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47177550 / 待分类 / 最是童年真爱荷

分享

   

最是童年真爱荷

2020-07-18  新用户471...

爱人说,这是一位同事头天在某某处拍的。正好这时候我们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我领会了她的意思,那是在提议往某某处进发,去寻找那一池碧叶红荷。我们便转了方向,兴冲冲地赶过去。
或许是爱人的同事将位置描述得过于宽泛,我们没有找到那池荷花。没能欣赏到荷花,但也邂逅很多美丽的风景,倒也不觉得扫兴。
爱人和我对荷花充满了热情,并不是因为在诸多花卉中“独爱莲”,也不是因为现在的生活里荷花是难得一见的风景,最深层的理由,大概是源自童年对荷花的诸多美好记忆吧。我们都是在南方平原地区的乡下长大的,屋前屋后的小水塘,田野里的池塘,还有湖里河里,一到夏天,到处都能见到碧绿的挨挨挤挤的荷叶,白的红的荷花,还有在荷叶荷花间飞行、停驻的大蜻蜓。
荷,是童年夏天盛大风景中最摇曳亮丽的笔触,起笔是“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圆荷浮小叶,细麦落轻花”,运笔是“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唯有绿荷红菡萏,卷舒开合任天真”,收笔是“小儿撑小艇,偷采白莲回”“最喜小儿无赖,溪头卧剥莲蓬”。
我读小学的时候,门前是一条清澈的沟渠,然后是一带水田,沿着田埂往南一百米,就是一片几十亩的荷塘。春末夏初时节,池塘里的水一天天丰盈起来,当水快要长涨满池塘的时候,就会有一枚枚圆圆的荷叶悄悄地浮出水面,安安静静地铺展着。再过几天,就有顶着尖尖角的直荷钻出水面。这时候,各种大的、小的、红的、橙的蜻蜓就在池塘上欢快地飞行,偶尔停在荷尖上,或纹丝不动,或随着微风轻轻摇摆。如果你再隔了几天到池塘边去玩耍,或是扛了钓竿去钓鱼,就会发现,池塘里已经站满了举着绿伞的大荷叶。这就像季羡林先生在《清塘荷韵》中写的“第四年”的景象:“几天之内,池塘内不小一部分,已经全为绿叶所覆盖。而且原来平卧在水面上的像是水浮莲一样的叶片,不知道是从哪里积蓄了力量,有一些竟然跃出了水面,长成了亭亭的荷叶。”不过,我家门前荷塘里的景象要壮观得多,放眼望去,荷叶摆成的绿阵几乎望不到头。
小孩子们是极喜欢这满池塘的荷叶的。我们把浸了白酒的米粒抛洒在荷叶间的空隙里,让大半沉到水里,吸引鲫鱼过来,小半留在平铺水面的荷叶边缘,以标记钓窝的准确位置。撒好了三五个钓窝,就坐在田埂上的草丛里专心致志地垂钓。所以,无论是学生时代,还是当了老师后,每每读到胡令能的《小儿垂钓》中写“蓬头稚子学垂纶,侧坐莓苔草映身”,就感到特别亲切,就会联想起荷叶田田的池塘和青草如茵的田埂。
太阳升到头顶,阳光火辣辣的时候,就采一片大如雨伞的荷叶,倒扣在头顶上,不仅感到阴凉凉的,还有缕缕荷叶的清香弥漫开来,令人神清气爽。若是突然下起雨来,荷叶又是最好的“青箬笠”和“绿蓑衣”。先摘一片大荷叶,将中间裁个圆,从头上套下来,披在肩上,就是一件荷叶“绿蓑衣”;再摘一片大荷叶,戴在头上,就是一顶荷叶“青箬笠”。然后,安安心心接着垂钓。
若是渴了,原本是可以直接用手捧起池塘里的水喝的,我们却一定要先摘一片小荷叶,用荷叶盛起水来喝。仿佛盛到荷叶里的水,比手捧起的更加清澈甘甜。
不久,有粉红的荷花从荷叶间冒出来,蜻蜓更加快乐了,我们也充满了期待,更加兴奋了。在小孩子的眼里,荷花不仅是好看的风景,还是好玩的玩具。我们喜欢在下雨前采几朵含苞未放的荷花带回家去,等到一场大雨过后,屋前屋后流淌了一条条溪流,就将花瓣一片片摘下来,当作小船放到溪流里,看它们顺流而下,你追我赶,有时还会在水流里转圈、摇晃、转弯,最后都驶进了宽宽的沟渠。有的被水草挽留,就停了下来;有的沿着沟渠中间的“航道”,继续前行,驶向远方。有时我们会在花瓣船里装上“货物”或载上“乘客”,一枚小石子,一只小昆虫,甚至装上一小捧水,再放进一条小鱼秧儿……有时几个小朋友在一起比赛,加油声,欢笑声,煞是热闹。

