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as16846 / 古典 / 明清奇案之疯子告京状

分享

   

明清奇案之疯子告京状

2020-04-16  sias16846

乾隆三十四年(1769年)三月的一天,北京通政使司门前的大鼓咚咚作响,值班的差役闻声跑了出来,于是,击鼓之人立即被押进大堂。

这个告状的人自称李士诚,直隶冀州人。大堂之上他讲了一桩触目惊心的巨案。

案情是这样的:这个李士诚以贩卖银鱼为生,去年四月,贩鱼到盱眙县住在徐乾初店中。一天,因雇工王贵私自把他的鱼低价卖出,他心中气闷不已,恰与同店客人涂某发生口角,一时恼怒,竟挥拳打倒了对方。涂某串通店主徐乾初,准备报复。他得知后赶紧逃离了那里。


他跑到街上,遇见曾任泗州州同的同乡裴某的侄子,便将处境如实告诉了他。裴某出于同乡之谊,将他护送回店,嘱令店中各人不得欺负他。回店不久,听说马老坤、曹秉臣等多人到盱眙县衙控告裴姓,一群县官家人、营兵打到裴家,将其一家七口人全部杀死。李士诚赶到裴家外,听见里面抢抄家财什物的声音。这时,有人发现他在外面窥视,就将他强行拉回徐家店内,把他反锁在屋内,还商量着要杀他灭口。

他听后,心中十分害怕,急忙跳窗逃跑,索性闯进了山中的一座古庙,躲在破鼓里才幸免于难。此后,他又在山沟中躲了九天,勉强吃些树皮、野菜来充饥。后来他实在支撑不下去了,就挣扎着下了山,终于昏倒在路旁。

过路的人发现了他,把他抬回县城,恰巧碰见前来寻找他的大哥,两人把鱼卖掉,回到老家。回家后,他愤恨悲伤,决定进京控告,求请朝廷派人提拿凶犯,为民申冤。

李士诚说得有名有姓,且绘声绘色。通政使司见事关重大,不敢隐瞒,火速上报朝廷,乾隆一看奏书,十分恼火,立即点派都察院御史一员、刑部贤能司员一员为钦差大臣,马上赶往江宁,会同两江总督彻查,务必缉拿凶手归案,并严加惩处。


四月初四,钦差吴玉纶等离京南下,与两江总督高晋在江宁会齐,调集犯证,升堂审讯。

首先审讯的是盱眙知县黄景燮。黄知县到案后,诚惶诚恐,极力剖白辩解,说道:"从无马老坤等人控告裴姓的事情,我的家人,兵勇也从未杀人劫财。如果真有此事,我一个小小知县,即使有三个脑袋也不敢隐瞒包庇啊!"

不对啊,到底是怎么回事?钦差大臣和总督们面面相觑,搞不清是知县要赖,还是另有原因。经过一番商议,立即派人查询盱眙县有无冀州籍的裴姓居住。经查,当地确实住着原任泗州州同裴澜的儿子裴延楷。于是,钦差派人将其传拘到江宁,裴延楷说:我有一个侄孙,名叫裴章,一向经商。去年五月倒是发生过这样的事,他跟我说,他在盱眙街头遇见冀州贩鱼的客人李士诚,口中乱喊有人杀他。因为是同乡,裴章就将他又送回客店安顿。我那侄孙去年十月已病故,我父母也回了保定原籍。我们裴家也从未发生过被人抄杀的事情。如果有这样的大事,岂能隐忍不报,而让李士诚代劳?

被告不认杀人劫财,事主也否认受害,看来李士诚所控全属子虚乌有了。京控不实需受重罚,律令昭然,李士诚到底因何铤而走险?

钦差、总督不得不多方查考,追根溯源。

于是,又提审马老坤等,这些人在公堂上瞠目结舌,不知所问为何事。等到弄清事由,一律摇头说不知此事。再查原告指名的黄秉臣,则没有其人。详审徐乾初,徐供:去年四月,有个冀州客商李士诚住在我店,五月初二忽然狂奔出店,到午后,由裴章送回。初四又不见踪影,初八才在高在洼找到。我们看他神情恍惚,行动怪异,害怕出事受到牵连,一面派人给他家中送信,一面留意看守。五月下旬,李士诚在半夜乘其他客人酷睡,越窗而逃。我们慌了手脚,四处寻找,到六月初一,才在六十多里外的罗家港寻到。只见他躺在地上,胡言乱语。只好用床抬回。过了几天,他老家来人将他领走。我和李士诚无仇无隙,所供全是实情,恳请明察!


听徐乾初这么一说,官员们恍然大悟,原来李士诚是个疯子!此时,李士诚已由京城押解到江宁,总督请名医朱源明为他诊脉。经诊断:李士诚六脉滑大,有痰迷心经之症。再审问,李士诚滔滔不绝,供词与在京无异。一经驳诘,他手舞足蹈,狂呼乱叫,摆出刑具也毫无惧色。

为了慎重起见,钦差命人按照李士诚口供寻找他“逃难”的主要地点。结果,什么古庙、破鼓、山沟等等,一无所见,纯属虚构。一个精神病人闯入京城,击鼓鸣冤,震动了“龙廷”,且弄得满城风雨,这可不是什么小事情。那么其背后是否有人教唆主使呢?钦差飞函请直隶总督杨廷璋就地速查。杨廷璋立即委派清河道李湖前往冀州。

李士诚的母亲柏氏供说:李士诚长期在外经商,精神正常。去年六月,有人来报,说他在盱眙得了疯病。我放心不下,请堂侄李士达、李世增前去接回。他们到了盱眙,卖完银鱼,雇车将李士诚接回。车到黄河渡口,李士诚叫喊有人杀他,又说裴家为他全家遭难了等等。七月初七回到家中,此后,他一切如常。间或发病,但也不过自言自语,从未惹出大事。今年三月,他不辞而别,闯入京城胡闹,实在为疯病发作,无人主使。再讯问其他人证,众供全同,似无疑义。

这起乾隆皇帝特派钦差,由两江总督、直隶总督参与查办的特大杀人案,闹了半天,竟是一个疯病人在神志不清中造出的假案。李士诚京控不实,按律应予严惩,但由于他确属疯癫,也只能押回原籍,终身禁锢。一场虚惊大案就此平息下来。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