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桂苓 / 文件夹1 / 解㑊证从肝气论治-摘

分享

   

解㑊证从肝气论治-摘

2021-02-22  柴桂苓

解㑊证,语出《内经》,是指以人体感觉懈怠欲睡、困倦懒言为主要临床特征的病证。关于解㑊的病机,自古以来大多责之于虚,如《素问·四时刺逆论》曰:“气血乃竭,令人解㑊”。《素问·刺要论》亦曰:“髓伤则消烁,胻酸,体解㑊然不去。”再如中医研究院、广州中医学院合编《中医名词术语选释》认为:“解㑊…… “解”即懈怠,“㑊”即困倦,是指人体感觉困倦和肢体骨节懈怠的症状。可见于虚损、消渴或热性病后,是肝肾虚弱、精血不足所致。”其言皆谓之虚,然根据多年来的临床观察,此证并非皆虚,肝肾虚弱、精血亏损者固然多见,但肝气郁结、肝脾不和引起的实证或虚实挟杂证亦屡见不鲜,临证以疏肝解郁、调理肝脾之法治之,每获良效。

1 肝气郁结解㑊证

陈某,女,36岁,1986年7月就诊。自述懈怠欲睡,困倦懒言,头晕目眩,胸胁满闷,嗳气不畅,曾被诊为中气不足,服补中益气之类无效,后又觉胸胁刺痛,诊时见舌淡红有瘀点,苔薄白,脉弦细。经详细询问,得知患者1月前丧夫,10天前孩子淘气,使其暴怒而发生本病,证属肝气郁滞,气血不调解㑊证。治以疏肝解郁,调和气血,用柴胡疏肝饮加减。处方: 柴胡10g,枳壳10g,香附10g,白芍12g,川芎6g,当归 10g,郁金10g,延胡索10g,石菖蒲10g,甘草5g,生龙骨、生牡蛎各15g。服药3剂,四肢有力,胸中宽舒,嗳气消除,继服3剂,以资巩固。


2肝脾不和解㑊证

王某,男,42岁,1989年4月就诊。自述1月前因事与同事争吵之后,便觉胸胁满闷,嗳气频作,渐致全身懈怠,倦而思睡,食欲不振,腹痛便溏,诊见舌质淡,苔薄腻,脉弦缓。证属肝脾不和,木旺克土解㑊证。治以疏肝解郁,调理肝脾,用逍遥散合痛泻要方加减。处方: 柴胡12g,白芍12g,白术10g,茯苓15g,防风6g,陈皮10g,佛手10g,香附10g,薄荷3g,甘草3g。服药 3剂,自觉胸闷减轻,嗳气稍作,全身稍感有力,腹痛略减。守原意用上方加木香6g,麦芽12g,服药6剂,胸闷、嗳气消失,全身已感有力,食欲增进,大便正常,继服上药6剂,诸症尽除,解㑊证告愈,随访半年未见复发。


解㑊证与肝之疏泄和调节血量功能关系极为密切,肝在体为筋,为“罢极之本”,“罢”即疲也,和全身筋的活动有关。“罢极之本”说明肝主筋的活动,能够耐受疲劳,是运动机能的根本。如《灵枢.九针论》谓“肝主筋”,肝为刚脏,性喜条达而恶抑郁,具有疏散宣泄,调节血量的功能; 若肝气条达,疏散宣泄,调节血量的功能正常,则气血和平,肌肉筋脉得其所养,运动有力。若因情志不舒,恼怒伤肝,或其他原因累及于肝,影响肝的疏泄和条达,以致于肝之调节血量功能不及,气血不调,肌肉筋脉失其滋养,运动无力,甚则懈怠思卧,发为解㑊。若肝气横逆,侵犯脾胃,脾气失和,运化输布失常,无以充养肌肉筋脉,亦致解㑊,追其根源,“皆生于气”,故临证必以肝气论治,才能获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