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中医竹林 / 佛天海心 / 糖尿病+高血压,有一个基础方

分享

   

糖尿病+高血压,有一个基础方

2021-02-05  山东中医...


原创 郑曙琴 高天舒等 悦读中医 昨天

小编导读

糖尿病和高血压是大家比较熟悉的两种病,现多见于临床。若单独而论,这两种病也时常让人觉得棘手,治疗起来有一定难度。若两种病合并起来,那岂不是难上加难?虽说有难度,但不要怕,总会有解决办法。我们就来看看于世家教授是怎么对付糖尿病合并高血压的吧。

01

病因病机

糖尿病合并高血压的基本病机是肝肾阴虚,病性为本虚标实本虚以阴虚为主,兼有气虚、阳虚;标实为痰浊、血瘀、热邪等交互为患。临床上主要表现为口干多饮、多食、消瘦、眩晕、头痛、心烦易怒、耳鸣、失眠多梦等。

02

辨治经验

在临证治疗中,于世家教授多以平肝潜阳为主,配合补益肝肾、清热泻火之法。方选天麻钩藤饮为主方加减。方中天麻平肝阳,息肝风,善治眩晕;钩藤清肝热,息风止痉;二药相伍以平肝息风。石决明平肝潜阳;山栀、黄芩清热泻火,使肝经之热不致上扰。牛膝引血下行,以利肝阳的平降。益母草的主要作用是活血利水,入心、肝二经,与牛膝配伍既可引血下行,又可使火热之邪从小便排出,而且在《本草汇言》中特别提到益母草能治“血贯瞳仁及头风眼痛”。杜仲、桑寄生补益肝肾,二药配伍牛膝可以加强补肝肾、强筋骨的作用。夜交藤、茯神安神定志,以解失眠多梦之症。诸药配伍,共奏平肝潜阳、补益肝肾、清热泻火之功。临床常用于治疗肝肾阴虚、肝阳偏亢之高血压患者。

于世家教授注重辨病、辨证、辨人施治,治疗时注意个体差异,依据不同患者的自身情况在组方上灵活变通、随症加减。本病以肝阳上亢证为主,兼有其他证时,可随症加减。

图片

如兼有阴虚证,可表现为口燥咽干、五心烦热、失眠、多梦、潮热、盗汗等,口燥咽干者,可加养阴生津之沙参、麦冬、玉竹;失眠多梦者,可加黄精、珍珠母、酸枣仁、远志等。黄精补气养阴、健脾、益肾,且现代药理研究证明黄精不但具有降压作用,还有降低血脂、改善动脉粥样硬化、抗氧化、降低血糖的作用;珍珠母平肝潜阳、安神定惊,现代药理学研究证实珍珠母亦有降压的作用;酸枣仁有养心益肝、安神之功效;远志有安神益智的作用。潮热盗汗者,可加滋阴潜阳、退热除蒸之鳖甲,凉血除蒸之地骨皮,清热凉血、养阴生津之生地黄。

如兼有瘀血阻络证,可表现为四肢麻、凉、痛甚,可加入丹参、赤芍、川芎。丹参有活血通经之功,与原方中的牛膝配合应用,有活血通经、养血安神、引血下行之功,遵从了古人“治风先治血,血行风自灭”之意;赤芍有活血通络之用;川芎行气活血,有“气为血之帅,气行则血行”之意。

如兼有阴阳两虚证,主要表现为腰膝酸软、后背畏寒、四肢欠温、夜尿频数等。因阴阳互根,相互依存,所以病程日久,阴损及阳,治疗不当,过用苦寒伤阳之品,终致阴阳两虚。于世家教授善用巴戟天、菟丝子等温和之品,而不选肉桂、附子等峻补之品,治疗阴阳两虚证时选用枸杞子、山茱萸以滋阴助阳,以期“阳得阴助而生化无穷”;而选用巴戟天、菟丝子补阳,则体现了“阴得阳升而泉源不竭”。

如兼痰湿证,加用泽泻、猪苓、车前子等以利尿祛湿,因糖尿病合并高血压患者中存在很多肥胖的患者,而“肥人多痰湿”。

综上,以天麻钩藤饮为基础方随症加减,以平肝潜阳、清热泻火、益气养阴、滋补肝肾、活血通络、宁心安神等,从而使诸症消失、血压下降。同时,于世家教授认为糖尿病合并高血压只重视血压是否达标是不够的,更要注重降压过程中血压是否平稳,从而减少脑卒中等终末事件的发生率。

验案举隅

孙某,男,58岁。因“头晕、头痛1年余”就诊。

患者素体虚弱,3年前诊断为“2型糖尿病”,曾口服消渴丸及二甲双胍(具体用量不详)治疗,后自行停药,亦未监测血糖。近1年来,无明显诱因出现头晕、头痛,遂来就诊。

入院时症见:口渴多饮,乏力,面红目赤,头晕头痛,失眠多梦。

查体:血压148/95mmHg,双足背动脉搏动尚可,舌红,苔黄,脉弦细。

理化检查:随机血糖12.5mmol/L,糖化血红蛋白8.6%;血常规正常;尿糖阴性;便常规正常;甲状腺功能检查正常;肝、胆、脾彩超无明显异常。

中医诊断:消渴;眩晕(肝肾阴虚,肝阳上亢)。

西医诊断:2型糖尿病;高血压。

治法:平肝潜阳,宁心安神

处方:天麻30g,钩藤30g,石决明20g,杜仲25g,桑寄生25g,牛膝25g,菊花25g,白芍15g,丹皮15g,珍珠母50g,茯神15g,夜交藤15g。每日1剂,水煎分3次服。

西药治疗予拜阿司匹林0.1g,每日1次,口服;甘舒霖30R注射液,早10U、晚8U,饭前30分钟,皮下注射。

治疗3天后,头晕头痛、面红目赤症状明显缓解,但仍有两目干涩、腰膝酸软、舌红少津、脉弦细诸症,监测血压、血糖均在正常范围。故原方去珍珠母、茯神、丹皮,加熟地黄15g,黄精40g,枸杞子25g。

继服6剂好转,遂停服中药。

出院后,随访2个月,症状无加重。

按语:本案患者久病体虚,消渴日久出现肝肾阴虚,肝阳上亢,从而导致面红目赤、头晕头痛、舌红苔黄、脉弦细诸症。治疗时于世家教授采用平肝潜阳、宁心安神的天麻钩藤饮加减治疗。服药3天后,头晕头痛明显缓解,而两目干涩、腰膝酸软、舌红少津之阴虚证明显,故加入黄精、枸杞子、熟地黄补益肝肾,养阴填精。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