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河儿女 / 待分类 / 八宝亭记

分享

   

八宝亭记

2020-09-16  运河儿女

谢谢赵天甜的歌!

八宝亭记

01一座地标性建筑,它有什么样的经历?

群众(丁载昌):一个亭子在正中,旁边有走廊,亭子外面就有走廊,走廊过去有个小跑道,跑道外围的墙那边尽是石碑。石碑有的移到现在的八宝亭去了,有的坏了。

扑朔迷离的献宝传说,真的就是县名的由来?

赵:(唐肃宗)上元三年,真如献宝,肃宗以为这就是一种祥瑞,于是改元为宝应元年,历史上就有了宝应这个纪年的年号。同时,把得宝(之地)的楚州安宜改为宝应县,改为宝应。

寻访古迹,查找史籍,打开一段尘封的历史。

  星期天的上午

  一群小朋友在八宝亭玩耍

像往常一样,位于宝应县城安宜东路一号的纵棹园里,无论是清晨还是黄昏,这里都会吸引很多人前来游玩。位于中心位置的八宝亭古色古香。就像它的地理位置一样,八宝亭在宝应人的心目中也有着特定的心理位置:如果有人问起宝应的标志是什么?很多人都会提到,八宝亭。

那么,八宝亭建于什么时间?为什么要建八宝亭呢?我们开始了探访。

八宝亭南面有一块石碑,石碑上镌刻着《重建八宝亭记》:八宝亭始建于明朝嘉靖辛亥年――即公元一五五一年,原址在县南街中段。当时县令岳东升撰文记述,唐朝尼姑真如献宝以及唐肃宗改元易县之事,并立碑建亭。

碑刻的文字清晰地告诉我们,这八宝亭原来建于宝应城区的县南街。并且还有着一段漫长的历史。那么,这是一段什么样的历史呢?

  县南街是宝应的一条老街,这里积淀着太多的历史与文化,而八宝亭的旧址就在这条老街上,在它之上早已建起了民宅用房,我们已经无从想像,它以前的样子,但是八宝亭旧址几个大字仍然赫赫在目,它提醒着人们,这里曾经是宝应的一处重要古迹所在地。

在县南街上,八宝亭旧址显得有些落寞,几块条石中间生出的枯草无言地诉说着历史的沧桑。我们现在看到的这本《宝应历代县志类编》一书,它是将明嘉靖《宝应县志略》、明隆庆、明万历《宝应县志》、清康熙《宝应县志》、清道光《重修宝应县志》等县志古籍合编而成的一本书,在书的第八章古迹、文物――《八宝亭》中有如下记述:

八宝亭,在县治南。久废。康熙二十九年,知县徐翴重修。复圮。道光十一年,高邮孙明经应科侨居亭东,掘地得碑,乃明知县岳东升《浚得宝河记》,因重倡募,建亭其上,嵌碑亭壁。  《康熙志》、《道光志》

这段文字告诉我们这样一种情况:在清朝道光年间,侨居在宝应的高邮贡生孙应科曾经组织重修过八宝亭。这样的文字记载,能不能找到实物与之印证呢?

  2009年2月17日上午 纵棹园大戏台下

就在我们节目的拍摄过程中,县园林处给我们提供一条线索,在纵棹园的地下仓库中,他们整理出了几块石碑。这是我们在现场看到的石碑,不同的石碑有着不同的风格,不同的石碑一定传递着不同的信息。很快,其中一块石碑引起了我们的注意,石碑上是红字书写的“八宝亭”三个字,字体书写与现代有着明显的不同。由于石碑浑浊,我们一时无法辨认这块石碑的年代。

  用水清扫石碑

经过工人们的清扫,这块石碑上的时间赫然在目:道光己丑年。石碑的时间告诉我们,在道光年间确实建有八宝亭。而且这应该就是高邮贡生孙应科组织重建的八宝亭了。

再次回到纵棹园内八宝亭的石碑前,在碑的反面还有几块残碑,仔细看,有一块碑刻是这样记述的,“亭记,应科譔,南百余步……”博物馆的季馆长给我们找来了碑刻的拓片,据考证,这段碑文就是高邮贡生孙应科所撰。

孙应科在碑文中提到唐朝献宝之事。那么八宝亭和唐朝献宝,以及宝应得名又有着什么样的联系呢?

02几段古籍文字,相互印证献宝确有其事。

赵:真如献宝这个故事从《唐书》到《资治通鉴》都有记载,但是得宝呢,这个里面有着神话的色彩,是为了当时政治上君权神授的这一说的需要。至于幕后是什么样子的,人们可以去猜测它。

然而献宝的背后又是一段什么样的历史呢?

赵:宝应既是唐肃宗的一个年号,又是淮南楚州的一个县的地名,这不是偶然的巧合,而是有着它复杂的背景,而牵涉到一场宫廷的斗争。

小淮剧《八宝的传说》

唐朝的尼姑真如得宝的经过似乎有些传奇,然而考证史籍,我们确能得到献宝的历史史实。那么这流传千年的传说里面又藏着什么样的史实呢?

