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燕文化工作室 / 应满云等 / 贡茶故里,书院之乡

分享

   

贡茶故里,书院之乡

2020-09-09  海燕文化...
贡茶故里 书院之乡

          ——茶山脚下的龙诸村

文| 储展鹏

龙储村,由原储家、龙潭两自然村合并而成,位于县城东北约17公里的汶溪上游,东靠茶山与茶院乡交界,北依群山与大佳何镇接壤,全村有山林5300余亩,以薪炭林、杂木、竹林为主,山上多兰花。

 
龙储村建村已有1000多年的历史。自唐至明代,有开采铅锌银矿过的四五个洞口,位置在村石潭坑山腰间。嘉庆年间的《大岙储氏宗谱》有载:乾隆年间宁海著名文人潘三枣曾带领学生来龙储村考察采矿遗迹,并写下名篇《打砂洞记》。据村里人讲,汶溪的溪坑石里偶尔还能捡到乌金石甚至沙金哩。


我自小就在这里长大,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让我魂牵梦萦,一生难以忘怀。难怪哲人说,故乡是我们永远的精神家园。走近我们龙储村,你能深切感受到“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意趣,村民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依旧保留有千年的农耕文化。汶溪沿村而过,山川秀美,正如南朝文学家陶弘景所言“青林翠竹,四时俱备。晓雾将歇,猿鸟乱鸣。夕日欲颓,沉鳞竞跃。实是欲界之仙都。”《宁海县志》载陶弘景曾在龙储村边上的茶山摩崖刻有“真逸”二字,并留下许多脍炙人口的民间传说,可惜现已难寻遗迹。

 
茶山,又名盖苍山,在龙储村东,自北宋起就出产列为贡茶的高山云雾茶,故此得名,海拔873米,为象山港与三门湾之间的最高峰。
1965年储家村开辟上雪孔茶场160亩,该茶场海拔600多米,园中茶树皆从茶山移栽而来,均为野生古茶树。由于上雪孔地处高山,远离污染,终年云雾缭绕,天地灵气沛然于此,故此地茶叶外形细嫩紧直,香气氤氲持久,冲泡后茶汤清澈,芽叶成朵,品尝后令人齿颊留香,余韵隽永。茶园经过近50年的发展,面积已达百余亩,精品明前茶年产千余斤,现已成为浙江省仅存的一个天然高山野生茶园。

 
历史悠久的茶文化吸引了众多茶学专家的到访,浙江省茶叶学会秘书长、浙江大学教授王岳飞就曾来到龙储村考察,并在村文化礼堂开展茶文化讲座。2016年,浙江农林大学人文·茶文化学院副院长周新华带领茶叶文化专家前来上雪孔茶园进行考察,研究该茶园中名为摩柱峰茶叶的历史文化价值。考察团对茶园实地勘察后发现,目前茶园里共有早芽。晚芽两大品种,其中茶叶叶状分为阔叶、中叶、细叶,叶面有茸毛、光洁之分,根据茶叶叶片颜色又可分为绿茶、红茶、白茶等。据茶园负责人储伟方介绍,茶山百丈岩原生态茶树区中,保存有围径60厘米、高达5米的老茶树树桩,目前为省内茶树中最高最大的“树王”。




龙储茶山盛产的摩柱峰野生茶,名声起于北宋英宗治平(1064-1067)年间。清朝储启岩曾作《登苍山赋》歌咏道:“势雄伟而杰立,接霄汉而凌霜。朝日射兮辉耀,晚霞照兮芬芳。”  在储家村往东北处抬头遥望,远远地就能看见摩柱峰,群山拱卫,青云出岫,昂昂然有睥睨之势,缥缈乎若仙人登临。每当冬季气温下降,城内还未下雪之际,茶山摩柱上就能看见纯白的雪色,当村内积雪融化之时,山上的雪也久久未融,恍恍然如遗世而独立,此等人间仙境不免令人心生隐逸云游之情。

 
据宋朝陈耆卿《嘉定赤城志》载,茶山茶叶“所产特盛,治平中,僧宗辩携之入都献蔡襄,蔡谓其品在日铸之上。”蔡襄不仅是著名的书法家、文学家,更是一位茶学大师,从他的《茶录》中可以看出他最善于品茶、斗茶,精通制茶。蔡襄所盖苍山茶叶在“日铸” 之上,可谓是至高的赞誉,“日铸”茶系宋代越州贡茶,欧阳修《归田录》有言“两浙之品,日铸第一”,可见储家茶山茶叶历史悠久,品质卓越,在宋代已是皇家贡茶。近年来,桥头胡街道大力推进汶溪翠谷精品旅游路线,建设“宋茶禅韵”小镇,便是由此而来的灵感。如今,龙储村村民,在每年新茶出芽之时,都会参与到采茶制茶中来,茶文化不仅为该村带来了可观的经济收入,更让村民在沁人茶香中潜移默化,如茶般温润,孕育了独特的茶山韵味。
 


“耕读传家久,读书济世长。”龙储村不仅自然资源丰富,书香文化也是源远流长。据储氏宗谱记载,储家村先祖储光羲,唐开元年间进士,官至监察御史,在盛唐时与王维、孟浩然齐名,是中国最早的山水田园诗人代表之一,他的诗有“格高调逸,趣远情深”之美誉。宁海储氏自古以来秉持“耕读传家”的家训,出了不少文人名士,薪火相传,斯文不坠。如迁居宁海的始祖储公尹之,号赤岩府君,宋元祐间进士,官至台州刺史,五世储国秀,宋端平二年(1235)进士,“历官江阴军事,诸郡邑无不凛凛戒严。”著有《宁海县赋》,辞藻华美,气象宏大。

 
储家祖上重视读书,清朝时曾建有“瑞鹊楼”书院,培养了众多子弟。当时,村庄南北分隔,学子们过溪走的都是摇摇晃晃的独木桥,储氏祖上曾言“登科如过桥”。道光元年(1821),为庆贺族人储天爵恩授登仕郎,下坑溪上曾架起过大木桥。为纪念这一盛事,希望子孙学而优则仕,平步青云,遂起名为“登仕桥”,寓意储氏族人能遵循祖训,勤学读书,登仕功成!


据悉,龙储村已提交恢复“瑞鹊楼”书院和引入科举博物馆的可行性报告,这离不开储氏当代乡贤杭州世界钱币博物馆馆长、浙江省文史馆研究员储建国先生的鼎力支持。在不久的将来,储家旧书院将再度展现在世人面前,承担起新时代文化发展的重任,促进新农村的全方位建设。

 
汶溪无言而记忆了千年,茶山不语却见证了此间兴衰。当下,在龙储村所有村民的努力下,重建书香龙储,再续贡茶故里文化,未来可期!


长大后我很少再回老家久住了,行走在村子的石子路上,清泉从山上淙淙流淌下来,浸润着龙储的记忆,我想起了童年时奔跑在村间小巷的旧时光。落日的余晖映照在大地之上,村人赶着牛羊而归,脸上带着安详而自在的神色。炊烟袅袅升起,与山间云雾相周旋,苍然暮色自远而至,各家传来了呼唤的声音。
 
我要铭记这里的朝夕旦暮,
 
我要倾听着带着烟火气的万籁,
 
这是我永远都想回去也终将回去的故乡!   

储展鹏,高中语文教师



□编审:林海燕

□图片:储展鹏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