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椒加冰 / 待分类 / 想亲她一下让她的嘴角扬起来

分享

   

想亲她一下让她的嘴角扬起来

2020-07-25  辣椒加冰







(65)


上集结尾

母亲走后有好几年,陆长安都特别恨那些吸毒的人,再后来他懂事了一些,知道之所以有人吸毒是因为有人贩毒,就觉得毒贩子更可恨,再后来,觉得制造毒品让毒品流通的人是罪恶的源泉。陆长安没有告诉任何人,那也是他决定考警校的原因。他只是一个普通家庭的普通孩子,一个普通人如何才能亲手打击毒品犯罪,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做缉毒警察。




接上集



213

在进入警校之后,父亲很诚恳地求他改变过几次决定,包括让他不要去特警部队,毕业工作时不要选择刑侦部门――父亲的理由很简单,虽然你是一个男人,你可以做很多决定,但是,你母亲希望你能好好活着。我也希望你能好好的生活,像一个普通的男人一样结婚成家生子,过普通的人生。

父亲是一个很好的人,对母亲的感情很深,从母亲去世到现在已经快二十年了,父亲人品相貌皆好,总有来说媒的,但父亲都拒绝了,一是未忘母亲,二是免去儿子与继母相处的各种可能。

青少年时期的陆长安是很顽劣的,陆长安自己也知道,自己对母亲的感情很深,肯定会觉得继母的到来是一种入侵,也是对故去的母亲的一种不尊重。父亲了解他,并尊重了他,所以也直接影响了他的决定,他也想试着尊重父亲,想按着父亲的想法去生活。

可是,当有一种新型毒品可以利用代购们带货的方式进行贩毒这个案子发生之后,内外都在传此案牵涉极深,很多同事都选择了回避,只有他,内心那个蛰伏沉睡愤恨了多年的少年再也安静不下去了。

特别是他陪许念念在美国时遭遇的那些,让他明白了,对方并不会因为你是一个普通人就放过你。如果当时跟过去的人不是有些身手体质强健的他而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可能已经在那场惨烈的暴力击打中死去了,如果那个人是许念念爱的男人,那么,许念念就必须承受这种失去。

就像当年做为一个普通孩子的他,必须接受母亲突然没了是一样的痛苦。

刚认识许念念的时候,他真没想到她也是被毒贩利用的人之一。后来发现了线索之后,他也很认真的怀疑过许念念是否也是其中知情的一员――直到现在,许念念也仍然在这个案子的怀疑范围之内。

他内心是相信许念念的,他对这个姑娘了解不算特别深,但是他就是有一种直觉觉得她不是那样的人。所以他觉得她生气是应该的,只是他不知道这姑娘的脾气有多大,得生气到什么时候才能原谅他。

或者,她不原谅他也好――毕竟,他这一去,便是在生死边缘行走。她恨他,倒也成了好事了。

本来不应该和她见面了的,但就是……想见一面。

陆长安在自己对面坐下的时候,许念念真的还挺冷静的:他们都是成年人了,怀孕这事她自己有责任陆长安也有责任,当然,就像她自己有权决定孩子的去留一样,陆长安也有知情做决定的权利。

而陆长安没看出来许念念的心事,倒是看出来了她脸色不好:“是不是不太舒服?血糖又低了吗?”

许念念回答得干脆利落:“没有。刚吃过甜的。”为了让自己的脑子能正常思考,她在等他来的时间里又吃了大半块黑森林。

毕竟,她需要和他谈的,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重要到,可能足以影响她与他的一生。

大概是因为内心有太多的不舍,陆长安看许念念的眼神都有些贪婪。许念念不笨,她虽然没对上他的眼神,却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儿。

许念念吐了这么两周,脸色很不好,陆长安的担心根本没办法掩饰:“你这几天是不是不舒服?还是太忙了没好好吃饭?”虽然和她相处的时间不多,但是陆长安知道,许念念其实是很忙的。有时候忙起来甚至忘记了吃饭。她自己肠胃有点问题,血糖也低,怎么看都是一个需要照顾的女孩子。但是她偏偏很独立,自己挣钱,自己买房,自己装修,自己照顾父母和照顾家里的老人。而且她从不向任何人诉说自己的艰难,他见过她一边承受突如其来的丧父之痛一边照顾病倒的家人的样子。

