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73 / 罾事物语 / 补药大IP,还是五毛特效

分享

   

补药大IP,还是五毛特效

2021-03-02  为什么73
原创曾骞文创 请风停下来 今天
图片
Jambalaya Carpenters - The Singles: 1974–1978

补药大IP,还是五毛特效 

 曾骞

苏州府治东首杨姓,年三十余,以狎游私用父千金,父庭责之,体虚而兼郁怒,先似伤寒,后渐神昏身重。医者以为纯虚之证,惟事峻补,每日用人参三钱,痰火愈结,身强如尸,举家以为万无生理。余入视时,俱环而泣。余诊毕,又按其体,遍身皆生痰核,大小以千计,余不觉大笑,泣者尽骇。

余曰:诸人之泣,以其将死耶?试往府中借大板重打四十,亦不死也。其父闻之颇不信,曰:如果能起,现今吃人参费千金矣,当更以千金为寿。余曰:此可动他人,余无此例也,各尽其道而已。立清火安神极平淡之方,佐以末药一服,三日而能言,五日而能坐,一月而行动如常。

其时牡丹方开,其戚友为设饮花前以贺,余适至,戏之曰:君服人参千金而几死,服余末药而愈,药本可不偿乎?其母舅在旁曰:必当偿,先生明示几何?余曰:增病之药值千金,去病之药自宜倍之。病者有惊惶色,余曰:无恐,不过八文钱,萝卜子为末耳。尚有服剩者,群取视之,果卜子也,相与大笑。其周身结核,皆补住痰邪所凝成者,半载方消。

邪之不可留如此,幸而结在肤膜,若入脏则死已久矣。

《洄溪医案》,徐灵胎。明时医家李中梓《医宗必读》有言:“大实有羸状,误补益疾。”这个案子正是。手上有位肝腹水患者,经我手以中药消除腹水后,她的女儿在医院工作,带母亲进行检查,以血浆总蛋白质低于常值而担忧,由医院开处补益药物,使用一周后,腹胀、呃逆、手脚无力,眼花,精神状态低落,右胁出现肿块。脉反为滑长。大便不下。患者本实痰之体,因在检查中被认为检查数据偏低,使用补药,反误痰气阻塞。家属不解,虚了不该马上补吗,我只能力陈虚实补泻之理,后以消法利结治近十余日才转好。经此一难,病人对市面进补常俗才有所警惕。

常人易见所谓虚形而妄补,不问所虚何来,是否有实。

就好像经常有人会说,一天到晚你怎么不吃饭。有的人脾湿壅塞,根本无力纳食,自不思食。凡事必有因。有的人素来痰湿黏重,白苔厚腻,懒言乏力,却不断进补黄芪、枸杞、西洋参。还有的本身并不缺水,只因体内废水过多而口渴,听信一天八杯水的谣言,越喝越渴。还有本属虚劳阴下湿候之萎,却盲目进服鹿茸、海马,造成湿热下注。苦哀四处,皆因不辨所宗。

杨家住在富人区,府衙附近。不幸浪荡富二代,对冲基金不会玩,投资年化高利率也不懂算,只晓得拿老子一大笔钱喝花酒逛窑子。坑爹。杨公子花前月下太多身体弱,再被老爹责骂,心中郁闷,病倒。昏昏乎乎。先发烧,后卧床不起。有医生觉得公子都玩得那么虚,还是被气病的,未辨证清晰冒然见症下药,觉得该补,每天吃三钱人参,吃了千把两银子。越吃越糟,如挺尸近死,全家抱头痛哭。这是预设病机造成的误治。也是怕死,所以滥吃补药中毒。

徐先生一看,摸到很多痰核。体表的局限性包块。皮下肿起如核的结块,因湿痰流注而成,软滑能移动。不红不痛。“大小以千计”。变成了葡萄人。哈哈哈,徐医生笑着说:“It's splurging!”哭什么哭呢,你们真以为公子不行了?现在再打他四十大板,也死不了。众人惊诧,什么时候医生还开玩笑。老爷一听,嗯,我儿子喝花酒是很挥霍,又花千把两买人参来补,还是救不回,如果徐先生有办法,我愿再给你一千两!

“It's splurging!”徐再次重复,“For one thing, I am not who you think I am.”另外,你儿子我会救的,放心。

“立清火安神极平淡之方,佐以末药一服,三日而能言,五日而能坐,一月而行动如常。”发生了什么?徐医生出手人就活过来。当病人身体渐复,杨府院中的牡丹也迎来开放,这样说来,逢值春天,富二代的朋友们在牡丹花前开轰趴,庆祝杨公子重生。大家端着酒杯,穿着礼服,拿着各种限量款的包包,脚穿各种限量联名,整着潮发,DJ抚缦,一群人像散养的鸡一样伸长脖子溜达。要是遇到新来的朋友,会问:你好呀,是哪里人?我是云南人。来苏州几年了哇?猎头刚找我过来,还在考虑下一步如何介绍自己,对方已飘走,于是只能默默地往自己碗里叉块粉蒸排骨。为了参加轰趴,准备了三个英文名字,担心自己的老家在地图上找不到。可最后在派对上,依然还是只能像个傻什么的站着。中国的派对,往往参加一次就能令人陷入深深的自我怀疑。本来觉得自己理应像个社交丛中的蝴蝶四处翩翩起舞,现实却尴尬得发紫,于是只好陷入亘古以来的哲学谜题:我是谁,哪里来,又要去哪里。

