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滩TheBund / 待分类 / 我为什么杀了我最亲近的人?

分享

   

我为什么杀了我最亲近的人?

2020-09-18  外滩TheBu...
    在老龄化的重负面前
    亲情不堪一击

    电影《小偷家族》剧照

    昨天日本选出了新首相,农民出身的菅义伟,很多人叫他“令和大叔”。

    虽然昵称是大叔,但今年菅义伟已经有71岁了,比安倍还大了6岁。

    菅义伟,1948年生,71岁

    首相年过70,只是日本老龄化日趋严重的冰山一角。

    从今年开始,部分日本公司已经将退休年龄推迟了80岁,电子产品零售商野岛甚至表示,如果员工在80岁之后还有体力工作,公司依然鼎力支持。

    但是远比80岁还要上班更严重的社会问题已在发生,比如看护杀人。

    01

    十年幸福退休生活

    一朝终结


    生活在日本关西兵库县的木村茂,是一名钟表修理匠。

    他和妻子幸子在28岁那年结婚,虽然日本很多夫妻喜欢分床睡,但他们在从结婚起就约定,未来的每一天都一起睡在双人床上。

    61岁那年,木村退休了。拿到100万退休金后,他买了一辆三菱汽车,决定和幸子开始公路旅行。

    此后的退休金也不算低,每个月有十几万日元。为了支持旅行的费用,木村找了一份送报纸的工作,幸子也在餐厅打工。

    大约每两个月,两人都会出门旅行。他们不只去了日本的淡路岛、北海道、冲绳等旅行胜地,还去了中国、加拿大、新加坡......沿途拍下的照片被夫妻俩贴在客厅的墙壁上,温馨而甜蜜,他们共同期待着金婚纪念日。

    电影《小偷家族》剧照

    但比金婚来得更早的,是幸子的疾病。

    大约从2009年开始,幸子的自理能力开始变差,当时木村认为她只是年纪大了。

    直到2011年,幸子竟在不知不觉中尿裤子了,木村带她去看了医生。经确诊,幸子患上了痴呆症并少见地并发了帕金森。

    “这种病是无法痊愈的,我们争取让病程进展得缓慢一点。”医生这么告诉木村。

    木村为幸子申请了护理保险业务,并辞去工作开始全天候地照顾她。一开始,病不算严重,但在半年后,她就变得暴躁易怒,并完全失去了自理能力和生理控制能力,需要人24小时看护着。

    根据2018年的数据,日本人均预期寿命又创下了新高,女性为87.32岁,男性为81.25岁。但不是所有老人都能保持生活能力,越来越多的老年人因为衰老或病症要受到家庭的看护。

    木村只是这个群体里,最普通的一员。但同样年过古稀的木村,不论是精神还是体力上,都不太适合再去照顾一个年纪相仿或是更大的老人。

    考验已经来临: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不太难,当这样的照顾以年甚至十年计算,你还能做到如初的无微不至吗?

    电影《小偷家族》剧照

    02

    住不进去的养老院


    没过几个月,幸子已经认不出共同生活了一辈子的丈夫了。

    “你这家伙真讨厌啊。”原本温柔的妻子反反复复如此说道,木村只能不断安抚她,这个过程往往要持续几十分钟。

    电影《步履不停》剧照

    到了2012年的梅雨季,幸子晚上开始睡不着,每次醒来都要对木村大声斥责,为此医生开了安眠药。但药物很快失去效果,连邻居都有了怨言,木村往往要整夜照顾对自己恶言相向的妻子,无法入睡。

    突然有一天,幸子要求木村深带她去开车兜风。这辆承载着两人美好回忆的三菱汽车的确安抚了幸子,一坐上去,她心情就变好,还会打瞌睡。

    从此,木村每一夜都要开车带幸子去兜风,往往要清晨才能回家。幸子坐在副驾上神清气爽,70多岁的木村却必须全神贯注的开车,还要兼顾妻子的安全。

    等结束兜风回到家,木村还要先哄幸子睡着,才能做其他事情。

    整夜无法入睡、白天又要做家务的生活一直挨到了8月,木村终于决定接受看护援助的建议,把幸子送到护理保健机构。

    但他发现,大部分机构的月费他都负担不起,更何况所有机构都拒绝了,“没有床位”。

    这是日本养老院普遍的现状,“我们有100号人在等着空床位。”

    日本护理机构

    在日本,仅靠退休金就能支付所有费用的养老机构相当少。廉价如护理保险下属的护理机构每月大约10万日元(约合6500元人民币),但一床难求,2013年有超过52万人在排队。

    民营的机构每月则要20万到30万日元(约合1.2万到2万人民币),入住前还要缴纳几百万甚至几千万的保证金。

    这对普通人来说是一笔天文数字。

    03

    悲剧发生的一瞬间


    终于,有一家养老院愿意让幸子试住一晚,但过后又把她劝退了。

    因为幸子在夜晚太过于吵闹,会影响其他人休息。在夜间,普通养老院的每名护士要负责20多位病人,不可能一对一的安抚她。

    悲剧在不久后发生。

    一天零点,幸子再一次反复睡去又醒来,每次醒来都对木村发脾气。如此数次之后,木村抓紧了幸子脖子上用来冰敷的毛巾......

