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大不吃香菜 / 社会万物万象 / 你在想五一去哪,他们在想五一怎么活

分享

   

你在想五一去哪,他们在想五一怎么活

2020-04-28  大大不吃...
        五一想要报复性出游?先看完这份五一指难。
        “你一会看天,一会看我,看天的时候很近,看我的时候很远。”

        国家文化和旅游部(以下简称国家旅游局)在五一的出行地图上划了一个圈:建议就近,不提倡远行。

        五一黄了,今年旅行的盼头推迟了国庆和暑假。

        国庆的出行范围还不确定,但暑假出国游大概率是不可能的。

        被直接击打的是旅游业,他们经历了寒冬和寒春,看来还要经历寒夏和寒秋。

        不过,即便是放开旅游,你可能会面临一些新的问题,比如找不到领队,目的地没有服务,或者也订不到价格称心如意的机票和酒店。

        因为不少旅行社,没熬过来。

        旅行社的倒下,波及到整个行业的从业人员。

        在广东,这个群体有6万多人。

        《百花深处》/视频截图

        他们曾经指天指地号称大雄大力,如今却谈有谈无最终无言无说。

        至于五一假期旅游指南,请参考第一句。





        拯救一位旅游人

        王二在注视菜单的时候,不断强调这家馆子分量出奇大,一人份套餐够两个人吃。

        结果他还是为自己点了两份主食。

        他的体型做不到节衣,但似乎不经意地开始缩食,或许是担心哪一天没有了收入。

        我却在担心他这样的暴饮暴食,对身心的伤害不可逆。

        旅游和美食通常一起出现,既然现在无法实现旅游,那就用吃填补空虚!

        “我老婆的新工作是房车旅游,今年1月才转正,不裁她裁谁,如今我也是隔天上班,说不定哪天就断粮了。”老婆失业后,他成了全家唯一的经济支柱。

        他在携程旗下一家全资子公司上班,负责旅游线路采购,然后将团位批发给各个旅行社。业务量在全国排名前三,其中欧洲游排名第一。

        英国和南欧线路是他的主营业务,疫情对欧洲的伤害,隔墙打牛,拳拳都落在了他身上。

        过年假期的第一天,王二的手机新增了各种群,大家都在猜测一些去欧洲的旅游团,可能得取消。

        他一边通知航空票务、地接做好取消行程的准备,一边处理大年初二(1月26日)出团的各种事宜。

        团里有几个在封城(1月23日)以前,就提前先到广州游玩的武汉客人。

        “报告领队!我们队伍里好像出现了让人头大的情况!”

        “他们问我'我从武汉出来的,护照上写着武汉,我在团里会不会有问题?’”

        “你就说你在广州生活居住,护照是在武汉办的就行了。”

        这抚慰了武汉旅客的心,但对于团里其他的人来说,问题就没那么好解决了。

        “他们会和领队确认有没有武汉的团友,有的话,武汉人不退,他们就退。”

        王二只能要求武汉客人取消行程。

        到了初三,国家旅游局发文,有些线路立即取消出行。王二在春节的工作就变成了转达通知,取消出行。

        这种情况下取消行程,旅游行业通常是不退团费的。

        “我们集团当时出了个通知,说只要是武汉客人,只收签证费,其他费用全免;非武汉的客人,只收签证费和机票订金。”

        收到退款的客人想必喜形于色。

        通知赢得了口碑,却引发了业内强震。

        王二的老板在通知发出去的一个小时之内,收到了同行各大老板的电话。

        大意是:你们怎么能这样的,你们开了这个头,就逼着我们也得这么做。

        甚至主要竞争对手都打来电话,问王二他们能不能再考虑考虑,毕竟一个通知,到手的几百万又得还回去。

        对旅行社来说,在0收入的情况下,还钱就是雪上加霜。
         
        到了4月,他们的竞争对手不得不裁员50%。

        其他旅行社的裁员比例大致在30%左右,大约有100多家小旅行社已经倒闭。

        《百花深处》/视频截图

        王二也在幻想着自己被裁,他掏出手机算了一下,假如被裁,以他的老资历,可以获得一笔巨额赔偿。

        “所以公司肯定是不会裁我的,结果就是我的工资打八折,不过很多(同行)已经只能拿到广州市最低工资标准了。”

