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老年435 / 金瓶梅 / 为淫书《金瓶梅》翻案的北大才女:不在情...

分享

   

为淫书《金瓶梅》翻案的北大才女:不在情色,而在慈悲

2020-06-23  快乐老年4...
为淫书《金瓶梅》翻案的北大才女:不在情色,而在慈悲

提到《金瓶梅》,你会想到什么?

是谋杀亲夫,还是乱伦扒灰,又或是春光乍泄... ...总之,你可能已经脑补了一堆,打满马赛克的香艳画面。

《金瓶梅》这部世俗风情小说,因为内容尺度过大,一直争议颇多,多数人称之为“千古淫书”。

但同样地,它也被誉为“千古奇书”。

如《大不列颠百科全书》就把《金瓶梅》称作中国第一部伟大的现实主义小说。

张爱玲说,《金瓶梅》与《红楼梦》这两部书是她一切创作的泉源。

世界文学界对它的评价甚至比四大名著还高。

诚然,现在仍有很多人不愿意承认自己是《金瓶梅》的读者,但最近一个北大才女却开始为它翻案。

她认为:《金瓶梅》表面写性,实际写的是权力与死亡。

01

这个北大才女叫田晓菲。

6岁能写诗、10岁把英文诗《贝奥武夫》翻译成中文、13岁直升北京大学,27岁成为哈佛大学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博士,34岁成为哈佛大学最年轻的终身教授。

36年的生命历程,大半可以用“破格”来概括。

为淫书《金瓶梅》翻案的北大才女:不在情色,而在慈悲

所以,正因为是神童,才轻易就挖掘了《金瓶梅》的奇吗?

并不是,最初她对《金瓶梅》一点也不感冒,看都懒得看。

田晓菲口述:

打开一翻,真个满纸“老婆舌头”,夜叉变相

二十三岁的时候,为了考博第一次通读《金瓶梅》,还是看得很勉强;

但是没想到,二十八岁的那年暑假,她无意间打开一套绣像本《金瓶梅》,却有了完全不同的感受:

当读到最后一页,掩卷而起的时候,竟觉得《金瓶梅》实在比《红楼梦》更好;

这是一部熟女而非少女才能欣赏的小说,比起贾宝玉、林黛玉,我们其实离西门庆、潘金莲更近;

《金瓶梅》是真正属于中国人的小说,表面写性,实际写的是权力与政治。

所以,《金瓶梅》到底写了什么?

为淫书《金瓶梅》翻案的北大才女:不在情色,而在慈悲

《金瓶梅》取自潘金莲、李瓶而、庞春梅三人名字。

她们都生活在西门庆的身边,尽情尽力地扮演着自己不同的角色。

潘金莲代表着一种把爱情、激情和风情集于一身的、不守封建妇道的女性。

李瓶儿代表着夫唱妇随、传宗接代的贤妻良母。

庞春梅则代表着对主人和主人的后代,无限愚忠、鞠躬尽瘁的丫头和女奴。

为淫书《金瓶梅》翻案的北大才女:不在情色,而在慈悲

它反映的是一个真实的中国的社会,这社会到了现在,似还不曾成为过去。

如果我们仅仅把它概括为:西门庆爱上潘金莲,合伙害了武大郎;西门庆跟很多女人风花雪月,做羞羞的事......那也太冰山一角了。

02

《金瓶梅》

绝不是一本色情之书

有人做过统计,《金瓶梅》中列举的食物达200多种,其中酒24种,酒字出现2025个,饮酒场面247次,相比之下,有关性事描写才105处。

这部百万字的书,性描写从字数上来说占不到百分之一,堪称“被埋没的文学巨著”。

因不到1/100的描述就被打上:黄书、禁书、淫书的标签,实在有点说不过去。

《金瓶梅》的作序者说:

“读《金瓶梅》而生怜悯心者,菩萨也;生畏惧心者,君子也;生欢喜心者,小人也;生效法心者,乃禽兽耳。”

为淫书《金瓶梅》翻案的北大才女:不在情色,而在慈悲

可以设想这样一个场景:

一名游客去英国旅游,参观大英博物馆时,看到了大卫的雕像。

“哇,裸体!还有生殖器官!”

于是回来时,和大家说,大英博物馆就是一个“性博物馆”,完全无视其他的艺术品。

这不是很荒诞吗?

同样的,单用一个“性”字概括整本《金瓶梅》,这并不反映出艺术家的什么,只能反映出这个观者自身的兴趣/性趣和取向。

为淫书《金瓶梅》翻案的北大才女:不在情色,而在慈悲

胡也佛《金瓶梅秘戏图》

03

“色情”与“色”的区别

其次,《金瓶梅》的性描写并不是仅仅色情描写。

在田晓菲看来:

“色情小说旨在用色来煽动和打动读者的欲念,“色”本身即是描写的目的。

但是《金瓶梅》的性描写有几个方面的作用:推动情节发展,描写人物性格,表现小说“由色入空“的主题。

《金瓶梅》的性描写完全和人物和情节交织成篇,少数是黑色喜剧性的和荒诞可笑的,几乎没有任何优美和愉悦的,没有故意要煽动读者的。

为淫书《金瓶梅》翻案的北大才女:不在情色,而在慈悲

比如说,纵观整本《金瓶梅》,西门庆跟正房(吴月娘)颠倒鸾凤的正面描写有几次?

