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阳说 / 漫说人生 / 跑腿公司:1万个客户,五花八门的订单,藏...

分享

   

跑腿公司:1万个客户,五花八门的订单,藏着都市不为人知的秘密!

2020-09-03  沐阳说

    影视剧中 职业跑腿人形象

    人的欲望,都是被一点一点喂养出来的。

    在服务行业,更深以为然。

    张扬(化名)是一家跑腿公司的老板,管理着几十个跑腿员和十多个微信群,只要客户下单,在法律允许范围内,任何需求都可满足。

    公司成立两年,有近一万客户,接到的订单不计其数,最多的时候,一天可接到200多单。

    张扬从来是手机不离身,上厕所的间隙,可能也会接到一些“急单”,为了不漏掉订单,除了一个客服小姑娘每日值班,张扬的老婆也帮忙盯着。

    最初时候,大都是些“外卖”或“送货”的订单,代买东西、接送小孩、帮客户买夜宵和计生用品是最常见的订单。

    之后,业务渐渐“丰富”起来,有人下单需要家政和上门维修服务,甚至是抓老鼠、洗衣服、做饭这些小事,不得已,张扬便招了几个家政和家电维修的兼职。

    再后来,奇奇怪怪的订单就出现了,代写作业、代喝酒、代开会、代道歉、假扮男朋友……

    公司的跑腿员越来越多,在招人时,张扬还特意留个心眼,有“附加技能”的人优先聘用,哪怕是会修水龙头,或许也会多赚来一个好评,当然,长得帅也算。

    五花八门的需求越来越多,在这些订单背后,藏着都市成年人不为人知的秘密。

    “快,叫个人来假装我男朋友,接我回家”。

    下单的是小倩,公司的常客,一回生二回熟,她直接发了一句话给张扬,没有半点废话。

    很明显,小倩是困在某个酒局不便脱身。

    张扬把订单派给一个干了很久的小伙,年轻、正直,更重要的是有一身肌肉,看起来有安全感,为了应付可能发生的麻烦,他也跟了过去。

    那是一个KTV,烟雾弥漫的包厢里坐满了人,张扬一眼就认出了小倩,她左右各坐着一个男人,昏暗的灯光下,还是能清楚看到男人的油腻,左边男人还在不停的给她灌酒。

    张扬示意小伙,表演时间到了,便走过去,架起小倩往外走。

    “怎么喝这么多酒,走,回家。”

    小倩倒也配合,装作要吐的样子,嘟嘟啷啷回应了一句。

    当然,做戏要做全套,临走之际,小伙端起酒杯,和包厢里的人做了自我介绍,顺便寒暄了几句。

    沙发上的男人,像是被搅黄一桩美事一样,明显面色不悦,但也无可奈何。

    小倩安全到家,100块的单子就算完成,六成归小伙,四成归公司。

    类似的单子,张扬公司还接过不少,有些是为了摆脱前男友的纠缠,有些是为了给上司一个“忠告”,还有一些是为了在独自回家时多一点安全感。

    单身女孩总会面临各种各样的危险,相对那些意谋不轨,甚至随时可能下药的熟人来说,这些正经赚钱的跑腿人,要安全可靠的多。

    “老王在不,过来顶个酒,把这帮人喝趴下”。

    为了更好的提供服务,张扬必须对每一个跑腿人的“附加技能”了然于胸。

    比如酒量好的老王,代喝酒的单子几乎被他揽完了。

    久而久之,有些客户甚至直接点名让老王过去帮忙顶酒,多半是生意场,老王的身份也多变,有时候是上市公司的市场部经理,有时候是单位的科长,一喝就是几个小时。

    酒桌上生意往来的门道,老王不懂,客户一举杯,他便只顾喝。

    喝上一场,客户尽了兴,老王能赚上千块。

    虽是“肥差”,但却要用身体来换,张扬一向劝他要以身体为重,不要总接这些单子,可老王妻子卧病多年,手术需要钱,他铁了心的拿命赚钱。

    偶尔有些“好差事”,比如排队买限量包,不必拿健康去换,张扬便直接派给老王,其他跑腿员知道他家里情况,也纷纷同意。

    人生在世,各有各的不易,互相帮衬一把,也算是一种善良。

    张扬经常会担心跑腿员与客户起冲突。

    所以公司明文规定,跑腿员不得和客户私下联系。只要接了单,跑腿员不得以自身原因拒绝客户的需求,如果遇到危险或人身攻击,跑腿员有权终止服务,并反馈给公司,由公司出面协调和解决。

