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辉有约 / 待分类 / 四十岁的年纪,伤不起(二)

分享

   

四十岁的年纪,伤不起(二)

2020-10-16  荣辉有约

(图片源自网络)

自说自话,荣辉和你聊聊吧

题在前面: 不知是否有“报应”一说,我所知道的是,昨一日码了那篇相关疼痛的文字,夜里一个不慎莫名就将腰扭伤了。及至此刻,仍旧大气不敢出一口,举手投足必作淑女状,慢慢,缓缓,再徐徐。尤其不敢打喷嚏,要不,指不定就是生命中的最后一次呼吸。

——彭荣辉

四十岁的年纪,伤不起(二)

    四十岁的年纪,伤不起。

    四十岁的年纪,容易犯困。也许睡得少。但也不得不睡得少。上有老,下有小,都要照顾,照顾来照顾去,唯独忘了自己。起得早,是必须的。得给孩子准备早餐。孩子初中高中,本就到校早,于是早餐要想及时备好,四十岁年纪的人就必须起得更早。要不然,等到孩子起床,鸡飞蛋打,一定不欢而散。睡得晚,也是必须的。得守着孩子。家有初中生家有高中生,不可避免的课业负担重,于是孩子晚做父母的就得更晚。不是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吗?虽说不至于要坐在一旁看守,但至少那个点得找个事儿干。要不然,人家娃儿忙得昏天黑地,你呼噜打得震天响,和谐社会不能这样示范。

    所以,整晚整晚得守着。好不容易,娃儿洗漱了,上床了,睡觉了。还有衣物要洗。可以让娃儿先洗漱后作业的,是吧?对于你来说,统筹方法是这样。可是,得看娃儿还愿意。她不愿意,一头扎进作业堆里,就一时半会儿出不来。出不来,你就得等。左等,右等,娃儿终于消停了,好了,收拾衣物交给洗衣机。是的,咱不洗衣服,洗衣服的是洗衣机。可是 ,聪明的,洗衣机洗完了衣服,不还得有人去晾么?你指望谁晾?娃儿?想让她多睡一分钟两分钟都还来不及,又怎么舍得在她睡得正是香甜的时候,突然就唤了她起来去晾什么衣服?

    这么一算,四十岁年纪的人通常早上什么时候起床呢?五点半吧。估摸着每天公鸡差不多正打鸣的时候。晚上通常何时将头挨着枕头呢?十二点之后吧。有时候,甚至还要在一点之后。前面说了,娃儿睡得晚,也就只能等到那么晚。洗衣服的事儿必须得及时,要不然,懒惰一日,次一日再寻新的衣服,尤其是娃儿校服之类,就会麻烦。这时节,都是老厚老厚的家伙。等到次一日晚间洗了,过一夜早晨想它干,那是做梦也不敢想的事情。

    四十岁的年纪,还有工作得做。不上不下的年纪,美其名为“中坚能力”。所以,即便能力再有不济,也会忙得像个陀螺。上午赶着早晨,中午赶着上午,下午又得赶着中午。到了傍晚时候,又匆匆忙忙赶着下午。事儿不断,人不断被鞭着向前跑。是的,都是跑的。极少踱步走路。都是三步并作两步。都是一边疾驰,一边马不停蹄这里回个信息,那边发个短信。电话也是一边走路一边打。像台机器,不停地转,不停地转。转啊,转啊,转啊,转啊,直转得有时会忘了早餐吃了啥午餐吃了啥。其实,都是刚刚才发生的事儿。可是,转瞬即过。过了,就过了。来不及细想,也来不及回顾,“唰”的一下,就很自然进入下一个环节。

    实不相瞒,有些事儿处理需要智慧。但日子久了,智慧没有了,抑或懒得动脑筋,完全条件反射,下意识动手,习惯性动脚。然后,事儿很快就过去。没有停留。也顾不上停留。你停留的时候,下一件事儿的影儿早晃至案头。是的,有时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你问上卫生间的时间怎么样?既然水都喝不上一口,哪里还能挤得出其他啊?

    华灯初出,夜幕降临,终于可以回家啦。可是,得直奔菜场。晚餐得准备。为了新鲜,每天一次,日日如此,年年如是。不厌其烦。必须的是责任和承担。家是什么?家是温暖的港湾。如果连一口温热的水都没的,如果连一碗可口的饭菜都没的,那么,这港湾不要也罢。可是,聪明的,这一切都得消耗精力与时间。都是马不停蹄。都是刻不容缓。要不然,及至娃儿归来,爱人回返,灶台可就是冷的空的没有烟火气的。忙了晚餐,还要给娃儿准备次一日早餐的食材。磨刀不误砍柴功。一切准备工作都要做做好。要不然,次一日一大早丁丁当当,想让娃儿爱人多睡一会都不可能。

    一个日子也就算了,不能罢的,寒来暑往,所有有风无风有雨无雨有阳光无阳光的日子,都是这样挨过来。

    工作不敢马虎。那是一切生活的来源。生活更不敢耽误,那是一切奋斗的动力源泉。于是,这般细数,马虎的就只能是自己,耽误的也只能是自己。毕竟,每个日子任谁都只24小时。怎么办?无计可施。只能任其自然。毕竟,不能改变的因素,有太多客观。

    于是,困是常态。事实上,只要久立不动,抑或久坐没有挪窝,就很容易眼皮打架,冷不丁就突然闭上眼睛睡过去。地铁上站三分钟,睡过。乘坐电梯几十秒钟,睡过。作业正改着,睡过。手在键盘正敲着,睡过。最自然不过的姿势是,书看着看着,突然就一头栽在桌上或是床上。一句话总结,这次第,就根本没有睡不着的地方,也根本没有睡不着的时候。

    问题是:咱年轻的时候,可不是这样。并且,从来就不是这样。那时候,一样起早摸晚,那时候,一样熬夜,甚至忙碌整个通宵。可是,精神好着啦。一天三四个小时睡眠,仍旧天天像是打了鸡血似的,整日活蹦乱跳,生机勃勃。

    聪明的,你告诉我,这是不是太阳行将下山的节奏了啊?

    唉,四十岁的年纪,伤不起哟。好在,庆幸的是,四十岁的年纪不是人人都是书法家。要不,个个都得每天必练四个大字:

    还我青春!

    呜呼哀哉,还是好困!

2020年10月16日

END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