花瓣全都摘光了,留下来的是围着一圈密密匝匝的金黄色花蕊的嫩莲蓬。莲蓬是真嫩,不到半个乒乓球大,嫩黄嫩黄的,一颗颗小小的莲蓬籽聚在圆盘里,探出的“小脑袋”像散布在圆盘上的小星星。我们将嫩莲蓬摘下来,只留下花蒂和花蕊,找来一根一米多长的细棉线,一端在花蒂上系牢,然后一圈圈绕上去,直到只留一点线头。握着花蕊,捏着线头,把手抬高,再将花蕊放开,只见花蕊快速旋转着从空落下,落下时所有的花蕊都向外伸展开来,像一个高速旋转的金色大圆盘,好看极了。后来小朋友们玩的溜溜球,虽然转得酣畅,却怎么也不会有这么优美的姿态。我们乐此不疲,直到花蕊在一次次旋转降落中一根根脱落,不再觉得好看了。
知了一天天叫得响亮了,荷花开得越来越热闹,“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诗意,是每天都能看见的。只是,小孩子们的心思不在这“无穷碧”和“别样红”上,而是沿着塘梗观察、搜寻,看看有没有莲蓬已经饱满,可以摘下来解馋了。判断莲蓬是否饱满的经验是十分丰富的,须蕊落尽,莲蓬低垂,就可以“溪头卧剥莲蓬”了。

离岸近的莲蓬,用一根竹竿就够了;离岸远的,就只有下塘采摘了。古诗中说“小娃撑小艇”“荷花深处小船通”,那都是撑着小船采莲蓬,我们小时候是下到荷塘里,在荷叶丛中披荆斩棘,瞅准了哪儿有饱满的莲蓬,就一往无前。我们在采下第一个莲蓬时,留着长长的莲蓬杆,然后每采一个,就串到杆上,等到上岸时,一串足足有二十多个呢。享受“溪头卧剥莲蓬”的快活,往往要付出被荷叶柄在手臂上、腿上划出道道细痕的代价,但比起收获来,这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周敦颐的《爱莲说》,在小时候的我们看来,实在是古怪而矫情,因为我们很难想象,他竟然说莲“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这么一“焉”,恐怕乡下的荷花也不肯与他亲近了吧。即使是今天,我们对荷花的感情,也是源自童年与荷塘的亲密无间,源自荷花荷叶莲蓬,还有冬天从淤泥里挖出来的莲藕,它们对童年无私的馈赠。
 
                                             
桃花落了,还有谁撑起一片春天
那些年,错过了房前屋后多少唐诗宋词
李白和王维:我们不一样,我们都很棒
《早发白帝城》到底写于何时,这是一个关系到李白声誉的问题
牡丹盛开的时候,她们会想起菊花吗
杨万里、范成大、陆游,谁最爱劳动?
十二首诗词中的母爱光辉: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王维《终南山》中的写作密码和人生智慧
诗经的可爱,离不开浪漫
李白:不疯不狂不得意
你钓你的天下情怀,我钓我的山水人生
我们曾经是孩子
古诗词中的儿童乐园
朱高炽的地摊都被太孙踢了,全民摆地摊,你这是想啥呢
“儿童作文”的悲剧折射出的教育困局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