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对联修辞技巧(1)——飞白——无情对与雅俗对

2021-06-02  中华山道长   |  转藏
   

文/李杰民

什么是飞白?飞白是对联中一种特有的修辞方法和艺术技巧,陈望道先生在《修辞学发凡》一书中说:“明知其错故意仿效的,名叫飞白。”就是将错就错的意思。我们都知道,对联的六要素是:字句对等,词性对仗,结构对应,节奏对拍,平仄对立,联意相关。而运用飞白格写出的对联就是剔除了第六要素,上下联之间联意不但不相关,而且隔得越远越好,越不靠谱越好,就好像两个人各说各话,看起来牛头不对马嘴,没有任何联系,但仔细一想,别有兴味,颇多异趣,回味无穷,幽默感满满,令人捧腹大笑,闻者倏尔喷饭,有一种类似于看小品,听相声的感觉,飞白修辞格追求的就是这种效果。用飞白这种修辞方法创作出来的对联称无情对或雅俗对。无情对的特点是,只讲究上下联字词相对,内容则绝不相关,甚至越远越好。以下让我们欣赏一些无情对:

妹妹我思之,

哥哥你错矣。

对联修辞技巧(1)——飞白——无情对与雅俗对

相传清朝年间有考官出题,“昧昧我思之”,要考生据此作文,有一考生因为粗心大意,把题目抄写成“妹妹我思之”,然后大作文章,下笔千言,自是离题万里。“昧昧我思之”,本为古尚书上的一句话,其意思是沉下心来安静的思索。考官看到学生误写成“妹妹我思之”的题目,也是又好气又好笑,下面的文章都懒得去看了,先生当时心想,真是朽木不可雕也,在考卷上大笔一挥,“哥哥你错矣”。将错就错,偶成一对,笑出你的眼泪来。

公门桃李争荣日,

法国荷兰比利时。

对联修辞技巧(1)——飞白——无情对与雅俗对

这是一副经典的无情对,为清末民初广东状师何淡如所撰,上联出自《资治通鉴》:“或谓狄仁杰曰:'天下桃李,悉在公门矣!’”指唐代名臣狄仁杰门生众多;下联是三个国家名组合一起。 乍一看南辕北辙,全不相干,细思字字对仗工稳,读起来自然一体,无斧凿之痕,足见作者驾驭文字的深厚功力。

有酒不妨邀月饮,

无钱哪得食云吞。

对联修辞技巧(1)——飞白——无情对与雅俗对

清末广州文人雅聚,有人出上联:“有酒不妨邀月饮,”状师何淡如应对“无钱哪得食云吞。”上联比较文雅,下联则比较俗,广东称馄饨为“云吞”,为地方方言,以方言“云吞”对“月饮”,可谓工巧又工整,且诙谐幽默,颇有逸趣,闻之不由得你不笑。以方言入联,雅俗浑为一体,或为雅俗对也打开了一扇门。

怕热最宜穿短裤,

论功还欲请长缨。

对联修辞技巧(1)——飞白——无情对与雅俗对

上联是说夏天人怕热,最宜穿短裤,为家常俗语,下联出自唐朝祖咏《望蓟门》诗,论功还欲请长缨,奇峰突起,简直就是毫不相干,八竿子打不着,用东北话讲就是扯犊子。但词语对仗精工,不得不拍手称快。

细羽家禽砖后死,

粗毛野兽石先生。

清代才子蒲松龄,大家都很熟悉,所著《聊斋志异》人人爱读,却被当时一个姓石的人所嫉妒,有一天,姓石的这个人出上联以为可以为难蒲松龄,蒲松龄脱口对出,字字工整,石先生哑口无言,灰溜溜一副尴尬样。足见蒲松龄风神。

白日放歌须纵酒,

黑灯跳舞好揩油。

对联修辞技巧(1)——飞白——无情对与雅俗对

上联是杜甫《闻官军收河南河北》的一句诗,下句据说是梁羽生所对,对当时世风极尽讥讽,入木三分。

雅俗对:有人把一句雅诗对一句土得掉渣的句子称为雅俗对,其实所用的修辞手法也是飞白,就是上下句不搭界,无联系,风马牛不相及。以下三副是胡静怡先生对的雅俗对,请大家欣赏。

自去自来梁上燕,

(杜甫)

无才无识井中蛙。

(胡静怡)

东园载酒西园醉,

(戴复古)

上位捞钱下位难。

(胡静怡)

西去狂抛千百亿,

(胡静怡)

南枝才放两三花。

(白玉蟾)

对联修辞技巧(1)——飞白——无情对与雅俗对

风欺碧水波纹改,

肉炒黄瓜雾气腾。

前些日有诗友梁威信出此上联,我亦以飞白法试对之,也算工整,不亦乐乎。独乐乐何如众乐乐,大家也可一试身手,何乐而不为。其实雅俗对可以和无情对归于一类,追求对联意想不到的笑果是其共同特点。发挥对者的奇思妙想,增添异趣、乐趣,给自己的生活感压,娱人娱已,无疑是生活中的润滑剂,感压阀。愿读者诸君天天开心快乐!

对联修辞技巧(1)——飞白——无情对与雅俗对
对联修辞技巧(1)——飞白——无情对与雅俗对
对联修辞技巧(1)——飞白——无情对与雅俗对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