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折枝 / 含英咀华 / 心懷至簡

分享

   

心懷至簡

2020-11-12  文苑折枝

  

記得母親85歲以後,給她錢,不要;給她寄穿的,不要;給她買吃的,多不要。

對於“不要,”她有她的理由:“人老了,自己不需要,就不要。要錢,錢多做什麼;要穿,穿那麼好做什麼;要吃,美味佳餚,吃那麼好做什麼?”

她把金銀首飾,給了媳婦;她把銀行存摺給了兒女;她把能用自己不再用的物品送給了需要用的人-----就這樣,她的房間,只留下一櫃、一床、一椅、一梳粧檯而已。

她活到九十多歲,越活越簡單。

她,年紀大了,客人來了,一進屋就可以聽到她那爽朗的笑音,還少不了沏上一杯熱騰騰的綠茶。

人人誇她,皮膚、五官、腰板,不像她那樣年紀的人。

你猜她,一邊笑,一邊怎麼說:“上年紀了,人老珠黃,像個核桃哦!八十多歲,還不顯老,那是妖怪!”

笑語中充滿清、幽默,她笑起來,幾間屋子都聽得見。

她對於物質要求至簡,比如每天吃的,早上多是粥,一碗白米粥而已,喜歡喝豆子粥,什麼時候什麼豆子熟了,吃綠豆粥,等到黃豆、黑豆、紅豆、飯豆、都熟了,乾脆把幾種豆子(一兩不到)和在一起,泡一個晚上,第二天早上放點糯米、黏米,有百合、半夏的時候,加點煮著吃,至於中飯,家裏吃什麼就什麼,晚飯也是,不過吃得只七分飽罷了。穿著只求樸素乾淨,衣以避寒而已。

   她生活上極簡,不只是吃得普通,穿得樸素,而是放棄那些不切實際的想法,比方人老了,還能像原來那樣,吃香的,喝辣的,穿少的;而是把餘生的精力放在恰當有效的欲望和力所能及的事情上,比如關愛自己,注重養生、早睡早起、早晚散散步、照顧家庭、灑掃廳屋、督促孩子讀書,客人來了沏茶,下厨捡菜,有時候,還到我書房看看書,寫一兩張毛筆字,教孫女、外甥女女紅如刺繡等。

我對母親的種種愛好,有時情不自禁誇讚起來:“到底是讀書人家出身,那蠅頭小楷,現時很多年輕人都寫不得這樣好。”母親聽了,得意起來,眼睛、嘴角、滿臉都是笑。

人老了,為什麼還要看書、寫字呢?我理解:那是一種精神上的追求,只不過不是為了功利罷了,只不過這種精神上的追求外在表現也顯得很簡單了。

而今,母親走了,然而,她的追求至簡、恬淡養生總會一次次提醒我,人老了,不屬於自己的物質、欲望就應該放棄。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