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iyunlong911 / 定南论坛 定南... / 日子匆忙,拒绝惆怅

分享

   

日子匆忙,拒绝惆怅

2013-04-29  cuiyunlon...

来自有意思吧(www.u148.net)

 

(Ⅰ)

 

最近,很想抽个时间写写最近的,最近有很多事都应该记下来的,可因为一拖再拖,已经变得很远了。

 
半期考试我带班主任的那个班,总成绩考到了平行班的前五,而我教的科目,是平行班中的第一。还来不及享受这份喜悦,半期考试已经过去五周了,接下来须得为学期考试好好准备。在学校教研处组织的35岁以下年轻教师说教材、常规公开课比赛中,我拿到了数学科目的第一,作为学校最年轻的90后老师,入职以来的第一份荣誉实在来之不易。我提心吊胆地不想负了朋友们的期望,“你会成为一位好老师的”,为了这不敢敷衍凑合的“好”,我尽心尽力地做着每一件事。现在生活于我唯一的诱惑,应该就是“争好”吧,这里的“争”不同于职场的明争暗斗尔虞我诈,仅仅是自己在跟“认真”较劲。只要认真做事似乎都能做好的,而现在认真做事的人已经很少了,哪怕是教师这个最该认真的行业。
 
越来越不喜欢被人打扰,也几乎不去打扰任何人,包括问候。更多时候是一个人,做完自己该做的事情,诸如年复一年地叠被子,拖地,做饭,洗衣。后来我得出一个结论:做学生的工作,不可能一蹴而就,也无法一劳永逸。你无法想象两个学生走五子棋,一个说另一个耍赖,都能引起武斗,甚至还邀约打群架,还好最后被我制止了。学生的工作,总是那样琐碎,繁杂,令人厌烦,却又不得逃脱,以至于成为自然与习惯。当班主任这久以来,越来越婆婆妈妈,很多鸡毛蒜皮的小事,不给学生说清楚,他们总要出差错。
 
生活太忙,日子疲惫。但有的时候,无论如何总得给自己的小情绪找个出口。于是依旧喜欢一个人,自说自话,然后把它们记录下来。 人生几度悲凉,能找个懂自己的人,实在是不容易。理想总归不能照进现实,芸芸众生,千人千面,鱼龙混杂,让人实在是已经没有强悍的内心,去一一透析,把一切再去变为一抹强装的微笑。唯有文字,点点滴滴,如此静默,深切地爱我,毫无所求。
 
(Ⅱ)
 
我开始有点怀念我的第一批学生了,我实习的时候教的那些初中生。初次站上讲台的感觉是很美妙的。 我总有那么多澎湃的激情,像匍匐的海潮一次次蛮横地撕裂雪白沙滩的白衣。那个夏天,我的白衬衣还衬不出我的成熟,那些涉世未深总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孩子,经常让我浑身是汗。我总是深呼吸,告诉自己没关系,湿衣更显性感,其实,老师也很紧张。又或者说,湿身就像失身,有过第一次就好了。

刚开始写在黑板上的粉笔字,像蚊子一样大小,字如其人,可我横看竖看也不像蚊子。孩子们说我笑起来像“瘦高高和扁嘴伦的组合”,我总说你们不知道,老师狂热的心绪能让一个冬天沸腾起来。后来,黑板上的字循规蹈矩,清晰而显眼。讲台对于我而言,陌生又让人激动。再后来,它终于透出了点艺术性,有了点书生底气。当看着孩子们的眼睛时,身后的粉笔灰纷纷扬扬,虽然我教的是数学,也能当场背出一段《游园》:“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我毫不吝啬地笑纳一片哗然,我知道是三尺讲台给的勇气。当现在的大孩子们要我给他们唱歌,我勉为其难哼《轨迹》的时候,我上扬的嘴角想起的却是那群小孩子。

也许是因为不自信,所以才幽默。作为一名实习生,我希望得到孩子们的认同。所以,准备好一篇教案要一整天工夫,我常常盯着教案发呆,到底要怎样才能讲一堂惊艳的课?站在讲台上我诚惶诚恐,唯恐班上气氛不乱。我想起初中的数学老师,龙飞凤舞地把《水手》的歌词抄写在黑板上,然后自己先哼唱一遍,再一句一句地教我们唱:“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很动情的样子;还有高一时的语文老师(现在已经是同事了,大家都尊称他为“家哥”,可我不敢喊),用手将黑板擦了又擦,然后宝剑出鞘似地写下“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三尺讲台能让乌鸦变凤凰,让“高富帅”变屌丝。我们活在由自己筑造的世界里,撕破喉咙并怡然自乐。我的老师,我要感谢他们。是他们让我懂得,人生要做一些别人看来没多大意义的事,才会更有意义。
 