  2009年2月16日下午 县图书馆

为了揭开历史的面纱,我们得到图书馆崔馆长的支持,进入到图书馆的古籍库,已经退休的古籍管理员周树怀也特地赶来,帮我们查找书籍。

经过一番搜索,我们找到了欧阳修、宋祁编撰的《新唐书》。在《新唐书》――肃宗本纪第六卷中有如下记载:

  

元年建巳月,肃宗寝疾,乃诏皇太子监国。而楚州献定国宝十有三,因曰:“楚者,太子之所封,今天降宝于楚,宜以建元。”乃以元年为宝应元年。

  赵征溶弹电子琴

赵征溶,我县退休教师,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2005年,赵征溶所著长篇历史小说《大唐秋风》出版。这部小说前后断续十余年,是赵征溶老师考证若干唐朝历史史实,所完成的一部小说。

  赵:首先我们应该说到宝应,它是时空交叉点,宝应既是唐肃宗的一个年号,又是淮南楚州的一个县的地名,这不是偶然的巧合,而是有着它复杂的背景,而牵涉到一场宫廷的斗争,宫廷斗争一方是太子李豫,一方是皇后张良娣,随着后来唐肃宗患病,病情的严重,这种斗争呢就更加激烈。太子的地位也有一种危机感,于是就引出了我们大家现在所熟知的真如献宝这出戏来。

盛唐时期是一个伟大的时代,那时,物阜民安。在宝应这块土地上,当时叫做安宜的地方,大诗人李白在《白田马上闻莺》一诗中留下了咏宝的诗句:蚕老客未归,白田已缫丝。然而,盛唐过去,一段安史之乱让唐朝渐渐衰微,唐肃宗时期,太子李豫与皇后张良娣的争斗一触及发。于是一段献宝的故事上演,宝应因此而得名。

  赵:(唐肃宗)上元三年,真如献宝,肃宗以为这就是一种祥瑞,于是改元为宝应元年,历史上就有了宝应这个纪年的年号。同时,把得宝(之地)的楚州安宜改为宝应县,改为宝应。

03拂开历史的记忆,我们看到了一段得宝瑞应的故事。

今天的宝应人又该如何看待八宝亭以及献宝的传说呢?

紧挨着八宝亭旧址的是得宝河遗址,年岁久远,得宝河早已不见踪迹。同样,在八宝亭的旧址处,八宝亭也如黄鹤飞去,而不见其踪影。那么,有没有人见过旧的八宝亭?旧的八宝亭又会是什么样的呢?

在县南街64号的院子里,我们找到82岁的丁载昌和69岁的丁载康兄弟俩,看他们对原来的八宝亭有什么样的记忆?71岁的郝璞,从小就居住在和八宝亭遗址一街之隔的院落里,他对旧八宝亭又会有什么样的印象呢?

  丁载昌:一个亭子在正中,旁边有走廊,亭子外面就有走廊,走廊过去有个小跑道,跑道外围的墙那边尽是石碑。石碑有的移到现在的八宝亭去了,有的坏了,有的没好弄,可能还有几块。

  记:(八宝亭)是什么砌起来的,是石块吗?

  几个人:全是石头,石头刻的字嘛,就是青石。

  记:我问一下,下面这一段,是不是就像这个石头。

  丁载昌:是原件。

  记:就是以前砌的那个石头嘛。

  丁载昌:还剩一点点了。

我们在博物馆季馆长的帮助下,还找到了一张旧八宝亭照片,这座八宝亭正是原来建在县南街的八宝亭。这张拍摄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和现在的八宝亭相比,旧八宝亭更显古朴,也许是年久失修,亭子已经露出破败的痕迹。

  记:那您关于八宝亭还有哪些记忆呢?

  郝:小时候,我们到这个地方玩过的,看看报纸,报纸虽然很少,但是解放初嘛,那个时候,也没有什么娱乐场所。

  丁载康:八宝亭,跟他一样印象差不多。看报纸,玩。

在《重建八宝亭记》中还有这样的记述:后沧桑多变,八宝亭几经毁坏。为保护历史文物,公元一九八三年,宝应县人民政府重建八宝亭。鉴于原址狭窄,无拓展余地,将八宝亭迁至纵棹园内。

县南街的旧八宝亭已经随风而去,令人惋惜。而现在的八宝亭正成为人们休息游玩之处。拂开八宝亭的记忆,我们看到了久远的历史,而新的八宝亭已成为宝应的象征,沉浸在思古幽情和对未来的展望中,我们有理由将宝应这块宝地建设得更加美好、更加文明。

  赵:我们今天的宝应不一样了,我们有丰厚的历史的积淀,我们今天有水乡丰富的特产,有发达的工业,这些都是我们宝应今天的宝,我们讲宝应的宝就是我们今天要发扬的东西,这才是我们真正的宝应。

宝应高铁站效果图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