少得可怜,且基本上都是西门庆义务性完成的。

而笔墨最猛的描写基本都是西门庆与潘金莲的。

但为什么是潘金莲?

很简单,身体是她的武器,没有了这个,她拿什么拼命?

几房妻妾要么是正室,地位稳固;要么是有钱,是西门庆生存之道;要么就是有子嗣,风光无二。

在这种情况下,潘金莲想突围只能从风月上下手,这是她最擅长的,也是最有可能获利的资本。

所以作者通过这些描写要表现的,往往不是“色”的纠葛,而是“权力”的纠葛。

为淫书《金瓶梅》翻案的北大才女:不在情色,而在慈悲

不过我们没必要给《金瓶梅》洗白成多单纯的样子,它确实有让人脸红害羞的描述。

作序者也说:“《金瓶梅》,秽书也。”

但是,这话是中性的。

人们往往以为,现实中文雅、优美的更好,但是污秽好不好呢?不管你喜不喜欢,污秽都客观存在着。我们身体有排泄,生命有黑夜,每个人内心都有灰暗的一面。

所以如果我们要给《金瓶梅》正常评价,可能首先要做的,就是给男女关系以及男女关系所及之事之物之态以正常的评价。

04

更值得品味的:

直面死亡与复杂

我国的古代文学作品中,很少有直接谈论“死亡”的,即便有,作者的处理方式要么是升华,要么是诗化。

只有《金瓶梅》,直勾勾地描写死亡。

它给我们看那将死的人,缓慢而无可挽回地,向黑暗的深渊滑落,给读者看到这些人物又或者是读者自身,一心逃避而又终于不能逃避的东西。

比如女二号(李瓶儿)临死之际,来看她的人,没有一个是真正关心她的。

活人只会在她的屋里待一会儿,便迫不及待往外面大屋里去,他们在那讨论孩子啊,收入啊各种,里面快死没死的人,已经是死人了。

死亡是终极孤独。

为淫书《金瓶梅》翻案的北大才女:不在情色,而在慈悲

而李瓶儿死后,在守灵的那几天,西门庆虽然非常伤心,还会经常梦见李瓶儿,会大哭,但是当潘金莲去找他时,上一秒还在痛哭,下一秒就开始水深火热了。

我第一次看到这种剧情,第一想法就是骂“渣男!怎么可以在守灵的时候还要偷情???”

然而,这正是《金瓶梅》一书的深厚之处,它直接进入人性深不可测的部分。

引自《秋水堂论金瓶梅》:

《金瓶梅》的作者深深知道这个世界不存在纯粹单一的东西。

西门庆为瓶儿而流的眼泪是真实的,金莲的吃醋是真实的,西门庆对金莲的惭愧也是真实的,企图用做爱来安抚金莲,同时填补内心因失去瓶感到的空虚,也还是真实的。

真正的感情可以和自私的欲望并存,而那表面看起来是淫荡的东西,可能只不过是人性的软弱而已。

这不是张爱玲常说的: 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蚤子吗?

《金瓶梅》的厉害之处正在于透露出了人性的复杂,把那些埋在暗处的心理、行为一刀一刀地切开给你看。

05

想读就读吧

别听长者的教诲

也有人问过我,什么时候看这本书最合适?是不是越老越好?

但其实一个人的成熟度,与年龄并没有绝对必然的关系。

我曾经看过一个年过半百的所谓专家解析金瓶梅,腐化老旧,因为他终其一生都没有走出过自己的家院半步。

一个十几岁就饱经人世沧桑的少年,也许比一个顺风顺水、一生安乐的老者还要成熟。

想读就读吧,别听长者的教诲。

要知道这世上有很多人到老死都不成熟,他们一辈子也懂不了这本书。

为淫书《金瓶梅》翻案的北大才女:不在情色,而在慈悲

那么何谓成熟呢?

我个人觉得:可能是一种“共情力”,不再完全以自我为中心,能理解别人的痛苦。

而只要是伟大的文学作品,都有这样一种悲天悯人的情怀。维克多·雨果笔下的苦刑犯冉·阿让,从一个盗窃、撒谎的人,成长为了心胸比大海还要宽广的人。

而《金瓶梅》的作者,东方的兰陵笑笑生,没有刻意的强调,甚至用了颇受争议的方式,达到了这一境界。

这么多年来,我们很少再能看见这样一本对世情极力揭露,但又从揭露中透出同情的巨著,这是《金瓶梅》的独特之处,也是兰陵笑笑生的伟大之处。

所以我是非常乐于去阅读、去谈论《金瓶梅》的,因为这不仅是滋养自身,也是架起古典文学与当代社会的一座桥梁。

恰如田晓菲所说的:

不要让经典高高在上地供养在庙堂里,被活活地杀死在我们的时代。

为淫书《金瓶梅》翻案的北大才女:不在情色,而在慈悲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