        和基层的旅游从业者相比,王二感觉幸福不已。

        以出境的领队(导游)为例,因为工作时间不稳定,基本上另一半都在家全职带孩子,如今就是两个人都失业。

        往年,领队还会通过代购获得一些额外利润,现在代购也没法做了。

        群体更大的是和旅游业务没有直接关系的群体,比如做签证和机票的。通常,他们是第一批被裁的对象。

        不知道那些算命先生,算准了2020年的运程没。

        “被裁以后怎么办?家底厚的就宅在家等疫情结束去找工作啊,要不就现在去找,就像我太太,前段时间就去房地产企业应聘销售了。”

        据说,他太太应聘的时候,看到了很多似曾相识的面孔,全都是以前的导游、领队。


        中年男人的网红梦

        老李的办公室正对着珠江,不过他还是在窗边置办了一个水族箱。

        通过长时间观察,他发现里面两条小丑鱼性格迥异。

        “有一条躲在石头缝里,一出来就被另一只追着咬。”

        以前的老李是断然发现不了这些细节的,永不停歇的电话和待处理文件,让他连茶壶都养不好。

        现在壶已经包浆,他甚至还盘上了文玩核桃。

        作为一个旅行社的老板,他不介意下属对他无聊和闲散的评价。

        《百花深处》/视频截图

        “签证和票务那些早就裁掉了,剩下三五个都是自己人,大家心里都知道怎么回事。”

        没有新的收入,不过老李还在继续给他们发工资。

        一部分资金来自于去年地接社支付的未付款,另一部分是领的政府补贴。

        “我们主要业务是邮轮,达到一定的量,政府就有补贴,每一个客人,广州市补贴给旅行社50元,从南沙港出发的,南沙区补贴80元, 1000人就有13万,去年从我们社报名的客人有好几千。”

        这为老李的团队创下了2000多万的营收。

        根基稳固的基础就是有钱!!!

        老李说这个行业的私人老板喜欢互相揶揄,这一次他调侃的是金马旅行社,去年营收7亿多,但团队多达五六百人,平均下来每个人的年产值只有100多万。

        他的意思是金马旅行社的团队大,业务开支高,疫情下生存困难重重。

        “我们做到平均每个人300多万,而且没有营销费用,比大多数旅行社的财务压力要好。”

        虽然如此,老李的办公室已经三个月没交租了,会议室的绿萝,已经萎掉一半。


        而至于中旅(广东省国资委),广之旅(岭南集团)这样的大企业,老李浅浅一笑:“他们是惨,不过有国家养的不怕。而且他们可以在线卖一些酒店,虽然每间房就挣几十块,好在平台知名度高,比闲着强。”

        老李不是不屑卖酒店挣的钱,而是他们的平台,卖不了几间房,所以他上班的主要内容,变成了玩手机,通过这个窗口了解同行的生存情况。

        “4月中旬的时候,星梦邮轮(云顶集团)广州公司裁了50%,10年以上的员工全部裁,赔了几百万,现在他们就剩50多人了,连迪士尼最近都停止发放10万员工的薪水,所以整个行业,境内境外,都非常凄惨。”

        虽然没有生意可做,但老李还坚持上班的核心是想发展新业务。

        4月初,广东韶关某县级市的领导来找老李,试图共同开发一个项目,综合农业、旅游、夏令营以及公司团建的旅游基地。

        老李有些说法让人摸不着头脑,但他思考的样子还是很认真的。

        在平时,老李很难抽出时间对这类项目做考察,现在却是转型的好时机。

        “如果租金便宜,合同能签到二三十年,那这种项目还是有利可图的,跟银行贷款,前期投入两三百万,再想办法收一些政府补贴。这种类型的项目在疫情结束以后,就马上可以推了。”

