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林之家 / 人物 / 晏几道:柳岸痴情色一生

分享

   

晏几道:柳岸痴情色一生

2021-01-24  茂林之家

文/姜子涵

晏几道:柳岸痴情色一生

【作者简介】姜子涵,内蒙古赤峰市克什克腾旗人,酷爱文学,喜欢古玩鉴赏、旅游摄影、时尚美食。多篇散文在赤峰《百柳》《红山晚报》《松漠》《赤峰日报》等发表。代表作《独语斜阳》《童年的纪念章》《黄花树下》《秋天的木屋》等等。

【本文由作者授权发布】

晏几道:柳岸痴情色一生

又一次走进宋朝的斑斓,走进旖旎的词海,走进红尘的客栈。解说一曲歌,一词章,宋代不忍割舍的文化,为之感慨的伤情。为追寻词人的足迹走进那个古代,梦一样的游离一下他们的世界。那些千古伤心人的生活是怎样的,他们的感情是怎样的婉约悱恻,又是怎样的迷离梦幻?而今那么多人研究宋朝的一剪词,一抹时光,那个温暖的宋朝,出了诸多才华横溢的词人骚客。他们写出了惊艳的词章,写出了历史的绝唱。中国的的文化由此而灿烂,由此而发扬。我这个后人每每的读罢都感慨万千,思绪从那个宋词的的时光里无法回到现代。重复抚摸了那温婉而多色彩宋词的巢床。因了几许宋朝的风,因了淋淋漓漓宋朝的雨,因了清风明月灯,因了烟柳飞花情,我爱上了宋词,爱的如泣如诉,爱的不能自己,爱的那样我愿意……

喜欢晏几道的词,字叔原,号小山,今属江西省南昌市宴殊第七子。历任颍昌府许田镇监,乾宁军通判,开封府判官等。性孤傲,高官公子,与其父晏殊合称二晏。词风似父而造诣过之,工于言情,其小令语言清丽,感情深挚,尤负盛名。表达情感直率,多写爱情生活,是婉约派的重要作家。有人不知道他是宋朝著名的词人晏殊的儿子,误认为他俩是一人。这个千古伤心的词人,出身豪门的贵族,挥金如土。这个放纵山水和游离花街柳巷的痴情公子,风流词人,痴与生活,醉与诗词,只为相思老。

晏几道:柳岸痴情色一生

黄庭坚说晏几道有“四痴”:“仕宦连蹇,而不能一傍贵人之门,是一痴也;论文自有体,不肯一作新进士语,此又一痴也;费资千百万,家人寒饥而面有孺子之色,此又一痴也;人百负之而不恨,已信人终不疑其欺己,此又一痴也。”在男女恋情方面更是痴情,既使与歌伎发生了爱情,也不会始乱终弃,而是一往情深地“两鬓可怜青,只为相思老”。他的代表作《小山词》57首,四分之一写梦。他一生都在写情痴,情忆,情梦。他写的,想的,叹的,就是我要爱,我爱了,就够了。他的风雅气度和自身修养,让当时的歌女无不欣赏暗恋。他的词底蕴丰厚,无意中流泻他的笔端之下,使之他的词有一种独一无二的凄美别样情。我喜欢他的《临仙桥》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记得小苹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晏几道:柳岸痴情色一生

深夜做梦回到楼台,静静的朱门恍若隔世紧锁着,酒醉醒后心情伤感,呆望帘幕重重低垂着。从前的春恨刚刚远去,此时又涌上心头,人在落花纷扬中幽幽独立思念心上人,燕子在微风细雨中双双飞过,一种寥落清愁在心里牵动着。

记得与小苹初次相见时,她穿着两重心字香熏过的罗衣。清丽的面容微微哀怨,琵琶弦上轻弹委委倾诉相思。当时的明月如今犹在,曾照着她彩云般的神韵归来,凝结成淡淡的清愁,又有一种说不尽的沉静风流。这首词写出来他内心的情痴与念旧。晏几道是个重感情的人,更是一个人生自古伤别情的痴情公子,说到这里想到了六百年后的纳兰性德和晏几道相似无二,感慨中继续解读他的一切……

