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浮生六记丨食一碗人间烟火,饮几杯人生起落,将柴米油盐过成诗

2020-07-06  sos天外飞仙

前言

光绪年间,一个落魄文人在苏州的冷书摊上发现了一卷残稿,交由当时主持申报的王韬活字印刊。这卷残稿便是沈复所写的《浮生六记》。

书中目录虽有六记,但残稿其实只有四卷,其余两卷为后人编撰加稿。《浮生六记》是沈复的一部自传体散文集,“浮生”二字出自李白《春夜宴桃李园序》中的“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浮生六记》一记闺房之乐、二记闲情之趣、三记坎坷之愁、四记浪游之快、五记中山之历、六记养生之道。全文所叙都是作者日常起居琐事,却毫不生涩枯燥,细细读来处处是闲情逸致,人间悲喜。

这本书素有“晚清小红楼梦”之称,周公度先生为文言原文做译注时曾有言:“从沈复对女性的态度、地方风物的惜爱、植物山石的用心、古代典籍的取舍、寺庙僧人的礼仪等方面,无不深情而近之。只是结构不如《红楼梦》繁复、庞大。曹雪芹是于锦缎之上设色,沈复则是于布帛上绘图水墨。”

浮生六记丨食一碗人间烟火,饮几杯人生起落,将柴米油盐过成诗

图丨周公度译版《浮生六记》

“余忆童稚时,能张目对日,明察秋毫,见藐小之物,必细察其纹理,故时有物外之趣。夏文成雷,私拟作群鹤舞于空中,心之所向,则或千或百,果然鹤也;昂首观之,项为之强。又留蚊于素帐中,徐喷以烟,使之冲烟而飞鸣,作青云白鹤观,果然鹤唳云端,为之怡然称快。”

幼年时于语文课本中初遇沈复,读他写的《童趣》,当真妙哉。夏日蚊虫实多,旁人遇到蚊群只觉烦躁,急于驱赶,沈复却天马行空将蚊虫想象作仙鹤,看它们似千百只白鹤起舞。更有趣的是,他用烟慢慢戏耍蚊虫,,自己在素帐中搞出一幅青云白鹤图自娱自乐。

如此有趣又善于观察的沈复,写出有“小红楼梦”之称的《浮生六记》,似乎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他一个人很擅长把平平无奇的生活过得兴趣盎然,他和夫人芸娘两人却是把平平无奇的生活过得诗意又活色生香,实在令人向往。

浮生六记丨食一碗人间烟火,饮几杯人生起落,将柴米油盐过成诗

图丨《浮生六记》插图,图片来源于网络

1. 七夕赏月

正直七夕之夜,芸娘燃起香烛,供上瓜果,与沈复在“我取轩”中共拜天孙(织女)。我猜想芸娘在乞巧时心中默念的可能是冯彦巳的《春日宴》:春日宴,绿酒一杯歌一遍。再拜陈三愿: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常健,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

芸娘心中有着美好期盼,沈复亦然,他特意为二人刻了两枚图章作为七夕的礼物,上面都写着“愿生生世世为夫妻”。原文中记载“余执朱文,芸执白文,以为往来书信之用。”我拿白底红文,芸娘拿红底白文,今后我俩往来书信落款以此为证,当真恩爱。

拜完天孙,两人并肩坐在邻水的窗边说着闲话。此刻月色甚好,俯视河中,波光潋潋如丝带,芸娘轻摇一柄小扇,又仰望夜空中万千变幻的飞云。

她开口对沈复说:“宇宙如此之大,天下共一轮圆月,不知今日世间,是否有人如你我这般兴致呢?”

沈复回答:“纳凉赏月,到处都有。只是品论云霞之美,深闺绣阁中能以慧心体味的人,定然还有不少。但是同时赏月的夫妇,恐怕很少在品味云霞了。”

两人又坐了一会,待蜡烛燃尽,皓月沉隐,便撤去了瓜果,回去歇息。

浮生六记丨食一碗人间烟火,饮几杯人生起落,将柴米油盐过成诗

图丨《浮生六记》插图,图片来源于网络

2. 布衣菜饭

沈复和芸娘乔迁至仓米巷的“宾香阁”后,开窗正对的是陆氏废园,目之所及一片荒凉,芸娘每每看后很是想念原居沧浪亭的景致。

在金母桥东,埂巷之北,有一个妇人的居所四周皆是菜圃,编篱为门,门外还有几许池塘,花光树影,颇有野趣。芸娘很神往,沈复便去同那妇人商量,租赁了妇人的一间卧室,带着芸娘前去避暑。

时方七月,绿树阴浓,水面风来,蝉鸣聒耳。邻居老人为芸娘制作了鱼竿,沈复与芸娘闲来无事去柳荫深处垂钓。

日落时分,登上土山,看晚霞夕照,随心作诗:兽云吞落日,弓月弹流星。

晚间月影落于池中,四周虫鸣啁啾,二人沐浴完,搬了竹榻放在篱笆旁,扇着芭蕉扇,躺在竹榻上,听邻居老人讲那些因果报应的故事,全身凉爽惬意,竟忘了尘世的喧嚣。

两人还请邻居老人帮买了菊花,遍地栽种。九月花开,他们的母亲也欣然前来,就着金菊吃蟹,一家其乐融融。

芸娘感慨:布衣菜饭,可乐终身,不必作远游计也。

浮生六记丨食一碗人间烟火,饮几杯人生起落,将柴米油盐过成诗

图丨《浮生六记》插图,图片来源于网络

3. 插花之道

沈复幼年时迷恋草丛观察的乐趣,成年后亦沉迷庭院盆景的闲趣,爱花成痴。每年秋菊绽放之时,沈复便闲性大发,摘花插瓶。

于插花一道,沈复是行家。他说:“其插花朵,数宜单,不宜双,每瓶取一种,不取二色。瓶口取阔大不取窄小,阔大者舒展不拘。自五七花至三四十花,必于瓶口中一丛怒起,以不散漫、不挤轧、不靠瓶口为妙。”

至于花枝的形状,或亭亭玉立,或飞舞横斜,但花枝之间要参差有致。

并且根据桌子的大小,一般放置三到七瓶插花就够了,多了显得眉目不清楚,如同市井之家的菊屏一样了。

插花置瓶,或密或疏,全在于懂得造物之美的人,能做到诗情画意便可。

倘若用的不是花瓶,而是盆、碗、盘之类浅口器物插花,可以先用漂青、松香、榆皮、面粉等和上油,加上稻灰熬制成胶状。然后找来一枚钉子,钉在铜片上,钉尖朝上,用熬好的胶膏将铜片黏在盆碗等器物中,再将花用铁丝扎好,插在钉子上。

最后沈复说:“宜偏斜取势不可居中,更宜枝疏叶清,不可拥挤。然后加水,用碗沙少许掩铜片,使观者疑丛花生于碗底方妙。”

可见沈复在插花上不仅说的头头是道,动手能力也极强。他的性情便是偏爱这些“旁门左道”,哪怕插花的步骤再繁琐,对他来说也是乐在其中。

浮生六记丨食一碗人间烟火,饮几杯人生起落,将柴米油盐过成诗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