杨家设花宴,公子强壮得已可表演胸口碎大石,众喣举手,加额相庆。三月牡丹呈艳态,壮观人间春世界。老徐也出来玩了。

“吃人参花那么多钱,非但不好,还差点送命。后来你吃的那点药可比人参还贵,别忘给钱哈!”走进杨家,见这么热闹,徐大夫恭贺之余谑而不虐。

杨公子的舅舅说:“不好意思,马上马上。府中前些日子太忙太乱,怠慢先生了,惭愧惭愧。”

徐:“我给您算笔账,买人参花了一千多两银子,吃完病加重,可谓病上加病,能把原来的病以及人参造成的问题治好的药,肯定要比人参贵两倍,否则怎么治得好!”大家一听,吓坏了,震惊。尤其杨公子,很不高兴,觉得徐先生是坐地要价。有的人就这样,病好再提钱的事情,反有点不舍得。遇到危难时,这些人会说,愿拿出家产换这条命。事后又是另回事。也是人之常情。《易经》早把这个问题讲透。吉生吝。

穷人小心翼翼地大方,是谨慎地大方。有钱人大大方方地小气,是精明的小气。杨公子险境得生,转危而安,家人忘记药钱,杨公子病愈闻价不悦,正常。不过吉生吝而已。这倒令我想起一个故事。一个男人的妻子是小提琴老师,教一个小女孩两个月也未收到学费,妻子总不好意思收钱,怕得罪那位富太太。有天丈夫恰好遇到母子俩学琴放学,夸小女孩,琴技愈佳,很快就可超过自己的老师。富太太开心。男人接着说,那样你就可以教你的老师收学费了。这时,富太太脸红,赶紧掏出钱包,抱歉抱歉,忘记给学费了。问要钱,都需要讲技巧。

当然,徐灵胎在派对上提起药金一事,并非因钱。别有他意。话及药金,不过话头。言中倍之千金不过玩笑。意在使病家知,不辨虚实地滥用补药的危害。为何?徐言,不过八文钱的莱菔子而已。还不明白吗?治病非取贵重,只在适宜。适者胜金。补品大IP在霸道总裁杨公子的故事梗中,被五毛特效打败。

大片有时也得绿幕抠图来救。夜深血红,惊悚迭起,有时在经典的叙事模式中,未必低成本的后期制作就不合适宜,相反也许更能体现超级人设的主流情绪。误治近绝逢遇明医,本身就是一个爆款梗。超级人设,一是败家子的自毁前途加医疗失误,二是后出场的隐士般的高人回春妙手。主流情绪就是,人们希望明医可以力挽狂澜,救水救火,并且皆大欢喜,尤其最后是以奇法破局,简直励志故事。最后的奇法,在那些用惯了大制作的人士看来,就是一出五毛特效。但没有这幕五毛特效,爆款不成立。开个玩笑,此处纯当贡献一包爆米花。

杨公子真正的解药,是行气化痰之药。他的昏迷,是因火郁炼液为痰,痰蒙心窍,身上的核块,是痰邪流注。虽体质本来虚弱,可当时致病的关键在于证为实邪。本不致如此,只因滥用人参,又造成了痰邪聚集得更加厉害。他当时的身体,也不适合大破,毕竟元气亏。需逐化。萝卜子,味辛、辣,气温,无毒。是专解人参误治造成的痰癖。用药中的一个历代经验。另外,在有需要时,人参与莱菔子也同用,目的在于补中利气,对于虚家,不致于用人参而产生喘胀。平时人们会常说,服中药不能吃白萝卜。这句话也被过分误解,失于偏颇。补益类用药,当不需平气药辅助时,萝卜吃下,反损其补。在辛温过腻过燥时,有需要的情况下配以甘凉萝卜,反而可防腻防燥。一切在于如何搭配,按需所用。并非只要服用中药,就不能碰白萝卜。

既然是痰邪实证,何不用导痰汤呢?半夏、橘红、茯苓、枳实、南星、甘草。或者是用旋覆、白前、海石类。不过是据证不符罢了。病人是因热痰流注而几近危重,而非中风痰盛气壅,也非因气逆水肿。莱菔子破解人参误补成邪,本为单方之验,想来徐灵胎也是借助其验,加之病人积弊甚多,合参下来,是“邪幸而结在肤膜”,故择“轻可去实”之法。药罐内还有药渣,大家翻出一看,真的只是贱便萝卜子。顷刻万绪,唯有哑然失笑。

                                            △▲ 

曾骞,散人。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