晏几道很有个性,更有人格的魅力。他自幼潜心六艺,旁及百家,尤喜乐府,文才出众,深得其父同僚之喜爱。他不受世俗约束,五岁的小晏几道竟将街头流行的“酒力渐浓春思荡,鸳鸯绣被翻红浪”,拍手唱给大家听。一屋高雅宾客面面相觑,脸上是一片死灰,哪里还能开口!晏殊脸色涨得通红,呵斥道:“住口!小孩子不得胡说乱唱!”小晏几道不依,嚷着这歌好听。晏殊恼怒,立刻给了儿子一个耳光。丫鬟们慌忙奔过来,要捂住小晏几道的嘴,要将他拉走。小晏几道委屈极了,边走边哭道:“我说的都是真话,我就觉得好听嘛,我为什么不能唱?”晏殊跌足,喟然长叹:孺子不可教也!到后来成了晏几道走向词海的开始。晏几道与生俱来的生性高傲,不慕势利,从不利用父势或借助其父门生故吏满天下的有利条件,谋取功名,因而仕途很不得意,一生只做过颖昌府许田镇监等小吏。但是上帝总是公平的,他仕途为他关了一扇门,而文学为他开了一扇窗,所以后来成就了一代词人晏几道。

晏几道:柳岸痴情色一生

他的《小山词》伤感中见豪迈,凄凉中有温暖,与秦少游之凄厉幽远异趣,小山多写高堂华烛、酒阑人散之空虚,少游则多写登山临水、栖迟零落之苦闷。二人性情家世环境遭遇不同,故词境亦异,其为自写伤心则一也。晏几道一生轻狂磊落,傲视权贵,连大名人苏轼也不放在眼里。当时苏轼正受太皇太后赏识,迁中书舍人、翰林学士,春风得意,想通过学生黄庭坚引荐,去拜访晏几道,哪知晏几道傲慢地说:“如今在朝廷当大官的,有一半就是从我家出去的,我都没空见他们!言下之意,自己视老爸的“人脉”如粪土,就这样,苏轼被冷傲拒绝了。这是史上一个插曲。因了高傲他一生没有得志,这就是他的性情率真所致,我们还是回来说他的词吧!

他的《鹧鸪天》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拚却醉颜红,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作者情真意切,再一次感动了我这个推崇者。当年首次相逢你酥手捧杯殷勤劝酒频举玉盅,是那么地温柔美丽和多情,我开怀畅饮喝得酒醉脸通红。翩翩起舞从月上柳梢的傍晚时分开始,直到楼顶月坠楼外树梢的深夜,我们尽情地跳舞歌唱,筋疲力尽累到无力再把桃花扇摇动。

晏几道:柳岸痴情色一生

自从那次离别后,我总是怀念那美好的相逢,多少回梦里与你相拥。今夜里我举起银灯把你细看,还怕这次相逢又是在梦中。读到此处我心中感慨词人此时的那种依依,那种切切!这让我噙满泪光读完,我进入词人的那个时代又一次不能回来。

晏几道总是在回忆中度过他浪漫唯美而且华丽的时光。宁愿在旧梦中咀嚼回忆的旧事,也不愿睁开眼睛看看眼前的世界,他心里总是装着滔滔爱恋的人,还有依依不舍的人,所以他的文字必定是柔情万千的!他一生多数的时间都和青楼的歌女在一起,他的一生是愉快的。他的四位歌女更是幸福的,有这样一位满腹才华的俊朗才人爱恋赏识,她们即便后来的离散也是值得了。

晏几道:柳岸痴情色一生

他们因了晏几道后人才知道她们的存在。他和友人陈廉叔和沈君龙家的四位歌女莲,鸿,萍,云共处一起时,也是她们用青春的妩媚妖娆在那个慢时光里给了晏几道创作的源泉,激发了他作为男人的那些创作想法,给了他对爱情所有美好的想象,满足了这个多情词人的对红颜的无限依恋。可是繁华过后总是归于芩寂。后来沈的卧病,陈的消亡以及晏府的中落,让他的四位心上人流落民间。晏几道的梦也在一个浸满春愁的日子里仓促醒来,醒来后已是经年的悲凉,更是漫长的回忆不知何滋味?其实他永远活在梦中并未醒来,心在此处梦在别处。

此时窗外正是一轮宋朝的圆月照着窗台,我手把一卷宋词夜读深更。似乎是明月都到天心处了,我的心也渐渐的从宋朝回到现在,我在回来的路上轻轻的都落一地的花瓣,那花瓣就是宋词的故事,那花瓣的影子重重叠叠的,怎么也扫不尽,心灵说这就是宋代的花间词小令,我用一种唯美的舞姿诉说着千年红尘遗落的美丽,此时千年前的夜晚仍是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

晏几道:柳岸痴情色一生

(晏几道:柳岸痴情色一生)

顾问:朱鹰、邹开歧

编辑:洪与、姚小红、邹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