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雨梨花孤灯下 / 待分类 / 再读《边城浪子》,傅红雪的悲情,原来与...

分享

   

再读《边城浪子》,傅红雪的悲情,原来与叶开的伟大有关

2020-08-03  暴雨梨花...

楔 子

傅红雪的手里握着刀。

一柄形状很奇特的刀,刀鞘漆黑,刀柄漆黑。

他正在吃饭,吃一口饭,配一口菜,吃得很慢。

因为他只能用一只手吃。

他的左手握着刀,无论他在做什么的时候,都从没有放开过这柄刀。

漆黑的刀,漆黑的衣服,漆黑的眸子。

黑得发亮。

所以他坐的地方虽然离大门很远,但叶开走进来的时候,还是一眼就看到了他,也看到了他手里的刀。

第一次看到《边城浪子》,被通篇这样的长短句描写惊艳到。

用长短句的诗文来写小说,这也只有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古龙,才能写出这样美好,又有诗情画意的小说。

可是这样诗情画意写出的小说,结局并不美好,却有些黑暗与无情。

《边城浪子》的故事本来很简单,兄弟背叛,父亲被杀,儿子长大成人,学到一身高深武功,开始报仇雪恨!

这是武侠小说中最常见,也是最普通的套路,大多数的武侠小说中都有这种套路。

但是古龙小说中,却增加不一样的元素,让普通的故事,变得扑朔迷离,跌宕起伏。

可是最后强行人性升华,却写出人性的虚伪与黑暗。

小说简介:

在一个漆黑的屋子里,傅红雪从小被母亲把仇恨灌进他心里,拼命练习刀法,准备为父报仇。

十八年后,他来到关东马空群的落日马场,找十八年前参与杀死他父亲的那些人报仇。把当年的仇人,以及他们请来的武林高手几乎都杀死。

每杀一个人,当年的真相渐渐揭开。

小李飞刀的传人叶开也来到落日马场,不露声色地为这场仇恨排难解纷。

最后的谜底也终于揭开,18年前,白雪变红,梅花庵外,白天羽被杀,本是他骄横贪暴的结果。

而傅红雪的母亲白凤公主,其实也是小三,她自毁容貌,乃因白天羽另有新欢,并不是他们夫妻情深。

白天羽的真正夫人一开始就知道白凤公主的存在,当白凤公主怀孕生子时,白天羽的夫人买通接生婆把一个孤儿(傅红雪)换了亲生儿子(叶开)出来。

所以白天羽也并不是博红雪的父亲而是叶开的父亲。白凤公主也不是傅红雪的母亲,而是叶开的母亲。

最终,报仇者本是无仇可报,有仇的却不去报仇,叶开宽恕了一切,只因爱是永恒!

古龙这样写出的故事,的确是情节跌宕起伏,出乎意料,让人看了瞠目结舌,又大感意外。

小说又塑造了李寻欢式的大侠人物——叶开,侠义无敌,用爱去挽救世界。

以前看《边城浪子》,喜欢叶开的幽默风趣,羡慕叶开的飞刀无敌,崇拜叶开的机智开朗,佩服叶开的侠义精神。

可是多少年之后,才发现叶开是那么的虚伪和做作,所谓的侠义,都是用傅红雪的可怜与悲惨换来。

刀在手上。

苍白的手,漆黑的刀!

叶开从他的刀,看到他的手,再从他的手,看到他的脸。

苍白的脸,漆黑的眸子。

叶开目中又露出笑意,仿佛对自己看到的一切也都觉得很满意。

傅红雪与叶开第一次相见,是傅红雪第一次知道叶开,却不是叶开第一次知道傅红雪。

叶开一开始就知道真相,他却眼睁睁看着傅红雪几乎把所有仇人都屠杀殆尽。

若是有爱,为什么一开始不对傅红雪说出所有的真相,来阻止傅红雪复仇。

或者直接去找白凤公主说明真相。

开始说出,怕傅红雪知道真相后,会很伤心难过!难道后面说出真相,傅红雪不更是伤心难过吗?

白凤公主倒并不会有太多伤心难过,因为只要有儿子,是谁并无太大的区别。

叶开为什么迟迟不说出真相,最有可能的是,他想借傅红雪之手来替白天羽报仇,而又不让双手沾满血。

直到最后,仇人一个个被杀,白天羽大仇得报,叶开才说出真相。

这的确是个悲惨的故事。

叶开一直不愿说出来,因为他知道这件事的真相,一定会伤害到很多人。

伤害得最深的,当然还是傅红雪。

傅红雪已松开了手,一步步往后退,似连站都已站不住了。

他本是为了仇恨而生的,现在却像是个站在高空绳索上的人,突然失去了重心。

仇恨虽然令他痛苦,但这种痛苦却是严肃的、神圣的。

现在他只觉得自己很可笑。

可怜而可笑。

他从未可怜过自己,因为无论他的境遇多么悲惨,至少还能以他的家世为荣。

现在他却连自己的父母究竟是谁都不知道。

翠浓死的时候,他以为自己已遭遇到人世间最痛苦不幸的事。

现在他才知道,世上原来还有更大的痛苦,更大的不幸。

叶开看着他,目光中也充满了痛苦和歉疚。

这秘密本是叶夫人临终时才说出来的,因为叶夫人认为每个人都应该知道自己的身世,也有权知道。

傅红雪也是人,也同样有权知道。

叶开黯然道:“我本来的确早就该告诉你的,我几次想说出来,却又……”

