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山图书馆 / 音乐周报 / 乐圣的“自白”(下)

0 0

   

乐圣的“自白”(下)

2020-06-01  阿里山图...

《降A大调第三十一钢琴奏鸣曲》· 下 回眸那一眼 

伞下的少年

                               

比起贝多芬,陆游还是幸运太多,至少还能“吾儿勘暖眼”,可以“常共一灯青”。贝多芬却只有一个惹是生非,烦心伤脑的侄子卡尔。贝多芬与侄子卡尔之间的纠葛我们在意外史中已经详细讲过,这里就不再赘述,总之他将自己全部的舐犊之情给了卡尔,得到的只有一次又一次失望透顶。

除了终身未娶,家门凋零之外,此时的贝多芬健康指数也急速下滑。常年的酗酒导致的肝损伤,这次发展成黄疸病。医生多次要求他去温泉疗养,而最烦恼的还是耳聋——其实早在1818年,贝多芬已经完全失聪了。跟人谈话时,他只能靠手写。贝多芬死后留下四百多本谈话记录——其中只是别人的说话,因为自己可以开口讲……作为音乐家,聆听与表达是征服宇宙的双翼,失去一支翅膀,意味着无尽的痛苦与无助。

                  

贝多芬晚年一切的遭遇和内心挣扎都通过这部不到二十分钟的《第三十一钢琴奏鸣曲》忠实、真切地表达出来了。全曲三个乐章,第一乐章,很有表现力的、如歌的中板(Moderato cantabile molto espressive)。第一次听的话绝对不会相信这是贝多芬晚年作品——旋律是那么的简单、朴素、轻快、优美,简直是一个天真烂漫、无忧无虑的少年,心无点尘。当然,如肯普夫说的那样,其中也有突然的“暗淡”,但总体情绪是高昂、欢快的——这一定是贝多芬在回忆青春;第二乐章,很快的快板(Allegro molto),这一乐章很短,只有两分多钟。坚强有力。好像战斗中的自己,发誓要扼住命运的咽喉;第三乐章,不太柔和的柔板-赋格:不太快的快板(Adagio, ma non troppo-Fuga, Allegro, ma non troppo)。这是最长的一个乐章,占据全曲的一半时长,差不多十分钟。全曲的重点,也是最动人心弦的乐段。其中可以细分为四部分:

                 

第一部分,“不太柔和的柔板”:一开始演奏出几个犹豫、含糊、不定的动机,好像在沉思,“究竟该怎么办?要不要倾诉衷肠?”随后钢琴奏出一些高高低低、轻轻重重、快快慢慢的单音符,好似贝多芬的心在颤动。接着一排下滑音符,好像一声叹息,随即钢琴弹奏出被肯普夫称之为“人类最感动一曲”的咏叹调——Arioso。这个曲调里真是悠扬婉转、如泣如诉、流畅而悲壮,好像贝多芬多年压抑在内心的痛苦、彷徨、烦恼、忧伤,一股脑全部倾吐出来。音乐是那般惆怅、阴郁,又那般动人心魄。贝多芬在向苍天发问:“为什么?为什么上天不能赐给我一个爱人?为什么上天不能赐给我一个孩子?为什么不让我有一个常人的身躯,一双健全的耳朵,让我写出更多的作品?苍天啊!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他在质问苍天不公!就像耶稣在十字架上的天问——“最后七句话”(The Seven Last Words on the Cross):我的主啊!我的主啊!你为什么抛弃了我?(My God , My God , why hast thou forsaken me? )

                     

充满人性激情的咏叹调后,曲风一转贝多芬将音乐变成了冷冰冰、毫无个人情感,只有理性,近乎宗教的第二部分——赋格曲。肯普夫说:在这里贝多芬赋予赋格一种新的心理意义,用这种更高的戒律把自己从个人痛苦中解脱出来。但不久之后,那段动人心魄、思绪万千的咏叹调又回来了,这是第三部分:这一的咏叹调虽然还是那么优美动人,但好像经过宗教的洗礼,变得心平气和些,不那么哀怨、凄凉。这是暴风骤雨后的平静,嚎啕大哭后的抽泣。

                    

贝多芬终究是“乐圣”,是英雄的象征。他绝不可能被任何困难和挫折击垮;他永远会奋发向上、勇往直前。所以第二次出现的咏叹调以一串洪钟似的琴声做引导后,这一乐章的第四部分里立刻令人不可思议地转变成明亮的G大调。赋格又出现了,这次不但以反转形式出现,而且情绪越来越激动、高昂,最后达到一个光辉灿烂的凯旋。这是贝多芬自己心灵的升华。

关于贝多芬这首奏鸣曲的录音,历史上有肯普夫1951年-1956年、1964年-1965年两次录音的版本;巴伦博伊姆1984年的CD版和随后的DVD版;许纳贝儿(Artur Schnabel,1882-1951)在1932年-1935年的录音;吉列尔斯(Emil Gilels,1916-1985)的录音;阿什肯纳齐二十世纪七十年代至八十年代的录音;布伦德尔(Alfred Brendel,1931)1993年-1996年的录音;鲁道夫·布赫宾德(Rudolf Buchbinder,1946)在1984年的录音;所罗门(Gutner Solomon,1902-1988)1951年-1956年的录音等等一共十多个版本。但还是建议大家有机会去现场聆听,亲身感受,因为再好的录音也不能与现场的震撼相提并论。

                     

如果《月光》、《热情》、《悲怆》这些知名的贝多芬奏鸣曲是一枚又一枚“沙皇复活节彩蛋”的话,那《槌子键琴奏鸣曲》该是“非洲之星”,而《第三十奏鸣曲》想必就是那枚“希望之蓝”吧……

                                                           编  /  茶茶斑竹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