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乐古典音乐 / 待分类 / 音乐的启蒙

分享

   

音乐的启蒙

2020-10-11  知乐古典...
音乐的启蒙

但丁、彼得拉克、薄伽丘,文艺复兴文坛三杰

中世纪晚期,西方世界迎来第一缕曙光——文艺复兴运动,它让西方人从中世纪走到近代。文艺复兴像一把截断神谕的刀,从那之后人类的文化出现两个趋势:趋向人本身和趋向科学。中世纪更多关注神、关注教会,文艺复兴则是关注人、关注世俗;中世纪认识论往往依托于宗教权威;文艺复兴之后,理性权威上升,宗教权威下降。这种对人的关注和对科学的关注改变了音乐结构历程,音乐神性色彩逐渐暗淡,人性光辉与科学探索将慢慢渗透到音乐结构中。

卡拉维尔Caravels

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是人类思想史上一次启蒙,再次点燃了人类灵魂的理性之光。可说近代以来最为重要的两大哲学命题是“世界之为世界”和“人之为人”。进入大航海时代,意大利人对世界的看法发生了改变。哥伦布使他们的兴趣从地中海周边和大西洋沿岸扩展到更远的地方。哥伦布成了先驱,成了大家赞美的对象:

“时至今日,我们还是时常以赞美的心声仰止那位伟大的热那亚人,是他的探索发现了大西洋彼岸的新大陆;他是第一个有资格说这种话的人:“世界是渺小的”——世界并不像人们所想象的那样大。”(雅各布·布克哈特《意大利文艺复兴时的文化》)

随之而来的天文学、数学、物理学、医学等都取得重大突破,让西方人重新思考和认识了这个世界。这样的思考和认识是对中世纪基督教世界观的反叛。伊拉斯漠(Erasmus)是最有代表性的反叛者,他用讽刺体写出《愚人颂》。在他看来中世纪的“神学家、使徒、僧侣、教皇、主教都是愚蠢的”,“基督教就是一种愚蠢和癫狂”。在中世纪上帝是权威的解释,而在文艺复兴后,站得住脚的是科学解释,科学的合法性来自经验与理性的结合,经验和理性在结合过程中又借助数学来证明其可靠性,这就形成了一个完美的闭环。达·芬奇在《笔记》中写道:“人类任何探讨,如果不是通过数学来证明,就不能说是真正的科学。”

大键琴键盘

这股科学这风很快从自然领域吹到人文领域。音乐方面变化显而易见,海因里希·格拉瑞安(Heinrich Glarean)1547年出版的《十二调》是一个重要革新。格拉瑞安认为阿莱佐的规多基于六音和弦的体系应当被那些基于完整八度的十二音调式体系取代。这一革新建立了一个中世纪和现代体系之间的中间阶段。 “完整八度”与“十二音调式”都是数学计算的结果,在巴赫的十二平均律诞生以前,有完整八度的十二音调式体系是最重要的音律体系。另外,中世纪波伊提乌的“宇宙音乐”理论过于抽象,这种理论与实际音乐建构相分离,而文艺复兴的音乐家要寻找的是服务于世俗音乐实践的理论。朱塞佩·扎尔林诺的三部曲《和声规范》、《和声示范》、《音乐补编》是运用理性研究音乐的范例,这种研究深深影响到了拉莫。在《和声示范》中,完满的大三和弦被称作“谐和的划分”,而完满的小三和弦被看作是“算数的分割”。这种和声计算为世俗音乐建构服务。

音乐的启蒙

据布克哈特的观察:“一个最能表示文艺复兴和意大利特点的具体实例是乐队专门化;新乐器和新调式的探索以及与此密切相关的‘音乐名家’出现了。这些'名家'把他们的全部精力放在特殊乐器或特殊音乐分支上。”

威尼斯面具venice mask

同时乐器地位的变化也值得关注。在中世纪波伊提乌的神学音乐等级中,器乐音乐最为低下。科学发展否定了这个等级观,当音乐向世俗回归时,器乐音乐的影响力与日俱增。布克哈特写道:“当时人们由于好奇对这些乐器做了收集,从这些收集可以看到它们的数目之多、品种之繁;威尼斯是意大利最爱好音乐的城市之一,那里就有几处珍藏着这些乐器,一旦当地有足够数目的演奏者,立刻就可以临时举行音乐会;在一个这样的博物馆里,有很多按照古代图画和描写制成的乐器,但我们不知道,是不是有人会演奏它们,或者知道这些乐器发出怎样的声音;别忘了这些乐器往往用来装饰,而陈列使人赏心悦目;因此,我们常在其他珍奇物品和艺术品收藏中看到它们。”

编/茶茶斑竹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