    等木村清醒过来,幸子已经失去了呼吸。

    绝望的他用烧酒服下了数十片安眠药。

    电影《小偷家族》剧照

    木村的悲剧,只是看护难题的一个缩影。

    日本警察厅从2007年起,就开始对“看护疲劳引起的故意杀人(未遂)”进行统计,发现从2007年到2014年间,全日本发生了371起看护杀人案件,在所有故意杀人案中,占比3%到6%。

    杀人者有丈夫、妻子、母亲、父亲、孙子、姐姐.....面对自己悉心照料了多年的亲人,有一天他们鬼使神差举起了屠刀。

    日本福祉大学的汤原悦子副教授认为,考虑到警方并未公布由相同原因导致的共同自杀案件,实际数量应该更多。

    04

    “虽然我亲手将妈妈杀害,

    但如果有来世的话,

    我仍然想做妈妈的孩子” 


    2014年,在63岁的真由子被确认死亡后,医生发现,已经12年半无法动弹的真由子,身上一丝褥疮都没有。

    杀害她的人和把她照料得极为妥帖的是同一个人,真由子46岁的女儿藤崎早苗

    13年前,刚刚50岁的真由子遭遇了飞来横祸。她在骑自行车时被汽车撞上,头部受到重创,一度病危。

    在昏迷了几十天之后,奇迹发生,真由子恢复了意识,但同时却失去了运动和语言能力,进食也必须通过胃造瘘摄取,为了防止窒息,还要定时为她吸痰。

    也就是说,必须有人24小时看护真由子,一丝松懈都可能发生意外。

    电影《比海更深》剧照

    母亲在医院住了两年之后,藤崎早苗提出要把她接回家由自己照顾,因为“医院的看护无法做到无微不至,有时候甚至很粗糙。有时候我不在的话,妈妈也会感到孤独。”

    虽然这个想法被父亲反对,早苗还是义无反顾的这么做了。当时她只有35岁,在医院向护士学习了专业的护理手法之后,辞了职,一心一意照顾母亲。

    电影《比海更深》剧照

    整整10年,早苗每天早上4点起床开始服侍母亲。为了不让她生褥疮,早苗每过一小时就要为她翻身,更换尿布、吸痰,通过胃造瘘喂食流食。此外还要承担所有家务。

    这10年间,早苗从未出过远门,也没有外宿过,甚至没睡过一个好觉,每次出门30分钟就要往家赶。她渐渐失去了所有朋友,和男朋友也分手了。

    但早苗并不觉得这样的生活辛苦,她深刻地感受到了自己存在的价值,并由衷地相信,有朝一日母亲一定能够恢复起来。

    电影《步履不停》剧照

    但始料未及的是,早苗也会老。

    随着年岁的增长,为母亲换尿布、擦身、抱去卧浴室洗澡等需要体力的工作,变得越来越困难。到了第10年,早苗身体僵硬的问题进一步加重,她还患上了肠梗阻。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2014年年初,早苗萌生了想死的念头。

    4个月后的一个夜晚,她在母亲的营养液里加入了安眠药,用刺身刀杀害了母亲后,又把刀刃对准了自己。

    05

     大看护时代下的困境


    在2014年,日本就有600万人口需要得到看护,官方预测十年后这个数字会增长到近千万——要知道,日本现在的人口是1.26亿,近10%的人口需要看护,这是真正的“大看护时代”。

    在这个时代里,大家不得不直面看护人的困境。

    电影《小偷家族》剧照

    包括木村和早苗的案件,在多起看护杀人的判决中,法官都认定了加害者的“睡眠不足”。

    大多数看护者不仅在日间要照顾病患,夜间也不得休息。比如木村每天深夜都要开车带妻子兜风,还有的要随时准备帮病患去卫生间、换药、精神疼痛安抚......

    看护人持续的严重睡眠不足,身体的负担会对精神也产生重压。

    调查样本现实,有93%的看护者曾因为身心俱疲,感到无奈绝望。

    这种情绪也会不自觉地传递给他人包括对被看护的人进行言语和行为暴力、与周围的人隔绝、睡眠不足、食欲不振、言行具有自杀倾向......

    虽然看护者们自认为已经对这样的生活习以为常了,但痛苦早就压在他们的脊梁上。早苗就被判定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

    ©️《看护杀人》

    日本政府不是没有措施。

    其实从2000年起,日本就开始落实护理保险制度,同时引入了“看护援助专员”的职位。专员每月制定家庭需要的护理方案,并与家属沟通,保证服务的落地。

    村和幸子的看护援助专员白石,负责了超过30家的看护。仅仅每月一次的家访和护理计划整理,就非常辛苦。如果在一个家庭上花费太多时间,势必会影响到其他家庭。

    白石曾发现木村的不对劲,多次劝导他,但仅仅是她一个人的力量,不太可能阻止悲剧的发生。

    现有的护理援助制度,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看护者的难题。

    在老龄化进程越来越快的今天,看护是一条漫长而看不到尽头的路

    希望有更好、更多的解决方案,终有一天能免这类悲剧的再发生。

    文/siri110
    素材来自上海译文出版社《看护杀人》
    感谢上海译文出版社的支持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以上内容来自「外滩TheBund」(微信号:the-bund)
    已授权律师对文章版权行为进行追究与维权。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