他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将自己的意思说出来,傅红雪也没有让他说下去。

傅红雪的目光一直在避免接触到他的,却很快地说出两句话:“我并不怪你,因为你并没有错……”

他迟疑着,终于又说了一句叶开永远也不会忘记的话:“我也不恨你,我已不会再恨任何人。”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的时候,他已转过身,走下楼去,走路的姿态看来还是那么奇特,那么笨拙,他这人本身就像是个悲剧。

叶开看着他,并没有阻拦,直到他已走下楼,才忽然大声道:“你也没有错,错的是仇恨,仇恨这件事本身就是错的。”

傅红雪并没有回头,甚至好像根本就没有听见这句话。

但当他走下楼之后,他的身子已挺直。

他走路的姿态虽然奇特而笨拙,但他却一直在不停地走。

他并没有倒下去。

有几次甚至连他自己都以为自己要倒下去,可是他并没有倒下去。

叶开忽然叹了口气,喃喃道:“他会好的。”

丁乘风看着他,眼睛里带着种沉思之色。

叶开道:“他现在就像是个受了重伤的人,但只要他还活着,无论伤口有多么深,都总有一日会好的。”

他忽又笑了笑,接着道:“人,有时也像是壁虎一样,就算割断它的尾巴,它还是很快就会再长出一条新的尾巴来。”

丁乘风也笑了,微笑着说道:“这比喻很好,非常好。”

他们彼此凝视着,忽然觉得彼此间有了种奇怪的了解,就好像已是多年的朋友一样。

丁乘风道:“这件事你本不想说出来的?”

叶开道:“我本来总觉得说出这件事后,无论对谁都没有好处。”

丁乘风道:“但现在你的想法变了。”

叶开点点头,道:“因为我现在已发觉,我们大家为这件事付出的代价都已太多了。”

丁乘风道:“所以你已想将这件事结束?”

叶开又点点头。

叶开选择原谅仅剩的两个仇人——马空群与丁白云,可是前面的萧别离、路小佳等人却都死去。

而傅红雪的痛苦却更加增重,他本是为仇恨而生。

他并不想杀人,可父母是没法选择,杀父之仇是无法逃避,他只有去杀人报仇。

当有一天,历尽千辛万苦杀尽仇人,终于可以轻松时,却被人告知,他一开始就错了,他所杀的人并不全都该死,并且所有的仇恨与他全无关系。这种负罪感和罪恶感,谁人又能知道?谁人又能承受?

还不如一开始就告知真相,让他住手的好。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而最后侠义却是别人的。

这不就是拿着别人的痛苦成就自己的侠义名声吗?

虚伪的侠义,还是侠义吗?

谁又关心过傅红雪的悲剧与痛苦。

傅红雪,本是如诗如画的名字,真实的意思却是白雪沾满鲜血,残酷的反差,让人看到血淋淋的仇恨。

傅红雪本身就是为了仇恨来到世间,他本该是仇恨的恶魔,其实却是一个可怜虫。

因为他先天就带有顽固的残疾——瘸腿,还有羊癫疯,已经是人生的痛苦。

可是最后发现:

1、妈不是亲妈,爹不是亲爹;

2、仇人不是仇人;

3、初恋并不是小黑屋里的人;

4、兄弟不是亲兄弟;

5、亲生父母是谁不知道;

…………

傅红雪几乎是所有武侠小说中最悲情的男主了,直到《天涯明月刀》中都没有翻身,最后与一个J女,度过余生。

而他所有的痛苦却成就了又一个大侠的名声,这真是莫大的讽刺。却也是大喜是赤果果的现实,自古“一将功成万骨枯”,大侠成名又何尝不是如此。

李寻欢的大侠名声,是牺牲自己得来的。

而叶开的大侠名声,却是牺牲傅红雪得来的。

所谓的爱与宽恕,若没有绝对的优势(小李飞刀),一切都是空谈。

这才是现实的社会,道理讲得冠冕堂皇,可是背后的黑暗却是不可描述。

丁乘风道:“所以你还是姓叶?”

叶开道:“是的。”

丁乘风道:“木叶的叶,开朗的开?”

叶开道:“是的。”

丁乘风道:“你一定会奇怪我为什么要问这些话,但我却不能不问个清楚,因为……”

他看着他的女儿,目中已露出笑意,慢慢地接着道:“因为我只有这么一个女儿,我若要将她交给别人时,至少总不能不知道这个人是姓什么的。”

× × ×

现在他已知道这个人叫叶开。

他相信天下武林中人都一定很快就会知道这个人的名字。

叶开功成名就,只是可惜了无辜的傅红雪,一生都要在孤独与罪恶中生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