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周末分享:中风与洗澡

 罾事物语 2020-12-01

版权所有,可转载不可剽窃!

中风与洗澡

王东海

老年人中风,是危害健康危害生命的大问题;近些年来,中风症的发作有渐趋年轻化的势头。人之将老,气血自然不如年轻时旺盛充沛,脏器功能也不如年轻时强健。当此时,体内空虚易遭外邪侵袭而入。气血一弱,常态下是先满足于内部重要脏器的需求,四肢末端凉、身体肤表枯槁是其明证。若只是如此,中风症仍不一定发作,因为缺少诱因。设若冷天洗热水澡,将营养体内脏器之气血调动于肤表,体内大虚,将于擦干肤表着衣之时,一受风寒凉气,兼寒之风邪直袭入于内,据笔者所验,这是较常见的一种“中风”情况,而别的中风情况实皆类同此理!《内经》言:“邪之所凑,其气必虚”。若洗澡是在进餐后不久,尤其易发!因进餐后大量血气聚于胃经,分配于其它脏器的将更少,症状更容易发作。

历代诸贤论述中风的治疗,众说纷纭:有主以大小续命汤,内补正气之虚外祛风邪之实;有主以三生饮补正温阳驱寒化痰(若无痰少痰可用再造散);又如刘河间以心火暴盛立论 ,药用辛凉通络;朱丹溪谓湿痰生热 ,热生风;薛立斋执真水竭 ,真火虚之说;张景岳以病因内伤颓败持论;又有言可主以大秦艽汤;有言可主以补阳还五汤;有言可以五脏分主而辨治;雷少逸在《时病论》中条分缕析中经中络中腑中脏;等等不一,法非不善,皆宜酌情选用!然其法皆不甚适合于今日之临床。当前之临床唯可借用其中的养营益卫、补正祛邪之思路。病人在平时或在未发作之前(预判之法,张锡纯有详述),更宜滋养营血固护卫气,修长城以御敌。病在发作之不久,急宜辨其寒多还是风多、在经络、在血脉还是在脏腑、兼痰之多少,斟酌得宜而处方。然而这个事,不是学验俱丰的医者是万万做不到的!

明乎于此,进而可与论治疗谈医案。笔者亲历数位中风病人,对其中的二位进行了治疗,效果还算理想。今细加回忆,录如下,或能有助参考。

案一

2011年初冬,一李姓老者洗澡完毕,正在穿衣服时,忽患中风,牙关紧闭,痰声嘶鸣。因病人是族兄之亲戚,而笔者欲接触此类病人以证医理广见闻,故与族兄同往前去探望。询问得知病人素有洁癖,不论天冷天热,每晚必须洗澡更衣。今于洗澡完毕,正在穿衣时突然发病,喊了一句妻子,便站立不稳,几欲跌倒。症见形色晦暗、人事不省不能言语、痰声嘶鸣无力吐出、嘴唇歪向右侧。脉之,两寸呈鼎沸之壮,关尺似无。笔者惊骇:此将脱之脉! 试与病人家属言:此时此景,病将不起,宜预备后事。病人堂兄深以为然,谓曾见某人亦病如此,欲去市内大医院治疗,尚未到医院而人已逝。交谈中,病者儿女从房内出来插话:“刚才吐出晚餐食物”。笔者再次进房观察,观察闻嗅其呕吐物有清冷微酸之感、试其膝跳反射全无(下肢神经功用已失)。故尔再与病人家属言:事似乎不可为,然而病情明确,或可以尽人力以挽救?!只是就算能留得性命,恐怕也只能是卧床终生。病人家属一致认为“好死不如赖活”,只要能留得性命,即使日夜需人照顾也无丝毫怨言。交谈完毕,急为疏方:党参50黄芪30附子30干姜20半夏20枣皮30五味子6龙骨20牡蛎20

诊断与方解:此脾肾阳虚体质,骤为风寒袭中,已成阴阳离崩阳从上脱之象。急宜温阳扶正,祛寒止脱,症见寒痰(呕吐物清冷,故知之)凝滞、人事不省,必用三生饮加减:温阳固脱祛寒化痰。又张锡纯谓枣皮是固摄止脱的圣药,此紧急关头必须加之;又本草谓黄芪主大风,亦加之并可助党参而厚其力(不用人参者,恐假劣药误事。)又恐黄芪药力有升浮,加五味子、龙骨、牡蛎助敛防脱。

购药急煎服,服下约二十分钟,家人惊喜口鼻歪斜有明显复正,痰鸣声不再那么急促。嘱服其家属酌情将药时时灌下,病人竟渐渐形色稍安。越明日,病人神识稍清,痰涎仍多、能咯痰于唇边,家人用手为之抠出。时欲言,家人凑耳过去,能闻蚊音若干。脉之,寸脉较前略平,两尺微弱略现。兹再以前方稍为损益与之:党参80附子30干姜20半夏20枣皮50姜汁20
嘱服二剂。

二天之中,病人神色渐安,痰亦大大减少,知饥、每餐能进薄粥半盅,能轻声言语与人交谈。唯下肢全无知觉,知其神经功用已失难再复原。

第三方:党参50白术30附子20肉桂10川芎15当归尾20秦艽15半夏15枣皮20丹参20麻黄8桂枝10

嘱服三剂。其后或以大秦艽汤合小续命汤加减为方;或以十全大补汤合肾气丸加减为方,前后服药不少于七十剂。病人气力竟逐渐有所恢复,用轮椅和拐杖又生活了近五年时间。

案二 

表姐夫之母亲,年近七十,于2013年深秋沐浴后突患中风,左下肢能感觉疼痛但不能运动,右下肢能动但无力。余诊时已病历二月,卧床二个月了。询问得知亦是沐浴后着衣时突然发的病,素有高血压,常常有口咽干燥感,偶有头晕头痛,食欲食量俱佳。察其舌,苔薄少近于无,舌体略见红而萎。脉之,左寸关弦细略急,右关弦大。此肝肾阴虚、胃经有火、气机升多而降少。
处方:元参20玉竹20熟地20生地15石斛15全当归30菊花12牛膝15麦冬15丹参15红花8蛰虫8川芎12
嘱服五剂。


服药后,自感头目爽利,口咽润和;唯左下肢大腿至膝一带增麻而微痛之感有如蚁咬。心知其药已见效,左下肢如此感受应该是瘀血渐化,血脉神经欲通未通将通之吉兆。仍以前方去菊花加枣皮20克,嘱服五剂。后多次诊治处方,大抵不离滋阴养血、活血通络之思路。偶有夹用附子、秦艽、鹿角胶、续断、竹茹等药出入变化。

服药约近百剂,病人测量血压基本稳定在正常值内,尤其是竟能借拐杖助力步行,不再整日卧床,众人皆惊为神奇!

讨论交流请加作者微信:15973406013


本公众号历史消息查阅方法: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