(Ⅲ)

孩子们的个性是何时被扼杀的,我不知道,曾经我也是个乖顺的孩子,不知何时就带上了三分痞气。我唯一清楚的是,在现在这群孩子的脸上,我已经看不见像实习孩子脸上那样的无邪笑容了。他们为了几百元的助学金搞得乌烟瘴气,没关系的找家长给我说,有关系的找老师给我说,更有甚者想用眼泪软化我。大学时,我曾被同专业一女生的眼泪软化过一次,测评成绩我第一她第三,按原则的话奖学金不归她,她哭着说她妹妹得了乳腺癌急需用钱,我一心软就把奖学金让给她了,后来才得知她压根没妹妹。吃一堑长一智,我再也不相信眼泪了,尤其是女人的。这次轮到我评助学金,14个名额要公平合理地评给最需要帮助的人,要在64人中选,我一个头被搞得两个大,不管怎么评,总有人不高兴。他们会用这样那样的方式为自己谋取利益,为什么他们要过早地披上伪善的外衣?大人的世界本来就够混乱够没瘾的了。
 
我尽量用包容的心站在学生的角度思考问题,可有一些孩子糟糕的家庭却让我无法感同身受。前段时间开家长会,我让每一个学生都通知家长,不能来先告知我,我亲自通知。后来一女生跑来找我,说她母亲不能来,我说喊你父亲来嘛,话音刚落,她就哭了起来,“我父亲在坐牢”。当时我没多加思考说了一句,“我来当你的家长,我给你开”,她哭得更厉害了。事实上,我们班这种家庭情况的孩子不少,有一个来自农村的女生,父亲吸毒致死,母亲贩毒被抓;另一个“富三代”女生,父母离异,母亲不认她,父亲年轻时与人打架成了植物人。
 
我们班的原班长,一个彬彬有礼,眉清目秀的男生,跳得一流的街舞,是很多女生膜拜的对象。他当班长是众望所归,我也极度欢喜,可背地里,他却在学校贴吧用恶毒污秽的语言辱骂我和科任老师,在我得知此事后,他哭得歇斯底里,我便原谅了他。一次他说他爷爷生病住院,要请假照顾爷爷几天,我准了他的假。差不多一周后我打通他家电话,问他爷爷病情可有好转,他奶奶接的电话,说他没有照顾爷爷。原来他只是在找借口逃课玩游戏,他奶奶因为要去医院照顾爷爷,没空给他做饭还每天给他钱让他下馆子。与他奶奶细聊得知,他开学报名多要了2000块钱,加之平时的私房钱买了一部高档手机,家里却从不知道。继续询问,他奶奶才无奈地把他的生世告诉我,他是他父亲风流成性的产物,母亲不详,11个月扔下他就走了,爷爷奶奶把他一手带大。他父亲从来都不认他,经常吵着做亲子鉴定。面对他的撒谎成性、表里不一,我一直想帮助他,却也心有余而已不足了。他内心的怆痛和畸形,是他不负责任的父母一手造成的,我一直在寻求一种方式,希望能给他带来哪怕一丁点的改变。


我总对我的学生说, 不要过早地套上面具,不要生硬地冷漠,也不要披着青春的外衣无病呻吟。这个社会失去的,希望在你们身上保留下来。不管你长得眉目清秀还是不太受人待见,这个年龄阶段本来就不用承担太多,你们可以肆无忌惮地享受青春。但这并不是说,可以用吉他去赢得女孩狂热而肤浅的爱情,用刀子去赢得轻浮而空泛的自尊,用睡觉去赢得课堂里美好的时光,用牺牲纤弱无辜的你去赢得最解恨的谩骂和原本不属于这个年龄阶段的庸俗和滥情。 过去的荣誉和耻辱,只能代表过去,真正能代表一个人的一生的是他现在与将来的所作所为。孩子不成器不是天生的,也不是永远的,那些孩子之所以有这样那样根深蒂固的毛病,只是老师们、家长们和孩子自己头脑中的既定评价,让他们放弃了对美好未来的追求。

 

但是,我常常在想,想要他们真正的理解明白,应该得等到他们下一段悔不当初的年龄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