214

陆长安见过不少像许念念这样的女孩子,同事中也有一两个,是家庭中的独生女,万千宠爱在一身,但是得到了很多的爱,却不一定就懂得付出爱,甚至不知道如何独立。那样的女孩子娇媚,但是也娇气。

当初自己为什么会喜欢过林黛儿呢?大概是因为觉得她也是一个独立的女孩子,跟别的那些动不动就哭哭啼啼的找父母找男朋友解决问题的女孩子不太一样。就好像现在他为什么会对许念念动心,大概也是因为许念念身上有一种迷人的独立魅力,让他觉得她不是普通的女孩子。

许念念总是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选择,自己的行为模式,她好像不需要任何人就能孤独的生存,这让许念念像一个独立存在的个体,也像一本充满了魅力的书,他想去翻阅她,看她会做什么样的决定,会有什么样的思想,会与自己产生怎样的交融。

在此刻,陆长安忽然之间明白了自己为什么想来见她一面再走。因为他忽然之间希望她能等自己回来。

可当这个念头出来之后,陆长安也觉得自己挺无耻的。自己又没有给她什么,甚至能给她洗清嫌疑都做不到,还有什么资格让她等自己回来呢――他能不能完好地回来,还不一定。想到这个,陆长安的心情骤然低落,差一点连看许念念那双黑亮眼睛的勇气都没了。只能默默地移开了眼神看向桌面,看她要往咖啡里加糖时,赶紧把糖罐和奶罐推的离她近一点。

“我有个事情。”

“我有个事情……”

“………”

“………”

“你先说……”

“你先说……”

几次异口同声之后,许念念陷入了执着的沉默,因为她实在有些犹豫,是否应该把这件事情告诉陆长安,并且让他一起做决定。

也许世界上有不同的男人,但也许陆长安就跟世界上绝大部分的男人一样呢?毕竟他是一个为了工作欺骗自己的男人,不是吗?他甚至为了查案可以假惺惺的告诉她,要和她正式交往。而她多么的愚蠢,居然信以为真。现在想一想,在美国看到他浑身是血是那些心痛如绞,都好像是一片真心被剁碎喂了狗。

许念念抿紧的小嘴让陆长安有一种想去亲她一下让她嘴角扬起的冲动。然而他又是知道的,他此刻亲她的话,她说不定会勃然大怒抽身离开连一个好好继续说话的机会都不给他。

“你先说。”女士优先的风度陆长安还是有的,只是他没想到他这么一说许念念就怒了:“你特么不说就滚吧,我和你也没什么好说的。”

许念念此刻有些恼羞成怒,因为她发现自己竟然有些想原谅他的心软,他又不是故意的,那是他的工作,而且并不是一般的工作,他能怎么办……不不不,许念念你清醒点儿,他可以拒绝的!他可以不必说出那些要和你交往之类的话的!

许念念的心硬了,眼神也冷了。陆长安怕她真的起身离开,只得妥协:“不要激动。我说。”这姑娘的脾气最近愈加急了。

 “我九岁之前,从来不知道毒品是什么东西,以为只是一个遥远的词语。觉得警察只是其中一种职业。直到有一天,我和我爸在家没能等到我妈下班回家……”

陆长安在对许念念说这些往事的时候,他叙述得很平静,就像是在说一件别人的事情,就像那个见到母亲冰冷的身体后悲声大哭的男孩不是自己,就像那个骤然失去母亲之后用了很长时间都没能完全接受事实的自闭男孩不是自己,就像那个即使已经成年了仍然在午夜梦回时为母亲的意外消失耿耿于怀的男人不是自己,就像是那个不惜伤害父亲也要坚持申请到缉毒第一线的人并不是她自己。

第65集完




未完待续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