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

2020-08-07  城市的微光   |  转藏
   
我被芳心纵火犯在心里纵了一把火,始终为你燃烧着。
  ---小飞
 
朋友你好
我是小飞
这是2019年我们第311次见面。
 
美国纽约东北部有一个不知名的撒拉纳克湖,湖畔有一座医生的坟墓,里面安卧着一位不知名的特鲁多大夫,他的墓碑上这样的写着:To Cure Sometimes, To Relieve Often, To Comfort Always.”(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
 

有时去治愈。


最不想去的一个地方或许就是医院了吧。 因为这意味着你或者你身边熟悉的亲人朋友或大或小都有些不适了。听母亲说,我小时候的身体超级差,连续好几天不进食,只留下微弱的一口气,看遍了周围的正规医院,土医生。但凡是有人说哪个医生比较好,母亲和父亲都背着我去,那时候还借了很多高利贷,一度陷入绝望中。母亲说那时的想法就是放你在床上,听天由命吧。
 
有道是世间万苦人最苦。母亲身体不好,也不识字。特别是去一些比较大点的医院就找不着东南西北。所以常常都是我陪着她去。等待的几个小时是漫长而煎熬的。拍完片子出来,母亲舍不得吃,只是一个劲的问我要吃什么。自己仿佛就像一个大人似的安排着一切,或许是因为长时间和母亲待在一起的原因吧,骨子里多了母亲的坚强和淡淡的伤感。
 
那时候最大的梦想就是长大后能当一名医生,治好父母亲的病。让他们得以摆脱痛苦的折磨。同时也在幻想,要是能遇到一个“名医”把他们的病都治好该多好啊。
 

常常去帮助。


在这几十年的成长过程中,得到了太多的人的帮助和恩惠,上中学时常常去朋友家用热水器洗澡,老师为我买的教辅资料,远方来的信件与希望,外出打工遇到的好心人以及大学遇见的好老师......仅仅是说一句谢谢我觉得是很空洞无力的。我知道能力越大,帮助别人的力量就越大。这一直激励着自己,一个人能独自熬过六年的地下室生活,在那里种植自己的梦想。
 
之前家对面的村子有个瞎子,姓王,大家都叫他“王瞎子”。但是双手拿着长长的拐杖到处都能摸到。常常都去别的村子找吃的,一次两次还好,时间长了很多人远远的见到他来了就把自家的门关上了,不说话,王瞎子到他们家门口叫,硬是不回话。每次到我家来就父母都会给他盛上一大碗饭,上面都是些自家吃的菜。听说王瞎子前年因病去世了,时年69岁。
 
母亲经常教导的一句话就是“不管你做什么,不要让别人戳你的脊梁骨就好。”很多的时候得益于母亲的教诲,母亲虽然不识字,却用自己的无言行动交给了她的孩子们坚强、为爱勇敢、以及善良。

 

总是去安慰。


路遥在《平凡的世界》写道:“你笑,我陪着你笑,你流啥眼泪,我都替你抹。”如果我真的存在,那也是你需要我。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平凡的我们也能坚守初心,互相鼓励,奋斗路上你绝不是踽踽独行。相信平凡人也可以很有戏。寂寞之中,没有谁不一样。你我都是孤独的行路人。但我们一起就不孤独。
 
如果命运是一条孤独的河流,谁是你的灵魂摆渡人?我希望那个摆渡人是自己。去向我想要去的地方,做好抵达心中的彼岸。很庆幸我的身边有很多这样的人,用自己能提供的去治愈那些和自己有链接的人。可能我不是个好的安慰者,但我愿意做你的听众。我,一直都在。
 
电影《印度暴徒》里面的一句话深深地触动了我:伤口几天就能愈合,但不要在你心中留下伤口,永远愈合,永远”有一种炙热,是见过世间繁华,阅尽人间冷暖,依旧善良如初。也有一个你我,是不管机遇是否眷顾,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By/小飞
20191116日星期六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