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之意 / 原创历史文章 / 《红楼梦》中王熙凤的管理术:新官上任连...

   

《红楼梦》中王熙凤的管理术:新官上任连着烧了“三把火”

2020-04-15  人之意

      清代曹雪芹创作的《红楼梦》,堪称我国古典小说的最高峰。由于这部小说的社会容量特别大,故被人们称为我国封建社会走向没落时期的一部百科全书。多年来学者们从文学艺术、社会、政治、经济等不同的角度,对它进行种种解剖分析,阐述各自的见解,形成所谓的“红学”,造就了一批“红学家”,其著述可谓比比皆是。然而从管理学的视角来研究这部巨著的,《红楼梦》中反映出的管理思想是相当丰富的。尤其第13、14两回描写的王熙凤协理宁国府的一段,最为精彩。

      王熙凤在《红楼梦》里,一向被看作是个阴险毒辣、媚上欺下的人物,给人们留下的印象特别深刻。但是王熙凤到宁国府协助处理秦可卿的丧事并管理家务,在短短一个月里使宁府由乱到治,说明她确实管理有方,她所运用的一些管理的基本原理与方法也确有其高明的地方。

      王熙凤对于宁国府管理混乱的看法

      王熙凤去宁府之前,首先得到了贾珍的授权,具体体现为贾珍给她宁国府的“对牌”。贾珍说:

      “妹妹爱怎么就怎么样办,要什么,只管拿这个取去,也不必问我。”

      这一点很重要,是王熙凤在宁府行使财权、物权的必要前提。当她把任务承担下来之后,第一步是“我须先理出个头绪来”。这很像现在的咨询人员到企业开展咨询活动时,首先要找出“问题点”来一样。王熙凤认为,宁府管理混乱可归为五点:

      一是人口混杂,遗失东西;

      二是事无专管,临期推诿;

      三是需用过费,滥支冒领;

      四是任无大小,苦乐不均;

      五是家人豪纵,有脸者不能服钤束,无脸者不能上进。

      这五点已成了宁府中的“风俗”,大有积重难返之势。面对这一现状,王熙凤“新官上任”,连着烧了“三把火”。

      她的第一把火是什么?

      是树立她自己作为一个有效管理者的权威。

      王熙凤找到的五方面的问题,都从不同侧面反映了管理混乱的根源是职责不清、是非不明。要改变这种状况,负责实施改革的人要有“令行禁止”,说了算数的形象才行。凤姐对赖升媳妇有一段话讲得很清楚:

      “既托了我,我就说不得要讨你们嫌了。我可比不得你们奶奶好性儿,诸事由得你们。再别说你们'这府里原是这么样’的话,如今可要依着我行,错我一点儿,管不得谁是有脸的,谁是没脸的,一例清白处治。”

      这里,王熙凤不仅表示了要改变管理混乱的决心,而且要对“有脸的”和“没脸的”同样“清白处治”。这正是对宁府五项弊端“对症下药”。

      值得注意的是,此处还强调了管理的一项重要原则,即“公正”的原则。把“公正”作为管理的一条原则,是法国管理学家法约尔提出的十四条管理原则之一。任何一个企业要保持正常的和公平的工作气氛,就离不开管理的公正原则。对于错的,不是用“有脸”和“没脸”来加以区别,不搞“和稀泥”,也不是“下不为例”,而是一视同仁地严肃处理。只有这样,才能是非分明,管理者的威信也才能建立和提高。

      王熙凤放的第二把火是什么?

      她的第二把火,是建立宁府各类人员的岗位责任制,把任务落实到人头。

      这一条抓得很准,抓住了造成五种混乱现象的根源所在。王熙凤根据举办丧事和家务活动的各项任务加以分类,并按任务大小实行定员,从4人到40人为一组。各组有明确的职责分工,除规定的任务外,“别的事不用管”。但对于分内之事,却来不得半点马虎,

      “要少了一件,四人分赔”,“一草一苗,或丢或坏,就问这看守的赔补”。

      她特别强调:

      “如今都有了定规,以后哪一行乱了,只和那一行算账”。

      作为一个有效的管理者,如果不抓住把任务落实到基层这一基本环节,如果没有决心或不能果断地把已经建立起来的各项规章制度付诸实行,那么再好再完善的管理制度,也只能是一纸空文。所以不能把王熙凤的这些做法,仅仅看作是一种“媚上欺下”的手法,或认为是“形式主义”。从管理的角度来观察,在当时特定的条件下,要迅速扭转宁府那种“软、赖、散”的局面,使之变乱为治,王熙凤采取坚决而又赏罚分明的得力措施是完全必要的。而这也正是一个有效的和有力的管理者所应具备的重要素质事实证明,王熙凤的这些措施很快便奏效。

      书中写道:

      “众人都有了投奔,不似先时只拣便宜的做,剩下苦差没个招揽。各房中也不能趁乱迷失东西。便是人来客往,也都安静了不比先前紊乱无头绪。一切偷安窃取等弊,一概都蠲了。”

      这说明经过一番努力,正常的管理秩序建立起来了。

      那王熙凤的第三把火又是什么呢?

      第三把火是对任务既有布置又有检查,并且特别强调遵守时间,另根据任务执行过程中的信息反馈,采取相应的坚决措施。凤姐告诫众人说:

      “不论大小事,都有一定的时刻”。

      而她自己也“天天按时刻过来,点卯理事”她深入实际,了解情况,每天“戌初烧过黄昏纸”,即“亲自到各处查一遍”,这样便做到了心中有数。王兴媳妇来领大小络子珠儿钱,她听了数目相合,便把对牌发下。而对另一起支取东西领牌的,

      “听了一共四件,因指着两件道:'这个开销错了,要算清了来领。’说着将帖子摔下来。”

      并没有只是树立官威,只顾画圈圈了事。这就促使下面不得谎报军情,滥支冒领。对于违反制度来迟了的,她说:

      “本来要饶你,只是我头一次宽了,下次就难管别人了,不如开发了好。”

      这反映她对制度的贯彻铁面无私,态度十分坚决。

      王熙风到宁府后的这三把火,结果是:

      “宁府中人才知道凤姐厉害,自此俱各兢兢业业,不敢偷安”。

      结束语:

      王熙凤通过严密的布置、严格的要求和严肃的处理这三者的有机结合,使宁府很快由乱变治。这就是她的管理术。看起来王熙凤的管理方式,完全是法家所主张的那一套。它把管理职能着重放在控制、监督,以至惩罚上。这对那些松松垮垮自由散漫的单位来说,是非常必要的。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