        另外,他还在思考自己转型。

        “我要做网红啊!我已经了解得七七八八了。”

        老李在这段时间,疯狂刷抖音,这个软件已经取代了他眼里的百度。

        “我发现几乎所有搞旅游的人,现在都在卖货,朋友圈卖,抖音卖,转化率似乎还可以。”

        唯一担心的,是他那张脸无法引起注意,但想到罗永浩,他又默默找回了点信心。

        “反正邮轮在未来没得做了,邮轮公司自己也很惨,承担不起巨额的港务费,现在只能飘在海上,短时间内,邮轮的旅行方式可能都会受到警惕。”

        “我和大家一样,也被困住了呀。”

        正对着珠江的墙上,老李特意悬了一幅被称为玄学大师的李居明版的挂历,在5月的日程预测上,只有3天吉日,剩下的全是“平”和“凶”,反正就是凶多吉少。

        病毒的影响就这么大大咧咧地走进他办公室,掌控了他的生活,甚至还爬上他的日历。


        薛定谔的旅行社

        在疫情得到控制以前,旅行社就像薛定谔的猫——你无法准确知道他们的生存状态。

        王二和老李算是幸运的,至少有班可上。

        但这种幸运能维持多久,谁也不知道,王二的老板给大家布置了不少作业,比如学习,让他们看各种诸如魔鬼经济学、卧底经济学、定价策略之类的书,

        并且集团还会组织他们进行考试,不达标的话会被裁员。

        好听的说法是,继续优化团队。

        其实要你读书真不是要害你。

        不过,公司知道他的优势所在,并开始为解封后的旅行复苏做准备。

        “我们这种国际线路,要提前10个月到1年做好规划,这样才能保证拿到最低价的酒店和舱位。”

        他正在操作的是明年3月份的英国深度游,虽然不确定到时候是否能成行,但为了随时复苏,这个工作不能断。

        在与海外旅游企业对接的这些日子里,老王发现一些境外的旅行社也出现了倒闭潮,不过有些倒闭了以后,马上又重新注册了一家新的公司。

        “国外有破产法,这样可能是为了逃掉之前的债务吧。”王二这么猜测。

        至于疫情是不是会对旅游业进行洗牌,王二笑了笑,“哪个行业不面临重新洗牌?”

        他甚至觉得,洗掉一些业务糟糕、口碑不好的企业,对行业良性发展并不是坏事。

        洗牌不意味着摧毁,“旅游行业门槛低,但资金流让人眼红,复苏以后,随时可以招人,简单培训就能用,这也是现在裁掉普通员工的原因之一。”

        其他的旅行社目前现状大致也是如此——裁掉门槛不高,随时可以再召回来的人员;处理过去的尾款交割;培训,规划新的线路,为复苏做准备。

        《百花深处》/视频截图

        值得担忧的是复苏后旅游产品价格涨跌。

        为了控制疫情,国家旅游局禁止各大平台在线销售旅游产品,对于这个定义,就是但凡含有“机加酒”项目的产品都被禁止,包括预售。

        也就是说,旅行社已经完全断掉现金流,一旦行业复苏,从业者很担心有个别企业会扛不住压力,为争取现金流而进行价格战。

        “一旦价格失去控制,行业开始打价格战,旅游业就可能面临被摧毁的风险。”王二这么分析着。

        没人能想象得到旅游业将从何时复苏,但这么看来,每一个人都在按自己的方式来为复苏做准备。

        一如我们即将迎来的非旅行假期:五一。

        这个假期不能出去怎么办?

        你看佛祖出得去吗?照样普渡终生。

        作为伟大的古典哲学家,德国宅男康德,就一辈子没离开过老家柯尼斯堡,但自由的意志,并不妨碍他的思想意念遨游太虚。

        所以,只要思想自由,在家同样也可以环顾全球。

        祝各位五一快乐。

        说了这么多,都无法掩盖想出发的心。

        *为保护隐私,王二、老李为化名。
        ✎作者 | 胡同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