。家是漂泊中的寂寞孤独,是生命中的辗转征途。

  小时候,家是声声的呼唤

  那时的我们似乎比今天的孩子拥有更多的自由。每天放学回家把书包一放,就跟着我哥和同村的几个小伙伴一起出去疯玩,打沙包、转陀螺、滚铁环、掏鸟窝,直到夕阳西下,炊烟袅袅,这时呼唤孩子们回家吃饭的声音就会此起彼伏的飘荡在村子的上空,直到玩耍的孩子们一个个像小燕子一样相继飞回自己的巢窝,喧闹的叫喊声才会停止。

  我母亲每次吆喝我们都要比他家早一点,有时候玩的正起劲,听到母亲的呼唤会很不乐意,甚至还要埋怨,别家的孩子都在玩,单单我们要回家吃饭。那时的我们根本体会不到母亲的难处。她一个人忙里忙外,既要操持一家人的日常生活,还要在田间地头经营自己的“小园田”,那时候的我们都不知道帮她往灶上添一把柴火,收拾收拾碗筷。现在想来,真是惭愧至极。

  长大后,家是心心念念的期盼

  “**,你什么时候再回来?”

  “奶奶,我还没走呢!就去几个月很快就回来了,到时候就又能见到了”。那时候总以为再见是很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过几个月,过几个月,就能再见的。

  我从上初中开始便寄宿在学校了,那时候学校离家很远,周末根本来不及回去,只有寒暑假的时候才能回家。每次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去看爷爷奶奶,见到我回来的他们总是显得很开心,招呼我吃这个、喝那个,好像我在学校就吃不上饭似的。每次开学要走之前,我也会去看他们,知道我要走,爷爷会一遍遍的叮嘱我要照顾好自己,奶奶会偷偷地把自己平时都舍不得花的钱塞进我的兜里。

  从初中、高中一直到大学,奶奶把思念化作点点滴滴的闲话家常,爷爷将思念隐藏在落日的余晖中反复咀嚼,他们在等待中一遍遍计算我离开的日子和我将回来的日子,直到他们的身躯坚硬冰冷,化作禁锢在高岗上的一抔黄土,我竟来不及见他们最后一面。

  而现在,家是停泊依靠的港湾

  时光如流水一般逝去,不管我怎样追赶,都无济于事。我感到局促与茫然,甚至还感到彷徨,感到恐惧,心中也涌上一股莫名的悲伤。母亲的头上渐渐生出了白发,父亲的背影也不再高大,我开始意识到父母亲开始老了。帮着母亲摘菜,教父亲怎么网购,和小侄子一起念古诗,陪伴在亲人面前的日子让人觉得如此安心,仿佛所有的烦恼和压力在此刻都烟消云散了。

  以前总想往外跑,现在总想往家走!回家,既是为尽孝道,也是为自己漂泊的灵魂寻找栖息的港湾。享受一份静谧的氛围,品味粗茶淡饭的清香,没事的时候多回家看看!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