    张扬很清楚,这是一个可以用钱买到尊严的社会。

    但他还是不希望,公司的跑腿员受到任何人的折辱。

    他希望跑腿员们堂堂正正的站着把钱挣了。

    偶尔会有这样的客户,让张扬控制不住暴脾气。

    “你们是不是给钱,什么都会做?”、“来个人跳段脱衣服,给我们助助兴”、“有没有女的啊,找个好看的过来陪陪我”……

    诸如此类,张扬丝毫不会客气,直接开语音一顿臭骂。

    让张扬没有想到的是,有些人竟觉得被臭骂很舒服,还建议他新增骂人或者被骂的业务。

    张扬只觉得莫名其妙。

    张扬从来不会关心客户下单的原因。

    只了解需求,计算时间和路程,算好价格,客户同意后,便派单到跑腿群里。

    一般来说,夜里的订单最为集中。

    钢筋水泥的森林里,黑夜被拉长,无数个或孤单、或迷茫的灵魂开始苏醒。

    只要给钱,张扬的公司甚至能解决客户情感上的需求,当然,这种“解决”,得有分寸。

    有些客户失了恋或者丢了工作,要叫人过去陪喝酒,聊人生。

    有些客户半夜进医院,需要个人去陪护。

    还有一些客户,下单找人陪着玩游戏。

    张扬的公司,有不少的年轻人,这些业务可以说是轻车熟路,不少跑腿员还因此交到了朋友,偌大的城市里,这算好事。

    有一个电闪雷鸣的晚上,有一个订单,张扬吓了一跳。

    “找个人来,陪我睡觉。”

    这要是个男人,张扬又会忍不住开骂。

    客户是个女孩,张扬有印象,20出头,长得很漂亮。

    一个人在家,不敢睡觉,希望有个人能在家里陪她一会儿。

    张扬派了一个女跑腿员过去,虽然年长几岁,但应该还是有共同话题的。

    还有更匪夷所思的订单,客户要求“暖床”,张扬再三考虑,没有接单。

    当然,公司还有一些熟客才知道的“特殊服务”。

    比如跟踪。

    有些时候,还需要不断的拍照。

    “帮我跟踪一个小朋友,看他下午放学都去了哪,接触了哪些人。”

    张扬看着客户发过来的照片,并要求对方提供能证明与孩子亲属关系的东西。

    父母对于孩子的控制欲,竟然能够到这种地步,张扬心里一惊。

    还有一些客户,要求跟踪自己的丈夫,要求拍到男方的出轨照片。

    有了实锤照片倒还好,一无所获就很难交差了。

    有些女客户咬死称丈夫外面有人,不拍到照片誓不罢休,三番五次的找人去跟踪。

    这样的订单并不算少,张扬心里清楚,每一张照片背后,都有一个支离破碎的家庭。

    在都市里,人们的悲欢并不相通。

    张扬是个生意人,他不关心客户的事情,恪守本分和法度,才是最重要的。

    还有一类订单,也很常见,酒吧占座。

    尽管在一个酒吧遍地的城市,可每到周末,有名的酒吧便不再接受预约,座位有限,先到先得。

    最夸张的时候,公司里90%的跑腿员都去酒吧为客户占座。

    这些客户大都是小年轻,结束了一周的工作,周末自然是放肆的时间。

    占座是个轻松活,需要消费的时候,只需点上一杯便宜的酒,但不能多喝,一旦内急,屁股一离凳,座位便没有了。

    有时候,连带着代喝酒的单子,一整夜,只在一个酒吧,就赚够了钱。

    在这个城市的深夜,有人放肆狂欢、有人消遣欲望、有人排解孤单,而张扬和他的跑腿员们,散布各地,把各种各样的欲望明码标价。

    而欲望生生不息,张扬的公司满足了那些喜欢拿钱办事的人。

    尤其是在城市里,多的是那些宁愿花钱也不轻易求人,很倔强的都市人。

    100块钱能买到什么?

    一盒高档香烟,五碗牛肉面,三十个羊肉串,小宾馆的一间房。

    而在张扬的公司里,可以买到更多。

    那些在人心底隐隐跳动的欲望,那些难为或不可亲为的事情,花钱就可以得到解决。

    张扬知道,跑腿这个行业就是客户的需求催生的,几乎没有什么经营范围可言。

    需求和欲望,没有边界。

    但生意是应该有边界的,公司的业务涉及方方面面,在一个又一个不为人知的城市角落里,直抵人性深处。

    决定这个行业能走多远的,除了法律法规,还有悬在每个人心中的道德之尺。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